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来到长安的第一要务就是推销自己。推销自己可是后世很热门的一个话题,比起后世在古代推销自己可是个难度很高的技术活,秦汉时候是举孝廉,隋唐明清则有科举。但是在乱糟糟的魏晋南北朝事情必须要比家世,九品中正制的存在根本不需要你推销自己,只要你有个好爹就可以。如果没有个好出身,难度就很大了,古代的统治者喜怒无常,就是因为看不顺眼被宰了都没处说理。

    和氏璧大家都听过,但是发现和氏璧的卞和却因为连续几次向楚王推荐和氏璧被断去双足,直到文王上台之后,才相信了他的话,把和氏璧从石块中刨了出来,证明了卞和的眼光和能力。很多人都觉得卞和推荐的是玉石,不算是推销自己,但是仔细想想,卞和推销这块玉石的目的,还不就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卞和第一次遇到历王被砍去左足,第二次遇到武王被砍去右足,因此在古代推荐自己是有很大风险的。

    楚云将要面对的主要问题就是怎么让前赵太子刘熙或者是南阳王刘胤注意到自己,即使不能重用自己,也要混了脸熟,这样自己才能在这一次石勒灭前赵的大战中获得一定的权利,实现自己的报复。而且这个时间一定要快,否则刘曜被石勒迅速击败了,楚云却没有取得刘熙信任,那么一切就白忙活了。

    其实历史上推销自己,并且成功的案例有很多,看起来很好借鉴。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自然是刘备三顾茅庐请诸葛亮出山,这是推荐自己的最高境界,让领导主动。三顾茅庐的故事十分精彩,但是仔细研究一下就会发现,整个故事简单的很,就是诸葛亮的长辈、同窗好友、弟弟、书童、农夫、牧童等等一系列的人或是直接或是间接的向刘备勾勒出一个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卧龙,把刘备勾搭了过来,最终皆大欢喜的故事。这个故事让后世多少文人羡慕,恨不得以身代之。

    中华历史五千年,诸葛亮这样的不算是少数,这些人成功的把自己推销出去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名气。在秦汉做官需要被人推荐,成为孝廉,才能做官。至于怎么才能获得别人推荐?就需要看谁的名气更大了。

    当然另外的办法也是有的,比如说跟毛遂一样,让领导看到你的本事。但是刘熙住在深宫内院,楚云并不知道具体位置,他想要当年推荐也得见得上。楚云第一步很简单就是让刘熙和刘胤兄弟俩听过自己的名字,让他们在关键的时候能想起自己。名气在底层传扬没什么用,只有传播到统治者的耳朵中才算是名声。

    楚云是一个走一步看三步的人,既然来了长安,他就是有了办法。虽然这个办法有些冒险,但是却有很大的可能性。这个办法就要关系到刘曜的长子刘俭,也就是当年被楚云俘虏的那一位倒霉蛋。当年在上党郡,楚云设下了埋伏阴了刘曜一手,刘曜也是老狐狸,他让不受自己喜欢的儿子刘俭当了替罪羊,他自己跑了,结果儿子刘俭被俘虏。

    刘俭在铁血军生活的还很不错,这家伙虽然是匈奴人,但是却生性恬淡,除了有些怕死没多少毛病,楚云对他也很照顾,他无忧无虑的在铁血军生活了好多年,楚云亲自给他证婚,他连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但是在铁血军失败之后,刘俭被石勒送还给了刘曜,石勒当然是为了嘲笑刘曜,毕竟儿子在敌人手里好几年,怎么看都是个耻辱。

    果然刘曜没给刘俭好脸色,把他恢复了临海王的王号之后,就扔在了一边。不过当年刘曜很喜欢的世子刘胤也没得到好,当年靳准作乱,杀死了皇帝刘桀,并且在平阳屠杀刘氏皇族。刘胤的祖母胡氏和叔叔都被害了,刘胤逃跑了,他慌不择路流落到黑匿郁鞠的部落。后来刘胤虽然回来,但是却因为好几年流落在外,失去了太子的资格。刘曜的小儿子刘熙成功上位。

