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难得的好好放松了几天,在这几天里,他跟刘熙的太子妃呼延楠以及刘曜的女儿安定公主刘媚享受了一把齐人之福。虽然楚云刚开始是用强,但是一旦成为既定事实之后,她们反而真的把自己当楚云的女人了。楚云本来就是为了发泄,现在都这么听话了,我还发泄个什么劲,因此楚云动作越来越大。当楚云离开的时候,两个女人还互相抱着在床上安睡,两个人白嫩的如玉的皮肤上,伤痕累累。刘媚眼角的泪痕还是那么诱人,但是楚云却要毅然决然离开了了。

    上邽这一座多灾多难的城市先后经历了两场兵灾,饱经劫难的人终于迎来了安定,不过想要恢复伤口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上邽的人口足足少了一半,而王公大臣几乎全都死了个精光,要不是游子远让楚云出手保护了一些有才能的大臣,估计他们都要死光了。

    楚云手下的军队从施暴者转变为了执法者,除了留下五千人安定局势,其余的全都驻扎在城外养精蓄锐,毕竟他们中的很多人可是好几天没合眼了。全军上下对楚云的认可也达到了十分恐怖的程度,虽然这些人里面有匈奴人,有羌胡,有氐人,有汉人,但是他们现在只认卫将军鲁翎。

    楚云装模作样的痛斥了石虎军的暴行,把这几天的所作所为全部推到了石虎的身上,反正石虎的名声已经臭了大街,也不在乎多泼点污水。然后在当着上邽百姓的面处死了几千石虎军之后,上邽局势彻底安定了下来,而楚云在忙完之后,就开始清点收获。上邽可是刘曜安排的最后的避难之所,而且本事也很富裕,又是养马的地域,所以楚云收获极其丰厚。

    他从上邽搜刮出来的粮食竟然不逊色于长安的存粮,而且还得到了五万多匹战马,以及堆积成山的铠甲物资,这些物资足够楚云短时间招募数十万大军,因此楚云大手一挥,又给予手下丰厚的赏赐,这让楚云手下的骑兵士气更加高涨。

    然后楚云以临海王刘俭的名义通知秦州的各地方势力亲来拜见自己,并且在上邽一代大肆征兵,以备有人不听从号令之后杀鸡儆猴。楚云顺利的接收了石虎占据的十三个县,并且大肆招降那些投降了石虎的二五仔,这群家伙楚云并不准备清除,毕竟他们大部分人都是羌胡、氐人部落的首领,一旦大开杀戒,整个雍州、秦州都可能动荡,不过这群家伙也不准备放回去,楚云准备养着他们,然后慢慢的吞并他们的部众。

    另外,秦州还有一个很大的威胁,现在前凉还派遣大军攻占了秦州的数个县,楚云准备驱狼吞虎,以这些部落的兵力耗光前凉兵力,然后彻底歼灭凉州大军,让前凉短时间再也不肯伸出爪子。楚云是有这个底气的,因为在楚云不计前嫌的招募之下,秦州起码一半的大小势力迅速就投靠了楚云,他手下的羌氐部队达到了好几万人。

    楚云以临海王刘俭的名义大肆封官,安抚这些羌氐部落,整个秦州一半的领地都安稳了下来。

    不过让楚云看重的的氐王蒲洪、羌酋姚弋仲却一直没有动静,就在楚云准备出兵威迫两人的时候,前凉突然加快了入侵速度,大将宋辑、魏纂统帅大军三万余人并羌胡骑兵三万围困了陇西郡郡城襄武县城,陇西郡郡守不断向上邽求助。陇西郡的郡守并不知道太子刘熙已经被杀死,前赵已经实际上灭亡,但是他死不投降的原因就是不想投靠前凉。因为前凉不管是比前赵还是后赵都有不少差距,而且南阳王在几年前刚刚击败前凉大军让所有人都觉得投靠前凉没有前途。

