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顶住,临江王的大军就要到了,只要我们挺过一段时间,就是石虎的死期。(书=-屋*0小-}说-+网)”南阳王刘胤这一次是真的拼了,他亲自带着剩余的所有禁军杀了出来,并且大声的为手下打气。不得不说作用是很明显的,匈奴人怎么说都是称雄了中原二十多年的霸主,他们最后的骄傲支撑起他们的斗志。匈奴人对于羯族人是看不起的,因为所有匈奴人都觉得羯族人是跟在自己身后赚便宜的小兄弟,现在竟然还反噬主人,所以他们心里本来就憋着一口气。要不是主将刘胤太草包,他们怎么可能一败再败,这一次有了临江王作为后援,他们都战斗欲爆棚。

    一时间,匈奴禁军和石虎手下的金狼骑竟然打的难舍难分,而且石虎和刘胤两个人也对上了,俩人都是神石掌控者,匈奴人也不愧是曾经的霸主,除了刘曜之外,竟然还有其他的神石。石虎的实力已经到了地阶,一举一动真气纵横,实力确实长进了不少。而刘胤虽然只有人境十层的实力,但是凭借身边的十几个悍不畏死神力衍生者和杀父之仇的深仇大恨,竟然扛住了石虎的攻击。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石虎军的其余的金狼骑开始涌了过来和不断加入的杂牌军,石虎军开始逐渐占据上风,毕竟刘胤军也只有一万人,而城外却有石虎的三万多军队。

    在战场一里之外,楚云带着几个手下远远的看着匈奴铁骑最后的挣扎,他面无表情,但是心里绝不是这么平静。两者都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敌,现在看着他们狗咬狗的拼杀,而且造成这种局面的还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这种感觉让楚云浑身舒畅。

    “卫将军,匈奴人快不行了。”王杰狞笑着说道,他被匈奴人抓到之后,亲眼看着死在匈奴人手里的亲朋故旧就有几十人,他对匈奴人比起石勒更憎恨。王杰的话让匈奴人刘东勇黯然,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抬着头去看向战场。并且心里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跟随胜利者,否则,这就是自己的下场,他并不恨楚云,因为在他看来弱肉强食本来就是世间的规则,这个时候,楚云无疑是强者。

    战场之上,刘胤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他手中精钢打造的长刀已经被石虎击飞,而他身边的十几万护卫也都被杀了个干干净净,除了石虎后背上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可以说是依旧完好无损。这也是刘胤体内神石记载的绝招回马刀造成的,刘胤的神石属性无疑是杀伤力最强的金属性内力,但是他实力太低,就算是完美使出了绝招也没有杀死石虎。

    “大哥,你真的像太子说的那样想要坐山观虎斗嘛?我死了之后,我看看你如何对付这头羯族猛虎。”突然刘胤仰天怒吼了起来,石虎心思一动,听到刘胤的话,石虎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自己忘记了,但是却想不起来。不过在最后的时刻南阳王刘胤还是保存了自己最后的尊严,他抽出腰间的腰刀横刀自刎,石虎也不再多想,他策马赶了过去,把刘胤的脑袋割了下来,然后顺手捡起了刘胤体内掉出来的神石。

    “南阳王死了。”随着石虎高高举起了刘胤的首级,匈奴军一片哗然,但是让石虎没想到的是哗然之后,剩余的几千匈奴禁军并没有跪地投降,反而向石虎军发起了决死攻击。金狼骑当然首当其冲,当最后一个匈奴人被杀死,金狼骑也死伤惨重,有近八千金狼骑死亡或者重伤垂死,而杂牌军也死伤了近万人,不得不说最后的匈奴禁军在他们最后一次舞台之上的表现,并没有丢他们祖先的脸。

    “给我攻进去,三天不封刀。”相应的,石虎看到手下伤亡暴怒了起来,虽然他这几个月带着两万金狼骑杀死了数倍于自己的敌人,但是他还是很不满意。因为他这一次带来的两万嫡系金狼骑竟然死的只剩下不到五千人了,这可是他在赵国立足的根本,所以暴怒之后,他凶残的一面也被引爆了。

