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弗这个民族是从刘虎上位之后才有的,因此说刘虎是铁弗的祖宗没有一点毛病。这个铁弗是由男性匈奴和女性鲜卑人繁衍出来的后代,不过他们的地位却尴尬的很,因为鲜卑和匈奴不对付,所以这个杂种部落常常被双方一起欺负。

    刘虎这个人是一头典型的白眼狼,他的部落深受晋朝的恩泽,但是在他看到晋朝衰落之后,就立刻背叛了晋朝。然后出兵想要占据刘琨守卫的并州,结果被他的娘家人拓跋鲜卑联合刘琨狠狠地揍了一顿,要不是拓跋鲜卑念着旧情,铁弗早就成为历史了。

    但是他们还偏偏不思感恩,反而痛恨饶了他们一命的拓跋鲜卑,把他们当成了自己的仇敌。在刘虎带领下铁弗投靠了刘聪,刘聪也看不起铁弗,认为他们玷污了匈奴高贵的血统,但是刘聪虽然看不起,但是全当养一条狗了,就把刘虎封为了安北将军、监鲜卑诸军事、丁零中郎将,封为楼烦公。结果这个刘虎果然成为一条好狗,它不断地给刘琨和拓跋鲜卑找麻烦,多次试图入侵代国,结果每一次都被打的灰头胡脸。

    在历史上刘虎临死之前还试图进攻了代国一次,可见他多么执着。当时代国内乱不止,刘虎都没有成功,刘虎本事可见一斑。

    不过在这一世因为铁血军这个异类,刘虎占据了上郡,实力有所增强,但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被牢牢困在了草原之上,根本就插不进中原争霸。

    不过刘虎的重孙子刘勃勃的时候,他们老刘家终于硬气了一次,跟刘虎一样,这个刘勃勃出卖自己前主子那叫一个顺手,趁着前秦苻坚淝水之战失败,立刻起兵造反,占据了长安建立了大夏,并且连祖宗都不要了,改名赫连勃勃。这个家伙跟石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了,用兵如神,但是残暴异常,他的爱好说起来能够吓死人,他喜欢站在城头上,把弓剑放在身旁,凡是觉得嫌恶憎恨的人,就亲自杀死,大臣们有面对面看他的,就戳瞎眼睛,有敢发笑的,就割掉嘴唇,把进谏的人说成是诽谤,先割下其舌头,然后杀死。胡人、汉人都躁动不安,民不聊生。

    而且他的结局跟石虎还出人意外的相似,在他死之后,儿子为了争夺权力自相残杀,没几年就被人灭了。

    说起他背叛的主子也挺有意思,就是现在投降楚云的氐王蒲洪的重孙子,这家伙后来改性符,因此也被称为符洪。原历史上他投靠了石虎,后来因为图谋长安,被毒杀,因此他的后代有没有石虎的血统真的不好说,毕竟石虎也是以荒淫著称的,而蒲洪又在石虎手下当了十几年的官。(纯作者猜测)

    当然除了这个蒲洪后来子孙出了皇帝,另一个投靠楚云的羌酋羌酋姚弋仲后代也出了皇帝,就是取代了他的好基友蒲洪后代称王的姚苌,这俩好基友的后代都建国号为秦,所以蒲洪后代建立的那个是前秦,姚弋仲后代建立的那个为后秦。

    不过这些家伙现在是龙得盘着,因为他们全都在楚云这个大boss的属下,他们的后代能否再有历史上的成绩,那是很难说的了,毕竟他们现在的族人都被楚云以各种理由吞并了,没有兵还称什么帝?

    不说他们后代错综复杂,一般人还搞不清楚的关系,这一次楚云就准备快刀斩乱麻把刘虎最富裕的一块地盘上郡彻底吞下去,让他那个所谓的后代的刘勃勃的大夏再也不可能出现。不过有些可惜的就是中国十大名刀要少一把了,毕竟大夏龙雀估计再也没有机会被造出来了。

    楚云从皇宫走了出来,这已经是他堂而皇之住在皇宫的第三天了,整个长安城都知道楚云住在皇宫到底是做什么,除了皇帝刘俭,皇宫内全都是太监和女人,楚云这么一个大男子晚上留宿皇宫干什么还用明说嘛?

