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元328年,东晋咸和三年、前凉建兴十六年、成汉玉衡十八年、前赵(匈奴汉国)光初十一年、后赵太和元年。(书屋 shu05.com)

    这一年是自从十年前以来中原大地上最动荡的一年,十年之前西晋灭亡,刘琨灭亡,铁血军和天下几乎所有势力血战,那一次整个北方打成了一片乱麻,死亡的人数超过数百万,整个天下都被铁血军的战斗力震惊,铁血军一己之力抗衡了当时北方的几乎所有势力,并且顽抗数年之久,整个雍州、并州都被打成了废墟,铁血军数十万大军虽然死的死降的降,但是却沉重打击了匈奴人、羯族人、羌胡甚至所有胡虏,胡人起码也死伤了几十万人,汉人的战斗力震惊了所有人,因此这些年连匈奴人都对汉人好了许多。不得不说民族的尊严是打出来的,并不是卑躬屈膝就能够苟延残喘下去的。

    在铁血军和胡人两败俱伤之后,祖逖迎来了自己一生中的高潮,这个当年闻鸡起舞的小子,接过了他的至交好友刘琨的使命,几乎以一己之力扛起了北伐的大旗,在他最光辉的时候,曾经收复黄河以南大片领土,并且使得石勒不敢南侵。

    不过东晋跟他的前身西晋一样,都是无可救药的烂摊子,在祖逖成功收复了大片领土之后,晋元帝也就是以前的琅琊王司马睿竟然派了亲信戴渊为征西将军、都督司兖豫并雍冀六州诸军事、司州刺史,出镇合肥,这简直就是最不要碧池的摘桃子,祖逖看到这一幕,彻底凉透了,竟然忧愤而死。其实这个戴渊也不是个没本事的人,但是有本事不代表最合适,当时在江北的都是祖逖的军队,你皇帝突然插进一个外人党最高长官,除了捣乱实在是没别的作用。

    这下子东晋彻底就进入了世家门阀自娱自乐窝里斗的美好年代,先是王敦之乱打了两年,接着苏峻祖约之乱又开始了,这个祖约就是祖逖的弟弟,还跟他哥哥打了一辈子的石勒勾勾搭搭,也不知道祖逖知道弟弟的所作所为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跑出来。当然小的内乱数都数不过来。

    现在苏军祖约之乱如火如荼,俩人的造反倒是很顺利的,为了消灭跟世家门阀关系不好的中书令庾亮,南方各大家族纷纷冷眼旁观,东晋都城建康失守,苏峻的军队进入台城,整个南方如同沸水一样,正在筹备新一轮的剧变。

    而与此同时,中原上的两个赵国也开始了他们规模最大的一次争霸之战,刘曜不亏是匈奴人中的悍将,即使是当了皇帝也不逞多让,他在这一年把石虎揍得灰头土脸,一次在河东,一次在洛阳打的狂妄自大的石虎彻底没了脾气。不过也正因为两次的大胜,刘曜竟然失去了谨慎,他的老毛病再一次的犯了,开始狂妄自大起来。刘曜此人是标准的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对待强大的敌人,他谨慎小心。对待弱一些的对手,他就狂妄自大,因为这个原因,他当年进攻长安,不知道被弱小的长安军队坑了多少次。但是面对西晋长安那种弱鸡,就算是输了,大不了从头再来,但是面对石勒和石虎这种饿狼,骄傲自大的结果就很可怕了。

    就在这种环境中,在上党郡隐居数个月之久的楚云准备出山了。

    “哑巴,咱们师徒这一次要分开许久,我教给你的本事你要勤加练习,如果有缘,咱们会再见面的,记住,不要轻易相信别人,也不要轻易暴露自己的身份。”楚云对着一个面色憨厚但是眼神却很灵动的少年吩咐道,这个少年正是牛哑巴。