    而城上的太子刘熙早就被吓坏了,虽然他手里还剩下一万多大军,而且有坚城守护,但是南阳王的死亡,让这一个才刚刚成年的太子彻底乱了手脚。而其他的人也不比他强,他们慌乱的下城墙逃命,甚至城门都忘了关。

    上邽是很大,但是一旦失去了军队,敌人总有找到你的那一天,上邽民众进入了最黑暗的一刻,数万敌军如同蝗虫一样的杀进了上邽,不管是王公贵族还是平民商人,全都在石虎军的刀下瑟瑟发抖。

    而石虎也没有闲着,他指挥者手下的金狼骑把上邽城的所有贵族大臣都集中了起来,甚至连太子刘熙也没有逃脱。比起历史上石虎顺利的攻破了上邽,连伤亡都没有几个的结果,这一次石虎军伤亡惨重,而刘胤也没有跟历史上一样懦弱投降,反而战死沙场。不过相同的一点就是上邽的三千余王卿将校依旧是被石虎抓住了,甚至于连一个为国殉葬的都没有。

    本来还能活几个月的王卿将校,在石虎的大手一挥之下,全部杀死在上邽城外,连太子刘熙也没有例外。而随着他们的死亡,石虎彻底放下了心,他狂笑着进入了太子刘熙的府邸,刘曜和刘熙父子的妻妾美人全都在这里,因此石虎也不客气的在他们的哭喊中享受起了齐人之福。

    整个太子府男人早就被杀光了,石虎让人把院子围了起来,然后不穿寸缕的在院子里面巡视,看到那个女人就玩弄哪个女人,真的比起皇帝还让人羡慕。

    整个上邽乱成了一团,石虎军到处杀人放火,连最基本的什伍制度都乱了,楚云抬头看去,竟然感觉上邽城头黑云压城一样,怨气丛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楚云再次看去却看不见了。

    楚云接纳游子远的计划,让匈奴人和石虎两败俱伤,然后用上邽的二十几万民众的性命让石虎军彻底混乱,因为所有人都只是石虎有屠城的爱好,现在时机终于成熟了。不得不说游子远从一位攻心为上攻城为下的仁厚长者变成毒士贾诩那样的歹毒智谋都显示出了他一等一谋士的智慧。

    “来人,按照原定计划,堵住四门,其余人在各自队主、军主的带领下有计划的清理城内所有反抗势力。我亲自出手对付石虎,等我们获胜之后,我允许你们狂欢三日。”楚云说完所有人都嗷嗷叫了起来,有时候秋毫无犯的军队并不比一只野兽军队实力强。

    当楚云军进入上邽城的那一刻起,混乱的石虎军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楚云直接杀向了上邽太子府,探子早就打听清楚了,石虎在太子府都呆了一天了,至今没有出来。

    石虎现在在干什么呢?他被一位女子迷住了,话说石虎在刘熙的太子府中大肆淫乐,在刚刚玩弄而死一位刘曜的嫔妃之后,石虎想找一间房屋休息一会。结果好死不死的来到了太子妃呼延氏的房间。

    太子妃呼延氏看到石虎之后跟一个女子互相抱着惶惶不可终日,这个呼延氏可是风情万种,刚刚战斗了一场的石虎竟然被太子妃呼延氏的相貌勾引起了兴趣。

    石虎一把就把呼延氏拽了出来,这一拽让石虎看见了跟呼延氏抱在一起的另一位女子,这个女子在如此惊慌失措的情况下,反而还带着令人心动的魅惑,一下子就让石虎忘记了太子妃。

    这个女子正是当年楚云遇到的那一位媚骨天成的安定公主,她是刘曜的女儿,今年才十二岁,石虎愣愣的看着安定公主,女人石虎见多了,但是如此娇美的女子石虎还真的没见过。

    石虎此人残暴不已,而且对待自己的女人也不会手软,历史上石虎有名有姓的六位妻子,其中三人被石虎杀死,两个人被废,只有一个人安安稳稳的活到了石虎死去,并且封为了皇太后,这个女人正是安定公主刘媚。

