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林海的哭声惊天动地,足足一个多时辰,林海才停了下来,他的话语中有些委屈又有些欣喜,看起来对眼前的男子充满了感情。

    “都督,你去哪了?你怎么才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很多老兄弟都死了,当时那个冒牌货装成是你发号施令,很多人都没感觉的出来,但是我却隐隐觉得不对。我想回上党郡去找莫郡守,因为他是我认为的最聪明的人,但是我还没回到上党郡,就听到上党郡被石勒大军围困的消息,我只能东躲西藏,咱们铁血军纷纷战败,各种消息不断的被散播,我根本就不值得该相信谁,我只能躲在西河郡,这么多年过得根本就不是人过得日子。”林海不断地抱怨,而他身前的人却一直没有说话。

    这一个人正是失踪了多年的楚云,这十年时间,林海虽然过得苦,但是却远远不如楚云,楚云过得日子才是猪狗不如,在那个深入地底的山洞中,没有光没有水没有人,什么都没有,楚云还要承受着身体上的痛苦和心灵上的折磨。不过楚云没有放弃,即使他身上有利刃难断的镣铐,即使他双脚脚筋被抽了出来,即使他只剩下一根胳膊,他还是没有放弃,十年,整整十年的功夫,楚云才从那个地狱中爬了出来。

    楚云虽然逃了出来,但是一直到了现在,楚云都不知道当年他到底怎么失败的,说起来也真是挺搞笑的,楚云这么一个混了数个世界的老怪物,竟然连自己怎么输的都不知道。当年黄凯、张彤等人先后死在自己面前,自己以不变应万变,但是迎来的却不是敌人,而是难以想象的箭雨,楚云当时内力不能用,但是多亏刚刚练成了归元罡气,楚云拼了命的催动,才让自己活了下来。

    不过最终楚云还是力量用尽,被生擒了。其实但凡楚云当时有一点力量,他都能杀出去,当时看到楚云在箭雨中活了下来,所有人都被吓坏了,甚至很多人以为楚云是真正的神,当时翻盘也是说不准的。不过最终他还是被带走了,也不知道自己跟这些家伙有什么仇怨,这些家伙就是不断地折磨自己,并且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让自己死个明白都不愿意,这些家伙真是坏透了。

    楚云不是没有受过罪,甚至他受过常人难以想象的罪,因此它的意志力十分强大。他坦然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酷刑,只要自己或者,总有一天,他会报仇的。不过这群家伙像是那自己在做实验,这一帮人每过一点时间都要给自己喝一种液体,每一次自己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而且自己的内力从来就没有恢复过。

    直到两年之后,自己开始了不断地转移,自己像是货物一样,每过一段就换地方,连楚云自己都不知道到了哪。现在想想应该是当时铁血军战败了,自己才会不断地被转移地盘。就在几年之前,他来到了那个深入地底的山洞。自己孤零零的带了几个月后,那一伙人才再次出现了,他们貌似彻底的失去了耐心,想要把自己体内的神石给找出来。他们抛开了自己的肚子,在自己的腹部一寸一寸寻找,不过当时楚云因为几个月没有喝过那个液体,已经已经恢复了一点实力,虽然内力没有恢复,也没有可能挣脱镣铐,但是却能利用《战神诀》调动自己每一寸的肌肉,神石被楚云转移到了头颅之中,哪怕他们把自己腹部掏空都找不到。

    就这样,楚云跟他们拖了三天时间,当战马嘶鸣连山洞中的楚云都能听到的时候,那一伙敌人终于退却了,他们仓皇逃走,楚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们。自己糊里糊涂的被人出卖,被人囚禁,被人折磨,竟然连发什么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世界上没有更可笑的事情了。

    不过楚云他能够确定铁血军肯定出现了叛徒,否则偌大的铁血军不会这么快就崩溃的。而楚云猜测最可能出问题的就是负责自己一切的大管家崔宁,没错就是那个自己救了她,又自己非常信任的女人。楚云把都督府的一切都交给了她,自己的衣食住行都是她负责,但是自己无缘无故的中毒内力全失,也只有崔宁才会有这个能力。如果真的是她,楚云就真的觉得自己瞎了眼,楚云实在是难以想象崔宁会背叛自己,当年崔宁和崔贞姐弟是自己从匈奴人手里救出来的,要是没有自己,他们早就死了,自己对他们也不错,姐弟两个都很受楚云重用,他们到底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这么彻底的背叛?

