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城郡位于今甘肃兰州以西和青海一部分,下设榆中县、允街县、金城县、白土县、浩亹县五县。泰始五年( 269年),划金城郡入秦州;太康三年(282年),撤销秦州,金城郡还属凉州。因为张家治凉州,所以前凉也顺便接收了金城郡。

    如果看地图,金城郡正好位于前凉和前赵的交界之处,跟陇西郡紧挨着,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前凉的地图就如同一个趴在地上的白鹅,而金城郡就在鹅嘴的地方,是凉州最东边的郡。金城郡南北两侧都是胡人的地盘,不过这些胡人都是以部落为单位的分散势力,所以他们不是投靠前赵就是前凉的狗腿子,要不然就是与世无争的过着自己的生活。

    春节过后,雪还没有融化,在金城郡南侧昆仑山山脚下的胡人部落就被震天动地的马蹄声打破了。一个个的部落被攻破,在漫天遍野的骑兵海洋中,一个顶多万八千人的小部落毫无抵抗之力。

    “你们这群恶魔,天会收了你们的。”伴随着震天的马蹄声,和被杀戮者的诅咒,这一支庞大的骑兵经过之处布满了鲜血和杀戮,凡是他们经过的地方就只有死亡,马匹粮食被抢光,女人被掳走,而高过车轮的孩子男子全部被杀死。

    “丞相,会不会太残忍。”

    这一支部队正是楚云率领的八万骑兵,除了楚公亲卫的四万大军,其余的都是投靠楚云的羌氐部落的骑兵,而大肆屠杀他们同族的也正是他们。

    毕竟楚云麾下的将领不全都是杀人恶魔,他们看到这几万羌氐骑兵肆无忌惮的杀戮,就是他们也于心不忍,但是楚云却仿佛没有看到。

    “为什么只准他们对我们汉人造成伤害,不允许我们对他们动手?你想想当年的永嘉之乱,你想想那些死在他们祖先手里的同胞,万事都有因果,这是他们命中注定的。再说咱们的计划决不允许泄露,你去给他们传令,让他们给我们中军送来一万名女人,让孩子们也乐呵乐呵。”楚云平淡的开口了,一开口就是一万名胡人女子,这要屠杀多少个部落才能征集到?

    半个月后,气势极其高涨的楚云大军绕了一大圈,躲过了金城郡防卫前赵的最前沿阵地,来到了金城郡的腹地。楚云这一次就是为了吞并金城郡,彻底把前凉打怕,然后他才能抽出时间去对付石勒。毕竟时间不等人,时间拖得过久,石勒不会放任楚云轻松的对付前凉的。

    不过楚云也没有想一次就灭亡前凉,当年楚云就一直觉得前凉是一个稳妥的基地,现在经过张家三代人四位国主的发展,楚云想要短时间灭亡前凉是想都不要想了,前凉现在已经不是张寔当政内部乱七八糟的时候了。而且他们占据了河西走廊,又不缺粮食,又不缺人,真的打得太狠太深入,楚云很可能就跟德国进攻苏联一样,陷入人民的海洋,最终便宜了后赵。

    这可不是楚云瞎想,后赵当时曾经尝试过灭亡前凉,那个时候的后赵可是灭亡了前赵,统一了整个北方,石虎想趁机灭亡前凉,然后进而统一全国。可惜三次灭国之战都被前凉扛了下来,每一次前凉都是以少胜多,每一次都是赢得漂亮无比,这让石虎彻底放弃了占领前凉的计划。连集合了整个北方之力的石虎都做不到,更别说现在实力还差得远的楚云了。

    不过这三次灭国之战都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前凉军神谢艾,这个谢艾可了不得,他文武全才,深受器重,可以说是前凉的擎天之柱。而且最神奇的就是这个谢艾现在在楚云军中。

    命运这个东西说起来就是很神奇,前凉军神被楚云稀里糊涂的俘虏了,就是去年,楚云带着大军救援陇西郡,结果前凉军直接撤退了,楚云当然不依不饶,带着大军追了过去,反倒是一个前凉校尉为了断后发起了决死冲击,然后就被楚云俘虏了。

    在楚云扩军的时候,这些家伙因为是汉人就稀里糊涂的被楚云收纳了,而且谢艾这家伙有点本事就被楚云吸收进了楚公亲卫,然后就被楚云从几万人里挑了出来。楚云心腹太少,他在全军召开大比武,而谢艾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然后他现在就跟着楚云身边,成为亲军中的亲军,并且担任校尉的官职。刚才那个为这些部落说话的就是这个谢艾。

    楚云在多方考察之后,就把他收为了弟子,精心调校,虽然不能给他洗精伐髓,但是楚云还是传授了他好几手功夫,他现在算是跟以前的郭勇、毛羽、冉良一样成为了自己的弟子了。

    “报告丞相,我们再有三天就进入榆中了。”听到前锋的报告,楚云脸色终于挂上了一点笑容,榆中县就是金城郡的首府所在,只要攻占了榆中县这个前线运输的枢纽,金城郡的防御就不攻而破,到时候楚云从西北杀回去,前凉的阵线一定会崩溃,到时候前凉估计几年之内没工夫考虑出兵的事情了,他们构筑新的防线都来不及。