    跟历史上一样,石虎对刘媚一见钟情,他一把就把刘媚拉到了自己身上,刚刚十二岁的少女懂什么,她惊呼一声反而更让石虎蠢蠢欲动。

    太子妃呼延氏和自己的这个小姑子关系还是很好的,她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小姑子被祸害,竟然走过来把衣服都脱光了跪在了石虎面前哀求石虎放过安定公主,刘媚大眼睛里的泪水咕咚咕咚的流了下来,这幅美人垂泪更让石虎心痒,相比起来你呼延氏算个什么。

    石虎一把捏住了呼延氏的脖子,白皙的脖子立刻开始变成紫红色,刘媚不断地击打着石虎的胸膛想要救出自己的嫂子,这个时候石虎开口了:“我今天还就不喜欢吃强扭的瓜,你今天如果伺候的好,我就放了这个女人,否则的话,我就当着你的面掐死她。”

    刘媚看了一眼整个脸都成了紫红的的太子妃,她满是悲哀的点了点头,石虎哈哈大笑,把呼延氏扔了出去,呼延氏的娇躯撞在了墙上又摔在了地上,脑袋上的血哗啦就流了下来。她身份高贵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但是现在自己的丈夫已经死了,国都被破了,何况是家,呼延氏看着被石虎抱在怀里的小姑子,心都死了,她心一横,就要撞墙自杀。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破窗而入,一把就抱住了心生死志的太子妃,呼延氏感觉自己身体被抱了一起,立刻剧烈的挣扎了起来,她以为抱着自己的是石虎这个恶魔。

    “你想连我一起侮辱,我死也不从。”呼延氏不断地挣扎,直到自己的粉臀被一只大手覆盖,一声调侃从一个男子嘴里说了出来,呼延氏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她睁开眼看到了这个日思夜想的男子,整个人抱起男子哭的更厉害了。

    “比起以前更大了。”男子的大手不断地搓捏着自己的粉臀,呼延氏不由自主的呻吟了起来,浑然忘记了屋子里还有另外的两个人。

    “是你?”石虎看着楚云已经恢复了本来相貌的脸,这张脸石虎一辈子都忘不了,他是第一个把自己打的全军覆没的人,十多年了,没想到他竟然又站在自己面前。

    石虎连美人都不在意了,他一把把刘媚扔向后面,要不是后面是床铺,这一扔就可能让刘媚香消玉损,刘媚剧烈的咳嗦了几声,抬起了俏脸看向了那个正在抱着自己嫂子的男人,大眼睛里充满了探索。

    终于呼延氏被惊醒了,她一把推开楚云,才想起自己没穿衣服,她惊慌失措的穿起了衣服,但是如此美景,屋子里的两个男人都没有看向她一眼。

    “久违了石虎,当年你趁我不在屠戮我的臣属,可曾想到这一天?”楚云满脸的笑意,他能够想得到,那些被石虎杀死的铁血军将士看到自己为他们报仇,会多么的欣慰。

    “哈哈哈哈,你这缩头乌龟,躲了这么多年的臭老鼠,你最鼎盛的时候我都不怕你,何况是现在。没有亲手杀死你,一直是我这么多年的心病,没想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还有这么机会,上天真是待我不薄。”石虎狂笑起来,他的气势不断攀升,比起当年强了数倍。

    “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长进也没有,你这狂妄自大的毛病真的是一点也没改,就是不知道这一次是否还有人能够救你。”楚云不屑的说道,石虎暴怒,终于一把把桌子上的长剑拿了起来,朝着楚云杀了过来。

    “哈哈,怎么不用棍子了,当年我就说你的招式是小混混打架才用的招式,根本就上不了台面。看起来你还真的把我说的话听进去了啊。”楚云看着石虎杀了过来继续嘲讽道,他抱着胸站在那里,让呼延氏和刘媚忍不住惊呼起来,因此石虎已经杀到了他的面前。

    叮,楚云一根手就接住了石虎全力一击的宝剑,石虎浑身内力涌动却依旧抽不出来,石虎虽然暴躁狂妄,但是他却不傻,他没想到楚云竟然比起十几年前更加恐怖。

    “啊。”石虎狂叫起来,两根手同时握住长剑用力,他一方面是在尝试夺回武器,一方面是在喊自己的手下,他又不傻,既然打不过还能不叫人?

