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氐人男子没有孬种。(书=-屋*0小-}说-+网)”杨业不屑看了一眼薄丙和赵奢,脸色铁青而坚定的说道。楚云心里一阵失望,果然有本事的人都是不好降服的,但是他不想再耽误时间,天快亮了,他要尽快的恢复长安的秩序,因此再不舍得也只能动手了。

    楚云想出来的计划是以蒋英和辛恕的名义联系石勒大军,把石勒派来的大军引诱进长安城,一举歼灭。这样一来,石勒就算是想要报复,也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准备,毕竟大军的调动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的。楚云趁着这段时间,在长安构建自己的势力。等到自己势力稳固,再吞并秦州,占据前赵原来的地盘,重树铁血军大旗。

    这个计划实现的可能性并不低,因为楚云现在基本上就掌握了长安城的军队,而且昨天晚上那些大家族大门阀的家主和名士都被乱军所杀,现在长安城各方势力都可以说群龙无首,楚云不相信在这个环境下还掌控不了长安。

    就在楚云准备动手的前一刻,杨业再次开口了:“我氐人虽然没有孬种,但是我氐人也是最敬重英雄,卫将军就是我认为的英雄,卫将军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杨业敬佩,在下希望跟随卫将军左右。”楚云深深地看了杨业一样。

    这家伙竟然不和其他人一样,说跟随朝廷跟随临海王,反而在自己杀他的前夕说要跟随自己,此人还真是有眼力。虽然楚云不相信他投降自己是百分之百诚心的,不过楚云现在还有很多事情,他既然投降了,那么也省了楚云的功夫。

    第二天早上,长安城的居民醒来竟然发现变天了,当然他们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混乱的长安城有了巡逻的兵丁,这无疑是告诉受了几个月无秩序之苦的长安民众已经恢复了秩序。而且长安街头挂着的人头,也震慑了每一个人,这些人头都是那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长安帮派份子的人头。昨天他们还无恶不作,今天就成了死人,这对所有人都造成了极大压力,但是却让长安的秩序很快就恢复了。

    长安虽然恢复了秩序,但是普通人并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是临海王和卫将军两个人做的大事。楚云还有事情要做,因此他只求长安民众老实点不要给他找麻烦,不光楚云的无意之举也为他后来创造了机会,这也是楚云没有想到的。

    长安城现在只能进不能出,楚云把偌大的长安城划分为了四块,分别任命了长安令,他们都是跟楚云关系还不错的大家族的子弟,他们帮着养活了两万大军几个月,这些大家族也到了收获的季节。谁也不是傻子,互利互惠才是最好的合作方式,不过他们只是暂时任命,也只是为了维持秩序。

    楚云把城外的两万大军调进了城内,他特意在长安城的四个方向都划分出了军营,并且以这两万大军为骨架,把蒋英和辛恕手下几万大军吃了下去。另外的那些小势力的军队,也都让楚云收编了。不光这些当兵的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跟的是谁,楚云把上层杀的杀,收服的收复,普通士兵只求吃饱饭而已。说实话他们这群没有理想和信念的士兵,比起铁血军差远了。

    楚云手下的士兵超过了十万人。他把十万人中的精英挑选了出来组建了五万战兵。剩余的都成了辅兵和巡逻兵。其中三万辅兵和两万维持长安城秩序的巡逻兵。

    五万战兵分为了五个部分,以一万人分一军,他们当然不能按照铁血军的军事制度划分,只不过是楚云依照匈奴人的军队制度简单区分的。

    楚云亲自带领一军,鲁忠、刘东勇、杨昇和张赟他们四个分别为一军之帅,他们以东南西北命名,为别为东城军、西城军、南城军和北城军。楚云这么命名虽然不伦不类,但是却没有涉及到前赵那些旧臣的敏感神经,要知道楚云虽然是卫将军,但是也没有给军队命名的权利,而楚云起的东城军这些名字,代表楚云只不过是为了守城,如此粗俗的名字显然不可能长存,表面楚云没多少野心。起码临海王刘俭是这么认为的,楚云时常请示刘俭,让刘俭感受到了尊重,因此到现在为止,刘俭还是很信任楚云的。但是他并不清楚楚云跟石勒两个人都是时刻想让他们刘家家破人亡的毒蛇。

    时间过得很快,就在楚云拼命整顿手下大军的时候,石生的军队距离长安只剩下五天路程,一路上楚云为了让石生大军放心大胆的进入长安送死,所以楚云不断派人给石生送去给养,以麻痹他的心神。石生果然没有多想,但是他身边却有人感觉出了事情不对,正是石生身边的那一个戴着面具的男子,但是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他明明看出事情不对,但是却没有跟石生这个统帅说的意思。

    不过就在楚云准备关门打狗,消灭石生的时候,南阳王的信使进入了长安,面对在长安一手遮天的楚云,信使没有见到临海王刘俭就被楚云抓住了。楚云也没有一点敬畏之心,他直接把南阳王的信拿出来了,不过看完之后,楚云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

