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那个石生说他的援军已经快到了,不过他却很不高兴,经过我们的打听,来的人据说是魔头石虎。”杨昇和张赟找到了楚云报告道。

    因为两个人在石生要求交出兵权的时候没有半点犹豫,所以他们也被石生接纳为心腹了。随着攻城之战的惨烈,他们从新解释原来他们统治的数万军队,可见石生对他们的重视。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有大把机会为楚云打探消息,长安城很大,大到能够轻而易举的能藏下数万军队,特别是在石生把注意力都放抵御刘胤攻城的时候。石生守城真的有一套,滴水不漏,外面不要说是刘胤,就算是楚云都没把握攻破长安。

    楚云带着五万大军分散藏在长安城内,说实话,如果没有刘胤捣乱,楚云早就把石生的三万人活吞下去了,但是现在不行,他必须要等机会。

    “石虎?”楚云听到这个名字眉头一皱,这个家伙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楚云清楚地很,而且楚云个石虎仇深似海,石虎把上党郡屠杀殆尽,特别是平金谷的几万将士被石虎全部推进了河里淹死,这个仇楚云必须要报。

    “我知道了,你们在石生面前小心一点,这个家伙并不好对付。不过你们也不用过分担心,这一次我已经有了万全之策。”杨昇和张赟也看到了楚云身后的老者,两个人还凑巧认识这个老头,他正是稳定了关中局势的游子远,杨昇和张赟对楚云的手段十分畏惧,但是他们却并不是十分甘心的跟着楚云的,但是看到这个老头也跟着楚云之后,两个人竟然真的死心塌地了,这不得不说挺奇妙的。当年游子远担任车骑大将军平定关中大乱的时候,俩人正是游子远手下的兵,因此他们对于游子远的本事可能比起楚云更清楚。

    “游公,石虎此人比起石生可厉害多了,万一他到来之后发现咱们的踪迹,咱们兵力虽然多,但是也不一定顶得住骑兵攻击。”楚云看到两个人走远,有些迟疑的开口说道。

    游子远瞄了楚云一眼,然后似笑非笑的说道:“主公,既然我已经跟了你,你就不用考验老夫了吧,你真的看不出来石虎绝对不会进入长安?就算是他想进入,石生也不会答应的。起码在他获胜之前绝不会进入的。老夫说话可能不太中听,主公你太多疑了,这是你的优点也是你的缺点啊。”

    游子远说完,楚云哈哈笑了两声没说话,楚云的脸皮现在厚如城墙,怎么可能会尴尬。他刚才那么问话的确有些想测试一下游子远对自己是否完全忠心的意思,这也是楚云被囚禁十年之久的后遗症,他就像是游子远说的太多疑了。否则也不至于游子远到现在都不知道楚云的真实身份。

    楚云又跟游子远说了一会话就离开了,游子远看着楚云的身子走远,他看似混沌的目光中精光一闪。在他这段时间的接触中了解到,楚云是一个比刘曜还要有前途的绝世枭雄,楚云比起刘曜心思更缜密,而且更加心狠手辣,但是偏偏又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又擅长笼络人心和发现人才。况且,看他短短时间就整编了数万大军可以看得出来楚云有极高的军事素养,而且游子远见过楚云练武,楚云是一位绝世猛将。这么多优点集合在一起,让游子远对楚云心折,他没想到在人生的末尾能遇到这么一位能够让他施展才华的主公。

    不过楚云也是有缺点的,他太多疑了,多疑到对身边谁都不完全信任。游子远知道鲁翎这个身份是假的,但是楚云却偏偏不告诉他真实身份,这让游子远有些失落。但是名传千古的诱惑还是让游子远决定绑在楚云的船上,他对自己眼光十分自信,他跟着楚云一定能够成功。这一次刘熙、刘胤、石虎、石生四个人全都是自己送给主公的礼物。如果成功,那么自己主公楚云就能全据前赵的所有地盘,成为天下数一数二的势力,这一天不会太远了,游子远有这个自信。

