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谁拿着北地郡的地图就能清晰的看到,这个时代的北地郡跟江南水乡一样,河道遍布,而且现在正是夏季,小的河流也水量丰富。铁血军的人数虽然不到匈奴大军的一半,但是却依靠河流跟匈奴人打的难解难分。

    刘曜有些想骂娘,他的目的是安定郡的皇太弟好不好?你铁血军跟我拼什么命?我只不过想从北地郡借个路啊。当然要是刘曜知道皇太弟已经被铁血军暗中控制之后,他就不会有此一问了。

    双方交战十几天,谁也没有占到便宜,而双方的大战被那几个救援长安却被匈奴大军吓得止步不前的朝廷援军看的真真的。

    张寔一直都是忠臣孝子的样子,他在今年派了数千精锐帮忙守卫长安,而在之前几年,张寔和他父亲就也支援人也支援物资,所以他们张家在长安遍布耳目。

    张寔这段时间一直想弄清楚,外面到底怎么了,他只不过是巡视了一圈,凉州的出口安定郡和北地郡就已经易主了。任何一个雄才大略的人都难以接受前路被断的现实,他的父亲张轨在凉州经营了十几年,就是想要占据凉州割据一方。而张寔比他父亲的野心更大,他认为秦失其鹿,他张家并不是没有机会。

    不过张寔武力打通北地郡和安定郡计划失败之后,他只能等待机会,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他发觉安定郡的匈奴十分的奇怪,安定郡除了羌胡基本上没有了汉人,要知道汉人才是征粮纳税的根基,匈奴人竟然把境内所有的汉人都赶走了,这对一个独立的势力来说实在是太奇怪了。

    另外张寔搞不懂,匈奴皇太弟刘乂也就是朝廷封的赵王到底是怎么养着十几万大军的,要知道安定就算是有存粮,也绝对没有供应十几万大军超过一年的存粮。而匈奴人把汉人都赶走之后,却老老实实待在安定郡练兵,没有一点缺粮的样子,这摆明就是告诉张寔,这一支匈奴人是有另外的靠山。

    而能够供应十几万大军的势力,除了凉州和南阳王司马保,也就是铁血军了,张寔知道绝不可能是司马保,司马保年纪太轻,到了现在都没完全掌握秦州,如果真是他做的,那么不可能一点消息不传出来,再说司马保能够掌控十几万大军,他早就发动政变夺位了。把其他的可能性全都排除,剩下的可能即使再不可能,也只能是真相。

    当张寔推断出铁血军和所谓的赵王皇太弟刘乂是一伙的之后,张寔就把爪牙都收了起来,没有表现出一点攻击性,这种态度把铁血军都欺骗了。

    司马保派来的大将胡崧也把铁血军的战斗力看在了眼里,他认为他为自己的主子找到了一个好帮手,司马保有称帝取代晋憨帝的野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姓司马的皇族各个都认为自己才是皇帝的最佳人选,要不然也不会弄出八王之乱。胡崧立刻写信劝说司马保和铁血军拉近关系。

    刘曜和铁血军的战斗持续了几个月,两军时战时停,最终谁也奈何不了谁。最后刘曜被打的没了脾气,有着数条河流的天然屏障,铁血军又是刘壁亲自指挥,刘曜根本就无法穿越北地郡。

    最后刘曜派人低声下气的恳求铁血军借道安定郡,刘壁告诉刘曜他需要请示,于是双方就进入了短暂的和平。谁也没想到刘曜这一次简单的借道,竟然让铁血军分裂了。楚云已经走了两三个月了,在这段时间,铁血军各郡守和各卫将军都做得很不错,这些年楚云也笼络了不少人才,像是莫含、张彤、马良等人都是大才,不要说一郡之长,就算是一州一国都能治理。

    不过铁血军的制度有一个很大的漏洞,楚云在的时候没有问题,但是一旦他不在,铁血军并没有一个能够服众的二号人物。这当然是楚云故意的,毕竟在这个世界没有人能够和诸葛青衣一样让楚云绝对信任。因此刘曜的请求让铁血军的几个高级文官武将出现了巨大的争执。

    北地郡的郡守是马良担任,因为战争发生在北地郡,因此他有很大的话语权,但是马良自己知道他精通政务,军事才能一般,因此他没有发表意见,他把刘曜的请求交给了都督府,马良也没想到这一次简单的事情竟然引起了一系列的变化。