    刘曜死了,这个被匈奴人当做军神的男人死了,刘曜是一个被皇帝耽误了的名将,虽然他是个匈奴人,但是刘曜的军事才能就是楚云都佩服。刘曜先后攻破了洛阳、长安这两座意义非凡的都城,可以说他是灭亡的晋朝,为将者破灭敌国乃是一等一的荣耀。

    跟在后面捡便宜发展的石勒不同,刘曜这一生一直都是战斗在最前线。而且楚云铁血军的败亡,也是刘曜开启了第一枪,然后才让石勒捡了便宜占据了铁血军的老巢上党郡和西河郡。当年楚云被下毒的时候,刘曜听从刘聪的命令,务必要灭亡皇太弟,他带着数万军队孤军深入安定郡。结果被崔宁的十万大军和刘壁纠集的十万大军围困,换成一般人早就败了。

    但是刘曜却死敌求生,他派人去联合前凉张骞,跟前凉大军前后夹击,反而击败了铁血军。虽然当时铁血军的失败是因为楚云死讯传来军心涣散的原因,但是也看得出刘曜统兵才能。

    后来靳准叛乱之后,他被匈奴贵族支持成为了皇帝,十年之间他一个人支撑危局,对抗石勒、前凉、南边东晋、仇池和成汉五家势力,就算是换成谁也不一定比他做得好。虽然最后的败亡有些可笑,竟然是宿醉轻敌,但是也不能否认他的才能。

    其实他被俘虏之后,小日子过得还不错,石勒给他弄了个地方囚禁,给他美女给他美食,还时常让他的亲属去陪刘曜解闷。石勒对刘曜还算是照顾,毕竟刘曜在石勒眼里也是一代枭雄。

    但是中间发生了一件事让石勒对刘曜态度大变,在刘曜被囚禁的时候,一个叫孙机的老头请求见刘曜一面,石勒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就答应了。孙机见到刘曜就说:“仆谷王,关右称帝皇。当持重,保土疆。轻用兵,败洛阳。祚运穷,天所亡。开大分,持一觞。”刘曜苦笑说:“何以健邪!当为翁饮。”石勒听说后,对刘曜很鄙视,认为他竟然被一个老头数落,还安之若素,真不为大丈夫。于是就改变了对刘曜的态度,要知道刘曜是俘虏,石勒的态度决定了他的生存处境。

    刘曜的处境越来越不好,石勒也懒得见他,只是本着废物利用的想法让刘曜给自己儿子写信投降。结果刘曜信倒是写了,但是刘曜写的却是“大臣匡维社稷,勿以吾易意也。”意思就是你们好好抵抗,别管我死活。结果石勒大怒之下就把他宰了。

    更奇妙的是,这封信是先派使者送了出去,才被石勒知道的。刘曜的太子刘熙得到了新之后,对自己弃守长安的懦落大为惭愧,结果跟自己哥哥南阳王刘胤商议准备回师长安。特别是他们听说长安并没有失守之后。

    他们一方面纠集大军,并且向各地的将领发信共同救援长安,一方面给还在长安城内的临海王刘俭写信,让他坚持住。结果这封信就被掌控了长安的楚云得到了。

    楚云没想到这俩废物兄弟,在收到了自己父亲的信之后竟然有胆子回来,这根楚云的计划当然完全不一致,于是楚云立刻召集了自己的几个心腹鲁忠、王杰、周岩商议。

    楚云现在虽然数万大军在手,但是可以说是危如累卵,楚云手下的兵丁在太子刘熙和南阳王刘胤回来之后,会不会再听他的,是个很大的问题,毕竟太子刘熙和南阳王掌握着大义。而且在此之前,他还有面对凶狠的石勒大军,石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如果按照原计划,他继续埋伏石生,最后很可能给太子刘熙做了嫁衣。到时候楚云甚至连命都不一定保住,毕竟这段时间他出格的事情做得太多。

    但是投靠石勒更是万万不可能,石生的大军距离长安只有三四天的路程了,时间异常紧迫。不管从哪个方面看,都像是死路一条。楚云有些怀念起当年的谋士莫含和张彤,有他们在,自己不会跟现在一样无计可施。

    “都督,我听说刘曜手下都是一帮武夫,但是却有一个堪比石勒手下张宾的大才,只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跟刘曜闹翻了,再也没有被重用过,都督何不去请他出山?”鲁忠看到楚云愁眉不展开口说道,鲁忠经过这么多年的沉淀,比起以前稳重了许多,也更善于思考了。

    “哦,谁?”楚云看向鲁忠。

    “游子远。”鲁忠说完,楚云的眼睛一亮,原来是他。

    这个游子远曾经摆了楚云一道,当年楚云设计埋伏刘曜,刘曜当时统兵能力还有些稚嫩,差点中招,最后游子远献计以刘俭为诱饵,施展壁虎断尾之计,成功逃走。刘俭被俘虏之后,楚云曾经听刘俭说过,这个人是刘曜的第一谋主。