    “你想要就早说嘛,我还给你。”楚云轻轻一撒手,石虎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撞到了屋子里的桌子,又哐当一声撞到了墙上,坚硬的墙壁竟然被石虎撞出了几道蜘蛛网一样的裂痕,这下子让他后背还没有好的伤口再次崩裂了开来。石虎一手撑地从新站了起来,他看向楚云,眼睛里竟然罕见了有了一丝慌乱。要知道石虎实力也有地阶初期,虽然这个世界地阶武者不能自爆,但是也有很强的实力,但是楚云直接空手接白刃这一手让石虎对自己浑身的本事彻底失去了信心。

    “不要挣扎了,这一次没人能救你了,你的手下早就在你玩女人的时候死光了。不过你也算是赚到了,刘曜的女人真的是很不错,就是我看的也很心动啊。”楚云说完石虎眼睛微微一缩,楚云这么说不光是告诉石虎他的人都被杀了,而且还告诉石虎,楚云早就观察了他许久,但是石虎毫无察觉,这更加让石虎觉得楚云不可抗衡,他余光看向了自己不远处的两个女子。楚云嘴角微微一翘,怎么会不知道他想做什么,这个石虎应变能力真的不错,不过自己就是喜欢让敌人在满怀希望的时候从天堂掉进地狱。

    石虎右脚蹬地,如同猎豹一样的来到了呼延氏和刘媚身边一手抓住一个人朝着楚云喊道:“算你厉害,但是不知道我当你的面杀死这两个女人你会不会伤心。”

    看到这一幕楚云哈哈大笑了起来,石虎勃然大怒,他性格也真的刚烈,感受到了楚云笑声里的嘲讽,竟然直接对着右手边的刘媚斩了过去。

    不过他刚刚抬起剑,就觉得浑身一软,手里的剑掉在了地上,而石虎也整个人跪倒在地。楚云走了过去,居高临下的看着石虎,石虎挣扎着想站起来,但是却都失败了,他还是坚持抬起了头怒视楚云,石虎这个家伙的性格的确有成功的理由。

    楚云缓缓的蹲下了身子,然后伸出了自己的右手,“石虎,是不是被我徒手接白刃吓到了,连基本的判断都没了?你应该很好奇,我为什么实力增长了这么多吧,我告诉你啊。”

    楚云缓缓脱下了自己右手的手套,一根精铁打造的假手出现在石虎的面前,石虎知道自己一开始就错在哪里了。但是楚云还是不肯放过石虎,在他心口撒了一把盐:“哈哈哈,其实你的实力并不比我低多少,我想拿下你也要费不少的功夫,但是你却被我这一根假手吓破了胆子,这就是人称羯族杀人魔王的石虎?我看叫病猫最合适吧,真是好笑,哈哈哈。”

    楚云越是狂笑,石虎越是愤怒,但是楚云却不给他悔恨的机会,这个石虎虽然被自己的魔源杀气给困住,但是给他时间,他并不是不能挣脱。楚云站起身来围着石虎走了几圈,然后一脚踩向石虎玩弄女人的作案工具,在石虎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中,石虎的命根子彻底成了碎肉。

    “别着急石虎,这只是一点点利息而已。”说完,楚云假手插进了石虎的腹部,硬生生的把石虎的神石掏了出来,石虎再也坚持不住,倒在了地上昏迷了过去。

    楚云的所作所为让太子妃呼延氏和安定公主刘媚都吓坏了,他们抱在了一起惊恐的看着楚云,实在是楚云刚才太邪恶了。

    “怎么了?我可是救了你们,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自己救命恩人的?”伴随着两个女人的惨叫,楚云扑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