    因此楚云在权衡利弊之后,还是决定放过氐王蒲洪、羌酋姚弋仲两个人,先去抵御前凉进攻,陇西是遏制前凉扩充的最前线,有完整的防御工事,是刘曜亲自督造的,楚云不想这些工事被破坏,否则陇西就彻底失去了防备的作用。万一以后前凉和石勒再次同时出兵,楚云就很被动了,就必须保证陇西郡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且楚云也收到了游子远的信,在信里游子远告诉楚云只要击退前凉,氐王蒲洪、羌酋姚弋仲等人必定臣服,在这期间,这两个人绝不敢给楚云找麻烦。游子远曾经奉命平叛羌胡和氐人的反叛,因此他对两个人的判断由不得楚云不相信。

    因此,楚云留下心腹王杰率领五千老兵和一万五千余新兵驻守上邽,以防止秦州出现危机,然后就带着两万嫡系骑兵和三万羌氐联军浩浩荡荡的杀向了陇西。

    前凉这个政权其实挺有意思的,张轨无疑是前凉的奠基者,而后面的几任首领都是野心勃勃之辈,不管是张寔、张茂兄弟,还是张寔的儿子现在前凉的国王张骏都尽了最大的努力想把自己的势力扩展出凉州。不过虽然野心不小,但是实力却不匹配,他们只能依附于强者。

    他们先后依附于西晋、南阳王司马保、前赵、东晋,甚至还短暂对成汉李氏称过臣。当然他们依附于强者,让他们获得了偏安的机会,他们的国运在南北朝这么多国家里存处于前列。不过这么做也有了很大的危害,毕竟年年称臣,让他们从上到下都觉得他们真的就比别人矮一头,以至于这么多年他们还真的就没有冲出凉州一亩三分地。唯一一次还被前赵揍得鼻青脸肿,他们除非是遭遇攻击,自身危在旦夕,否则他们的战斗力让人无语。他们以后抵御过后赵的三次灭国之战,但是却没有在凉州之外取得过任何拿得出手的胜利。

    现在前凉国主张骏可以说是历代国主中,他曾经趁着前赵和后赵大战,终于冲出了凉州,占据了秦州一大块地盘。不过当前赵腾出手来,一个区区南阳王刘胤就把他们打回了原形。不是说刘胤多么厉害,否则也不至于在石虎面前不堪一击,实在是前凉的军队从上到下都没有长久占据秦州的信心,他们当小弟当惯了,猛然间成了老大还不习惯。

    这种心态一直到张骏努力了十几年之后称王建制,才算是慢慢扭转过来,不过很可惜张骏死后,面对中原的内乱,前凉并没有任何作为,他们内部纷争加剧,消耗了前凉最后一点精气神。

    所以说,现在的楚云面对前凉侵犯,是有心理优势的。当楚云大军到达陇西郡之后,前凉大将宋辑、魏纂竟然直接后退了十几里,连马上就要攻破的襄武城都放弃了。

    不过楚云并没有打算放过他们,楚云亲自带领大军尾随在前凉军后,面对楚云大军的压力,前凉羌胡盟友竟然抛弃了宋辑、魏纂,直接逃走,这让前凉军心里哇凉哇凉的。

    两个人竟然接连放弃了已经占据的数个县城,一枪不发的逃往了金城郡,本来以为有一场硬战要打的楚云瞠目结舌,但是刘东勇和跟着楚云一起来的羌氐首领都习以为常,对这一幕见怪不怪。

    楚云最终还在在金城郡境内追上了前凉军的尾巴,前凉军也不是没有勇士的,一个校尉在绝境之下发动了反击,阻拦了楚云大军的继续追击,也造成了楚云军伤亡了一百多人。不过这也就是楚云军唯一的伤亡了,楚云带着手下耀武扬威的在金城郡转了一圈才回师陇西郡。陇西郡的郡守已经战死,楚云给他进行了风光大葬,然后留下杨昇担任陇西郡郡守,整合陇西郡军队。杨昇也是楚云手下第一位从普通将领升为一方郡守的将领,他在楚云走的时候,带领陇西郡所有官员跪送楚云离开,这恭顺的态度让楚云十分满意。

    陇西郡一直都在和前凉对抗的前线,因此军队并不少,不过就是因为石虎的入寇,才被前凉占了便宜。因此楚云觉得陇西郡三万军队且有坚城依靠,杨昇此人军事才能也很不凡又很忠心,应该没有什么纰漏。后来的事实也的确证明了楚云的设想。

