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看谁敢动我哥。(书^屋*小}说+网)”杨业还没说话,他的堂弟杨昇大喊一声。其实杨业头脑发晕跟顶头上司顶牛的确有看不惯蒋英为人方面,说实话刘曜对蒋英还是真的不错的。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自己弟弟杨昇跟他哭诉,蒋英看上了他的小妾,夺妻之仇可是不共戴天,因此作为哥哥的杨业这是在为弟弟出气。本来杨业也没想跟蒋英动手,但是随着杨昇的话,他们哥俩的亲兵都冲进了大殿。

    几十位亲兵把双杨保护了起来,这一幕一出现,杨业就知道他和蒋英没法和解了。蒋英当然不甘示弱,双方的亲卫立刻对峙了起来。

    蒋英看到两个人的护卫足足有四五百人,他也觉得事情棘手,只不过是一次宴会双杨竟然带了这么多的护卫。不过棘手过后,蒋英更是大怒,这摆明了是对他的不信任。

    “来人。”蒋英气的手都哆嗦了起来,今天他的脸算是丢尽了,他要把杨家兄弟彻底宰了,否则他这个老大还怎么带弟兄?如果他手下另外俩统领有样学样,到时候他还不就成了光杆司令?随着蒋英的命令更多的亲卫冲了进来。

    跟蒋英身份相当却更加低调的辛恕一直冷眼旁观着事态发展,这个辛恕是个汉人,辛姓子孙尊夏朝的开创者启为辛姓得姓始祖。辛家一共有两支闻名于世,一支是陇西辛家,一支是雁门辛家,前者在前凉张家手下,后者本来在并州刘琨手下,后来辛恕因为当兵被匈奴人俘虏,也就投降了刘曜,这个辛恕正是雁门辛家的人。

    他对于匈奴还是羯族都不敢住,他只关心自己的家族利益,雁门现在是在石勒的治下,而石勒通过自己辛家的人不断地给自己传递消息,让自己归顺,自己就算是再感恩刘曜的提拔都只能以家族为重。

    辛恕虽然不是一个悍将,但是却也是一个领兵多年的老将了,在战场上呆的时间久了,人就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他今天总觉得要出什么事情,所以并不想来参加蒋英的聚会,两个人虽然看似好的穿一条裤子,但是辛恕心里其实看不起蒋英的。毕竟一个世家子弟,怎么可能看上一个胡虏。

    但是他却被蒋英亲自出面叫了过来的,但是即便是来了蒋英的地盘,对自己感觉深信不疑的辛恕也带了足足五百个亲卫。不过这些还是不能让他放心,今天杨业和蒋英两个人的矛盾一出现,辛恕就注意上了。

    蒋英这种大老粗也不想想,杨业和杨昇只不过是他手下的两个大一点的统领,别看长安四虎手下几万人看似兵强马壮,但是真正的精锐却都在蒋英和辛恕俩人的手中,他们那些都是吓唬人的,拉壮丁拉来的。因此只要用脑子想想就能想的出来,杨家兄弟如果没有依仗,怎么可能和蒋英翻脸?

    在平常辛恕早就出来当和事佬了,但是今天辛恕只不过是给自己的亲卫队长也就是他的小舅子使了个眼色就坐在座位上看戏。果然事情的变化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蒋英的强硬不光没让杨业和杨昇屈服,反而让他手下另外两个统领盖楼长余和薄丙也不满了起来,他们看似劝和两个人,实际上是帮着杨家兄弟分担压力。

    盖楼长余这个名字是很奇怪,但是却是卢水胡中的贵族姓氏,他的姓氏就是盖楼。他出来帮忙倒不是跟杨家兄弟有了什么协议,而且他们长安四虎共进退成了习惯,毕竟他们联合起来,首领蒋英都要给面子。

