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石生的《碧玉剑法》,楚云想起了自己的女人吕雯吕三娘,说起来,这个有个性的女人还不算是楚云实际上的女人。楚云没有做到答应吕雯的条件,吕雯曾经说过,等到楚云登基为帝,封她为皇后之后,才让楚云碰自己,没想到吕雯到死,楚云都没有做到。想想那些日子,两个人一起练武,一起探讨武功,正是因为有吕雯这个同类的存在,楚云才觉得他自己不孤单,吕雯是楚云的灵魂伴侣,是楚云最重要的人之一。

    但是,就是这么一个让楚云心折的女人,在楚云被擒之后,愤而出手力战而亡,每每想起这件事情,楚云的心都揪的很痛,很痛。当石生用出了这门武功,楚云仿佛看到了那个因为自己而死的女人,楚云暴怒了,他现在只想杀人,杀尽所有人。

    一把赤红的的长戟凭空出现在楚云手里,石生等人吓了一跳,他们一直紧紧的盯着楚云,竟然谁也没发现,这把长槊是哪里来的。石生心里一颤,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结局。

    熟悉楚云的人都知道,楚云很少动用这一柄魔气滔天的长戟,因为摩天赤血戟一旦使用不是敌死就是我亡,敌我双方不倒下一个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当摩天赤血戟出现,楚云整个人的气势如同上古邪魔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心底最深处的恐惧,竟然有不少石生的亲卫扔下武器逃走了,石生哪里功夫管他们,他自己也被吓坏了。

    “今天,我要你死。”楚云大喝一声,杀气不断的涌入摩天赤血戟,看到楚云一手持戟杀向自己,石生腿都软了。

    突然,楚云浑身的杀气竟然全部失去了控制,楚云浑身朝着摩天赤血戟涌了过去,就是连杀气实化而成的战甲都变为杀气涌入长戟。楚云大惊失色,他连连试了好几种办法,竟然都无法阻止。

    这个时候楚云已经来到了石生的面前,他太自信了,在跃到半空之后才拿出的摩天赤血戟。

    被吓得剑都拿不住的石生还没有放弃希望,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楚云出了问题,他的勇气瞬间就回到了体内。

    石生不断调动内力输入宝剑,他手里的宝剑竟然如同有灵性一样,发出了欢乐的剑鸣。终于,石生一剑挥出,正是碧水剑法威力最大的一招断水分流。这一招是碧水剑法的最后一招,练到大成据说能够断江斩海,要知道吕雯都没有练成这一招,可见石生的天赋比起吕雯更好。

    断水分流全力用出,宝剑脱手,化作一道虚影朝着楚云飞射而去,石生感觉自己被抽空了一样,差点摔倒,他身边的人连忙扶住,石生看向楚云。

    楚云瞬间就感觉自己周围的空气都被抽走了,他的衣服猎猎作响,脸都被吹得生疼。一道凌厉的剑光由远及近飞速的射向自己,正是石生的宝剑。这把剑叫做倚天剑,是曹操当年的佩剑,曹操两把绝世宝剑,一把叫做倚天剑,一把叫做青釭剑,青釭剑后来被赵云夺走,下落不明,而这一把倚天剑落在了石勒手中,石勒把剑赐给了石生,是一把比吕雯的碧玉剑更加珍贵的宝剑。

    如果摩天赤血戟没有出现问题,这一招虽然厉害,但是楚云还是能够躲开,但是现在楚云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

    楚云不甘心,真的不甘心,楚云脸色狰狞的想要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他浑身的肌肉都耸动起来,身形更是暴涨。

    “啊~啊。”楚云在最危急的时刻终于用出了《战神诀》他的身体暴涨,在短短时间就长高了一尺,但是这依旧没什么用,楚云还是不能夺过身体的控制权。他的身体还是直愣愣的撞向石生的宝剑。

    眼看楚云就要被倚天剑刺中,石生脸上都挂起了胜利的微笑。

    “哈哈哈。”石生狂笑起来,但是突然他就像是被掐断喉咙的鸭子一样,笑不出来了。

    摩天赤血戟上耀眼的血红色开始退却,楚云身上的皮肤却开始变成了赤红色,这些黑红色的能量在楚云身上从新形成了一套带着诡异花纹的铠甲,这花纹让每一个盯着它看的人都不知不觉陷入了死亡,这些人全都七窍流血,死的十分诡异。。

    在铠甲形成之后,摩天赤血戟竟然变成了银白色,长戟上面竟然没有了一点邪气,看起来反而神圣的犹如神兵,就在这个时候倚天剑终于撞到了楚云身上,然后这把绝世宝剑竟然断了。

