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翎,一切靠你了。”把太子和南阳王送走的临海王刘俭满是羡慕的看着离去的大军,他的家人老小跟着南阳王的车架走了。一方面是刘俭觉得后方的秦州更安全,一方面是太子和南阳王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相信他们的大哥刘俭,把他的家人带在身边是为了当做人质。

    刘俭当然也明白,他这一次自愿留下来就是准备不成功便成仁,刘俭倒是没那么伟大,他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和国家。哪怕刘曜在的时候,多么不喜欢自己这个儿子,刘俭心里也是把刘曜当成父亲的。这一次能够成功,那么他的国家也能存在下去,如果失败,那么就是死,但是刘俭不想死。

    石勒为了给长安制造压力,不断地派小股骑兵在雍州边境游弋,长安真的是一日三惊,随着朝廷和百官的离开,长安更是乱到了极致。刘俭又是一个没多少本事的人,因此除了楚云假扮的鲁翎,刘俭是真的没多少依靠。

    他这一次能够活下去,完全就要看楚云的了。因此鲁翎以大将军、大司马、雍州刺史的名义封楚云为卫将军,负责整顿长安所有军队,对于不服从的将领,有先斩后奏之权,楚云终于踏出了他掌握军队的第一步。

    长安的军队现在有大约十几万人,换成任何一个有点军事才能的人,都不可能扔下大军和粮食丰裕的坚城弃城逃走,但是偏偏以悍勇为荣的匈奴人就做出来了,这简直就是讽刺。这些军队的构成倒是挺复杂的,其中有一些未来得及跟随太子逃走的匈奴人,当然大部分都是各杂胡军队和投降的汉人军队,刘曜这些年的皇帝没有白当,长安在刘曜手里还是很发达的,他把大量的人口填充到了长安。

    这些军队的最高长官都跑光了,甚至一些军队连中层将领都跑光了,在前赵,如果不是匈奴贵族,根本没可能成为一支军队的掌控者,而这些匈奴贵族却都跟着太子跑了,因此这十几万人相当于在群龙无首的状态下。

    杂号将军蒋英、辛恕两个不入流的将军顺势而起,他们不断地吞并各方人马,掌握了人数最多的军队,他们分别控制着几万人,俩人加起来掌握了长安城内一半的军队,算是长安城内最大的势力。

    这俩都不是匈奴人,一个是汉人,一个是氐族,前赵算上匈奴汉国的刘渊和刘聪父子,已经立国二十几年,因此很多人都适应了匈奴人的统治,越来越多的各族人才都开始效力于前赵。当然这也跟匈奴数位皇帝一系列的安抚政策有关系,如果没有后赵石勒的压迫,前赵未必就不能成为一个国运长久的胡人王朝。

    但是前赵却连出昏招,皇帝刘曜醉酒被俘虏,这就算是意外。但是在长安城没有遭受攻击的情况下,当权的太子、南阳王、汝阴王刘厚、安定王刘策这些镇守一方,代表了前赵各大势力的王子全都弃城逃走,这就让前赵的民心彻底丧失了。虽然临海王刘俭被留了下来,但是除了极少数的人,根本就没人知道。而且就算是知道也没人在意,刘曜对刘俭的不喜欢人尽皆知,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太子和南阳王让临海王顶雷而已。何况他们还不知道,在楚云的要求下,刘俭这些日子就如同消失了一样,楚云忙着勘察各方势力,他把刘俭当成了一张底牌,不到关键时刻是不会亮牌的。

    因此在认为前赵彻底放弃了长安的情况下,蒋英、辛恕自认为就是长安城的王,他们以盟主的姿态召集各大势力的将领,当然去的也就是他们本来的手下,其他势力并不一定给他们面子。

    蒋英、辛恕也不隐瞒,他们当场宣布准备投降后赵石勒,这让他们手下的将领全都大惊,一部分人当场反对,被两个人斩杀在了当场,这一幕震慑了所有人,一些人虽然还是心里不赞同,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什么了。前赵毕竟统治了这么多年,忠臣孝子怎么也还是有几个的。

    在蒋英、辛恕眼里商议进行的很顺利,在俩人的强力支持下,所有人达成了投降的共识。在历史上他们的确是成功了,毕竟当时前赵已经完全没希望了,也没有人愚忠到为朝廷殉葬,但是这个时空,就不一定了。

    “我们愿意跟蒋将军和辛将军共进退。”不管他们是明哲保身还是破罐子破摔,再也没有人反对两个人的命令了。蒋英、辛恕两个人互视一眼,很满意的大笑了起来。

    匈奴人虽然在太子的带领下跑了不少,但是毕竟他们在长安已经十几年了,很多人把长安当成了他们的家,他们把自己当成了在长安的土著。因此他们宁可死在“家”里,也不愿意跟着他们的太子逃走。