    但是这一次让盖楼长余想不明白的是,杨家兄弟并没有服软的意思,要是以前的话,他们看到蒋英真的暴怒了,都会以退为进的,这一次也不知道杨家兄弟吃了什么药。而且让他更不明白的是,这一次蒋英为什么也这么硬气了,换成以前,四个人联合起来,就算是蒋英也只能退步。盖楼长余当然不明白,他只不过跟了蒋英一年时间而已,在私下里蒋英可能为了利益退步,但是当着这么多人,他蒋英如果退步,脸面就没得了,所以他根本没法退,特别是现在长安头面人物都在的时候,而且也是他加入后赵的关键时刻。氐族人在汉人的花花世界久了,也沾上了这些臭毛病。

    蒋英手下另外一虎薄丙看着盖楼长余卖力的周旋着,他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倒是辛恕手下三巨头之一张赟脸上冷笑一闪,不过没人注意。在蒋英的亲卫和杨家兄弟亲卫对峙的中间,盖楼长余不断的阻止双方的冲动。但是盖楼长余说破了嘴,双方都没有一点妥协,他只能够喊薄丙一起,虽然俩人的兵力单个比起来,都不如蒋英和杨家兄弟,但是俩人联合起来也不弱。

    但是谁也没想到薄丙走过来的时候,跟他紧挨着的辛恕手下三个军头之一的张赟看似无意的绊了薄丙一下,薄丙一个没注意往前一趴,撞到了一个蒋英的亲卫,这个亲卫本来就很紧张,毕竟他今年只有十几岁,哪里见到过这么多大人物。结果好死不死的被薄丙这么一撞,这个亲卫夸张的一转身,手里的刀划破了盖楼长余的胳膊,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见了血的冲突和没见血的冲突有本质区别,很多军人见了血都会有更强的攻击性,而且盖楼长余这个大汉被割伤之后,竟然大呼小叫的招呼他的亲卫,结果他的亲卫加入,场面的混乱直接控制不住了。张赟趁这个功夫退了回去。

    蒋英和杨家兄弟本来就紧张的神经更是彻底断了,宴会很快就变成了一场火并,来参加蒋英宴会的将领都带着亲卫,最多的要数蒋英的八百人和辛恕的五百人以及杨家兄弟的四百人,但是其余的将领带来的人也不少。

    蒋英手下的另外三虎各个都带了几百人,而且辛恕手下也有三个头领,他们带的人数也不比四虎少,而且还有其他的小军头,因此这一座原来的南阳王府内,光士兵就有超过三千人。而且这还不算多达几百的名士和大家子弟。

    因此当双方见了血真的打了起来,真的是一片鸡飞狗跳,名士和大家族子弟也没有形象的逃命了起来,而本来不被他们看得起的小兵反而成为掌握他们命运的人,不是没有看他们不顺眼的小兵,顺便给一个所谓的名士或者大家子弟一刀。

    场中彻底混乱了起来,谁也没想到在蒋英组织的宴会上,蒋英会被手下四虎和好几个小势力围攻,辛恕一直没有动手,他的五百亲卫紧紧的保护着他,而且他手下的三个头领也围在了他的周围,他们四个势力加起来,没有任何势力敢动手。

    辛恕知道必须要走了,他想清楚了,今天很可能是个阴谋,不过应该是针对蒋英的,但是自己也不能不谨慎,还是跟自己的大军在一起最安全,因此辛恕直接无视了蒋英的多次求助,准备带人离开。就在这个时候,辛恕汗毛都立了起来,他在战场上练就的本能,让他一把拉过了自己的护卫队长,也是自己的小舅子挡在了自己身前。

    但是万万没想到一把长达半丈的长箭穿透了辛恕身前的护卫队长,又插在了他的身上,两个人如同糖葫芦一样的被钉在了地上,辛恕眼见就是不活了。

    辛恕手下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他们纷纷围了上来。辛恕手下的三个军头都是汉人,跟辛恕一样都是大家子弟出身,他们身后都有强大的家族支持。这三个人分别代表了三方势力,其中祖安的势力最大,祖姓京兆堂出身,虽然祖安所在的祖家并不是一流大家族,但是他的身份却握有强兵,这让他地位也高了很多。长安不少家族都折节下交,在他们不遗余力的支持下,祖安的实力仅次于辛恕。

