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我们都是赤胆忠心啊。”

    “陛下,救救我们。”

    “丞相大人,我错了,饶了我这一次吧。”

    楚云一句话都没说,这一场可笑的动乱就结束了,可以说除了这个太极殿乱了一下,其余的都稳如泰山。而随着太极殿中的动乱之后,大赵国的军队也纷乱了一下,不过随着一些人被带走,整个军队再次稳定了下来。这一动乱之后,估计所有长眼的人也应该看出谁才是大赵的实际掌控者了,就算是那些不长眼的也翻不起多大浪花了。

    “鲁翎,我求求你放过我的家人吧,我可以把皇位送给你,求你看在我们当年的交情份上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在整个太极殿只剩下楚云和刘俭的时候,这个所谓的皇帝跪在了楚云面前,哭的就如同一个四五十岁的孩子。

    楚云本来想安慰刘俭几句,但是却想起自己惨死的家人弟兄。刘俭是没有做过什么,但是谁让他生来就是刘曜的儿子,光这一个身份就注定了他的结局。你无辜,我铁血军的几十万弟兄就罪有应得?

    楚云在刘俭的痛哭声中起身走了出去,在大殿之外等待的几十位楚云的心腹文武全都默默地等待着他的出现。在游子远的带领下,所有人全部跪了下来:“楚王万岁。”

    楚云在长安待了一个月,把长安彻底打造成了铁桶一块,然后就准备亲自出兵进攻铁弗。楚云虽然心里轻视铁弗,但是战术上却没有一点轻视。他除了带了两万楚王亲卫和丞相八军中的上军和右军之外,还带带上了三万征北军。

    这一次楚云动用了九万大军,务必做到一举占据上郡,并且把刘虎彻底消灭或者是把他彻底打的永世不可翻身。这一个动作,最主要的就是快,因为即使石邃跟楚云有协议,但是石勒却不是傻子,万一他出手干涉,楚云很可能鸡飞蛋打。

    毫无疑问铁弗是一个游牧民族,他们从血缘上来说更亲近匈奴人,毕竟古代人看出身一般都是看父系。随着刘渊、石勒、氐族和鲜卑等民族纷纷学习汉人,建立城池,铁弗也受了这个影响。不过刘虎这个家伙挺奇葩的,既想学习汉人,但是又拉不下脸想保持他们游牧的传统,再加上刘虎占据的地方除了上郡,其余的都是草原地区,想建坚城也做不到,于是跟小寨子一样的小城星罗密布在了铁弗的地盘。

    这些小城以部落为基础划分的,彼此之间有没有统属关系,所以他们相互之间的关系都并不好,而刘虎却在北边的草原上继续窥视他的老仇人拓跋鲜卑的代国,因此天高皇帝远的上郡,更是混乱。

    说实话历史上要不是晋朝内乱,而刘聪、石勒他们在汉人的花花世界享受惯了,不想去草原吃土,这个所谓的铁弗就是一个笑话。再说了花费数万大军和无数的资源,去夺一块看似没有一点油水的土地,谁也不会去干。铁血军当年是逼不得已,他们必须打通上郡,才能插手雍州的事情。而现在楚云的处境可十几年前正好反了过来。以前是楚云占据并州想要打雍州,必须拿下上郡;而现在却是楚云占据雍州想打并州,也必须拿下上郡。想想倒是挺有意思的,不过对于上郡的土著,就完全是劫难了。

    楚云大军杀过来的时候,远在北方的刘虎毫不知情,以有心打无心,实力又是压倒性的,而且司隶州的石邃也在边上看热闹,所以楚云大军迅速就占据了上郡的几乎一半领土。这个时候铁弗人才反应过来,但是已经晚了,楚云早就拉拢上郡的一部分汉人、羌胡和一众杂胡,他们很多人都投向楚云。

    终于关于上郡的归属的决战爆发了,铁弗上郡的部落集结了三四万骑兵和楚云的大军交战,不够楚云这一次可是带来了九万大军,其中还有两万最精锐的楚公亲卫骑兵,因此毫无悬念的铁弗战败了,现在上郡彻底如同脱光了衣服的小娘子,任由楚云的大军蹂躏了。

    在楚云觉得取得了决定优势之后,他放缓了进军速度,他拿出了解放者的姿态,一方面吸纳上郡的汉人和羌胡,一方面发动群众痛斥铁弗,这赢得了上郡绝大多数人的支持。在上郡铁弗毕竟也是一个外人,不过这些铁弗人在被楚云击溃之后,并没有跟楚云想象的那样逃走,反而都聚集在了上郡北侧的一个小部落周围,摆出了一副顽抗到底的架势,这就让楚云感很兴趣了。楚云觉得肯定是刘虎的救援大军就要到了,否则他们怎么敢这么做。