    这种人还不少,经过这么多年的繁衍,匈奴人口已经过百万,在长安的匈奴人起码占到了一半,而跟着太子走的只有五万禁卫军而已,就算是加上他们的家属,也就是二三十万人。也就是说还有起码二十万匈奴人留在了长安,这二十万人里面,十选一都能选出两万大军。不过现在长安乱成一团,也没人去管他们的死活了。

    刘东勇原来是匈奴禁军的一位校尉,本来他应该跟着太子离开的,但是他却舍不得快要生产的妻子,因此他就留在了长安,刘东勇在禁军中以勇武著称,而且人缘相当好,因为他没有离开长安,他那一队禁军中的一大半都留了下来,可见他的影响力。

    匈奴禁军在刘聪死后数量倒是大大增加,但是质量却越来越低,毕竟荫恩的子弟越来越多,不过他这一队八百余人却是以精锐居多。刘东勇深受南阳王器重,当年南阳王刘胤抵御前凉入侵,刘东勇曾经立下大功,给南阳王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也因此从一般军队调集到了禁军,并且以平民的身份谋取了一个校尉的官职,要不是他身份太低,以他的战功,就算是杂号将军都没问题。

    在家国面前,刘东勇选择了自己的家庭。长安现在可不太平,刘东勇把留下来的五百余弟兄集中了起来,在长城偏南的一片划定了地盘,而且随着局势越来越混乱,投靠刘东勇的人越来越多,刘东勇短短一段时间就聚集了两千余人匈奴兵丁。

    但是也反而让刘东勇难受,他没有什么野心,毕竟这两千人看似很多,但是在长安动辄十几万的军队中也不算什么。而且这么多人的粮草刘东勇怎么承担得起?就在刘东勇焦头烂额,准备外出抢粮的时候,手下前来通报。

    “校尉,有人找你。”就在刘东勇的妻子刚刚生下一个男孩不久有人找到了他。

    “你是?”一个浑身都被黑袍遮蔽的男子出现在刘东勇的眼帘,以刘东勇这个老兵的视觉看来,这个黑袍人极其危险,但是他好像不认识这么一个人。

    黑袍人也不开口,突然一个鎏金铜牌出现在黑袍人的手中,刘东勇双目陡然睁大,他再三确定之后,才双手抱拳单膝跪地。

    “卑职拜见卫将军。”

    “刘东勇校尉,我命令你集合手下所有人,等候我的命令。我相信你是朝廷的忠臣会做出正确的抉择。我听说你夫人刚刚生下一个八斤重的男丁啊,我要恭喜刘校尉了。”黑袍人虽然嘴上说的是恭喜,但是却出手了。他一脚扫了出去,在刘东勇门前放了好几年的巨大石狮子被踢成了碎片。刘东勇深深咽了口唾沫,这俩石狮子可是有五百多斤重,他勉勉强强能抬起来,但是这个人竟然能够踢碎?

    “卑职知道怎么做。”刘东勇深深咽了一口唾沫,就算是不听朝廷的,也要为自己家人考虑啊。

    当天晚上,刘东勇就收到命令,让他带着手下去长安城东门外的兵营集合,那里本来是匈奴禁军的一处军营,但是现在这个情况,那里早就人去楼空了,也只有几百个无家可归的流民暂时住在了这里。

    这些流民也是可怜之人,他们本来睡得好好的,但是突然就被人从睡梦中惊醒,他们哭喊着被一些士兵拖了出来,这些士兵正是刘东勇集合在一起的匈奴兵,不过两千余人他只带来了一千五百人,毕竟长安城很不安全,特别是晚上。

    “刘校尉,我们问了,这些都是流民而已,咱们是不是被骗了?”刘东勇手下的左右手姜洪生说道,虽然他们都是匈奴人,但是局势已经危及到他们也能看得出来的地步了,不是每个人都像刘东勇一样对朝廷还有好感。

    “报告校尉,大营之外有人来了,虽然看不清楚,但是估计人数不少。”刘东勇的另一位左右手冯坤急忙进来说道。

    “不要慌,就地防御。”刘东勇立刻下达了命令,结果他们是白担心了,来人也是一位匈奴将领,比起刘东勇地位稍微高一点,叫做周浩雄,是个偏将军,他也是被卫将军叫来的。随着周浩雄的到来,陆陆续续的又来了好几伙人。刘东勇心里有些吃惊,这些人全都是跟自己一样手里握有军队的匈奴将领,而且他们加起来的人数已经超过了一万五千人,这可是一股不逊色的战力了。

    几个首领都各有心思他们把各自人手安排好了,就坐在军营中的一座干净的房屋中等待,各个都沉默不语,他们这群人都是匈奴人,因此彼此都是挺熟悉的。他们的身份也不是匈奴中的大贵族,身份倒是很接近,而且他们职位都差不多,因为晋升的渠道就那么多,所以相互之间的关系都很一般,这也就造成了他们之间的冷场。另外他们对今天的事情都很担忧,所以也没有心情套近乎。