    不过刘曜这个家伙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他的儿子却都非常的和睦,比起后来皇室血腥相残的各国皇族来说好多了。刘俭、刘胤和刘熙三个人关系还算是不错,特别是刘俭和刘胤,当年刘俭把世子让给刘胤,让他感念至今。刘胤现在虽然不是太子,但是也是南阳王、大单于位高权重,甚至刘曜为了补偿,还把刘胤的母亲卜氏为元悼皇后。

    楚云正是准备借刘俭的嘴把自己推荐给他的弟弟刘胤,然后再跟刘熙拉上关系。楚云当然不会用自己的真名去找刘俭,否则,刘俭就算是跟楚云关系再好,也不会向他的兄弟推荐楚云,毕竟楚云的出现肯定是威胁他们刘家江山的。但是自己伪装成别人,刘俭却不会多心,刘俭非常念旧情,最起码自己就算不成功也不会被刘俭出卖的。唯一担心的一点就是刘俭会不会认出自己,虽然自己相貌大变,但是刘俭毕竟对自己还是很熟悉的。因此伪装成谁才能解决这个问题是个关键。

    楚云伪装的人,必须要有一定的地位,但是却不能太高;也要有一定军功,但是却不能太多;还要跟刘俭有交情,但是却不能太熟悉,这就很难选了。楚云最终思索再三,决定伪装成很早就投靠自己的鲁姓匈奴人鲁翎,此人不如鲁忠担任一个骑兵师的师帅那么位高权重,也不如鲁生、鲁弟他们那么出名,此人算是后起之秀,职位不过是一个副旅长,不过也是屡有战功。而且此人跟楚云的体型相貌有些类似,更妙的是鲁翎在年轻的时候,被楚云派去服侍了刘俭一段时间,虽然不长,但是俩人也有交情。

    而且鲁翎身份是匈奴人,在匈奴人当权的前赵,他肯定会比汉人更加的受重用,楚云准备借他的身份前去拜见刘俭,至于借口什么的更好说了,他落魄了,去拜见刘俭求助,不是很正常嘛?

    长安不愧是有惊人生命力的城市,最近这些年长安屡屡遭受战乱,但是却依旧是这么繁华,依旧是当今整个地球最大的城市。刘曜迁都长安之后,把大量的胡汉人口强制迁移进了长安,因此楚云一路上算是大开眼界,穿着奇行怪异的胡人,各式各样的货物,比起楚云原来手中最大的城市离石城更加的繁华。

    不过在繁华之中治安也十分败坏,带着武器的武者随处可见,甚至在大庭广众之下打架斗殴都无人处理,楚云一路上遇到了三次麻烦,不过也不算是麻烦,楚云只是动了动手,真正麻烦的是长安令,毕竟楚云杀死了三十多人,就算是再麻木的朝廷,这也是大案要案。

    临海王府的地理位置十分偏僻,距离皇宫很远,甚至可以说在长安的一角,这也能看出他的主人是多么的不受待见。当楚云来到门前的时候,两个门子无精打采的坐在大门之前晒着太阳,他们丝毫不担心发生什么乱子,毕竟临海王再怎么样也是陛下的亲儿子。

    “两位,请问这是否是临海王刘俭的王府?”两个门子睡得正香,突然就听到了有人跟他们说话,两个人十分不耐烦的翻了个身,就想继续睡去。

    没想到这个人还不依不饶起来,两个人有些恼火了,其中一个瘦高的门子最先站了起来,“你他”,还没骂的出口,一块黄橙橙的金子就亮瞎了他的眼。另一个矮胖的门子没听到自己同伴的动静,他翻过身来,结果就看到了自己同伴盯着一小块金子发呆,这个矮胖的门子以跟自己体型不相称的速度跑了过来,一把就抓住了这块金子,放在了嘴里。

    “是真的,哈哈,是真的。”这个矮胖的门子看了看牙印大笑了起来,另一个高瘦的门子终于反应了过来,他三步并作两步,朝着同伴扑了上去,两个人竟然为了一块金子厮打了起来,楚云这才算是知道了自己这个好友刘俭过得比自己想象的更糟糕,他跟他弟弟的关系也不如他说的那么好,否则他的门子再怎么也不可能为了几个打赏,在王府门口大打出手吧。