    而另一个楚云怀疑的对象是莹绿,这一位楚云认的好妹妹,铁血军两大监察机构,一是监察司,一是红楼,而监察司的黄凯死在了自己面前,黄凯这一位监察司的老大竟然死的这么轻易,他没有听到任何消息,这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人在封闭消息,这个封闭消息的势力还很庞大,因此莹绿的红楼有很大的可能全程参与了这一次阴谋,否则也没法解释,几乎掌控一切的监察司没有半点防备。

    另外当年自己都督府的护卫被一击即溃,而在城外大营的铁血一师、骑一师、骑三师都没有半点动作,因此可以肯定铁血军军中也出现了大问题,甚至很可能一切高级将领也参与了叛乱。竟然能够让铁血军从内而外的出现漏洞,敌人绝对是一股可怕到极致的势力。

    “林海,你是林家子弟,怎么会如此落魄?”楚云拍了拍林海的肩膀,天下再怎么乱按说也不会波及到这些世家大族啊,林家可是西河郡的一霸。换成哪个统治者估计也会拉拢这些地头蛇吧。

    “都督,当年咱们铁血军在北地郡和上党郡先后战败,几股势力都针对咱们,凡是跟铁血军沾边的都会被抓走或者是杀害,我父亲林俞当年侥幸逃回家中,就立刻让我林家子弟分散逃走,就在我刚刚逃出大门不久,我林家就被包围了起来,我父亲也被抓走。整个林家已经烟消云散了,这些年我不敢打听家人的消息,只是听到一个个的老兄弟被抓住,都督我真的怕啊。”林海说着说着又要哭起来,楚云脸色不动,丝毫没有一点被林海感动的意思。

    “林海,你当年是新一旅的旅长,数千兄弟跟着你,当年你是不是把几千兄弟都抛弃了,独自跑了回来?”楚云冰冷的话语,揭开了林海新增的一块伤疤。

    “我问你,当年除了你,都有谁逃出去了,你把你知道的事情说一遍。”楚云再问道,林海可能是当年懦弱被楚云揭露,有些破罐子破摔起来,他有气无力的说了起来。

    当年楚云被擒获之后,铁血军很多人并不知情,在覆灭楚云的势力的操作下,铁血军糊里糊涂的发动了北地郡歼灭刘曜的战役,结果铁血军并没有一次成功,反而双方打成了持久战。被铁血军压制在凉州的张家突然从凉州杀出,把铁血军杀得措手不及。与此同时石勒出动大军进攻上党郡,当时石勒已经占据了并州大半,因此石勒出动三路大军,一路从西河郡迂回包抄,一路直接从上党郡北部攻击,一路从上党郡东边进攻。

    面对天下最强大的几个势力的联合攻击,铁血军彻底抓瞎了,当时楚云已经好几个月没有露面,把楚云囚禁的势力只不过是用书信指挥着军队。但是这个时候楚云都不出现,铁血军开始人心惶惶,在战场上铁血军也节节败退。

    终于在匈奴人的发威下,皇太弟被刘曜擒杀,羌胡眼看大局已定,也彻底抛弃了铁血军,铁血军失道寡助,彻底孤掌难鸣。铁血军成建制的被消灭,当时囚禁楚云的势力可能也不想让铁血军败亡无奈之下,他们造出了一个假的楚云,想要振奋士气。结果谁也没想到,在假楚云前往北地郡的途中,竟然被匈奴人发现,假楚云被杀死,整个铁血军一片哗然,溃败就不可避免了。

    崔贞在皇太弟死后不知所踪,平西卫郭勇在听到楚云死后,率军为楚云报仇,不幸战死。北地郡糜烂之后,铁血军一败再败,扶风郡、安定郡、北地郡、上郡连连失守,最后被击败的是防卫平金谷的周斌,他的确最精通于防守,在绝境之下,防守平金谷整整三年,可惜最后还是被人出卖,平金谷的失守表面铁血军彻底败亡了。

    听着林海的讲述,楚云心情也十分沉重,虽然铁血军有不少跟林海一样的人,最后时刻为了性命,抛弃了铁血军。但是也不乏像郭勇、周斌这样的忠臣。

    “都督,铁血军的事情都被一股不明势力封锁了,现在知道我们存在过的也没多少人了。不过我听说,在上党郡的群山之间,应该还有不少老兄弟在抵抗。”就在楚云沉思的时候,林海突然开口说道,楚云意味深长的看了林海一眼。