    当年在洛阳,刘曜统帅大军攻打洛阳,石勒亲提大军快马加鞭赶到洛阳,一战击败刘曜,亲手谱写了了两赵相争的胜负结局。谁也没想到在一年多之后,历史竟然出现了相似的一幕,被楚云随时在长安发动叛乱帮助他夺取长安的诱饵勾引着的刘胤不愿意放弃,他咬着牙攻击着长安,这个时候石虎的大军跟石勒当年一样快马加鞭的赶到了。刘曜和刘胤父子的结局都是相似的,两个人分别被石勒和石虎叔侄击败了。石虎不愧是帅才,他连稍加修整都没有,就直接对刘胤军发动了进攻。

    连续作战一个多月,内部又纷争频繁的刘胤大军仓促迎战,被石虎轻易击败。性格有很大缺点的刘胤想起了曾经被羯族人支配的恐惧,他战败之后带着剩余的人仓促逃走,连再次回身战斗的勇气都没有,一战之下,他的十几万人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一半了。

    石虎在击败了刘胤之后,果然跟游子远说的一样,根本就没进入长安,他带着金狼骑耀武扬威的围着长安转了一圈,在石生咬牙切齿的目光中去追赶逃走的刘胤去了。看起来他的野心果然很大,他是准备靠着两万人彻底击败刘胤。

    不过石勒虽然对石虎很有信心,但是还是让石生帮他,因此石勒给石生送来了几万匹战马,石勒手里不缺马,毕竟占据了整个北方的绝大部分。石勒送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石生出兵和石虎一起攻击秦州,这么做的目的表面上看似为了帮助石虎,其实另外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石生分润石虎的功劳。石勒虽然没有接受大舅子程遐的意见杀死石勒,但是肯定也是听进去了一些,开始防备石虎,否则绝不会如此做的。

    石虎这个时候正在秦州驰骋,秦州是现在的甘肃天水一代,是渭水流域的上游地区,这里有肥沃的河谷盆地,从古至今就是养马的好地方,历史上的秦国就是发源在这里。

    秦州历来都是有野心的人垂涎三尺的宝地,因为这里不光土地肥沃适合养马而且这里紧挨着长安所在的雍州,而且这里还易守难攻有山川河流之险固。

    十几年前,富有野心的西晋南阳王司马保就占据此地图谋帝位,可惜他不知道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在晋憨帝司马邺投降不久,他就被匈奴大军攻击败亡了。

    而在十年之后,匈奴的南阳王刘胤跟司马保遇上了同样的遭遇,在长安败退之后,刘胤屁滚尿流的跑回了秦州的治所上邽,他的行为彻底放弃了秦州的山川河流之固,而且把石虎的骑兵放进了秦州。石虎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就攻破了六个县城,秦州的防御彻底崩溃了。

    就在这个时候,石勒送来的马匹到了,石生十分高兴,派遣手下将领去把马接收了。石生手下的三万军队是洛阳守军,他们的确是石勒手下的精锐,但是他们却是步兵,因此石勒给他们马并不是觉得他们能迅速成为骑兵,而是为了让他们更快赶到秦州抢功。

    不过可惜石生没有机会了,因为楚云觉得机会到了,长安城开始变天了。石生军经过长时间的守城疲惫不已,因此他准备休息几天再出发,现在守城的是杨昇和张赟的部队。

    在九月九日重阳节的夜里,长安四个城门全都不声不响的换了人,石生大军被杨昇和张赟伺候的酒足饭饱,全都呼呼大睡。石生所住的太子府内也安静异常,石生在给几个美女**之后进入了梦乡。保护石生的一千多亲卫,除了几十个人昏昏欲睡的巡逻,其余的也都抱着美人入睡,石生对他们还是很不错的。经过长时间的守城消耗,石生手下大约还有两万五千余人。

    “将军。”鲁忠、王杰、杨业、杨昇、张赟、薄丙、赵奢等人全部跪在楚云面前等候命令,楚云看了游子远一样,游子远点了点头,楚云立刻按照商议好的计划实施了起来。

    “杨业。”

    “末将在。”

    “我命令你统帅东城军进攻石生驻扎在长安东侧兵营的军队,记住不准让一个人逃走,敢于反抗者杀。”

    “是。”

    “王杰、杨昇、张赟。”

    “末将在。”三个人站了出来,王杰正是王廉的孙子,这小子恢复的不错,楚云认为他能够独当一面了,不过他需要功劳在军队中立足,楚云给他这个机会。

    “你们三个分别带领西城军、南城军和北城军攻击石生在长安西南北三个方面的大军,不准让一个人套走。”