    “杨业。”楚云召集了所有将领,准备在刘虎大军赶来之前,先把上郡彻底掌握在手里。

    “属下在。”杨业站了起来。

    “你带领征北军和两万新附军去把那些最后的小丑灭掉,你能做到嘛?”楚云问完,杨业眼中写满了欣喜,在楚云上台之后的几次大战都是楚云亲自带领的,这一次竟然让自己单独领军,这是重用自己的前兆啊。

    当然楚云的确挺欣赏这个跟后世杨家将杨业名字相同的家伙,他虽然是氐族,但是跟汉人其实没什么两样,而且他在楚云身边,享受到了以前从没有享受过的公正,他对楚云可以说忠心耿耿。而楚云不光欣赏它的忠心,而且也欣赏他的能力。这个杨业比起他弟弟杨昇更有领军能力,因此楚云不介意给他一次机会证明。

    虽然铁弗也有几万军队,但是他们都已经是丧家之犬,楚云不相信他们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楚云没有亲自带人去的原因是因为上郡一部分汉人对前赵十分排斥,这种排斥是因为他们都是铁血军迁移过来的,而匈奴人是灭亡铁血军的死敌,所以很多汉人很排斥前赵。

    楚云知道之后又是感慨,又是无奈,民众还是可爱的,当年铁血军对他们的好并不是没有用,十几年过去了,上郡的汉人还是在怀念铁血军的好。不过楚云也很无奈,他总不能跟他们说,自己就是铁血军的楚云吧,楚云因此陷入了两难,对这些人楚云既不能杀也不能打,甚至还有些感动,虽然这伙人只占了上郡人口的六分之一作用,但是也有好几万人,楚云只能留下来想办法。

    楚云还抽空去了一趟当年囚禁自己的山洞,但是发现竟然被人填上了。楚云立刻下令让人把自己徒弟牛哑巴所在的那个部落的首领抓过来问话,毕竟他派人给自己送了好几年的饭,肯定会知道一些消息,但是竟然打听到,他们部落已经被灭亡了。他们部落两千余人几乎全部被人杀死了,楚云立刻就知道这是有人在封锁消息,而且这个人很可能是当年背叛楚云的叛徒,毕竟幕后黑手想要杀死楚云,早就动手了。

    当楚云终于和那些汉人部落商议好了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的时候,前线传来了不太好的消息,杨业对残余铁弗人的第一次进攻失败了。楚云也没太在意,毕竟杨业虽然失败,但是并没损失多少手下,反而灭敌比起损失更多,不过就是没有攻破敌人所在的阵地罢了。

    因此楚云继续放任杨业大胆指挥,没有给杨业任何压力。楚云和汉人部落商议的结果就是,楚云允许他们自治,但是却要给国家交税,并且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参军,楚云不会逼迫。

    面对楚云的大度,这些汉人罕见的对楚云所代表的前赵有了一丝好感。很多人不明白为什么楚云要这么惯着他们,要知道楚云可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主,在出兵上郡之前,楚云曾经在长安展开了血腥清理,被涉及的人多达数万人,整个长安遗留下来的匈奴贵族几乎一扫而空。因此没有人明白楚云怎么突然心软了下来,不过好在楚云的地位在这里,也没人敢问他。

    就在楚云耐着心思处理完上郡这部分汉人的事情之后,前线又传来消息,杨业再次失败了,跟上一次一样折损不多。虽然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也没损失多少人,但是楚云总觉得事情不太对,楚云把送信兵喊了过来,仔细询问了起来。

    送信兵哪里有机会见楚云这么大的官,楚云不光是丞相、大司马还是楚王。不过这家伙虽然结结巴巴,楚云还是把事情听明白了,敌人哪里有一位绝顶高手,杨业第一次就是被他抓住被迫退兵,而第二次他再次擒贼擒王,不过虽然两次都抓住了杨业,但是却都没有加害,只是让杨业退兵。但是杨业身后可有楚云亲自坐镇,杨业哪里敢退,又不敢对楚云说实话,毕竟也太丢人了,所以正准备发动第三次进攻。

    “当主帅被人擒住了,还被擒住了两次,现在还试图欺骗我,真是好胆子啊。”楚云笑着说道,这事情都快赶上诸葛亮七擒孟获了,杨业这个家伙虽然手上功夫一般,但是要知道他身边可有自己派去的两个暗卫,他被人抓住,暗卫肯定不会答应,竟然能够在两个人境七层的暗卫手里抓住杨业,这个人让楚云一下子来了兴趣。

    “丞相,我大哥他不是有意欺瞒丞相,只不过是这件事传出去太丢人了。”杨昇说完,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他们都看出,楚云并没有生气的意思。再想想杨业的情况,倒是真的倒霉透顶,不过能让自负的杨业倒霉,他们这些同僚还真有些幸灾乐祸。

    “先去看看再说,就让楚王亲卫陪我去吧。”楚云直接开口说道。

    当楚云赶到杨业的大营的时候,杨业已经第三次失败了,杨业还真够执着的,不过这一次被擒可不是大意,毕竟吃一亏长一智,他都连续吃了两次亏了,怎么还可能大意。这一次杨业是在千军万马中被人生擒的,杨业也彻底没了脾气。