    两个人的打闹终于惊动了府里的主人,虽然刘俭并没有亲自出来,但是刘俭的长子刘丰却出来了,这刘俭比楚云大十岁,现在已经四十几岁了,他的长子是在上党郡的时候有的,现在也都十五岁了,比他的小叔刘熙小不了几岁。

    刘丰脸色难看的怒斥了两人一顿,最后金子还被刘丰没收了,俩门子欲哭无泪,终于刘丰看到了楚云,楚云一身风尘仆仆的破袍子把自己包的严严实实的,刘丰也看不见楚云的相貌。

    “大少爷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当年我还在刘家服侍了王爷一段时间呢,那个时候大少爷还小,记不住我了吧。不知道老朋友前来打扰,王爷是要把我送交官府,还是请进去大吃一顿?”楚云说完,刘丰脸色一变,他十五岁了,都已经结婚了,怎么会听不出楚云话里的意思,他们一家子本来住在上党郡,刘丰也很有印象,现在楚云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是铁血军的故人,希望投靠自己父王。但是关于铁血军的一切他的爷爷刘曜可是一直都很看重,遇到铁血军的人不会客气。他要怎么做,的确让刘丰很难抉择,最终刘丰还是没去报官。

    “既然是故人,那么就跟我来吧,我去禀告父王。”楚云也不说话跟了进去。

    刘丰给楚云上了一些饭菜,虽然并不丰盛,但是楚云却不客气的大吃了起来,刘丰来到父亲的院子前,纠结了很久才走了进去。

    “父王。”刘丰恭恭敬敬的拜见了刘俭,刘俭正拿着一本竹简看的晶晶有味,他对汉人文化的兴趣远超其他,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没有受一点打击的原因,毕竟对于一个无害之人,绝大多数的首领都会表现出自己的宽容。

    “嗯,愿意看什么自己拿吧。”刘俭以为自己儿子来陪自己的,也不多说。

    “父王,其实今天我不是要来跟你看书的,我是有事找您。”刘丰还是有些纠结,这件事跟父亲说了,父亲肯定会管,但是又一定让自己皇爷爷不高兴,真是麻烦。刘丰绝想不到,他的那位皇爷爷再也回不来了。

    “有事就说,这本《竹翁杂记》真是很不错,你不要耽误我的时间。”刘俭书都没放下,就催促道。

    “父王,今天府外来了一个人,说是父王的故人,还曾经看着我长大的。”刘丰说完,刘俭手里的竹简啪的一声掉在了桌子上。

    “你说什么?”刘俭脸色震惊的说道,当年铁血军败亡,刘俭不是没有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帮一些好友活下来,但是他只是个被俘虏的不光彩的皇子,没多少话语权,因此刘俭眼睁睁看着一些多年的好友死亡或者失踪,这么多年一直是刘俭心里的心病。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刘俭都很感激楚云感激铁血军,并且拿他们当朋友,现在听到有自己的故交来找自己,他竟然有些想哭。

    “带我去。”当刘俭和楚云终于见面,楚云心里十分的感慨,当年刘俭被俘虏的时候,还是壮年,现在竟然满头白发了。楚云慢慢的解开了脸上的披风,一副满是伤痕的脸漏了出来,虽然经过这么多年了,但是楚云的脸色还是有不少疤痕,可见当年那些人下手之狠。

    “你是?”刘俭邹着眉头回忆着眼前的人的身份,虽然有些熟悉,但是他就是想不起来,他绝不会往楚云身上想,毕竟他以为楚云当年战死了。

    “刘大哥记不住我了,也难怪,这么多年没见,我又成了这幅样子。当年我受都督的委派,服侍过刘大哥一段时间,毕竟咱们都是匈奴人嘛,后来我进入了军队就很少见到刘大哥。”楚云没有把他假装之人的名字说出来,必定让刘俭自己想起来,更能拉近他们的关系。

    “刘大哥?这个称呼是?鲁翎,你是小铃铛?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刘俭终于想了起来,他一把拉住楚云的手就大笑了起来,楚云看得出来他是真的高兴。