    “是。”三个人立刻领命。

    “鲁复(鲁忠化名)”

    “末将在。”

    “鲁将军你这一次的任务很重,别看他们四个信誓旦旦的保证,但是我绝不相信没有人趁乱逃脱,而你的任务就很重了,我要你带领五千我的亲卫军清除这些溃兵,保证他们出不了城,也保证长安民众的安全。这个任务非常重要,我要的是一个稳定的长安,不是一个血流成河的长安。而且我决不允许一个人逃出长安,长安四门也交给你,四个城门都由我亲卫驻守,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是什么事情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派你去就是防止这万一的可能,你能做到吗?”楚云看向鲁忠,这个任务别看比不得直接攻击石生军重要,但是实际上这个任务非常关键,关系到楚云后面计划能否顺利实施。

    鲁忠手下有楚云挑选出来的九千亲卫军,说起来他手下的人是楚云手下最精锐的。鲁忠当然知道都督对自己的看重,他目光坚定的抱了抱拳,虽然没有说什么保证,但是楚云看得出来,他一定会拼尽全力,这就足够了。

    “好,赵奢、薄丙你们两个人随我直接去擒住石生,咱们的计划就算是大功告成了。”楚云轻松的说道,他并不认为石生是什么难对付的人,但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将军,石生手下虽然只有一千人保护,但是这一千人却都是石勒赐予的,是最顶尖的军卒,您手下一万亲卫已经分出去了九千人,就剩下一千人,是否有些危险?要不然我从我南城军中拨出两千人帮助卫将军如何?”杨昇开口说道,他跟石生混的时间不短,因此对于石生手下的亲卫很了解,他并不觉得楚云的亲卫就比的上石生的亲卫。

    “杨将军一番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你只要管好完成自己的任务,其余的就不需要你插嘴,你明白嘛?”楚云看向杨昇,杨昇想起楚云的可怕,深深低下头不在说话。杨昇和张赟是最早跟随楚云的,这两个人楚云可下了一番功夫,楚云动用了大量的杀气,差点把两个人吓崩溃,他们见了楚云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好了,今晚子时准时行动,你们各自去准备吧。”楚云看了众人一圈,然后分头去准备,长安城大得很,他们的行动绝不可能统一指挥,只能看他们各自的本事了。

    “游公,我安排的可有疏漏?”楚云看向游子远问道。

    “卫将军真的就有如此自信只带一千人就能够击败石生的一千亲卫?”游子远没有正面回答,他开口问了一个跟杨昇一样的问题。

    “游公如果感兴趣可以跟着我一起去看一看。”楚云笑着说道,游子远这个老头竟然同意了。

    子时前夕,原刘熙太子府外黑影涌动,但是却没有引起石生的亲卫一点注意,因为在门外巡逻的兵丁已经被楚云派人解决了。

    “记住,守好四周,如果有跑出来的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杀死,我自己一个人进去就行。”这才是楚云的计划,他准备一个人杀个痛快,楚云的暴虐有些压制不住了,他要发泄一下。

    薄丙和赵奢互看了一眼,然后低头领命,楚云进入石生住所之后许久,里面都是静悄悄的,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传出来,但是如果有人进去看看,就能看到,楚云经过的地方,一个活人都没有,每一个人都睁着眼睛,满脸惊恐,就仿佛是被吓死的一样,十分骇人。

    一刻钟过去了,要不是楚云下了死命令,不准他们进府,薄丙和赵奢早就忍不住杀进去了,这也太折磨人了,不过他们每一次去询问在一边看戏的游子远的时候,游子远都微笑不语,在被俩人问烦了之后,游子远才终于开口了:“你们两个急什么,卫将军既然这么安排,自有依仗。再说了,没有声音不代表卫将军没有出事?这不是最好的结果?你们还担心什么?”俩人听到游子远这么说,只能继续等下去。