    “是,师傅,您要早来找我,我会想你的。”牛哑巴开口说道,他已经不是哑巴了,楚云亲自出手把他喉咙处的断骨接上了,比起楚云在这个世界的前几个徒弟或者半个徒弟郭勇、赵虎、毛羽、冉良、崔贞等人,牛哑巴无疑是幸运的,他被楚云传授了一种他花费了十年研究出来的武功——《百花杀》,这是一门极为神奇的武功,名字是楚云借用了黄巢的我花开尽百花杀为名字取得,从名字也可以看得出这门武功的霸道。这是一门非常适合战场上的武功,是以楚云的《战神诀》配合,融合自身的杀气,熔炼而成的一门绝世武功。

    倒不是说他的威力强过楚云的其他武功,但是这门武功在这个世界的战场上,能够发挥比起绝世神功也无法做到的特性。这门武功运转并不是以内力为动力,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并不高,就算是像小仙翁葛洪那样的地阶武者都发挥不出多少实力,在仙武大陆的地阶武者每招每式都有天崩地裂的威能,但是在这个世界,连灵气虚化都做不到,需幕莲华都显现不出来。因此这个世界的武者,根本做不到源源不断的从周围吸取天地灵气,也就无法做到内力源源不绝。

    而另一种力量内劲就算是在仙武大陆都做不到源源不断,就更不要说在这个世界了。那种天生神力的人又不多见,楚云来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也就是见过一个,冉良就是天生神力,但是楚云新创立的这门武功却能够让一个人后天形成天生神力的效果,能够在战场上连续不断的作战,这效果是不是很惊人?而且随着杀戮越来越多,杀气越来越浓厚,这个修行《百花杀》的人武功会越来越高,招式越来越强,是不是很让人绝望?

    这门武功可以吸取自己周围的杀气,然后通过自己的身躯转化为力量,供应自己连绵不绝的杀戮,这是一个无耗循环一样的奇思妙想。

    但是这个世界也就是楚云能够做的,因为只有把《战神诀》修炼到一定层次,自己可以完全掌控自己的身躯,才能够修炼。这可比起葵花宝典欲练此功必先自宫难多了,葵花宝典只要对自己狠就能做到,但是这门武功却不是,光这一项就剔除了天下几乎所有的人。像是《战神诀》这种顶级的外家功夫,整个天下估计就楚云自己会,毕竟这不是个高武世界。

    而牛哑巴当然也不具备这个资格,不过就是楚云给他走了捷径,给他洗精伐髓了,不是楚云自吹,整个天下能够帮助别人洗精伐髓的也就是他自己了估计,否则这个世界的武者也不会弄出那么多有明显缺陷的神力衍生者。楚云到现在就给毛羽、冉良和牛哑巴洗精伐髓过,楚云有一些后悔没有给赵虎、郭勇等人洗精伐髓,否则他们的武功绝对要更高,起码没那么容易死。

    就算是牛哑巴被楚云亲自洗精伐髓过,也不是能够练成的。但是这门武功对人的伤害也是很大的,必须要有一位了解杀气运用的高手,以更强悍的力量护住修炼者的心神,才能让修炼者修习这门武功。因此如果没有人保护,那么练此功者必定会走火入魔,苦不堪言,俗话说杀气透体,杀气是一种人体无法承受的特殊力量,一般根本承受不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就是如果这个人有极强的神识、念力,那么就能自己保护好自己的心神,比如说楚云就是因为能够自保,才能修炼成功,但是这个世界除了楚云哪里有修炼神识和念力的武者?

    因此这门功法就成为了楚云在这个世界的独门绝技,除了楚云和楚云传授的人,任何人都不可能练成。而且就算是牛哑巴以后练成了这门武功,也有很大的缺陷,每过几年就需要楚云亲自出手帮忙清理他体内的煞气和死气,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两种东西不是啥好玩意。

    不过楚云一直在研究一门以煞气为攻击手段的武功,煞气是神识的一种,能够用神识攻击可是天阶武者的手段,楚云当然觉得越早学会越好。

    另外,只要练成了《百花杀》这门武功,生死就掌握在了楚云的手里,楚云经过了一次的背叛,对于手下绝不可能会无条件的信任,就算是最亲近的人,楚云都会留一手。

    牛哑巴走了,楚云经过这大半年的修整,双脚已经恢复了行动力,楚云的身体虽然远远达不到修炼《不灭功》那种白骨生肉的不灭体,但是楚云的脚只不过是断了脚筋,又不是重新生长,因此利用战神诀,就能够恢复。真正让楚云难受的是他的右手,右手真正的齐根切断,就算是不灭功都很难修复。而且楚云楚云的敌人都知道他少了右手,如果楚云单臂出去,不管相貌怎么变,都会引起敌人的注意,因此他必须要想办法。