    随着楚云的离开,铁血军几方为了各自的利益,暂时抛弃了派系的纷争,分为了三个暂时的团体,其中王廉和房卿等人代表都督府无疑有着最高的地位。不过随着房卿的身体不适,整个都督府除了王廉也没有其他老人了,因此王廉在楚云离开之后,执掌了铁血军大权,不管是军事命了还是其他的,都需要王廉盖章,因此当都督府众人把王廉隔离了之后,铁血军就出现了问题。都督府大量的吸收了一些世家子弟,毕竟这个时代人字的人太少,只有世家子才能读书写字。王廉是琅琊王家出身,而且楚云招募的新人也都是世家出身,王廉很喜欢这些子弟,因此也大力提拔他们。这群家伙在王廉掌握大权之后,也顿时水涨船高,他们可以控制王廉什么时候能看到那一份文件。当刘曜的请求送来的时候,他们比王廉知道的更早,这群人大都是年轻的世家子弟,虽然为铁血军效力,但是他们还是更心向朝廷,于是在铁血军和朝廷之间,他们选择了朝廷。他们不经过王廉的命令,私自通过都督府发布了命令。

    他们命令铁血军同意匈奴人借道,等匈奴大军从北地郡进入安定郡之后,立刻封闭道路。因为安定郡也是铁血军控制,到时候北地郡的铁血军和安定郡的大军夹击匈奴,很可能让刘曜大军全军覆没,他们这些人很可能成为朝廷中兴的大功臣名垂千古。其中他们的代表人物就是当年死心塌地跟随匈奴皇太弟刘乂弘农杨家子弟扬升和济阴郗家的子弟郗泌。这两人都是以服侍长辈的命运来的,他们的长辈就是当时劝楚云帮助皇太弟夺位的那俩太子太师和太子少师,都是名门之后。

    但是跟都督府众人的想法不同,作为封疆大吏的张彤、莫含和林俞却都不同意让路,他们严词拒绝了都督府的命令。这让都督府十分震怒,扬升和郗泌再次假传圣旨,命令三位太守前来离石城,三个人自然知道楚云不在,于是再次一口回绝。倒不是说他们认为消灭不了刘曜大军,而是因为他们都不想消灭,他们这些人怎么会看不出都督府这一次命令的诡异。的确,在铁血军拼命之下,铁血军很可能把刘曜的十几万大军消灭,但是铁血军会死多少人?这摆明是舍己为人的行为,莫含、张彤等人都跟楚云好几年了,他们绝不相信楚云会这么做,因此他们当然抗命不尊。因此都督府就跟三个郡守打起了嘴上的官司,让铁血军失去了统一的领导。

    与此同时,都督府的命令直接越过了郡守,下达到了军中,而军中将领一眼就能看明白,执行都督府命令唯一后果就是匈奴人和铁血军势力大衰,而朝廷有了喘息之机。现在朝廷和铁血军紧挨着,因为匈奴人的威胁,所以相处的还不错,如果没有了匈奴人的威胁,铁血军该怎么办?朝廷想要收回铁血军的权力和军队,楚云该怎么办?因此军中将领暂时就跟几位郡守站在了一起。

    刘曜大军绝不能消灭,最起码不能现在这个时间消灭,而且战争没有绝对的胜利,万一消灭不了刘曜大军,铁血军和皇太弟的关系就被世人知道了,到时候铁血军不光要面对匈奴人的威胁,而且朝廷也绝不会放过铁血军,试想一下,如果一个领导被手下人耍着玩,这个领导是会一笑了之还是开除下属?

    几个郡得到了军中将领的支持,他们撇开都督府联合起来,主张维持现状等待都督回归。

    而眼看着几个郡守竟然只是主张按兵不动,以卫将军和各师师帅为代表的高级将领不高兴了,他们有自己的小算盘。铁血军以军功立家,绝大多数情况都是以战功多寡决定自己在军队里的职位。因此铁血军众人渴望战功,现在他们不主张战争,他们怎么获得战功?但是都督府的命令当然不行,他们虽然渴望战功,但是也不会背叛铁血军这个团体。而以鬼主意见称的崔贞竟然行动了起来。他在御奴卫是暗地里的皇帝,手下军队超过十万,让他的威望大增。

