“你跟我过来。”素衣男子对着身前的铁弗高手摆了摆手。

    “监察使,我的族人现在还在水深火热之中。”此人有些迟疑的说道,但是素衣男子却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

    “你的决定让我满意,我自会救他们。”说完,素衣男子以鬼魅一样的身法离开了战场,铁弗高手吓了一跳,这个人身法竟然不下于自己,这让他最后一点侥幸消失了,最后看了一眼依旧在受难的族人,也快速跟随素衣男子一起离开了。

    “监察使,我真的没有动手杀人。”看到背着手站在自己身前的素衣男子,铁弗高手再次重申道。

    “我看见了,但是如果我不出现,你肯定忍不住动手了吧。”素衣男子说完,铁弗高手低下了头显然是默认了。

    许久,铁弗高手才对着素衣男子拱了拱手说道:“谢谢监察使。”显然铁弗高手认了这个人情。

    “这一次我来的目的你猜得到吧。”素衣男子沉声说道。

    铁弗高手脸色变得阴晴不定起来,许久他才颓然的开口了:“当年我为了不加入神石联盟所以答应为联盟做三件事情。我已经做了两件了,现在你们又有什么任务交给我?你们给我的任务一次比一次凶险,那一次对付铁血军,我受了重伤,差一点就回不来,这一次估计比起那一次更加凶险吧。”铁弗高手自嘲的说道。

    素衣男子眉头一皱,不过没有引起铁弗高手的注意,这个时候铁弗高手继续开口了:“不过你们曾经说过,我铁弗日后肯定会出现一位皇者,但是现在我的部落灭亡在即,你是不是先把这件事情给我处理好?”

    “你放心,你的族人基本上没什么大事,我已经跟对方下了命令,尽量生擒,也算是防止你抗令不遵的手段吧。”素衣男子说完,铁弗高手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素衣男子什么都没说,一直等铁弗高手笑玩。

    铁弗高手指着素衣男子,脸上带上了些许嘲讽:“你到底是谁?我早就怀疑你的身份了,你根本不是监察使,监察使哪一位不是神石掌控者?但是你的体内根本就没有,而且神石联盟号称维持世界的秩序,根本不会插手任何国家的国政,除非三位长老全部同意,但是你刚才竟然说你给匈奴人下达了命令,哈哈真是可笑至极。”

    说完,铁弗高手的身影已经到了百米之外,估计一眨眼的功夫,这家伙就能消失在素衣男子面前,但是素衣男子仿佛没看到一样,在怀里一套拿出了一个东西,铁弗高手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神石?”铁弗高手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满脸都写满了不相信。

    “不可能,不可能。神石掌控者相互之间都能感应得到,我根本没在你体内感受到神石,你怎么可能是神石掌控者?”铁弗高手仿佛遇到了什么世纪难题一样,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许久他才想起来,直接看向素衣男子。

    “呵呵,你在这里太久已经落伍了。要不是掌握了这样的能力,我的主人怎么可能对世俗权力动手?”素衣男子像是想起了什么,赶紧停下了嘴,但是铁弗高手却有些恍然大悟。

    “怪不得,怪不得,你是隶属于佛道魔的哪一家?你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收服我吧,呵呵,我也真的是太幼稚,自以为没什么野心,平淡度日,但是我应该知道,我逃不了的,除非把我体内的神石让出去。你先说说你的计划吧,如果能打动我,我就加入你们。”铁弗高手也不知道想明白了什么。

    素衣男子沉默了一会才开口了:“你对刘虎怎么看?”