    楚云对自己的确够狠,他找来了一些能工巧匠,为自己焊了一根铁,铁架和他的骨头焊在了一起,一般人就是想想都头皮发麻,但是楚云却面不改色,而且他还让这些工匠为自己的右手弄了一副铁手套。这一根右手虽然只能给做一些简单的抓举,但是已经足够欺骗大多数人的目光了。

    其实当时楚云的敌人把他的右手砍掉,就是害怕楚云恢复实力,毕竟楚云不管是用剑还是用长槊都需要右手,楚云也一直没有表现出左手的能力。但是他们都太小瞧楚云了,楚云可是一个剑客,左手剑是基本功而已。

    “义父。”楚云走回自己打造的二号基地,虽然一号基地龙一背叛了自己,三号基地的龙三听到自己死亡,一直带着人跟羯族交战,在前些年战死了,但是二号基地的龙二却坚实的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任务。

    龙二的稳妥,也让楚云暂时有了落脚之地。不过铁血军毕竟过去了十年,虽然楚云有心打探自己的老部下,但是还是没有多少消息,不过倒是听到了老熟人温峤的消息,这个家伙当年是刘琨的嫡系,被自己俘虏关押了几年,在铁血军败亡之后跑到了南方去了,听说混的还不错。

    至于其他的人,能够确切打探到消息的都不是什么好消息,当年的六大卫府的卫将军,楚云已经能够确定上党卫的左卫将军周斌战死平金谷,他也是最后一支成建制被消灭的铁血军,他们也坚持到了最后的时刻。而上党卫右卫将军赵虎则在带领大军救援周斌的时候,被石虎生擒了,估计也凶多吉少了。

    而平西卫的卫将军郭勇战死北地郡;御奴卫的卫将军崔贞不知所踪;长城卫的卫将军方大山带领长城卫血战西河郡,被刘曜斩杀。至于另外的师帅一级的将领则全部失去了消息,至于还有没有活的,除了他们自己谁都不知道。

    而文臣比起几乎没有消息的武将好多了,张彤、林俞、房卿和楚成林先后殉职,不过好在石勒并没有牵连他们的家人,只不过把他们的家人都迁移到了襄国去了。而另外的王廉、马良、樊高、李晋、高良成、吕望等人或是被匈奴人生擒或是被羯族人生擒,都被抓走了。不过好在他们还都没有生命危险,只有楚云最看重的谋臣莫含不知所踪,甚至他的家人都失踪了,这也成为了一个谜团。

    另外楚云的几位妻妾也不太好,苏锦不知所踪。吕雯死在自己面前,而王云烟也不知所踪。而马家的那一位侍妾竟然被石虎公然迎娶,楚云虽然跟她没多少感情,甚至都没多少感觉,但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楚云怎么可能不在意。当龙二把收集到的消息跟楚云说,楚云脸色都没有一点变化,但是楚云眼里的杀气却藏都藏不住,楚云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楚云想要快速崛起,依靠以前的势力是别想了,毕竟铁血军都烟消云散了,而天下虽然势力众多,但是真正有前途的没有几个。后赵,也就是石勒的手下机遇倒是很多,但是石勒可是堪比曹孟德的一代雄主,虽然他的第一谋士张宾嗝屁了,但是石勒也不可小觑。他这一辈子除了没有除去自己的侄子石虎,基本上没有犯过大错,因此想在他眼皮子底下混出头,实在是艰难。楚云这些年一直怀疑铁血军的败落跟张宾拖不了关系,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楚云却一直有这种感觉。而且后赵现在蒸蒸日上,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人家是兵强马壮。

