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云和方大山的长城卫接上头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建兴四年的八月份,方大山已经找了楚云好几个月。(书屋 shu05.com)当他知道楚云回来的时候,方大山大喜过望,他亲自带人前往草原迎接楚云。楚云一行人走得实在是慢的很,毕竟他们带着大量的羊群,方大山到来就可以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他了,楚云和一起来草原的将士可以说都受够了草原了。

    就在方大山带人快要和楚云汇合的时候,铁弗首领刘虎终于找到了楚云大军的踪迹,毕竟铁血军人数这么多,速度又这么慢,轻车简从的铁弗紧赶慢赶还是在长城以北堵住了楚云。

    铁弗是匈奴男子和鲜卑女子繁育出来的后代(前文写反了),因此他们也属于匈奴人,跟刘渊和刘聪一样,都是南匈奴的贵族。当年南匈奴内附汉人,铁弗跟着匈奴一起来到了汉人的地盘,刚开始铁弗还算是恭顺,但是随着刘渊和刘聪父子起兵反晋,铁弗也蠢蠢欲动,但是同族不同命,永嘉四年(310年)十月,晋朝并州刺史刘琨联合代国共同讨伐刘虎。代国君主拓跋猗卢派侄子拓跋郁律率领二万骑兵协助刘琨打败刘虎。刘虎收集残余部众,西渡黄河,据守在朔方的肆卢川,并归附汉赵皇帝刘聪。

    可惜匈奴人跟他们并不挨着,于是为了避免再次被鲜卑和刘琨联手按在地上摩擦,他假意臣服拓跋鲜卑,怎么说铁弗也有鲜卑血统,所以代王拓跋猗卢就允许他们在朔方繁衍。代王拓跋猗卢也是雄才大略,他也不会给自己找对手任由他们发展,代王把他们分为大大小小的部落,在代王暗中支持下,很多铁弗部落并不听从刘虎的命令,因此刘虎失去了对整个铁弗的掌控,这也是为什么铁血军收拾了不少铁弗部落,但是刘虎却一直不出面的原因。

    刘虎是想借助铁血军的手铲除异己,然后灭了铁血军,增长自己的威望,但是想法是好的,实施起来就不是那么顺利了。谁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一支秃发鲜卑,他们竟然窃取了领导权,刘虎一直都隐忍不出,静观其变。

    果然隐忍有了成效,铁血军增兵,秃发鲜卑引领的联盟被击溃,但是刘虎却吃惊于铁血军的战斗力,迟疑了起来,他又不想跟铁血军交战浪费自己的兵力,结果一迟疑,铁血军竟然直接带着收获走了。

    这个时候被楚云抢劫了的铁弗部落纷纷找到刘虎求援,刘虎怎么说也是铁弗首领,他又拾起了原来的想法,想拿铁血军立威,于是屁颠屁颠的去寻找楚云去了,结果还真被他找到了。

    这个李虎别看他是南匈奴贵族出身高贵,但是此人绝对是个志大才疏无能之辈,此人在原本历史上面对一个内忧外乱的代国,足足耗费了几十年没有取得一次胜利,可见此人是多么的无能。

    “都督,我军后方出现了数万骑兵。”李虎发现了楚云的踪迹,相应的楚云也发现了他的踪迹。楚云整个眉头立了起来,竟然还有来找死的,这一次从郭栓子出兵到他来援,两个人在草原上杀了起码十万人,竟然还不能震慑胡人,这群家伙还真是不怕死啊。

    “传我命令,两个羌族师为前锋,骑一师为左翼,骑三师为幽翼,我亲提三万铁血师为各师压阵,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楚云直接下达了作战命令。

    铁血军纷纷调转马头迎向了铁弗大军,刘虎一路兴冲冲的寻找铁血军,找到以后,又开始纠结了起来,铁血军的战斗力他虽然没领教过,但是肯定不可小觑。毕竟这个年头汉人势力哪有敢进军草原的,没有三两三不敢上梁山。

    就在刘虎纠结之中,铁血军迎面撞上了铁弗,铁血军也不废话,刚一交手就开始拼命,铁弗也不是软柿子,他们吸收了匈奴、鲜卑骑射和汉人的铠甲装备,因此战斗力十分不俗,而且刘虎带了七八万大军,跟铁血军人数不相上下。双方先互相射箭,然后互相冲锋,最后大规模混战,天色将晚,双方人缓缓分开,竟然打了个五五开,谁也没奈何得了谁。