    而且楚云毫无掩饰,反而是当着群臣堂而皇之的住进了皇宫,他这么做的结果,就是让百官分裂了。一部分人大骂楚云是董卓在世,他们痛心疾首的想要请求他们的皇帝刘俭杀死楚云,还世人一个清白。

    而另一部分则是站在楚云一边,大肆夸奖楚云的功绩,并且称楚云所作所为完全就是合理的,这是对楚云这个丞相的奖赏,不就是几个女人嘛,睡了就睡了。

    还有一部分人完全中立,他们不愿意掺和进这些烂事,以保命为主,一个皇帝一个丞相谁也惹不起,我当观众总行了吧。

    楚云回到丞相府,负责情报工作的周岩就立刻求见,他默默的把一张写满了官位和名字的名单递给了楚云,楚云看着慢慢的名单,用指尖慢慢的敲着桌子思考着,周岩一声不吭的站在旁边。

    “军中情况如何,那些家伙也应该跳出来了吧?”楚云终于开口了。

    “丞相,军中也不安稳,不少中级将领去刘东勇将军府上请求他清君侧,绝大多数都是匈奴人,名单刘东勇将军已经送了过来,我还没有查实,等我查实之后立刻给丞相送来。”周岩立刻说道。

    “还查什么,刘东勇是个聪明人,他不会背叛我,就按照他的名单准备抓人,另外告诉他,让他表现的激进一点,引更多的野心家出来。”楚云冷笑着说道。

    “可是,丞相,这里面很多人都是您很看好的将领,很多人都死各军的骨干,如果一次抓这么多人,肯定会造成军心不稳的。”周岩迟疑的说道。

    “你放心,军队乱不了。”楚云沉声说道。军队所有的高层身边都有自己的人,一旦他们有什么对自己不好的动作,他们就会死。而中层因为自己不拘一格提拔人才,有大量支持自己的人,那些反对自己的在自己一次次的清洗中越来越少了。而且他们就算是被清洗也要成为自己演练《魔源百花杀》的道具,绝大多数人都会死亡,剩下的小部分,也会成为自己手里的尖刀,加入暗卫成为自己的鹰犬。因此楚云绝不相信军队能够乱起来。

    “遵命。”周岩点了点头,既然楚云这么自信,他还能说什么。当年黄凯害怕自己死了之后会清算,所以很多时候都小心翼翼,以至于铁血军遭到了算计,楚云绝不相信黄凯没发现蛛丝马迹,很可能是因为他发现的人都跟自己关系很近,为了自保,才不肯说出来,以至于后面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但是周岩却不会这么小心,他全家就剩下他自己,他跟楚云一样,想要报仇,而且他比黄凯年轻,况且阅历并不丰富,因此他冲劲更大,更不惜命。

    “那个丁斌怎么样了?”楚云开口问道,这个丁斌就是在刘聪身边的那个史官,他比起崔大壮知道更多别的东西。

    “有线索了,貌似改头换面藏在了司隶州,我正派人抓紧寻找。”周岩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那么蛀虫的消息如何了?”蛀虫就是崔贞的代号,这家伙既然活着一定就有痕迹。

    “我刚刚开始着手,天下这么大,如果蛀虫藏起来了,还真的不好找。”周岩脸上带着愤然的说道,他显然知道这个代号代表的是谁。

    “不会的,这家伙藏是会藏起来,但是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对权力还是有无限渴望,而且这家伙有点小聪明,他应该掌握了一点势力或者藏在某个傀儡后面。”楚云不屑的说道,这个崔贞是有些聪明,但是如果自己当年不是受她姐姐的影响,对他失去了戒心,他后来提出来的计划,楚云绝不会采纳。不过他离开自己就再也不会又那么好的机会了,毕竟他只有一个姐姐,对了还有崔宁那个贱人,枉自己这么信赖她。

    “这么一来,范围就缩小了很多,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周岩点了点头。

    “现在先把清除那些垃圾放在第一位,明天大朝会,就让他们一起蹦出来,然后一网打尽。”楚云说完,周岩退了出去。

    楚云坐在座位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许久他才站了起来朝后院走去,这些天自己一直没有去见安定公主刘媚,是时候去看看了,这个女人说起来命也真的不好,先是遇到了不靠谱的丈夫太子刘熙,后来又遇到了杀人魔王石虎,最后又遇到了自己。