    “我的那个哥哥啊,我明白了,你们是不光想要收服我这位神石掌控者,还要借机吞并我哥哥的势力啊。看你们能指挥的动前赵大军,那么你们肯定是控制或者是能够影响到匈奴人的决策了,怪不得他们都日暮西山了,还能够复起,果然厉害。你们是看到我铁弗实力也不错,想把铁弗也掌握在手里吧。我就猜得到,除了你们,没人知道刘虎是我的亲哥哥。这么看起来你们应该不是魔道就是道家一脉了,佛家一脉一直是支持石家的。我那个哥哥志大才疏,眼光更是差得很,我一直就看不上他。我知道了你们的计划,我也逃不了了,我答应你们,不过你们要把我扶植为铁弗的王,怎么样?”铁弗高手说完,素衣男子沉默了最终点了点头。

    “好,我早就看出你的野心不小,否则怎么守着你的一亩三分地不撒手,别人都以为你是不舍得族人,现在我才知道我们都低估了你的野心。现在从新认识一下,我该怎么称呼你呢?”素衣男子说完,铁弗高手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叫我刘犬,是不是有些想笑?我的母亲是一个不起眼的奴隶,我从一出生就被父亲不喜,他的注意力都在哥哥刘虎的身上,我从小就立志报复他们。可惜老东西早死,而我得到了神石之后,先是躲避其他神石掌控者的追杀,后来神石联盟成立,又不准我们队普通人动手,所以我才没加入联盟,现在我要恢复我的本名,让所有人都后悔。”刘犬脸上满是仇恨。

    “好,我先走了,一会你去找前赵丞相鲁翎,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说完素衣男子就要离开,刘犬连忙拦住。

    “你还没告诉我,你的主人到底是谁。”刘犬说完,素衣男子头都没回。

    “你先把这件事情做好,自会有人告诉你。”素衣男子迅速离开了,看着素衣男子离开,刘犬心情复杂站好好一会才朝着战场赶去。

    素衣男子看了一眼身后没人跟踪,迅速的把脸上的易容术和身上的衣服除了下来,此人正是楚云假扮的,没想到这一次出来收获如此之大,简直就是发现了新世界一样。不管这个刘犬说的神石联盟,还是佛道魔三家,亦或者是他跟刘虎的兄弟关系,都是楚云听都没听过的。

    这对于楚云认识这个世界和自己的敌人都有重大关系,楚云现在已经肯定,当年对付铁血军的一定是这个所谓的神石联盟,丫丫个呸的,老子记着你们了。

    现在楚云要赶回去接待刘犬,所以没时间多想了。回到大营,战斗都已经结束了,没有了刘犬,铁弗人毫无抵抗之力,没多久他们大都投降了,就算是那些死硬分子,楚云也早就下令尽量活捉,自己手下做的让楚云很满意。

    楚云把自己浑身起息弄得魔焰滔天,虽然身边的人只觉得楚云变得阴冷了,说不出什么毛病,但是对于刘犬这样的高手,却如同黑暗中的明灯,一眼就看得出来,楚云练的武功是属于魔功。这也是楚云为了防止刘犬看出自己和那个素衣男子是同一人,故意弄出来的假象。

    当楚云正在处理军务的时候,刘犬不声不响的潜了进来,楚云身边的暗卫立刻就察觉出来了,他们把楚云围在中间,全都进入了一级戒备。

    “你们都出去吧。”楚云摆了摆手,所有人都听命的走了出去,刘犬的身影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你是鲁翎?”刘犬有些好奇的看着楚云,说实话,刚才那些暗卫的实力,他算是领教了,因此他对楚云的身份很感兴趣。

    “是刘兄吧,说起来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我师兄已经把刘兄的身份告诉我了,请坐吧。”楚云走向刘犬,浑身魔源杀气高涨,看起来就像是要脱体而出一样,这架势摆明了就是挑衅。

    “师兄?哈哈,我想不出谁能够教导出两个截然相反的徒弟,一个中正和平如得道之士,一个魔气纵横,就如同魔教的人一样。”楚云的态度不好,刘犬的态度当然也不怎么样,两个人的气势剑拔弩张,仿佛随时就会动手一样。

    “听闻刘兄实力超群,小弟手痒了,请刘兄指教。”楚云终于忍不住动手了,虽然楚云冒充那个所谓的监察使让刘犬被迫合作,但是即便是合作也有主导者,楚云绝不可能把主导权让出去,因此先折服刘犬无疑是个好主意。