    第二天,楚云亲自带人冲阵,即使有楚云的亲自指挥,双方也并没有分出胜负,古代战争并不会跟现代战争一样,有卫星全程监督,哪里是薄弱点就打哪里,古代战争考验的是将领的眼力和实力。楚云跟刘虎两个人的指挥能力半斤八两,而且双方的战争实力几乎也差不多,不管是铁弗骑兵还是铁血军骑兵都是比较优秀的骑兵,要知道铁弗人后来可是建立了大夏,曾经称霸一时,铁弗骑兵也是数得上的强军。

    楚云确实短时间无法取胜,否则那种短时间决定一场数万人,数十万人胜负的战役也不会都是战争奇迹了,历史上这种大战都是数个月,甚至数年才能分出胜负的,但是楚云实在是等不及了,因为方大山面见了楚云,中原出了大事了。

    建兴四年,公元316年,汉人在北方的势力受到了致命的打击,历史上最无能的西晋王朝灭亡。西晋末代皇帝司马邺带领十几万饥肠辘辘的饥民向匈奴大将刘曜投降,这可能也是历史上唯一一次因为饥饿投降异族的汉人皇帝了。

    短短三十七年,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父子三人欺负曹魏孤儿寡女获得的皇位就跌落尘埃了,这也可能是因果报应吧。西晋是中国历史上最松散、最无能的王朝,没有之一。它始终都没有建立起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对外没有巩固国家的边疆,对内没有整治好各路诸侯。它亡国的速度之快,堪比秦、隋。但秦、隋都曾经为国家做出过巨大的贡献,灭亡以后的农民领袖都建立起了强大的帝国,开启了汉、唐盛世,而西晋王朝的覆灭,却使得刚刚结束汉末近百年分裂局面,好不容易统一的中华大地又重新陷入了比此前更为惨烈动荡的乱世深渊,中国历史也随之堕入了长达三个多世纪的漫长黑暗时期。也是整个华夏民族的黑暗。

    而整个长安遭到了刘曜血腥的屠杀,在司马邺向匈奴投降后,长安城里的男人几乎被匈奴人全部杀光,女人成了他们玩乐的工具。也不是刘曜心狠到如此程度,而是匈奴也没有多余的粮食,养活长安的民众。

    建兴四年,整个北方都发生了大旱,就是铁血军占据的西河郡都是如此,否则楚云也不会进攻草原,跟胡人借羊马。石勒、匈奴等势力也不例外,匈奴都城平阳大旱之后,连饿死带流亡,平阳郡少了十万户的人口。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十万户可是几十万人口,这个时代有人口才有税收才有兵员。

    连匈奴人的地盘都这么惨,历经战乱的长安可想而知了,楚云不在之后,铁血军文武分裂,更是断了长安的支援,这给了长安致命一击。虽然长安全城皆兵,男女都帮朝廷守城,但是人家刘曜根本不跟你打,只是耗着你。俗话说一时的英雄好当,一辈子的英雄难做。其实挨饿跟这个差不多一个道理,一天没吃饭,我可以帮助朝廷守城,我顶得住,但是饿上半个月,谁也受不了了,长安城内都开始吃人了。因此晋憨帝司马邺下令投降之后,整个长安上至重臣,下到平民都没有反对,晋憨帝坐着羊车,为了不被饿死,就投降了。

    事情就是这么戏剧性,长安坚城很多时候都是内部被人打开的。司马邺投降之前希望刘曜不伤害长安百姓,也算是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但是刘曜却没有信守承诺。刘曜把晋憨帝和几位重臣送往了平阳,其余的朝臣全部杀害,整个长安都陷入了绝望之中,就算是铁血军派遣前去帮助朝廷守城的新二旅都被匈奴人围攻,全部击杀了。

    但是,铁血军却收获了不少,几个卫将军联手之下,取代了都督府和郡守府掌握了大权,铁血军完成了战略目标,占据了扶风郡和新平郡,再加上北地郡、安定郡,雍州一半的地盘被铁血军占据了,铁血军终于不再是狭长的一条。但是这些获得在楚云看来,跟付出相比完全不成比例。

