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的住所是是一处豪宅,虽然不如南阳王府和太子府,但是也是极为奢华。不过这里的上任主人正是被楚云灭门的,当年这里的主人也曾经是显赫一时的汉人大家。不过楚云对于这种“懂变通”的汉奸憎恨的很,楚云也不会对他们手软。虽然这群墙头草并不难收复,但是却永远不会真心臣服,他们只会趴在新主人身上吸血,等到新主人不行了,就赶紧换主子,楚云怎么会对他们有好感。

    他吩咐游子远和鲁忠等人去整顿长安军队,然后立刻就开始闭关。毕竟他身体出现的情况,就是见多识广的楚云自己都没搞明白。楚云学的很多也很杂,楚云对自己的见识也算是有信心,但是偏偏自己体内到底怎么了,楚云还真的不清楚。毫无疑问,这杀气和摩天赤血戟中的魔气融合而成的新能量是有实质的。而在以前,楚云也就是知道内力、外功、内劲才能修炼出实实在在的能量。这三者都是各自有奇妙的作用,内力不用说了,这是楚云一切武功的根基,也是仙武大陆上最主流的修炼方法,绝大多数的武学都要靠内力施展。

    而外功也是不逊色于内功的一种修炼方式,外功不管用那种方式修炼,最终都是以身体为根基的。内力和身体经脉骨骼融合之后,会产生一种血气,楚云就是靠这种血气进化而成的罡气加上内劲修炼成的归元罡气,多次救了楚云的小命,这种血气正是修炼外功产生的能量。

    而内劲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绝不是没有用处的,不说内劲和外家功夫修炼出来的罡气结合,让楚云修炼出来了归元罡气这一种极其强劲的防御手段。就是内劲能够把任何武功的招数都可以分解开来,让楚云能够省却学习武功招数的时间,就对楚云有极大的帮助。而且内劲依附于经脉也是实实在在的能量。

    除了这三者之外,楚云从来没有遇到过另外可以修炼的能量,神石和念力可都是精神手段,并不是直接的能量。

    但是来了这个世界,楚云竟然能够把杀气实化,这让一直都认为杀气是一门精神攻击手段的楚云诧异。因为这些年在囚禁,楚云自身的杀气几乎随着时间推移水涨船高,而且楚云丹田被破无法修炼内力和外功,只能把注意力放在了杀气之上,慢慢的竟然被楚云总结出《百花杀》这一门奇功。

    对于楚云来说,那些看起来威力强大的功法其实并不是最上流的功法,而有一些看似很平常或者前期并不是很强的成长型的功法才是最好的,比如说天龙中的北冥神功。

    楚云的《百花杀》就是楚云手里除了《战神诀》和《不灭功》之外另一个成长型的功法,《战神诀》和《不灭功》的归元罡气和不灭灵力罩都会随着楚云的实力增强而大大增强,而且两者对于楚云身体的改变使这种增强往往会产生叠加效果,比起一般武功更具潜力。

    不过这两种武功并不是没有瓶颈的,而且这两门武功的成长型是跟楚云自己修为挂钩的,比起一般武功威力增长的多一些,但是并不是无限制的成长型功法。但是《百花杀》却是,他的威力随着自己杀人的数量和自己的杀心越聚越多威力也越来越强。只要自己杀的人够多,自己的杀心够重,这门武功的威力就越强,楚云现在凭借《百花杀》能够抗衡一般的地阶中阶武者,要知道他的修为也仅仅是地阶初期而已。

    最让楚云诧异的是杀气和摩天赤血戟上的魔气竟然融合了,摩天赤血戟是一把魔兵,这楚云知道,但是使用摩天赤血戟能够凭空让自己实力提升三成,这也是楚云一直不舍的弃用的原因。

    楚云曾经仔细研究过这上面的能量,不过除了能够知道这是一种厉害的魔气,其余的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仙武大陆虽然魔道不少,但是似乎也没见过使用这种属性的魔气的,这种属性的魔气看似没有任何特性,但是楚云知道绝不会这么简单。

    这一次楚云一时失算,竟然让自己的杀气和这股魔气融合在了一起,融合到一起的这股力量比起杀气更加强悍,而且这股新力量竟然可以凭空增长,每时每刻都在壮大自己,比起纯粹的杀气需要杀人和杀心更方便。因为他似乎是没有原因就凭空增强,楚云的实力也是飞速的提升,楚云检查了好几次,这种能力虽然在增长,却都是在自己的控制之下,而且显得很得心应手,因此虽然楚云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也让楚云不舍得放弃。

    “是福不是祸,既然我不知道你存在是好是坏,但是至少现在是我需要的。”楚云不再纠结于这力量,他直接把这种力量命名为了魔源杀气,然后就准备出关处理政事,不管如何楚云都记得他要报仇,他要把自己的仇人全部虐杀,这已经成为了他的执念。

    楚云闭关一个多月,这期间秦州可是战火连天,石虎不愧是石勒这些年最依仗的大将,他带着两万骑兵竟然攻城略地无所阻挡,秦州的一半都已经陷落,要不是楚云时常以临海王刘俭的名义的给他们鼓励一下,他们早就完了,不过现在也差不多到了极限。