    当楚云来到之后,杨业的大营士气极为低落,楚云见到杨业的时候,这个自信的氐人将领也头一次在楚云面前低下了头颅,见到楚云他都没有抬起过头,楚云哑然失笑,没想到这家伙遭遇了几次失败还有这作用。这个杨业的确是个优秀的将领,但是他的极限也就是一个将领而已了,他有着很大的性格缺陷,如果细说,就是他的性格有些像关羽一样,非常高傲自负,但是今后估计就会改很多了。

    “那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楚云开口问道。

    杨业低头想了想,然后开口形容道:“那个人长得不是很高,也很瘦弱,看起来也就是三四十岁,比起一般人也没特殊到哪里去。第一次我带人准备攻击他们,我先礼后兵的让他们投降,结果那个人就出来跟我说,要跟我比武。我当然不会答应,就准备进攻,结果当战争开始之后,这个人不知怎么的就杀到了我的面前。他很轻松就击败了我身边的几个亲卫把我擒住了,并且问我撤不撤军,我当然不会同意,他就说我是个汉子,把我放走了,并且告诉我,他要生擒我第二次,让我彻底服气。我把我最厉害的亲卫都放在了我的身边,其中有两个人的实力比我都强,我心想这就万无一失了,结果那个人跟第一次一样,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的亲卫拼死护卫,表现出了远超我的实力,还是被击败,我也再次被擒住。他好像不想杀我,问我撤不撤军,我当然还是不从,他威胁我许久,我都不肯答应,最终他又放了我,并且告诉我可一可二不可三,再不离开,他就杀死我,然后就离开了。”

    说道这里杨业的神情纠结了起来,他继续开口说道,但是眼里的迷茫却浓厚的无法消散:“说来惭愧,丞相,第三次我做了完全准备,我不是怕死,我是害怕再完不成丞相给我的任务,我就没脸见丞相了。我在我身边建立了完备的工事,并且在身边放了整整一万大军,把我团团保护了起来。但是。”说到这里杨业苦笑了起来。

    “但是你竟然还是让他擒住了对不对?”楚云说完,杨业点头称是。

    “武功高强,又不会杀人?”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人像是心慈手软的人?楚云有些怀疑。

    “杨业你明天继续去试试此人的身手,我会在你后面给你压阵,这一次你带上他们去。”楚云一指身后,二十多个训练有素的暗卫走了出来。这当然是楚云大肆清洗长安带来的好处,现在楚云身边的亲卫已经快接近百人了,不管是控制手下,还是保证自己的安全都大有好处。当然这些暗卫可是付出了好几万人的性命才搜集出来的。

    毕竟楚云没了内力,警惕性比起以前差多了,神识才是全方位无死角监视器,而魔源杀气就不行,他身边也需要人保护。

    “是。”虽然杨业看起来很不情愿,但是也只能答应。

    当杨业第四次去到铁弗大营之外,楚云一眼就看到了杨业所说的那个人,看样子他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了,只见他身子一闪就来到了杨业身边,不过这一次保护杨业的全都是楚云的暗卫好手,所以他想再一次擒拿杨业被阻挡了。

    这个人的速度比起自己的轻功并不慢多少,因此让普通人感觉他好像是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一样,不过他手上的功夫就差多了,竟然被自己的暗卫拦住了。

    那个人越打越愤怒,但是暗卫经过自己精心的调教,二十几个人一起出手,毫不逊色于人境巅峰的武者,而这个人虽然是神石掌控者,但是实力也就是人境巅峰而已,所以战局竟然陷入了焦灼。趁着这个功夫楚云的大军杀进了铁弗人的聚集处,没有了这个人的带动,铁弗人毫无抵抗之力,被楚云的军队杀得节节败退,惨叫声不断地从铁弗人嘴里传出。

    “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看到这一幕,这个人暴怒了,他下手明显重了许多,而且在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把薄薄的小刀,这把刀跟匕首差不多大。

    “是你们逼我的。”这个人动作陡然加快,手里的刀被舞动了起来,虽然看起来就不是一门厉害的刀法,但是因为此人速度太快,这把刀又薄又锋利,所以还是在暗卫身上划开了一道道伤口,不过因为看起来这个人还是有所顾忌,即便是在这个情况下,也没有狠下心来杀人,顿时局势又陷入了被动。

    楚云心思一动,悄悄离开了战场,不久之后一个身穿素衣的男子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了战场,而那个被暗卫围攻的男子看到楚云整个人都震恐起来。

    “孽障,你敢杀人?”素衣男子大声喊道,看起来正气凌然。

    “监察使,我可没有杀凡人。”男子迅速脱离了战场,想要逃跑,但是脸上纠结了好一阵,才像是被抽光了精气神一样来到了素衣男子身边解释道,他浑然没有发现这个素衣男子嘴角一闪而过的微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