    这一次祖安好死不死的站在了已经快死的辛恕的面前,辛恕看到祖安就想让这个跟自己关系最好,实力也最强大的手下帮自己照顾家人顺便报仇。但是辛恕抬了好几次手才抬了起来,不过只是指了指祖安,辛恕就彻底死了,弄得祖安都不知道辛恕什么意思。

    但是这一幕却让辛恕手下的三个军头之一的张赟有了想法,张赟站起身来指着祖安大叫了起来:“辛将军是祖安杀得,刚才辛将军说的很清楚,就是祖安杀了他。祖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竟然杀了辛将军,所有人听我命令,给我冲。”

    祖安解释的话语还没说出口就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随着最后还算是稳定的辛恕军动手,场面彻底乱了。这一座原来的南阳王府内就如同绞肉机一样死的人越来越多,当然也有很多明白人都朝着府外跑去,不过却有一只谁也想不到的黑手在大肆杀戮着一切能够逃出来的人,不过这一股势力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府内大打出手的几方人的注意。

    战斗一直持续到深夜,本来蒋英的宴会就是晚上,所以黑夜也助长了混乱的程度。这里本来就是蒋英的府邸,蒋英的妻妾子女都住在这里,当混乱开始之后,他们也遭了殃,后宅的女人都被乱兵玷污了,甚至上到六十下到六岁的女人都没有放过。估计蒋英如果活着看着这一幕,他一定会后悔今天召开什么狗屁宴会,也后悔把家人都放在这个狗屁南阳王府。

    其实打到一半的时候,已经有人发现不对了,因为他们派人去调集他们的大军这都过了多久了还没有到达,肯定是出事了。但是他们每一个势力的援军都没来,那么代表有新的势力插手了。

    不过有人想放弃,但是有人却不想放弃,最先发难的杨家兄弟和张赟如同疯狗一样,他们先解决了蒋英,又插手到了辛恕手下的争斗中,直到深夜,杨业、薄丙和辛恕手下最不引人注目实力也最小的军头赵奢活了下来。甚至连杨业的堂弟杨昇都死了,可见战斗的惨烈,他们把虽然胜利,但是手下的人数也不过都只有几十人了,还各个带血。

    三个人虽然刚才算是盟友,但是这个时候他们也相互警惕起来,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都可能引起如同惊弓之鸟的三个人的反击。

    就在这个时候,门卫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对于三个军队里摸爬滚打的很多年的老兵油子,他们都能听的出来,外面是大军调动的声音,甚至还有不少的骑兵,三个人都认为是哪个人的援兵到了,他们都十分害怕是对方的援兵。

    不过当大门打开他们全都惊呆了,临海王刘俭的豪华肩撵再次派上了用场,三个人这才知道他们被人利用了,而与此同时,早就应该死了的杨昇和张赟竟然活了过来,他们直接跪在了临海王的面前,杨业等三个人这才知道,他们被利用了。

    就在临海王肩撵进入大殿之后,一个浑身披挂的大将也走了进来,杨昇和张赟看到此人,双眼露出了恐惧,他们竟然扔下临海王,直接跑到这个人面前跪了下去。

    “恭迎卫将军。”来人正是楚云,他把杨昇和张赟扶了起来,这俩人都是楚云花了几个月才收服的人,也正是这两个人,才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上,让蒋英和辛恕的势力毁于一旦,甚至命都丢了。

    “你们的功劳我都记下了,你们现在带着我的人去分别接受蒋英和辛恕的大军。这两个人一个叫做鲁复一个叫做刘东勇,都是负责协助你们,现在天快亮了,你们按照计划去把。”楚云说完张赟转身就走,但是杨昇却迟疑了一下又跪了下来。