    “来得好。”看着楚云挥拳打来,刘犬也不甘示弱,他以轻功见长,身子一闪就来到了楚云身后,并且对着楚云的后脑就狠击了过去,看起来狠辣无比。

    楚云身后仿佛是长了眼睛一样,一手横档,刘犬的拳头就打在了楚云手上,刘犬感受到一顾巨力,竟然被反弹了出去,刘犬身子一闪就消失在了帐篷里。

    楚云小心戒备了起来,还是低估了这个家伙,这家伙可不光是轻功,还有一门类似于东瀛忍术的绝技啊,楚云没了神识根本感受不到刘犬的位置,怪不得这群家伙当年对自己动手,自己几乎没有反抗之力啊,试问刘犬如果下了狠手对付一个国家,哪个国家都受不了吧。

    不过好在遇到楚云,在这么狭窄的大帐之内,楚云就不相信你会一直躲着,楚云浑身魔焰滚动,突然浑身魔源杀气四散出击,楚云的动作太突然了,刘犬提防不及,只听一声惨叫,整个大帐都被夷为了平地,而刘犬捂着流血的胳膊出现在了楚云身前。

    “你赢了。”刘犬的坦然倒是让楚云刮目相看,虽然两个人没说比什么,但是楚云能把刘犬逼出身影,显然就是稍胜一筹,楚云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是藏拙了,但是刘犬认熊了,两个人的合作就是楚云占据主导,这就足够了。

    “刘兄承让了,如果在外面,谁胜谁负还很难预料,这一次是我胜之不武,在这么小的环境里,刘兄施展不开。”楚云也没有得势不饶人,既然刘犬都服软了,楚云也没揪着不放。

    “给我重新准备一个大帐,刘兄的族人都好生招待。”楚云对着赶来的手下命令道,很快一个新的大帐就被弄了出来,楚云把脸色难看的刘犬请了进去。楚云当然知道刘犬脸色为什么这么难看,毕竟他觉得自己应该和楚云所谓的师傅是一代的人,现在被一个小辈击败,脸色能好才怪。

    不过楚云一直都好言相慰,刘犬脸色也慢慢好了起来,他觉得楚云一方实力越强,他也会获得更多好处,这么想想,他心情就好多了。

    “鲁老弟,你能否告诉我,你的师傅是哪一位啊,能够交代出你和你师兄这样的人才,我刘犬真是佩服得很啊。”刘犬拐弯抹角的打探到,楚云心里冷笑,我还想知道呢。

    “实不相瞒刘兄,我真的不知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当年就是铁血军的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当年铁血军被毁灭,我侥幸逃出来,就遇到了我师父,他老人家教导我几年时间,什么都没告诉我,甚至连他老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后来我投靠了现在的陛下,慢慢发展了起来,师傅派遣师兄联系我,我才知道一些事情。今天师兄告诉我,让我联系刘兄,其余的事情也没多说。刘兄,你觉得我的师傅是谁,能否告诉小弟,小弟感激不尽。”刘犬听楚云说完,心思转了几转。

    他倒是不怀疑楚云的话是假的,毕竟他不也是不知道幕后之人到底是谁?在他看来自己和这个鲁翎都是对方的棋子,如果出现了事情,是随时被抛弃的那种,因此对方不可能告诉他们太多。突然他心里想道,何不跟鲁翎联合起来,这样也算是有些自保之力,这个鲁翎武功和权力实在是不可小视。

    “鲁老弟,看起来咱们俩处境都差不多啊,你的那为老师也只是把你当成棋子啊。”刘犬看似感慨的说道。

    楚云装的大惊失色,他连忙问道:“刘兄,我师父教我武功,对我恩重如山,你怎么如此说他老人家?”