    而与此同时,长安却在大规模的整理军队,楚云早就和手下交代过,在鲁忠的暗中操作下,依旧忠于前赵的将领全都失去了实权,或是被调离或是被暗中除去,这虽然让长安守军的实力有些降低,但是却让楚云的掌控力更强了。而且楚云命令刘东勇这个纯正的匈奴人替鲁忠背锅,因此即便是有人有意见,都说不出什么。楚云还把周斌的儿子周岩安排在了临海王刘俭身边监视,没有任何人能够直接见到刘俭,这也避免出现意外。其实周岩也想成为一个叱咤风云的武将,亲手为自己父亲报仇。但是多年的囚禁让他的没有学过武学根基,只能走文官的道路,不过楚云还是很满意这个小子的,对自己忠心不说,行事还很有分寸,算是让楚云惊喜了一把。

    楚云一直封闭长安,但是长安的粮食真的是多,估计够百万人吃几年的了,刘曜给自己儿子留下的真的很丰厚,但是却没想到他的儿子一个比一个脓包,这都便宜了楚云,有粮食长安也很安稳。

    楚云大肆清楚军中的铁杆保皇党之后,也引进汉人和其他胡人充实军队,现在长安城有战兵七万人,辅兵四万人以及衙役两万人。并且从战兵中选出了两万五千骑兵,胡人中会骑术的并不少,因此并不太难挑选。这两万五千人就是楚云准备去对付石虎两万铁骑的主力。

    当然楚云绝不会相信手下这两万五千人会是石虎手下两万人的对手,但是游子远却给楚云设个一个毒计,对于前赵的皇亲国戚元老重臣来说,绝对是一个灭门毒计,不过楚云却毫不犹豫的采用了。不管是匈奴人还是羯族人都是楚云的敌人,楚云恨不得他们去死,让他们狗咬狗比起楚云亲手报仇还让楚云过瘾。

    上邽城中,太子刘熙和南阳王刘胤以及其他的几位王子重臣全都聚集在了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是写满了忧愁,现在秦州的局势糟糕透了。不光石虎攻城略地,就是前凉张氏也出兵了,虽然他们不像是石虎这么神速,但是他们却稳扎稳打,每占据一地就构建防势,不用想就知道他们的目的。

    “二哥,你说大哥怎么还没动手?他是不是故意等我们和石虎两败俱伤,然后趁此登基为帝?要知道当年他才是世子。”太子刘熙抱怨道,但是他刚说完南阳王刘胤就知道坏事了,果然其他的几位皇子和重臣全都眼睛一亮,他们本来以为自己到了绝境,现在看起来他们有退路啊。

    不怪他们这么想,楚云为了稳住他们,让他们和石虎争斗,以临海王刘俭的名义写信告诉他们,长安已经回到了他们手里,让他们务必坚持住,等长安出兵,前后夹击彻底击垮石虎。这也是他们撑到现在的底气,双方大小战役几十次,虽然他们大都失败,但是还是顶住了石虎的压力,毕竟他们觉得自己还有希望。

    石虎也真是狂妄,他手下的骑兵的确强横,但是毕竟不善于攻城,因此他带来的两万人,也死的只剩下一万三千多人了,但是石虎却死不退却,他召集了几万炮灰部队,带着这些人硬生生扛住了刘胤的精锐的反攻。要知道刘胤走的时候可是带走了五万精锐禁军,这些军队并不比石虎手下差多少,要不是主帅太差劲,光靠这些都能顶住。不过因为南阳王刘胤的一错再错,这些刘曜给他留下的最后的家底也只剩下一万余人了,其余的也都是些临时纠集起来的乌合之众。这也是两家僵持住的主要原因。石虎虽然表面上对石生看不上,但是他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厉害,他觉得石生肯定回来帮助自己,因此他也咬牙坚持住了,不过石虎并不知道,石生早就废了。

    双方都在等援军,但是实际上双方都没有援军,楚云一边亲手整训军队,一边坐山观虎斗,不过看这个样子也到了他亲自出手的时候了。

    “不要胡说,大哥不是这样的人,他为人最是宽厚,我不日就亲自修书一封,催促大哥尽快出手。”南阳王刘胤训斥了一句,虽然刘熙是太子,但是他毕竟没有登基,而自己是他的兄长,因此有资格训斥,刘熙也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慌忙补救。

    但是已经有些晚了,跟刘胤的信一起送出的还有不少,一时间上邽和长安之间的信使络绎不绝,不过很可惜,这些信最终都落在了楚云的手里。这些家伙的信虽然没什么用,但是却把上邽的现状让楚云更加的清晰了。

    “都这个时候了还在窝里斗,我看啊,大赵是没救了。”游子远替楚云处理所有政事,而这些显然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