    “林海,你是怎么成为得胜堡县尉的?”楚云突然开口问道。

    “啊,这个,我们林家在西河郡毕竟根深蒂固,我逃走之后,遇到了以为林家的故交,在他的帮忙下,我获得了新的身份,并且参了军,立了一些战功,又运作了一下,就成为了县尉。都督,既然你回来了,什么狗屁县尉我都不做了,我就跟着您。”楚云不置可否,林海却自顾自的忙活了起来。

    当黑夜来临的时候,林海端来了一些吃食递给了楚云。

    “都督,您吃吧,现在没什么好吃的,您就将就将就。”楚云深深看了林海一眼,一口把放了几根野菜的汤水喝了下去,林海如释重负的呼了一口气,就是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但是楚云却注意到了。

    “林海,说实话当年我还小瞧了你啊,没想到你这个人竟然有影帝的天赋啊,啧啧。”楚云说完,林海心里咯噔一下。

    “都督,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林海干笑着说道。

    “听不懂?呵呵,说实话你的谎话说的真的不错,连我都差点被你骗了。但是你却低估了我的警觉,你以为我会在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虽然我不知道你们用的是什么毒,但是我却记得他的味道。”楚云一口就把喝下去的那一碗汤吐了出来,林海脸色大变。

    “以后记得要少说话,话多了破绽就多。你说你这些年只是个小小县尉担惊受怕,而且你也说有势力在封锁我铁血军的消息,那么我想问问你,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的?上党郡山区有铁血军残留,这种事情估计就是你们郡守都不一定知道。还有你说你这些年过得很不好,但是你看看你镶着金丝的靴子和你腰间的玉佩,都是价值千金的东西,我看你这个混蛋过得比我好多了啊。”楚云说完,林海噗通给楚云跪了下来。

    “都督,我错了,你饶了我,我什么都告诉您。”林海竹筒倒豆子一样的说了起来,果然跟楚云想的一样,这个家伙当年被俘虏就叛变了,这么多年跟狗一样的给敌人卖命,拼了命的抓捕铁血军,不过也因为铁血军越来越少,他的利用价值越来越低,也只混了个县尉的职位,当年真正不屈而死的反而是他的父亲林俞。

    林海是一个软骨头,楚云从林海嘴里问出了不少线索,当年对铁血军的追杀虽然是匈奴人、石勒、凉州张家和羌胡人做的,但是林海却从他们身后看出了一点异常,就像是有一个隐藏在幕后的势力把这些明面上的势力串在了一起一样,这也跟楚云的想法相符合,不过具体是什么势力就不是林海能够知道的了。

    “都督,您看在我曾经为您出生入死的份上,饶了我的狗命吧。”看着林海没有骨气的跪在自己面前,楚云冷笑一声,也不说话就带着牛哑巴上了马车,林海不断地感谢楚云的不杀之恩,一直到楚云的马车使远,林海才从地上跳了起来。他脸上的卑微不见了,反而满是狰狞,有过一次背叛的人,就会有第二次,他在盘算着把楚云卖个好价钱。结果他刚站起来,就感觉心脏一紧,他不敢置信的捂着胸膛跪在了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林海想要呼救,但是他的皮肤突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血丝,血丝密密麻麻的越来越多,横七竖八的就像是鳞片一样。突然这些血丝开始冒血,林海的肉一块块的掉了下来,这种感觉比起凌迟还要痛苦。林海的意识是很清醒的,当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不断的往下掉,他却喊不出声音,动都动不了,林海瞳孔越来越大,他竟然被自己吓死了。

    楚云和牛哑巴两个人走出了好一会,楚云看着牛哑巴想问什么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十分纠结,楚云却视而不见。两个人走了几里之后,楚云就让牛哑巴停车休息,牛哑巴服侍楚云睡下,然后就偷偷的爬了起来,楚云也随之醒了过来。

    牛哑巴跑了好几里地来到了遇到了林海的林子,他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死的痛苦不堪的林海,林海的肉都成了碎肉,让牛哑巴恶心,但是看穿着牛哑巴还是能够知道这就是那个人。牛哑巴的小脸松弛了下来,他虽然年纪小,但是却看得出来林海是个坏人,自己师傅楚云当时放了他,牛哑巴觉得很不好,但是他又不能当面质疑自己师傅,只能在师傅睡了之后,来看看能不能补救,没想到竟然看到了林海的尸体。牛哑巴心里对自己师傅楚云更加高山仰止起来,他把尸体草草掩埋,然后又跑了回去。