    “好,传我命令,死士营打第一战,如果谁第一个爬上城墙打开城门,我不光会赦免他,还一定会重用。”楚云下达了命令。死士营是那些犯了大错,又罪不至死的将领呆的地方,当然也有一些进取心极强的人愿意去,他们是前锋中的前锋,立功的机会最多,当然死亡也是最多的。

    “丞相,我愿意带领死士营出征。”谢艾跪在地上请命,楚云考虑了一会就答应了,毕竟自己虽然很喜欢谢艾,但是他没有功劳,自己也不能过分提拔,楚云觉得这个谢艾即是帅才,也是将才,楚云很喜欢。不过楚云不会平白无故的重用他,战场上的机会都是用命拼出来的。而且谢艾带领死士营出征,也算是彻底和前凉断了关系。

    以有心算无心,而且榆中县也不是什么大军聚集的地方,所以当楚云的大军出现之后,榆中县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谢艾身先士卒的杀上了城头,前凉军无可抵挡,最终楚云大军轻而易举的占据了榆中县。金城郡郡守张阆被楚云生擒,楚云直接用他的太守印信对前线的将领下达了一系列的乱命,虽然肯定会有人看出不对,但是能够让前线造成混乱就足够了。

    楚云马不停蹄的带军杀向了最前线,在金城郡最东边的统领将军是窦涛,这个人算是前凉的一等一的良将,后来还担任过武威太守,算是最高级别的将领了。不过在后路被断,内无援兵外有强敌的情况下,就算是白起在世也没什么用。

    本来金城太守张阆的信就让窦涛手下各将领心乱了起来,楚云命令张阆写信给各将领,国主听闻窦涛有异心,让他们找机会抓住窦涛,而张阆一直是国主张骏的心腹,在这种情况下,那些野心勃勃之辈怎么可能不动心思。

    在窦涛一次巡视的途中,他手下的几个将军合伙把窦涛抓了起来,窦涛还不知道什么事就被人擒住,送往了张阆处,窦涛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随后而来的楚云大军抓住了。

    没有了窦涛的前凉军虽然有三万余人,又有坚固的工事,但是却依旧被吓破了胆,楚云一战而下,整个金城郡的南边数县全都被楚云握在了手里。

    当消息传递到前凉国主张骏的耳中,正在召集手下商议前赵条件的张骏惊得差点昏迷过去,不过张骏毕竟是前凉中数一数二的雄主,他迅速清醒过来。前凉君臣这才明白前赵前段时间的诏书都是幌子。

    张骏一方面派遣大军前往金城郡防备前赵继续进攻,一方面派遣使者再次求和,这一次张骏答应了楚云诏书中的称臣、派遣质子、使用前赵年号、彻底断绝和东晋的关系、年年进贡、赔偿去年陇西郡的损失等一系列的条件。

    不是张骏懦落,而是窦涛三万大军一失,前凉兵力捉襟见肘,看着他们统治了凉州、西域,但是西域并不安稳,前凉一半的军力都在西域驻扎,本来前几年的兵力损失就没有恢复,现在有损失这么多人,这个时候的前凉正是最虚落的时候。

    楚云也见好就收,不过已经占据的金城郡三县楚云绝不会放手,张骏派遣使者王骘全权代表自己在金城郡签订了盟约。这个王骘可是前凉的一等一的外交家,曾经在刘曜面前为前凉争取了不少利益,可惜面对楚云他就不行了。

    前凉向前赵称臣,并且正式废除晋朝年号,改用前赵年号。前凉派遣世子张重华前往长安为质子,每年向前赵进贡金银各五百斤,粮食十万担。赔偿陇西郡的损失送来粮食二十万担,顺便把被楚云俘虏的金城郡太守张阆、将军窦涛和谢艾等人的家眷送给前赵。

    楚云大为满意,因为如此一来张骏就算是卧薪尝胆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正好让楚云腾出手来收拾石勒。楚云已经收到消息,司隶州给了石虎的几个儿子,虽然随他们而来的是七万精锐部队,再加上原来守卫洛阳的数万大军,后赵有十几万军队囤积在了洛阳。但是楚云并不畏惧,因为石勒看似万无一失的安排,其实是在为自己制造分裂。

    楚云是石虎几个儿子的仇人,但是比起楚云,估计他们更仇恨他们的叔爷爷石勒,毕竟石勒可没有动手救援石虎,这就给了楚云挑拨离间的机会,楚云准备让他们狗咬狗无暇顾及自己,然后自己出兵从新占据上郡,继而吞并整个并州,从战略上保卫司隶州,然后彻底吞并跟石勒闹翻的几个石虎的儿子占据的司隶州,从而完成势力的暴涨。

    一旦楚云占据了天下间最繁华的雍州、秦州、司隶州,又占据了地理位置极其重要的并州,到时候就有了跟石勒正面掰手腕的实力了。这也是游子远这个顶级智囊为楚云想出来的战略方案,楚云不由得不感叹这些谋士的力量。当年刘备得不到诸葛亮的时候被人家追的跟狗一样,得到诸葛亮立刻三分天下,楚云不服不行。