    而曾经很强势的鲜卑就不要提了,他们被石勒打的跟狗一样龟缩在北方舔舐伤口,甚至最强盛的拓跋鲜卑还在分裂之中。所以这几方势力就不用去想了,一时半刻他们是没有能力南下。

    至于东晋和前凉张家就更不用考虑了,两个势力现在基本上是世家门阀掌权,楚云这个没有身份的黑户根本不会被他们接受,再说了,就算是被他们接受了,他们也不会让你掌握大权,连祖逖这么忠心的人都得不到信任,更别说楚云了。

    而占据四川的成汉和甘肃一代的仇池也不用想了,两个势力都是氐族人建立的,倒是不排斥汉人,但是却都地小民寡,他们皇亲国戚还安排不过来,就更不要说外人了,除非你能花上几十年,慢慢的熬资历,但是楚云显然没那个功夫。

    因此楚云这一次要去投靠的是他的死敌匈奴人前赵政权,估计匈奴人绝对没听过一首歌,歌名叫做《长大后我就成了你》,估计他们听到的话,肯定会感同身受的。当年他们没事就去欺负一下西晋长安政权,打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把长安玩弄于股掌之上,小日子过得那叫美。但是等他们占据了长安,并且迁都长安之后,他们就成了被欺负的那个。

    后赵的石勒虎视眈眈,前凉的张家摩拳擦掌,仇池国杨家和成汉李家也随时想要扑上来咬一口,匈奴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就混到这个地步了,就是在关中的晋朝残余势力和羯、氐、羌、巴这些小势力,都不让自己省心。刘曜这个皇帝当得就跟司马邺差不多,提心吊胆的,但是他却比司马邺好一些,就是他的军事才能非凡,而且独掌大权,没有权臣牵制。

    于是刘曜勉强维持了十年的统治,但是在今年,连楚云这个外人都看得出来,石勒是下了决心要灭了刘曜了。石勒连续委派大军攻击刘曜,刘曜虽然连战连捷,但是石勒却并不罢手,这就是石勒决心的证明。

    在这一年的四月份,后赵中山公石虎率士众四万人从轵关西进,攻击前赵的河东,有五十多个县应从,石虎继续进攻蒲阪。刘曜无奈之下,只能率领中外精锐的水、陆各军救援蒲阪。石虎畏惧,率军退走,刘曜追击。八月,在高候追上石虎,与石虎交战,石虎大败,尸体枕籍达二百多里,刘曜缴获的军资上亿。石虎逃奔朝歌,刘曜继续追击,并且掘开河堤水淹石虎大军,又分别派遣诸将进攻汲郡、河内郡,后赵的荥阳太守尹矩、野王太守张进等都归降刘曜,后赵都城襄国大为震惊。

    但是这一次的大战却没有打消石勒的决心,而且连续的胜利让刘曜昏了头脑。刘曜竟然大军围困了洛阳,要知道长安和洛阳虽然不远,但是洛阳残破,刘曜大军没法就地补充粮草,这在军事上说是一处险地。

    前赵皇帝刘曜只顾与宠爱的嬖臣饮酒博戏,不体恤士兵。身边人有的加以劝谏,刘曜发怒,认为是妖言,将谏者斩首。前方攻击洛阳很不顺利,已经超过一百多天,部队将士疲惫、懈怠。

    刘曜的状况简直就是内无粮草外无援军,只要石勒统帅主力进攻刘曜,刘曜必定败亡。从洛阳到长安路途遥远,刘曜军败亡之后,能不能跑回长安都很悬,到时候刘曜只留下一个黄口小儿太子刘熙,就是楚云崛起的最好机会。只要能够取得刘熙的信任,前赵的战争潜力依旧很大,几十万人还是能够凑出来的,虽然是乌合之众,但是未必不能抵抗住石勒的进攻,等到石勒退却,楚云手握雄军,功劳盖天,未必不能行曹孟德旧事。

    楚云让龙二和他手下的二十个人继续看守秘密基地,如果楚云能够杀回上党郡,这基地里面的东西就用得上了,十几天后,楚云跑死了好几匹良马才赶到了长安,这也是楚云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来这一座千年古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