    在牛哑巴离开之后,一个人影走了出来,他挥了挥手,牛哑巴粗糙的掩埋留下的痕迹都消失了,做完这些以后,人影又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牛哑巴赶着马车一直向东走,他也不知道最终的目的地是哪里,反正师傅说怎么走,就怎么走。当他们到达西河郡的郡城离石城的时候,他的师傅楚云破天荒的停留了一天,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师傅去了哪里,等他师傅回来之后,就更加沉默了。

    两个人的组合看起来完全没有威胁,他们一路上平安的进入了上党郡,上党郡的几座雄关已经被胡人泄愤一样的破坏了,特别是铁血军当年建造的平金谷,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怪不得人们说破坏远比建设更快。

    两个人进入了上党郡,然后就一直往南走,大约一个月之后,两个人来到了一座荒山,这座山非常的高耸险要,进山的道路都没有,牛哑巴只能把马车拴在一棵树上,把东西都被在身上,跟着楚云下车步行。

    大半天之后,两个人来到了一个光滑的岩壁前面,前面的道路已经没了,牛哑巴不知道自己师傅是不是走错了路。

    “你在这里等着。”楚云对着自己这个徒弟说了一句,然后就在牛哑巴惊讶的目光中消失在了岩壁之前。牛哑巴大为好奇,他不断的查看师傅消失的原因,终于在岩壁的一角发现了一个能容纳一人的山洞,牛哑巴想进去看看,又想起师傅让自己在这里等着,因此心里纠结的很。

    不过还没等牛哑巴想明白,里面就穿来了震天动地的厮杀声,牛哑巴十分担心自己的师傅,不过他也知道跟自己师傅比起来,自己去就是添乱,他只能一边祈祷,一边焦急的等待。

    大半个时辰的时间,让牛哑巴度日如年,他不止一次的想要进去看看,都强忍了下来啊,里面的打斗已经消失了,牛哑巴终于等不了了,他小心的走进了山洞。

    “阿巴?”牛哑巴走进去不久,就看到了一个人,以他对自己师傅的熟悉,他立刻就知道,此人正是他的师父楚云。在他师父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尸体,牛哑巴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尸体,估计有几百具。而在师傅面前还前跪着一个人,看样子应该是死了,自己师傅一动不动的看着眼前的人,直到牛哑巴拉了拉楚云的衣服,楚云终于回过神来。

    “哑巴,你说这个世界上最不靠谱的东西就是忠心了吧。”楚云苦笑着说道,牛哑巴也不知道自己师傅到底在说些什么,睁着眼睛不知道怎么接话。这个地方是当年楚云留下上党郡的三个秘密基地之一,这个人是楚云非常信任的一个人,他叫龙一,是楚云收的孤儿,楚云没有让任何人直到他的存在,因为楚云让他帮自己看守这一个秘密基地,这里藏着大量的物资,是楚云狡兔三窟的后路之一。但是当楚云来了之后,这个龙一竟然不承认他是楚云,说什么楚云已经死了,这里的一切都是他的了,而且直接下达了杀死楚云的命令。楚云虽然收留了龙一,但是却没有传授多少本事,龙一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厉害,结果当龙一的人都死在自己手里之后,龙一才慌忙求饶,而楚云只是轻轻捏断了他的脖子。

    “我楚云想要拿回来的东西,没有人能够阻止我,哈哈哈哈。”随着楚云的狂笑,他的身边逐渐弥漫出血红色的雾气,牛哑巴觉得浑身发冷,他一动也不敢动,突然他看到自己师傅周围的雾气变化成了一条条狰狞的巨蟒,紧紧的缠绕在师傅的身上,牛哑巴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竟然担忧楚云,阿巴阿巴的冲了上去,想要驱赶巨蟒,巨蟒仿佛有了情感,它不屑的看了牛哑巴一眼,然后一甩尾巴,牛哑巴就飞了出去,顿时陷入了昏迷。

    楚云身上的巨蟒竟然硬生生的进入了楚云的体内,楚云背部仿佛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但是让人惊讶的是一点血都没流出来,当巨蟒完全钻进了楚云体内,楚云的身躯暴涨了一半,变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慢慢的,楚云的身躯又恢复了正常,不过他脸上和身上的疤痕倒是浅了许多。

    楚云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才看到昏迷过去了的牛哑巴,楚云看着牛哑巴沉死了一会,然后才一把抓起了牛哑巴,朝着山洞的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