    “哈哈,恩重如山?你知不知道你的师傅属于什么组织?你知不知道他教你武功的目的是什么?今天还让我来跟你合作,他是把你,把我都当成他利用的棋子了,我倒无所谓,我是自愿的,就算是未来身死族灭,也是罪有应得,但是你就可怜了,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如果死了也是白死。”刘犬不经意的挑拨道,看似他挑拨楚云,其实正中了楚云的奸计。

    楚云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许久他才脸色难看的说道:“刘兄我是敬重你才好生相待,你不要挑拨我和师傅的关系。我在师傅的指点下,才跟了一个好陛下,现在我在前赵担任丞相又被封为楚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的一切都是师傅给的,你不给我说出一个理由,你侮辱了我师父,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刘犬心里很高兴,自以为计谋得逞,但是脸上却带着惋惜的神色说道:“鲁老弟,你竟然在朝廷有了如此地位,真是可喜可贺啊,不知道鲁老弟是否是神石掌控者?”

    楚云配合的点了点头,刘犬心里更喜,而且他肯定了楚云他们肯定有遮挡神石气息的方法,否则楚云和那个素衣人怎么都可能让他感受不到?要知道一个人出现这种情况,可能是功法的原因,但是两个武功截然相反的人都能遮挡神石气息,他绝不相信是个巧合。好吧其实他不知道两个人都是楚云装扮的。

    “哈哈,鲁老弟你知道神石联盟嘛?”楚云装作疑惑的摇了摇头,刘犬更是肯定了。

    “鲁老弟,你师傅连这个都不告诉你,还说不是害你。我告诉你吧,神石联盟是三十几年前天下二十几位神石掌控者联合起来成立的组织。这个组织的宗旨就是防止神石祸害世人,他们不允许任何神石掌控者杀戮普通人,否则就是对整个联盟的挑衅。你知道铁血军吧,哦对了,你就是铁血军出身。你知道铁血军为什么覆灭嘛?就是因为当时神石联盟的创立者之一的前并州刺史刘琨告诉联盟,说铁血军的首领楚云擅自夺取神石,杀戮普通人,所以他们才会出手,覆灭铁血军。”楚云听到这里脑袋嗡嗡作响,原来当年铁血军覆灭真的是他们出手的。

    “不可能,石虎也是神石掌控者,他怎么能出手随便杀人?”楚云说完,刘犬又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慢慢变大,最后变得尖锐了起来,十分渗人。

    许久他才停了下来:“你难道不知道石虎的父亲是谁嘛?”

    楚云闻言想了起来,石虎貌似是个孤儿吧,他跟着石勒的母亲长大的,后来更是被刘琨送往了石虎处,他的父亲早就死了。

    “哈哈,你是想说他的父亲死了吧,但是你错了,他的父亲实际上是出家了,你听说过高僧佛图澄吧。”刘犬笑着问道。

    “你该不会是那个出身西域的高僧佛图澄是他的父亲吧,我不信。”楚云开口说完,楚云对石勒很关注佛图澄的身份被他查的一清二楚。

    “当然不是,那个佛图澄却是石虎父亲的子弟,而他父亲是神石联盟三位最早的创立者之一,也被号称天下三大高手之一,现在你明白石虎杀人为什么不受限制了吧。对了,据说石虎是被你抓住了,你可要小心了。”看着刘犬欠打的表情,楚云脸拉得老长。

    楚云现在心情不好,怎么能让别人心情好,于是他对着门外喊道:“那些铁弗人不能让他们过得太好,先饿他们一天再说。”门卫的谢艾立刻大声领命,这下子就换成了刘犬脸色难看了。

    “鲁老弟,你还真是记仇。好吧,现在你也知道了,你师父对你应该也没什么好心,要不然咱们两个结盟如何?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们不会亲自对我们的势力出手,而你只要帮我掌控了铁弗,咱们俩加起来就掌握了很大的势力,到时候就有跟他们谈条件的资本了。再说你的师傅我看所图甚大,咱们俩说不定能够以此获得不小得好处,哪怕把权力让出去,换来更强大的实力也是极好的,你觉得如何?”刘犬终于把自己的想法抛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