    楚云如同死神一样经过的每一个地方都会带去死亡,很多人在睡梦中就死了,楚云杀的人越多杀气越旺盛。楚云脑海中甚至都有一种幻觉,如果让他一直杀下去,他都会成仙成佛无所不能。楚云当然知道这些都是错觉,这些都是淤积在心里的负面情绪引起的,这些负面情绪如同练功时候遇到的心魔一样无孔不入,楚云虽然有些沉迷,但是他的功法太极阴阳掌是道家功法,最能够平静心神,而且楚云本来就是心性坚定之人,他才很快就挣脱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楚云已经杀死了八九百人了,当然这些人并不是都是石生的护卫,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石生搜刮来的女人和仆人,要知道石生除了一千多人的护卫,府内还有下人侍女和女人一两千人。

    “哈哈哈哈。”当楚云又杀了一千余人之后,他的《百花杀》终于发生了质变,他的杀气如同实质一样在楚云周围凝聚起一层暗红色的铠甲,如同真的一样。这个世界内力无法实化,甚至序幕莲华这样的虚化都做不到。但是楚云的杀气竟然可以做到,可见《百花杀》这门武功的不凡。楚云杀气进阶之后,杀起人来更是简单,楚云身边十丈之内的活物都会被自动攻击,楚云毫不客气的说,现在他的实力已经恢复到地阶之上,虽然不能用内力,但是这门功法的威力不比地阶武功威力小,看到这一幕,楚云彻底不在隐藏,楚云狂笑了起来。

    楚云的笑声震天动地,声音足足传出去几十里覆盖了小半个长安,普通人听到都心惊胆战。门外的人当然也都听得到,他们听得出来这正是他们的卫将军,虽然笑声让他们惊恐,但是他们却都欣喜起来,卫将军如此高兴岂不说明他们胜利在望了?游子远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竟然没有半点影响,他睁开了眼看了一眼黑暗中的石生府,嘴角微微一翘又闭上了眼。

    楚云的笑声让石生府惊醒了石生府的所有人,虽然那些普通人都埋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但是石生的亲卫却不愧是训练有素的铁军,他们强忍着畏惧顺着声音找到了楚云,并且把楚云团团包围了起来,而石生也不愧是一位悍将,他也在不久之后全身披挂来到了楚云面前。

    “哈哈哈,都到了,这样我就省事了?”楚云的形象要多么像反派就多么像,他一身杀气凝聚的血色盔甲,浑身赤红色的血气弥漫,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换成普通人说不准就被吓死。

    “装神弄鬼的东西,给我上,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张狂的资本。”石生大怒道,这个石生的实力也很不凡,他比起当年的石虎实力还强一些,足足有人境十层的实力。但是这点实力在楚云面前还是不够看。即使楚云丹田被摧毁,有神石也无法使用内力,但是楚云的《战神诀》和《百花杀》任何一门都不惧石生。

    “来啊,我等不及了。”楚云身上铠甲突然碎裂,赤红色的碎片如同机关枪一样喷射而出,这些碎片碰到谁谁就会倒地抽搐惊恐而死,视死如归的石生亲卫再死了大半之后也彻底吓住了。更让他们害怕的是这些杀死了他们手足的碎片竟然又被楚云吸收了回去,短时间又成为了一套赤红色铠甲,这对于普通人来说简直就是仙术。

    “歪门邪道,我来会会你。”看到自己义父给自己的亲卫死伤惨重,石生心里很是吃惊,但是脸上却丝毫不表现出来,在楚云刚刚大发神威的时候,他就给自己的亲信一个神力衍生者使了眼色,这个人心领神会的出去搬救兵去了。这些亲卫并没有准备强弩,实在是他们不认为长安有什么能够威胁到他们的势力。

    楚云却装作没看见一样,就是想试试薄丙和赵奢的本事,一个神力衍生者看看两个人能不能对付,如果对付不了,那么他们就再也不会得到楚云的重用。

    自认为有了底气的石生,才会想亲自动手试试楚云。石生是一位神石掌控者,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石勒看重,送去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学习如何运用神力,他见识过很多神力掌控者都有各种神奇的能力,因此他并不惧怕楚云看似诡异的攻击,不过很快他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

    当石生抽出腰间的宝剑,功法刚一催动出来之后,楚云就认了出来,他的脸色狂变起来,他咬牙切齿的说道:“《碧玉剑法》?很好,很好。”楚云一踩地面,身子腾空而起,刚被他踩到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半人多深的深坑,刚才侥幸活下来的人更是脸色巨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