    楚云回到上邽不久,氐王蒲洪、羌酋姚弋仲果然跟游子远说的一样,亲自前来表示臣服,楚云亲自接见了两个人,两个人给楚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为了便于控制氐人和羌胡,楚云把两个人任命为了高官,并且把他们带在了身边,然后一起返回了长安城。

    公元229年十二月,在楚云的支持下,刘曜的长子临海王刘俭称帝,正式成为前赵的新一任皇帝。对于楚云没有称帝他的手下都十分不解,但是楚云却知道这绝对不是自己正式登临前台的好机会。

    现在雍州和秦州并不安稳,忠于前赵的人还有很多。而且楚云当时兵败是一股极其庞大的势力暗中操控的,楚云找不出这些罪魁祸首,贸然称帝可能会引起他们的主意。而且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楚云不让铁血军从新走到前台,是为了保证自己当年一系列心腹的安全。

    石生身边的那一个面具人叫做石瞻,他真实的身份其实是楚云的徒弟冉良,当年冉良被石勒俘虏,冉良深受石勒的喜爱,为了保护那些被石勒俘虏的铁血军臣属,他效仿关羽当年的土城约三事,投降了石勒,被石勒收为义子。这根历史上的命运极其相似,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成石虎的义子,反而成了石虎的干兄弟。

    当楚云和冉良相认之后,冉良把所有事情告诉了楚云,楚云大为感动,不过为了让冉良救回那些依旧被石勒囚禁的老臣属,楚云放冉良带着石生离开了。楚云如果贸然打出铁血军的旗号,这些石勒囚禁的老臣属都可能遇到危险,甚至冉良也可能遇险,因此楚云才会压下了自己的野心,扶持刘俭上位。

    对于刘俭的上位没有任何人有意见,不说刘曜的后代除了刘俭其余的全都被杀了,就是楚云的支持也没有人反对。在刘俭登基之后,楚云被任命为了丞相、骠骑大将军、太尉、楚公,加九锡、建楚国,封地为大半个个秦州,并且统帅前赵所有军队,参拜不名、剑履上殿,如萧何、曹操旧事,成为前赵真正的掌控者。并且刘俭下令把安定公主刘媚嫁给楚云做侧室,更是巩固了楚云的地位。

    楚云把政务都交给游子远负责,他开始整顿自己手下军队,楚云大肆招募汉人子弟从军,稀释胡人占绝对数量的军队。并且建立了直属于丞相府的亲卫八军。

    亲卫八军分为上下左右东南西北八个军,每个军下设两万人,其中骑兵五千人,步兵一万五千人,全都是混合兵制,并以王杰、杨业、张赟、刘东勇等嫡系为军将。

    上述大军都是挂在丞相府之下,属于丞相直属部队,楚云又以楚公名义设立楚公亲军,下设骑兵五万,步兵三万,达到了令人震惊的八万人。

    除了这二十四万大军,楚云还设立了征东军、征西军、征南军、征北军四个直属于朝廷的军队,征东军楚云任命氐王蒲洪统领;征西军楚云任命杨昇统领;征南军楚云任命羌酋姚弋仲统领;征北军楚云任命赵奢统领。名义上都是五万人的编制,其实实际上只有三万人的实数,而且虽然征东军和征南军名义上是氐王蒲洪、羌酋姚弋仲统领,但是其实两个人都是名义上的,两支军队的实际掌控者在楚云嫡系手里。两个人在没有得到楚云信任之前都在长安为官。

    丞相府八军和楚公亲卫都驻扎在长安一代,拱卫长安以及防御石勒军队从东边的攻击。而四征军这些名义上朝廷的军队反而都驻扎在四方,征东军、上邽的一万楚公亲卫和丞相八军中的右军,三支军队一共六万人,由鲁忠带领驻扎在秦州上邽,这是楚云的封地核心,保卫秦州的稳定。征西军由杨昇带领,驻扎在陇西郡防守前凉。征南军驻扎在成安和秦州的交界处防御成汉,而征北军则驻扎在北方,防御并州一线的石勒军队。