    到了晚上刘俭设下了家宴宴请楚云,并且把他的妻子叫了出来,他的妻子是上党郡胡家的女子,胡家当年也是出仕过铁血军,因此对于铁血军来的鲁翎,也就是楚云十分友好。

    晚上刘俭拉着楚云喝了一晚上,两个人谈起以前的生活都跟感慨,楚云装作喝多的样子,不断地抱怨着自己怀才不遇,当年换成是他统帅铁血军绝不会灭亡。鲁翎不断向刘俭吹嘘自己带兵才能如何高超,刘俭虽然对带兵没什么兴趣,但是还是附和着。楚云就是要在刘俭心里留下一个鲁翎这个人有很高的带兵才能的印象。

    日子一天天过去,楚云在临海王府成为了一个教习,教授刘俭的儿子们练武的,毕竟临海王府不受重视,就算是给他任命一个王府长史也是没有意义。刘俭这家伙也没有一次被太子和南阳王找去议事,这出乎了楚云的意外。

    楚云在长安一呆就是两个月,刘俭没事就来跟他聊聊天,日子过得也算是舒心,不过随着一个消息在长安传播,整个长安一下子就动荡了起来,当楚云听到这个消息,他心里一喜,刘曜这个混蛋当年杀了多少铁血军的兄弟,现在兵败洛阳,人都生死不知,也算是报应了。

    “刘曜,你让我家破人亡,我也不会让你好过。”楚云并不会因为刘曜可能死了就放过他。

    几天之后,在新年之前的几天,更准确消息传了过来,刘曜竟然被石勒俘虏了。消息中刘曜完全是自己找死,石勒带领大军从襄国日夜兼程赶来,而刘曜却带着美女寻欢作乐,当石勒突然出现在刘曜面前的时候,刘曜才慌张了起来。

    他连忙下令手下军队解除了对洛阳的围困,在洛水西面仓促布阵,他手下的十几万大军毫无章法,南北延绵了十多里。石勒看到这一幕,立刻就知道赢定了,他命令侄子石虎和养子石堪各带一军从东西夹击刘曜,自己则打开了洛阳城直冲刘曜的中军,三路夹击之下,本来就阵型涣散的刘曜大败。

    传闻,刘曜在退兵的时候从马上掉了下去,身上受了十多处的伤,被石勒的养子石堪俘虏了。不过楚云却不相信一个神石掌控者,竟然从马上掉下来摔伤了,还十几处,刘曜肯定是被高手围攻才落败的。石勒此次大战斩首五万多级,也抓到了数万俘虏,刘曜精锐被一扫而空。

    这个时候的刘曜可不是刘聪在世的时候的匈奴了,刘聪在的时候,匈奴五部就可以凑出几十万精锐,那个时候匈奴大军可是真正的精兵,他们都精通骑射战阵,匈奴铁骑力压天下。

    但是经过靳准的叛乱和十几年的堕落,匈奴新生代已经不行了,因此刘曜这一次的溃败,可以说把前赵的一大半精锐给报废了。

    而且更让前赵雪上加霜的是刘曜被俘虏之后,前赵竟然找不出一个带兵之刃,当年刘聪在位的时候光大将军就十几万,每一个人都能够带领十万精锐作战,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这几年的前赵要不是刘曜撑着早就维持不下去了,而现在为前赵遮风挡雨的刘曜没了,留守长安并且掌握绝对大权的刘熙和刘胤兄弟了觉得天都塌了。

    刘熙听说父亲刘曜被擒,大为恐惧,立刻找来南阳王刘胤商议和大臣商议,结果被吓破胆的兄弟俩竟然准备撤离长安,退守秦州,前赵所有大臣都对兄弟俩的天才设想折服了,但是被刘曜杀怕了的大臣谁也不敢劝谏。

    不过国之将亡必有忠信,深受刘曜恩典的尚书胡勋还忍不住劝了几句:“太子,南阳王,如今虽然丧失君王,但国土仍然完整,将士也未叛离,我认为应当集中力量抵御敌军。力有不支时再逃也不晚。”

    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句忠言,竟然让南阳王刘胤大怒,认为这是扰乱人心,让人把他斩首,终于没有人敢说话了,兄弟俩各回各家大包小包的准备逃走,并且严令让所有人立刻准备撤离,本来没有彻底失去秩序的长安,被俩人这么一弄,真正乱成了一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