    “卫将军,我哥哥杨业比我更有才华,他只不过是受了利用,才会背叛朝廷,希望卫将军看在我的面子上给我哥哥一个机会,而且今天要不是大哥配合,我也做不到引发争斗。”杨昇说完,楚云却并没有答应,只让杨昇去执行命令,怕楚云怕到骨子里的杨昇不敢违背,他只能看了自己哥哥几眼就离开了。

    杨昇和张赟走后,气氛顿时陷入了冷场,临海王刘俭只是个摆设,他当然不可能说什么,而楚云也不说话,他在想着怎么收服这三个家伙,这三个人可以说是蒋英和辛恕手下楚云唯一能看得上的人才,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多人混战只有他们三个活下来。

    杨业此人善于用兵,他手下的几百个人在被好几方势力围攻之下都能坚守阵地,不得不说他用兵的确有一套。不过很可惜在历史上这个家伙跟着他的主子蒋英平庸了几十年,最后老死家中。有的时候历史上的那些名将并不是他们真的就高人一等的才能,而是他们有那个机会。而且此人在知道弟弟杨昇背叛了他之后,他不但没有怨恨,范儿从眼神中露出了欣喜之色,这说明此人重感情,楚云虽然自己不怎么在乎感情,但是他却喜欢重视感情的下属。

    薄丙此人跟杨业大大不同,此人练兵也就是马马虎虎,他的手下很早就被击溃了,但是他却善于钻营,他不断的投靠那些势力更强的将领,在坑死了好几个人之后,才跟杨业、赵奢一起活了下来,此人的生存能力可见一斑,楚云对他倒是真的挺感兴趣的。

    至于赵奢就是人缘好了,这家伙竟然跟所有人的关系都不错,虽然也被迫卷进了争斗,但是没有人对他下死手,他幸运的活了下来,能力倒是没看出多少,不过有时间运气好就是一种资本。

    就在楚云酝酿怎么开口的时候,薄丙突然跪在了临海王刘俭的面前:“南阳王手下校尉薄丙拜见临海王。”他的话让楚云眉头一皱,这家伙是南阳王的人?不应该啊,这家伙没有表现出一点心向朝廷的意思,否则前段时间楚云谋划拉拢几个将领,也不会把他排除在外了。

    “你是南阳王的人?口说无凭,如果有半句谎言,我就把你斩于刀下。”楚云不等临海王刘俭说话,就用双指夹出了身边一个护卫的腰刀看似轻轻的扔在了薄丙面前,腰刀竟然如同刀切豆腐一样的插入了地面,所有人都深深的咽了口唾沫,薄丙更是被吓坏了,他立刻畏惧的说了起来。

    事情没那么复杂,这个薄丙有些往自己脸上贴金,他跟南阳王也没那么亲密,当年南阳王出兵对抗前凉,这个薄丙曾经立过战功,被南阳王提拔成为了队主,从那之后薄丙走到哪里都会说自己是南阳王的人,这也让他短短两三年就成为了一个校尉。他每年都会去南阳王府希望拜见南阳王,但是南阳王怎么可能见他,但是薄丙还是乐此不疲。不过前赵皇帝刘曜被俘虏,太子和南阳王逃走,这个薄丙就不敢再说和南阳王的关系了,现在看到楚云他们占据上风,惯于投机的薄丙怎么可能不再把他和南阳王的关系拿出来。

    楚云听完有些好笑,他看得出来这个薄丙不难收服,难的是让他忠心,而赵奢这个家伙也不难,毕竟这种老好人,在朝廷和叛变之间选择,还是更倾向于朝廷的。唯一有些难的是楚云最看重的杨业,这个家伙应该看得出来他们都被自己阴了,对于一个人才来说,他们是高傲的,是很自负的,有人能够玩弄他于鼓掌,让他接收不了。

    但是楚云却不会给他们时间等待,楚云直接走到了三个人面前沉声说道:“臣服或者死。”楚云的声音既有压迫力,薄丙听完直接跪了下来,赵奢看了看临海王刘俭又看了看身边的杨业,最终也跪在了楚云面前,三个人中只剩下了楚云最看好的杨业,一时间气氛再次紧张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