    自己经过这么多事情,对女人基本上不可能生出感情了,楚云把她弄到自己身边。一是为了发泄,毕竟他可是自己仇人刘曜的女儿,二是她的极阴(天生媚骨)之体,对于自己的武功进展十分有帮助,这种体质的女人,对于习武者就如同灵丹妙药一样,不光能够加快自己凝聚内力的速度,还能够增加自己的顿悟机会,而且也能提纯自己内力的质量,总之好处多多。但是楚云现在并不能修炼内力,所以楚云并不痴迷,不光楚云总有一天会再次拾起内力,楚云可不想到那个时候再临阵磨枪,毕竟这个女人配合自己,自己会事半功倍,楚云可是走一步看三步的人,他早早拿下这个女人,对自己只有好处,所以表面上看,刘媚的处境还不错。

    “公爷您回来了?”不得不说不愧是后来能够在死敌石虎身边混成皇后的女人,这个女人太理性了,虽然手法还有些幼稚,但是以及显露倪端了。她怎么可能不清楚自己兄长刘俭的傀儡地位,也清楚楚云不是个好东西,甚至还玷污他父亲、他兄长的妻子女人,但是为了自己过得更好,她都视而不见,对楚云那叫一个百依百顺。甚至有时候还把自己嫂子呼延氏叫来,一起陪楚云,绝对是一个心机女。

    不过楚云却并不害怕,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掌握中,而且除了后宅,她并不染指其他,她也是个聪明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因此楚云和这个仇人的女人待在一起的时候,反而更轻松,他不需要带着面具生活。

    “过来,让我看看小媚儿瘦了没有。”刘媚欲拒还休的走了过来,楚云一把把她拽到了自己怀里,一根手毫不停顿的伸了进去,迅速占据了刘媚的一个制高点,刘媚俏脸立刻变成了粉红色,双眼迷离的抱着楚云的脖子小声呻吟了起来。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真的是一个顶尖尤物。

    “公爷,我今天不太方便,我把呼延姐姐叫来陪您吧,另外我还为公爷物色了几个姐妹,相貌都不逊色于我。”刘媚还没说完,就被楚云堵住了双唇,刘媚后面的话,都化为了新一轮的呻吟。

    许久楚云才松开嘴,然后双手抱起刘媚走向了床边:“小媚儿,你在我眼里就是天下最美的,我有你自己就足够了,今天我只要你陪着。其他女人在我眼里不如你的万一。”楚云轻轻把刘媚放在了床上,刘媚听到楚云的话,大眼睛里闪出了欣喜,毕竟谁也不喜欢自己的男人去找别的女人。不过他没发现楚云眼睛里只有冷意,没有一点爱意,当年见个女人就走不动的楚云,现在也成了情场浪子了。

    第二天,楚云在刘媚满怀爱意的服饰下穿好了衣服,当然昨晚上楚云是没有碰刘媚的,女人对于楚云就是那么回事,楚云想要什么女人得不到,还不至于闯红灯。不过因为昨晚上的事情,刘媚更依赖楚云了。

    “小媚儿,今天我可能会做一些事情,伤害到你的亲人。”楚云没说完,刘媚的芊芊小手就捂住了楚云的嘴。

    刘媚脸上带了一些苦涩,但是还是强颜欢笑的说道:“公爷,我只知道他们把我嫁给了你,我母亲告诉过我,出嫁从夫,我一切都是公爷您的了,只要您待我好,我就足够了。”

    楚云点了点头,转身就走,快要走的门口的时候回过头来说道:“小媚儿,以后叫我夫君吧,别喊公爷,我听了不高兴。”楚云没有再看喜极而泣的刘媚,转身走了出去,刚出了门,楚云脸色就冰冷了下来,郑捷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事情怎么样了?”楚云开口问道,这个郑捷自从出使了一次洛阳之后,就被楚云带在了身边。