    当刘俭称帝,石生和石虎相继败亡传扬出去之后,整个天下都为之一振。

    襄国城,赵王府内。石勒看着已经精神失常的干儿子石生和跪在自己面前的干儿子冉良默然无语,他实在没想到,已经到了灭亡边缘的前赵竟然枯木逢生。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刘曜的长子临海王刘俭做的?”听到冉良把事情叙述了一遍,石勒开口问道。楚云当然把一切都推到了刘俭的身上,毕竟他不想引起石勒的关注,所以冉良的说辞都是楚云和他编排好的。

    “是的,义父,孩儿亲眼所见,刘俭武功之高不下于孩儿,当时我要带着石生杀出来,所以只简单跟他交手,但是这短短功夫,就能看出,刘俭武艺之高真是深不可测。”冉良带着头说道。

    “刘曜啊刘曜,我说你怎么死都不肯服输,原来在你那两个废物儿子身后,还藏着这么一个后手,什么喜欢汉人文学不受待见,全都是你安排的吧,果然厉害。”石勒并没有怀疑冉良的话,对于这么容易击败了刘曜,石勒本来就觉得不真实,现在刘俭横空出世,反而是让石勒释然。而且在石虎被擒,刘俭称帝之后,更是让石勒认可了冉良的说法。

    石虎被擒让襄国城内一片欢喜,从重臣到平民几乎人人如同过年,可见石虎是多么的不得人心,但是相应的在石虎的老巢邺城却如丧考妣。

    石虎的几个儿子立刻进入襄国请求他们的叔爷爷石勒把他们父亲救出来,虽然石虎在文臣中犹如魔鬼,但是天下一半的将领都是石虎的手下,他们害怕主子石虎真的没了,他们会受到牵连,所以一时间,后赵诸多将领都请求石勒救回石虎。石勒手下文臣当然不愿意,双方唇枪舌剑让石勒头疼不已。

    而跟石勒焦头烂额不同,刚刚平定了苏峻、祖约之乱的东晋小朝廷则大为欣喜,虽然西晋的灭亡是匈奴人做的,但是南方执掌大权的世家大族却不愿意让前赵灭亡。因为前赵灭亡,石勒就几乎统一了北方,那么下一个目标是谁?东晋掌权的人都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敌人。因此在王导和庾亮的支持下,晋成帝被迫派使者前往长安恭贺刘俭登基,并且请求暗地联盟对抗石勒。当然他们明面上不敢和匈奴政权联盟的,毕竟他们是仇敌,但是政治都是肮脏的,王导等人知道该如何选择,晋成帝没啥实权虽然不愿,也只能同意。

    成汉李雄则大呼侥幸,他不是没想过出兵分一杯羹,但是又担心为成汉招来大祸,犹豫之下,前赵竟然再次崛起,因此李雄怎么会不觉得庆幸。因此他立刻派遣使者前往长安恭贺刘俭登基,并且表达了恭顺之意。

    跟李雄不同,前凉文王张骏差点没有被气死,当初石勒派遣使者联系张骏瓜分前赵的地盘,张骏这么一个雄心勃勃的王者当然点头答应,毕竟前赵刚刚收拾了他们一顿,张骏还想着报仇呢。但是他却收到了前方的战报,大军败退返回金城的消息。

    张骏此人还算是宽厚,他下旨安慰打了败仗的大将宋辑、魏纂,但是等后面的消息传递回来,他才知道这俩家伙多么的无能,多么的无耻,当时双方军力差不多,而且前赵又刚刚平定石虎,可以说最虚落的时候,这俩家伙竟然连正面对决的勇气都没有,就跑了回来。张骏大怒之下就要处斩两个人,最终被其他臣下劝住。

    但是张骏平静下来一个问题又放在了他的面前,要知道他本来接收了前赵的册封,在石勒的蛊惑下,他直接出兵攻击前赵,现在前赵挺了过来,万一他们不放过自己,这该怎么办?张骏一面派人巩固金城郡,一边派人前往长安重新称臣,一方面又派人前往襄国求助,这一位在前凉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笔的文王一出手就被楚云揍了回去,他当政时候最鼎盛的前凉,估计再也不会出现了。

    再长安城内,周岩秘密前往丞相府拜见了楚云。

    “什么?你说你在皇宫档案之中发现了当年阴谋对付我铁血军的一些内幕?”楚云听完周岩的话,一拍桌子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