    但是他们没有冷场多久,楚云就带着临海王刘俭上场了,南阳王倒是很体贴自己的哥哥刘俭,给他留下了一百多精锐禁军保护,这些家伙都被楚云用来撑场面了。临海王刘俭在极尽奢华的全套王爷仪仗下出场了。

    在等级森严的古代,皇族对于普通族人有天生的压制力,他们本来就是匈奴人,因此他们想都没想,就立刻就宣誓效忠。而刘俭只是露了一面就离开了,在楚云看来他只是一个吉祥物而已,留下时间越久,还越可能露出破绽。

    楚云以卫将军的身份把一万五千大军分为了七队,这当然是为了安抚原来的七个势力的小首领,虽然楚云没有把他们彻底打散,但是还是给他们之间相互掺了一些沙子,方面自己的管理。

    一万五千大军在手,楚云终于有了冒险一搏的实力,楚云早就知道,长安城现在最大的势力是蒋英和辛恕,楚云本来想要收服两个人的,毕竟他们是汉人和氐人,比起匈奴人跟楚云天生就亲近一些。但是楚云在监视了他们一段时间之后才知道,他们俩根本就是利益至上的人,谁给的好处多就跟谁,而且他们早就下定了决心投靠石勒,也早就和石勒有了联系,楚云绝对不可能争取他们。既然不能争取,那么就是敌人。

    因此才有了楚云招纳刘东勇等人的举动,楚云耽误了一个多月之后,才会准备依靠刘俭的身份,暂时先依靠匈奴人。

    楚云知道蒋英、辛恕俩人已经和石勒联系上了,但是楚云一直没有动手,就是为了把羯族人引过来,然后以外力把长安城内的所有势力统一起来。然后楚云以抵挡住羯族大军的荣耀让军队彻底信服,只有掌控了军队,颠覆前赵政权并不是太难,这就是楚云的计划,虽然简单,但是实用。

    不过这计划机遇和风险并存,如果长安顶不住羯族人,那么楚云的所有计划都要破产了。真的出现这个结果,那么楚云的谋划几十年内都无法实现了。一旦石勒真的攻克长安,灭了前赵,那么他们的实力绝对会暴涨,在石勒这么一个谨慎的统帅带领下,就算是楚云也无法短时间找到机会复起,而铁血军的影响也会慢慢的消散在历史长河中。

    “你们全部给我好好待在这里,在大营之中有秘密的地窖,存放着不少粮食,你们是饿不死的,各将军在这段时间抓紧熟悉一下手下,一旦我来通知你们的时候,就是大战的开始。”楚云再三强调让他们不要出去,凡是有看到他们的,全部抓起来,防止走漏风声。这也是为了让蒋英和辛恕更加大胆的联系石勒。

    长安的乱象没有一点平定,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乱,蒋英和辛恕两个人虽然掌控大量的军队,但是却对恢复长安的秩序没有一点关心。

    从正月前赵太子和南阳王弃长安逃走半年多的时间,石勒才终于相信了长安即将投降的消息,倒不是蒋英、辛恕两个人派遣使者的速度太慢,而是石勒不相信事情这么顺利。

    因此他动用了大量的密探侦探了长安的情况之后,石勒才终于下了决心,他命令驻守洛阳的干儿子石生带领洛阳的守军接管长安。铁血军败亡之后,石勒吸收了铁血军大量的先进经验,而设立了黑翎卫正是其中之一,黑翎卫的职责跟楚云设立的监察司很像,就是一个专门的检查机构,这无疑让石勒更加难缠。

    石勒手下大将辈出,在最早跟着他的十八骑都老迈陨落之后,石虎、石生等宗室将领不断地冒了出来,石生就是代表,他曾经击败过前赵河南太守尹平、颍川太守郭默、生擒汝南内史祖济,而且这一次刘曜的战败,也是石生拖住了刘曜的主力,让刘曜根本来不及撤退,才被后来赶来的石勒一举击败。

    因此石勒派遣石生统帅三万大军进驻长安,一是为了增加自己这个干儿子的战绩,好让他镇守长安,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石生怎么说也是一个悍将,能够处理大多数的问题。

    石生大军出动的消息在有心人的帮助下,迅速传播到了长安,跟蒋英、辛恕等人的兴奋不同,长安城也有另外的消息传递了出来,这个消息蒋英、辛恕屡禁不止,反而沸沸扬扬起来,一时间长安城内经过了半年时间才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局势,再次沸腾了起来。

    ps:身体很不好,一直住院,前两天直接下不了床。肺炎、支气管炎,发烧烧的迷迷糊糊的,这个月也没请假,全勤也没了,但是我还是会坚持写的,不好意思各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