    石生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他全力一击,又手握绝世宝剑,竟然断了?楚云终于能够能够掌握自己的身体了,他一个鹞子翻身就站在了地上,他立刻检查自己的身体,竟然没有发现一点异常,他反而觉得自己的实力几乎提升了一倍,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如果说唯一一点变化就是楚云的血管中的血液都被染成了黑红色,不过仇敌当前,楚云也不想再研究了,他只想杀死石生,为自己的女人报仇。

    “想去哪啊?”楚云如同恶魔诡异的一笑,回头看到这一幕的石生更是吓坏了。

    “快走。”石生已经没有了力气,他命令身边的几个人抱起自己撤离,可惜已经太晚了。楚云轻轻挥了挥手,还活着的亲卫就都死了,楚云动作看似简单,其实在一瞬间就射出去了几百道黑红色的气团,因为速度太快,所以没人看到。这些气团就是杀气和摩天赤血戟里面的能量融合而成的,楚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过这动作虽然潇洒,但是一次使用几百道气团,竟然让楚云觉得身体疲惫,楚云可是有绝顶外家功夫《战神诀》,怎么可能感到劳累,这肯定是这种气团,使用起来有限制,不过楚云现在眼里只有石生,其余的全都放到了一边。

    楚云把摩天赤血戟收了回去,然后一步步走向石生,剧烈的惧怕让石生疯狂了起来,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他是前途无量的将军,是北方霸王的石勒的义子,他不想死。

    他拿起刚才被楚云杀死的一个手下手里的刀,疯了的挥舞了起来,竟然跟吓疯了一样。

    “你到底是谁?你不能杀我?我义父是赵王石勒,他已经快要一统天下,你杀了我你也要死。”石生疯狂的喊着,但是楚云却一步步的走向他,石生彻底崩溃了,他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竟然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小宝贝,你知不知道你身上的神石原来是谁的?”楚云的声音很温柔,但是手里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温柔,楚云的手直接插进了石生的腹部,在石生绝望的眼神中,把石生的神石硬生生掏了出来。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石生彻底疯了,当他腹部的神石被掏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疯了。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噼里啪啦的打斗声,伴随着惨叫,一个浑身披挂的壮汉走了进来,正是那个脸上戴着面具和石生一起来到长安的男子,而杨昇和张赟等人也紧随其后带着手下冲了进来。

    楚云背对着他们,连头都没回,只不过一手拿着神石一手抓着半死不活的石生,不知道在考虑什么。石生对于进来的人仿佛没看到一样,只是嘴里不断地念叨着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语。

    “你们全都退下去。”楚云开口了。

    “卫将军,此人甚是厉害,他一出手就杀了我们几十个弟兄。”薄丙急忙说道,他对面具男的战斗力很是畏惧。

    “退下去。”楚云再次开口道,薄丙和赵奢从楚云语气里听出了冰冷之意,两个人知道他们的卫将军已经怒了,两个人互看了一眼带着人退了出去。

    “我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欠石勒三个人情,他用最后的人情换取我保护石生,所以,我希望你能够把石生交给我。他的神石已经被你得到了,他已经成了废人。我能感受到你很厉害,所以我不想和你动手。”面具人开口说道,他的语气里对石生没有半点的关心,听起来只是为了还石勒的人情。

    楚云拇指一用力,石生脑袋一歪,看起来就此死去。面具男虽然戴着面具,看不见表情,但是他的行动说明他真的怒了,他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他不想跟对方动手,对方竟然还是杀了石生。面具男浑身肌肉都膨胀起来,野兽一样的气势从身上传来,看起来犹如魔神下凡,不过令人奇怪的是,面具男的武功竟然跟楚云刚才十分类似,都是肌肉暴涨。

    “我该叫你冉良还是石瞻?”楚云一直等面具男的气势攀到了顶峰都没有动手,但是他一开口,正怒气爆棚的面具男浑身一震竟然停了下来。

    “你是谁?”面具男的声音里竟然有一丝颤音,显然情绪激动到了极点。

    “你说呢?”楚云回过头来,杀气和摩天赤血戟中的魔气混合而成的黑红色铠甲慢慢的消退了起来,楚云的脸露了出来,当面具男看到楚云的那一刻,他浑身犹如筛糠,泪水顺着他的面具滴了下来,瞬间就打湿了他的胸甲。

    “都督。”面具男跑了过来,直接跪在了楚云的面前,楚云也是非常激动,他慢慢伸出手摘下了面具男的面具,一张布满伤痕的脸露了出来,比起楚云受刑造成的脸上的伤痕也不相上下。

    “你是何苦呢?”楚云也有些哽咽的说道。

    就在薄丙和张赟等的不耐烦的时候,楚云慢慢的走了出来,两个人连忙的迎了上去。

    “留下一百人收拾一下,剩下的人全部去鲁复将军手下听命,羯族人已经全完了。”听到楚云的话,所有人都大喜过望,他们都赌赢了,他们跟对人了。不管怎么样,长安现在是他们的了,这可不仅仅是一座城市,这是王霸之基。