    楚云安排窦涛担任金城郡郡守并且成为防守前凉的第一线,而杨昇被赵奢换了回去,赵奢成为陇西郡的郡守,赵奢这个家伙虽然为人看起来懦弱,但是却谨慎异常,不愧是和历史名将重名的将领。有他和窦涛防御前凉,楚云放心的很。

    而窦涛知道楚云任命的时候,欢喜的抱着楚云的腿就哭了出来,他本来以为自己这辈子完了,但是没想到新的主子这么信任他,他恨不得把心给楚云掏出来。

    做完这一切,楚云就准备带领大军回师长安,但是在刚刚出城门的时候,楚云看到了一个他印象深刻的熟人,楚云立刻返回多呆了一天。

    何大壮今年四十多岁了,他是个看似没野心的人,也习惯于随遇而安,混到现在也不过就是一个管理几十人的队主,他也没有亲人而且待人和善,所以在被前赵军俘虏之后,就跟着自己的校尉投降了前赵,因为今天前赵的丞相班师回朝,于是他就被窦涛安排在路边维持秩序。

    不愧是大国的丞相,何大壮还是有些吃惊于前赵丞相的气派,这个丞相当然就是楚云。楚云因为没找到当年的仇人,所以他平时很少露面,都是乘坐肩撵,他的肩撵有九九八十一个轿夫,豪华无比。

    在出了城门之后,楚云掀开帘子感慨了回头看了一眼被楚云命名为金城的金城郡首府,结果好死不死的就看到了人群中何大壮。

    楚云记忆力超群,而且眼里非凡,因此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楚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何大壮的身份,于是他立刻下命返回金城。何大壮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被招进了金城太守府。

    楚云亲自命令升任为亲兵统领的谢艾带着何大壮进府,并且这件事没有惊动任何人,谢艾好奇的看着这个被丞相亲自点名的人,不知道他为什么有幸进入了丞相的法眼。不过这个何大壮区区一个小队主,竟然没有一点诚惶诚恐,表现的很是自然,这就让谢艾很感兴趣。不过谢安知道丞相的性格,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因此谢艾把何大壮带到一个房间,然后就带领手下远远地把这间屋子团团围了起来。

    何大壮心思平静的看了眼屋子里的装饰,然后神色如常的等待着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人,他虽然不知道什么人要见自己,但是既然这么郑重,一定是跟当年的事情有关。

    咔嚓,门一下子打开了,一个穿着豪华官服的男子走了进来,楚云命令恢复汉朝的管制,服装也恢复了汉朝的服侍。何大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连动都没有动,不怕死的人是不会在意眼前的人地位多么的高的。

    楚云一甩袖子坐了下去,汉朝的官服的确漂亮,但是就是太复杂了,穿着这身衣服,十分不方便。楚云想着是不是改革一下汉服,也想观察一下这个何大壮,因此就没有说话,屋子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你是何大壮?”楚云终于开口了。

    何大壮坐在楚云身边的凳子上,淡然的点了点头。

    “我看你不叫何大壮吧,应该叫你崔大壮吧。”何大壮听到楚云的话浑身打了个哆嗦就站了起来,就像这个名字有什么让他畏惧的魔力一样。

    “不错,我就是崔大壮,我躲了这么多年了,竟然还不肯放过我,哈哈哈,没错我就是崔大壮,没想到匈奴人也跟那个无耻之徒联合起来了。”崔大壮浑身气势一变,他不在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小队主,竟然有了一丝铁血的架势。

    “这才像汉子,我铁血军怎么能有孬种。”楚云看到崔大壮的样子点了点头。

    崔大壮听到铁血军之后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他泪眼朦胧的看向楚云,他现在竟然有些搞不懂,楚云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你到底是谁?”崔大壮一把擦干自己的眼泪,要知道铁血军这三个字可是这些年整个北方的禁忌。

    “你还记得你是铁血军的人嘛?”楚云目光炯炯的看着崔大壮。

    “哈哈,当人记得,老子就是铁血军的人,我们铁血军没有孬种,要不是我还希望有一天看到铁血军重新回来,老子也不会苟活在这世界上。不过看起来,现在我要去陪那些老兄弟了,你杀了我吧。”崔大壮不屑的看了楚云一眼,然后高仰着头视死如归的闭上了眼。

    “崔大壮,你很不错,你看看我是谁。”楚云一把把脸上的人皮面具撕开,崔大壮难以置信的看向了楚云的脸,然后他重重的跪在了地上痛哭了起来。

    “都督,您老人家还活着,还活着,哈哈哈哈。”崔大壮又哭又笑的嚎叫了起来,楚云一直等他发泄的差不多了,然后才开口问道。

    “崔大壮,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一些什么了。”楚云问完,崔大壮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他咬着牙满脸狰狞的说道:“都督,我知道当年那个出卖我铁血军的狗杂种到底是谁。”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