    “是时候动手了。”当温度越来越冷,再拖下去有可能双方就会休战的时候,楚云终于决定动手了。

    公元329年十月,封闭了数个月之久的长安城门缓缓打开,无数的骑兵不断从城门涌出,不过虽然骑兵众多,但是却并不杂乱,涌出来的骑兵在无数旗语兵的指挥之下分列城门两边,排出去足足数里之远。所有骑兵都转头看着城门的方向,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一个黑盔黑甲的将领骑着石生的乌骓马走了出来。

    这匹马跟历史上项羽的乌骓马还有些区别,项羽的乌骓马浑身漆黑但是四个蹄子都是白色的,但是这一匹马浑身都是黑色的,只有两肋有两道白色的闪电形状的印记,十分神俊,因此石生自负的给自己的马起名为雷泽,这个雷泽是古代传说中最有名气的雷泽雷神的住所,因此有着两道闪电印记的乌骓马叫这个也算是巧妙。

    此人当然是楚云,楚云在掌握了魔源杀气之后就越来越喜欢黑色,不过楚云一身黑甲骑着黑色的战马倒是极其威武。在楚云身后,刘东勇、王杰、杨业、杨昇、张赟、赵奢六大将领跟在身后。楚云一摆手,一马当先的朝着西方驰去,两万五千余骑兵紧紧的跟在身后,数万骑兵一起奔驰连大地都在震动。

    游子远和鲁忠站在城墙之上看着楚云的大军离开,就算是他们俩见惯了大场面都有些激动,当楚云回来的时候,就是新一任王者崛起的时候。

    这些天石虎发现了事情不太对,因为被自己打的已经没有了精气神的匈奴大军竟然恢复了士气,这在石虎这么一位从尸山火海中爬起来的将领来说就值得引起注意了。一般来说这种情况的出现要么是敌军下了重赏或者是换了首领,要不然就是对方来了援军。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可能石虎都觉得不太对,下了重赏这一点,刘胤早就在做了,否则也不至于对方支撑到现在,而现在就算是赏赐加倍也不可能再起很大的效果,毕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而对方换了将领,那就更不可能了,刘胤是刘曜儿子中最会打仗的了,换成其他人绝不可能做得更好。至于换成非刘姓的将领,石虎不是小瞧刘熙和刘胤,他们绝不敢这么做。

    第三点就是对方来了支援,但是自从刘胤攻击长安失败,支持他的地方势力都死伤惨重,就是氐王蒲洪、羌酋姚弋仲都开始首鼠两端,他们是地方上最强大的势力,至于其他的地方势力也都差不多。石虎实在是想不出对方到底出现了什么问题。

    不过石虎性格自负的很,他不管对方是什么原因,士气高涨,他都不会放弃,他这一次一定要立下泼天之功,让自己叔叔更加器重自己,甚至立自己为太子。石虎还对石勒抱有幻想,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历史上石勒立了自己儿子为继承人之后,石虎怒而造反,把石勒的后代全部屠杀了的原因吧,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给我继续进攻,半个月内我要攻进上邽。”石虎对着手下将领下了严令,石虎的嫡系手下都低下头听令,哪怕他们觉得石虎想当然也不会跳出来反对喜怒无常的石虎,但是总有人不知道。

    “中山公,孩儿们死伤惨重,我希望中山公能够体贴一下孩儿们让他们休息几天,咱们现在缺少攻城器具,何不等待几天让人多做一些攻城器具,再。”

    噗嗤。一道红光闪过,这个正在说话的羌族小帅就被石虎用筷子射杀了,所有新投靠石虎的人全部都震惊了,没想到这个杀人魔王连自己人都杀,随机他们又兔死狐悲起来。

    “明天继续攻城,就让这个部落打头一阵,如果攻不下来,就不准收兵。”所有人听到之后更是愤然,这岂不是要灭亡这个部落?要知道这个羌人部落可是一个大部落,手下健儿过万,是他们这些人中数一数二的势力,竟然因为提了个意见就被灭族?但是没有一个人敢给他们求情。

    第二天,这个部落被石虎的近万金狼骑逼迫发起了决死冲锋,他们的战斗力可想而知,被上邽守军轻易击溃,而在这一万余羌胡战士死后,石虎手下的军队降到了三万余人,除了石虎的嫡系部队一万五千余金狼骑之外,就剩下不到两万炮灰,在石虎的高强度压迫下,不断地有部落逃走,而且再加上伤亡极高的攻城,所以石虎实力大减。

    当然上邽也好不到哪里去,刘胤逃离长安时候带的五万禁军因为一败再败,也只剩下了一万出头,就算是加上那些仓促之间召集起来的新军,上邽也只剩下了两万五千余人。

    不过让石虎诧异的一幕出现了,在上邽击溃了这一万羌胡兵之后,上邽竟然城门大开,一万余匈奴禁军策马而出,朝着似乎大营杀了出来,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要知道刘胤早有这股子破釜沉舟的勇气,石虎早就被击退了。

    石虎才不管怪不怪异,他看到了破城的希望,他早就被攻城消耗尽了耐心,他翻身上马,带着护卫在自己身边的八千金狼骑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