    “是。”所有人大声领命,纷纷行动了起来。

    长安城的厮杀整整持续到了第二天中午,这段时间长安居民全都战战兢兢的待在家里,很多人还记得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那几次战乱,他们生怕乱兵冲进家里,抢走他们的财产,奸淫他们的妻女,杀死他们的生命,乱世中的人命是最不值钱的。

    不过好在一切都结束了,到了下午,穿着衙役服装的人挨家挨户的统治战乱已经结束,所有人可以恢复正常的生活,看着长安口音的衙役,绝大多数人都放下了心。

    临海王府。

    临海王刘俭坐在正座之上,他很是激动,因为他的好友鲁翎实现了他的诺言,他刘俭最终还是光复了长安,他这个当哥哥的还是没有对两个弟弟失言,他满心的激动和对楚云的感激,竟然没有发现事情的不对劲。不得不说刘俭经过铁血军的多年囚禁和他父亲刘曜的多年不待见,已经失去了一个王子最基本的政治判断。长安是在他的手里吗?并不是的!他除了化名为鲁翎的楚云,竟然连手下任何一个将领都不认识,实际上他手里没有一兵一卒。

    楚云坐在刘俭的下手,其余的将领下全都站在下面,所有人根本没有关注最上面的临江王刘俭,他们全都用炙热的目光看着他们的卫将军。显然楚云通过他的手段,折服了绝大多数人。

    “禀告卫将军,东城军全歼敌军,斩首三千余人,俘虏三千五百余人,没有一人逃脱。”

    “禀告卫将军,西城军全歼敌军,斩首两千八百人,俘虏三千两百人,逃走两千余人,不过在扬武将军鲁复的帮助下,最终歼灭了逃兵两千一百余人,无人逃脱。”

    “禀告卫将军,南城军全歼敌军,斩首两千七百人,俘虏两千六百人,无一人逃走。”

    “禀告卫将军,北城军全歼敌军,斩首四千五百人,俘虏九百人,逃走三百余人,在扬武将军帮助下最终全部歼灭这伙逃兵,经过查点,无一人逃走。

    听到报告,楚云点了点头,除了王杰这么多年之后,第一次带兵跑了一些人,其余的都做的还不错。

    “禀告将军,您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保证万无一失。”而这一次大战中一直没有出现的刘东勇也开口说道,楚云亲自把他搀扶了起来,刘东勇虽然是个匈奴人,但是这件事情做完了,楚云就不怕他背叛自己了,毕竟楚云命令刘东勇把在长安没有走的匈奴贵族和一些汉人门阀全部灭口,这件事情传出去,刘东勇绝对会死的很惨,就算是石勒这个北方霸主都救不了他。

    “好,很好。”楚云开口说道,临海王刘俭也对所有人不向自己禀报而禀告楚云没有多少想法。

    最后轮到鲁忠开口了:“禀告卫将军,在下来跟您请罪,您让我封闭四门,不允许任何一个人逃走,我没有做到。昨天晚上一个浑身披挂的敌军将领,带着一个人从东城门夺马杀出,属下当时正在城内,等我赶到已经晚了,求将军处罚。”

    等鲁忠说完,杨业等人就立刻跪下为鲁忠求情:“将军,这件事我们也听说了,那个贼子战力非凡,东城门有一千人驻守,那个贼子竟然短短一盏茶的功夫就杀死了三百多人,换成我们任何一个人可能都拦不住。请将军饶恕鲁将军。”杨业说完其他人纷纷跪下求情。

    “一盏茶的功夫就杀死了三百多人?这还是人嘛?鲁将军也尽力了。”临海王刘俭听到这里大惊失色。

    “鲁复,既然你知罪就下去领五十军棍,你可服气?”楚云没有管手下的求情。

    “属下遵命。”鲁忠也没再说什么,他给楚云行了一个军礼,就立刻下去领罚,这一幕镇住了所有人,要知道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楚云对鲁复十分重视,否则也不会在昨天把最重要的任务交给他,但是就是因为跑了两个人就要受罚,所有人都在心里决定不能触犯军规。

    “王爷,我希望王爷能够任命前大司徒、车骑大将军游子远为长安令管理长安,只有游大人这样的老臣才能够尽快恢复长安的秩序。王爷您不知道,羯族杀人魔王石虎已经杀进了秦州,太子危在旦夕,我需要尽快整顿军队,长安必须要安稳,请王爷下令。”楚云说完,所有人都跪下一起请命,刘俭知道游子远多么不受太子和南阳王待见,但是听到凶名赫赫的石虎杀到了秦州,只能答应,并且请楚云务必出兵救援,楚云不置可否,刘俭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全军听令,我要整编长安守军。”楚云送走刘俭,直接金刀大马的坐在了正坐上下达命令,所有人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全部跪下听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