    另外让楚云震惊的是,在西晋灭亡之后,整个北方晋室最坚定的支持者刘琨也紧跟着败亡了,整个并州,除了铁血军占据的上党郡和西河郡,其余的全都丢了。

    刘琨只身投奔幽州刺史、辽西鲜卑左贤王、假抚军大将军段匹磾,并与其结为兄弟,而并州在司空府长史李弘率领下向石勒投降,石勒占据了大半个并州。

    当方大山说完,楚云整个人都不好了,虽然方大山政治不敏感,但是楚云却从方大山的描述中,听出了铁血军内部出现了问题,楚云在走之前,曾经告诉过张彤和莫含,他决不允许朝廷出事,现在朝廷陷落,绝不是好事,铁血军实力并不强,又跟刘琨有摩擦,现在只能借着朝廷这块虎皮,勉强支撑,如果朝廷倒下,铁血军就成为了整个北方的众矢之的,到时候铁血军不一定能够撑得下来,但是现在,朝廷被攻占,铁血军竟然坐视不理?这不是出了问题是什么?

    而且刘琨也完了,铁血军北边、东边是石勒,南边是匈奴,西边是羌胡和张寔,这绝对是四战之地,到时候铁血军出了问题,他们连个帮手都没有,张彤和莫含两个人到底在做什么?

    但是刘虎这个脑袋进水的家伙却牢牢的拖住了楚云,铁弗战斗力不弱,楚云手下就带着铁血一师、铁血二师、骑一师、骑三师和两个羌族师。这么多军队不论交给谁楚云都不放心,毛羽和冉良毕竟太年轻,而骑一师的黄村和骑三师的鲁忠都不是帅才,把这么多人交给他们,楚云做不到,至于羌族师两个师帅就更不可能了。就算是来接应楚云的长城卫卫将军方大山,楚云也不放心。

    因此楚云终于体会到了进退维谷的感觉,想要快速返回就做不到,不快点回去,又满是担心。

    “都督,末将愿意代替都督阻击铁弗大军,如果不敌我愿意以死谢罪。”跟了楚云两年时间的冉良变化十分巨大,他不光武艺大大增长,成为铁血军数得上的战将,而且楚云还让他学习兵法,冉良十分刻苦,被楚云看重。而且他心思玲珑,竟然看出楚云的想法,还直接开口请战。

    对于冉良的能力楚云倒是有些相信,毕竟冉良是楚云看着成长的,但是他的资历却不足以亚服其他几位师帅,铁血军的哪个师帅都是战功赫赫之辈,冉良虽然也有战功,但是却并不足与压制其他师帅。冉良和自己既是师徒又是兄弟,楚云正在想怎么拒绝,冉良却又再次开口了。

    “都督,我只要铁血二师和两个羌族师三万人,就足以对抗铁弗大军。”冉良的话终于引起了楚云的兴趣。

    “冉良,你我虽然情同兄弟,但是军中无戏言,如果你做不到,后果你是知道的。”不等楚云说完,冉良就再次跪下请令,他直接签下了军令状。

    楚云思虑再三,答应了冉良的请求,实在是楚云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天下完全大变,他再多等一天,就多失去一份先机。

    楚云下令骑一师、骑三师各拿出一个旅划归冉良名下,冉良指挥铁血二师、两个羌族师和两个独立旅,一共三万六千余人抗衡铁弗大军。则方大山则带领长城卫随时准备支援冉良,他现在要运输楚云从草原带来的几万匹马和十几万头羊,因此冉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要孤军奋战。

    当天夜里,楚云就带着其余的人离开了,当楚云回到离石城之后,整个天下的形势又发生了大变,刘曜占据长安之后,修整了大半个月,就直接代理大军杀进安定郡去找皇太弟的麻烦,而刘壁则带领凑出来的数万大军,准备关门打狗。

    石勒占据并州之后,开始大规模的迁移人口,准备把并州变成一片鬼蜮,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啊,让铁血军也体会下。另外他直接派大将孔苌进攻了拓跋鲜卑的核心封地代郡,希望擒杀箕澹,而拓跋鲜卑当家人竟然假装视而不见,当年纵横天下的拓跋鲜卑已经彻底失去了锐气,要知道这才短短几个月啊,拓跋鲜卑就衰落成了这样。但是跟历史上不同的是,历史上箕澹在刘琨失败之后无处可跑,最终只能在代郡被石勒消灭。现在并州可是出现了铁血军这个变故,于是箕澹竟然带着数千骑兵从代郡逃亡上党郡求援,上党郡左卫将军周斌竟然直接接纳了箕澹,石勒跟周斌在上党郡对峙起来。