    而且这个游子远在刘曜成为皇帝之后,也屡屡献计,帮助刘曜稳定了形势,因此被授予大司徒、车骑大将军。他曾经阻止滥杀巴氐族长一事触怒刘曜被囚禁,后因此氐羌皆反,刘曜方听从其赦免从犯、分化瓦解之计,以游子远为车骑大将军讨伐叛军,不久击灭之。又平定了自立为秦王的虚除权渠一族,使之心服再不反叛,稳定前赵的关中的统治。

    此人可以说是一个出将入相的顶尖人物,可惜后来屡屡劝诫刘曜不要饮酒误事,让刘曜疏远,他也许看出了前赵前途灰暗,于是直接辞官不做了。因此刘熙走的时候没有带他,现在他就在长安,此人虽然担任过高官,但是却家境贫寒,这也能看得出来他为官清廉,是个大才。他跟张宾一样虽然都是汉人,但是投靠胡虏可能只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才能,不想埋没自己的才华,不过他不如张宾的命好。一个的主子失败了,一个主子成功了而已。

    刘曜后期沉迷于醉酒,这都跟他的皇后羊皇后去世有直接关系。楚云不知道的是游子远被刘曜疏远并不单单是因为劝诫刘曜少饮酒,而是因为游子远为了劝诫极力贬低了羊皇后。

    这个羊皇后是中国历史上一位奇葩,她是唯一一位五废六立服侍过胡汉两位帝王的皇后。这个女人在历史上名声不怎么样,毕竟她嫁给了匈奴人刘曜,不光跟汉家的道德准则不符,也涉及了民族之间的礼法鸿沟。

    世人都知道晋惠帝是个傻子,也就是那个“何不食肉糜”的极品,他在为期间爆发了八王之乱,他被当成货物让几个王爷来回抢着玩,最后被毒死,身为他的皇后羊献容也坎坷得很。

    不过羊献容最终是幸运的,虽然前半生坎坷,但是后半生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她虽然是被抢走的,但是刘曜对她疼爱至极。羊献容也为刘曜生了三个儿子,太子刘熙就是她的儿子。

    刘曜让她成为皇后并且参与政事,可以说让她独宠后宫,而且很听从他的话,在刘曜成为皇帝的前几年,国力日涨,羊皇后的作用功不可没。比如说游子远当年触怒刘曜,就是羊皇后为他求情,游子远才没有被杀,后面才能够发挥出了巨大作用,稳定了关中形势。不过在公元222年,羊皇后一命呜呼,刘曜失去了贤内助,再也管不住自己,他时常想念羊皇后,喜欢上了喝酒,以至于醉酒误事,甚至被俘虏。

    当年游子远曾经劝诫刘曜不能醉酒,并且告诉刘曜为了一个汉人女子不值得,他的心当然是好的。但是却让刘曜认为游子远以怨报德人品不行,毕竟羊皇后曾经救过游子远的命,游子远也就被刘曜彻底疏远了。

    这些事情楚云都不知道,甚至于临海王刘俭这个不受重用的皇子也不知道,不过羊皇后的儿子太子刘熙知道,因此在这么危险的时候,都不启用这个前赵唯一可以力挽狂澜的重臣,毕竟游子远曾经说过自己母亲的坏话。

    但是楚云不知道并不代表楚云不会去用游子远这位大才,他在苦思无计之后,终于亲自来到了游子远的住宅,这个在长安城破之后憋屈死在羯族人手里的大才终于要从新爆发出他耀眼的光芒了。

    游子远的家真的很普通,甚至比起长安城中的普通人家也有不如,游子远在几年前就没有了俸禄,和他的四个儿子住在一起,还需要他的儿子养活,而他的儿子混的最好的也不过就是一个商户的账房。

    楚云来到游家之后派人通报,毕竟楚云对于有才的人还是尊敬的,因此他只带了鲁忠一个随从,他也想学学刘备三顾茅庐。结果鲁忠刚刚把帖子递进去,竟然就被扔了出来,甚至游家的大门还哐当一声关上了。鲁忠脸色难看的走了回来。

    “什么狗屁的卫将军,这些年父亲被闲置也没有一个同僚前来拜见,现在朝廷到了山穷水尽,又想起父亲来了?哼,这些胡狗狗咬狗都死了最好。”听着门内不知道是游子远的儿子还是孙子的话,楚云不惊反喜。

    最终楚云还是见到了这一个已经五十多岁的前大司徒大将军游子远,不过过程不是那么美好,因为楚云一脚把游家的大门踹开了。游家子孙看到这一幕都心惊胆战,但是当楚云见到游子远,这个老人却神色平静的打量着楚云。

    谁也不知道楚云怎么说服的游子远,因为当时两个人的会面鲁忠都没在场,不过在游子远给好友的书信里曾经自嘲过一句话,被认为是解开这个谜题的钥匙。

    “人总有一好,有人好钱,有人好色,但是我唯愿名流千古也。”

    游子远出山之后,楚云立刻把面临的难题告诉了他,游子远沉思了许久,才终于开口了,当楚云听到了游子远的计划,心里不禁为游子远竖了一根大拇指,不愧是当今第一流的谋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