    “果然不出丞相所料,今天大朝会,他们趁丞相不在,全都跳了出来,周大人正在盯着。”郑捷说完,楚云点了点头,正是跟自己想象的一样,自己这段时间做得太出格,他们那些所谓的忠臣都忍不住了。

    “肩撵已经备好了,而且丞相吩咐的人已经在里面了。”楚云听完没有说话,朝着自己的肩撵走了过去,郑捷跟屁虫一样的跟在后面。

    当楚云上了肩撵,刘熙的太子妃呼延氏正神情复杂的呆在里面,看到楚云进来,她慌忙站了起来。她虽然不聪明,但是却知道这个曾经在刘熙面前就调戏过自己的男人已经今非昔比,而且她也从令人羡慕的太子妃成为了这个男人养的金丝雀,今天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把自己叫上肩撵也做些什么。

    “呼延你过来。”楚云一伸手,呼延楠就听话的来到楚云身边跪坐了下去。

    看着穿着一身太子妃正装的呼延氏,楚云满意的点了点头,怪不得很多男人喜欢制服诱惑,看看这个呼延楠穿着太子妃的衣服,楚云都有些心痒。

    “呼延,你想成为我的女人嘛?,名正言顺的女人。”楚云问完,呼延楠眼中写满了欣喜,她才十八岁,怎么愿意孤独终老,而楚云从那天调戏了自己,就走进了她的心里。这个时代的女人不讲究什么相貌什么的,她们喜欢的是强权,是让她们继续高人一等的地位,而刘熙死后,她都失去了,就算是一些下人对她的态度都大变,这让呼延楠接受不了,而且她的家人给了她致命一刀,他们竟然也对这个失去了地位的女儿不闻不问,说实话,没有楚云的话,她的命运肯定极其悲惨。

    “我愿意。”呼延楠颤抖的说道。

    “好,你记住,拿出你太子妃的气度,我带你去上朝。”楚云说完呼延楠身子一晃,最终想想自己这些日子的遭遇,还是忍住了。

    当楚云的肩撵直接进入皇宫来到了改名为太极殿的未央宫的时候,里面正乱糟糟的仿佛闹市一样,不过随着楚云带着呼延氏走进来,整个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或是畏惧或是憎恨或是谄媚或是复杂或是欣喜的看着楚云,当然也有很多看到了楚云身后的前太子妃,她可是参加过祭奠刘熙和南阳王的大典,因此绝大多数四品以上的官员都认识他,所有人都不知道楚云和她怎么一起来了?

    “丞相来了,来人赐座。哦太子妃也来了?一起赐座。”刘俭看到楚云来了,竟然走了下来迎接,刚才蹦的挺欢的大臣看到这一幕心都凉了。

    “陛下,你可认错了,这可不是太子妃,而是我准备新娶的妾室呼延楠,我这一次带她来,就是讨个吉利,找陛下赐婚的。”楚云说完,不光刘俭愣住了,所有大臣都愣住了,见过张狂的,没见过这么张狂的,你说你睡了前太子妃,我们就当没看见,但是你把她带过来是什么意思?这简直就是把陛下和他们当成白痴啊。而且你让她穿着太子妃的服装,甚至名字都不改,就骗我们说她是另外的人,你也太过分了。

    果然随着楚云指鹿为马的说完,刚刚安静了几分钟的太极殿又变成了菜市场,太子妃呼延楠的亲叔叔呼延宽,这个在原本历史上早就死了的倒霉蛋,站了出来。

    “鲁翎(楚云),你这个恶贼,当着陛下的面,他竟然公然指鹿为马,把陛下和群臣都不放在眼里。陛下这个鲁翎就是在世赵高、董卓,我请求陛下下旨重处鲁翎。”呼延宽的话音刚落,上百名大臣中有一半站了出来,跪在地上逼迫刘俭下旨,刘俭的脸都白了,但是这群人却一点都没有看到。反而沉浸在把楚云扳倒之后他们将要获得什么好处上面,楚云却脸色不变仿佛睡着了一样。就在百官以为楚云已经放弃的时候,楚云的心腹王杰、杨业、周岩、郑捷等人带着侍卫进入了太极殿,刘俭看到这一幕,直接瘫在了皇座之上,而百官也都脸色大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