    反正楚云回来的时候,楚云都看不清楚天下到底是怎么了,王廉带着都督府的几十个属官跪在了楚云面前哭诉,楚云恨不得一脚踢死他们,他们这群混蛋把都督府的名声彻底毁了,哪怕楚云回来都一时半会的挽救不了。而且王廉这个混蛋,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他是真的老了。房卿一直在家里养病,这个老东西倒是比王廉看得更远。

    与此同时西河郡的郡守张彤也收到了楚云返回的消息,他立刻放下一切政务前来迎接楚云,张彤和王廉见面,竟然互相不发一言,就跟不认识一样,楚云这才知道铁血军问题比他想的更严重。

    而且各卫将军和各师的师帅,竟然只有牛根生这一个预备役的长官前来,其余的竟然都集合到了北地郡周围,刘壁竟然把离石城的部队抽调一空。

    在楚云看来,他们这些手下,已经有了不听话的倾向,特别是他们长时间驻扎在一个地方之后。这一次听到自己回来,众将领肯定是害怕受惩罚,所以准备携带战功返回,他们难道还真想在安定郡把刘曜的十几万大军消灭?这是不是有些痴人说梦?楚云是不看好他们的行为。

    “都给我回去。”楚云脸色阴沉的说道。这一次都督府和各郡长官打擂台,双方都出现了问题,更可气的是武将竟然也出现了问题,另外监察司在自己消失之后,竟然跟军队搞到了一起,整个铁血军就是因为自己几个月不在,而闹得乌烟瘴气。

    “这就是你们做的?啊?王廉、房卿,你们两个是最早跟我的老臣,你们又是都督府的左右长史,是位高权重,你们就是这么领导都督府的?王廉,这些都是你下的令?”张彤把这段时间都督府下的命令都递给了楚云,其中竟然有免除张彤西河郡郡守的命令,另外还有谩骂西河郡郡守府不听从号令的骂街文书,整个就是一堆笑话,这是代表了铁血军最高权力机构的都督府发布的文书?这不是打楚云的脸嘛?

    王廉接过来,越看越是害怕,很多命令他都没有见过,但是上面的大印却是清清楚楚都督府的大印,他立刻知道都督府出现大问题了,私自使用都督府大印发假命令这可是堪比造反的大罪啊。

    “都督,我真的不知道,我都没见过啊,都督明察啊。”王廉直接瘫在了地上。

    “张彤你告诉我,这段时间你除了跟都督府打嘴仗,你还做了什么?这段时间铁血军是谁指挥的?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难道全部要造反嘛?监察司在做什么,黄凯呢?一群混账。”楚云一把掀翻了桌子,所有人都跪了下去。

    “都督,刘曜九万大军已经入寇安定郡,现在崔贞卫将军正在指挥大军和刘曜交战。刘壁刘都统正在和平西卫卫将军郭勇、中阳卫卫将军马辉等待战机,因此刘都统、崔将军、郭将军、马将军和所有铁血军的将士不能亲自前来恭迎都督,他们晚几天将会携大胜来跟都督请罪。”楚云回来都没有亲自来迎接的监察司黄凯终于出现了,一出现就代表了一大半的铁血军高级将领。

    楚云直接走下了坐位,他朝着黄凯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本来躬身向楚云汇报的黄凯,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他浑身开始冒汗,背后的衣服竟然短时间就湿透了,当楚云走到他面前三步的时候,黄凯终于承受不住压力,跪了下去。

    “都督饶命,我黄凯一片忠心,我都是为了都督您啊,我是听了崔贞的蛊惑,但是我绝没有背叛都督啊。”黄凯这一位铁血军的大魔头竟然被楚云吓得泣不成声。

    楚云一脚把黄凯踢飞了出去,黄凯飞出去十几丈远,才撞上了一根柱子掉了下来,三个人抱不过来的柱子竟然被黄凯撞出了数条裂缝。

    “黄凯,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骗我,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脾气太好了?啊!”楚云冷冰冰的话语竟然如同奔雷一样在大殿中炸响,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脑袋嗡嗡的,特别是黄凯,楚云的话正是朝着他说的,黄凯闷哼一声一大口血吐了出来,他的双眼里全都是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