    于是崔贞的联络下,刘壁、方大山、郭勇、周斌、赵虎等人或者是亲自前来,或者是派了心腹手下,召开了一次会议。会议由崔贞主持,他建议跟匈奴刘曜私下议和,刘曜去攻击长安,彻底把长安灭掉,也让铁血军拿下头上的紧箍咒,而铁血军则进攻扶风郡、新平郡,把长安以西的地盘握在手里,双方以长安为线,把雍州瓜分。至于长安的死不死不管他们的事。再说南阳王司马保派人拉拢铁血军,使者虽然没见到楚云,但是却在离石城到处宣扬,只要楚云支持他司马保称帝,那么他一定给楚云封王,南阳王的拉拢也是崔贞行事的基础,他并不认为长安朝廷多么重要。在崔贞大胆串联和战功的诱惑之下,铁血军没有通过文官就决定了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们联合起来封锁了铁血军内外一切消息,并且在监察司黄凯的帮助之下,私自跟刘曜签订了合约。

    双方商定以长安为界限,长安以东的京兆郡和冯翊郡归刘曜,长安以西的扶风郡和新平郡归铁血军,安定郡的皇太弟则在匈奴攻下长安之后,自行处理。毕竟一旦刘曜占领长安,那么就不用绕路从北地郡去安定郡了,从长安就能直接前往。到时候,铁血军和皇太弟统领下的大军以为朝廷报仇的口号,灭亡刘曜,铁血军占据整个雍州,成为天下真正的一方巨型势力。

    当然这都是楚云的小舅子崔贞想出来的,但是他却说服了全部的高级将领,楚云也不会想到崔贞这么大胆,如果真的按照崔贞的想法,铁血军的确能够获得巨大的声望,也能获得巨大的利益。但是与之相对的就是天下所有势力的敌对了,出头的橼子先烂,不过不管怎么说,崔贞的想法都开始实施了。

    崔贞亲自前往刘曜的大营,刘曜很是高兴的接见了崔贞,双方仅仅花费了一天就达成了协议,当天晚上,崔贞就代表楚云在正式文件上签下了名字。刘曜看着崔贞意气风发离开的样子冷笑一声,刘曜告诉身边的亲信,此人估计没有什么好下场,众人都不理解刘曜为什么会有此一说。

    数天之后,刘曜大军兵分两路,一路从北地郡南下杀入扶风郡,一路直接杀向长安,所有关注这场大战的实力全都大惊,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双方突然停手了。

    建兴四年六月,刘曜突然兵围长安,鞠允大军早就溃败,因此长安没有多少军队,刘曜轻易攻陷了长安的外城,鞠允、索琳带着小皇帝你司马邺退到小城自守。长安内外断绝了联系,城中非常饥饿,一斗米值二两金子,人都开始吃人,短短几天城里人死了一大半,兵士逃亡不能控制禁止,只有凉州义兵几千人和铁血军赵四顾手下的一旅将士誓死不逃走。

    京城粮食仓库有几十个麦饼,鞠允把饼弄碎做成粥来供愍帝食用,不久也吃光了。在这种情况下右仆射索琳起了异心,他觉得朝廷已经没有希望了,因此想把皇帝卖个好价钱。索琳派他的儿子去见刘曜说:“现在城中的粮食还足够维持一年,是不容易攻克的,如果答应让我继续保持现在的地位,那么我就就献城投降。”刘曜却将计就计把索琳的儿子杀了,把尸体送了回去,索琳惶惶不可终日。而长安上下知道身为二把手的索琳都想开城投降,朝廷的威望消散殆尽。

    与此同时,崔贞连连催促刘壁用兵,刘壁从上党、西河、上郡抽调大军,连同北地郡军队一共七万余人,尾随匈奴大军杀入了扶风,短短两周时间铁血军就占据了偌大的扶风郡。

    就在长安岌岌可危,铁血军占据扶风的时候,石勒也开始动手,他亲自带领三万军队进攻并州的东门户乐平,乐平太守韩据不断请救于刘琨,而刘琨这个时候没有收到匈奴大军围困长安的消息,因此硬气得很,准备出兵教训一下不给自己面子的石勒。

    但是深通兵法的箕澹、卫雄劝说刘琨:“这些人虽然是晋朝的百姓,但长时间沦落在异族地区,不了解您的恩德信义,恐怕他们难以使用。不如暂且在内收取鲜卑人的剩余谷物,在外抢夺胡人贼寇的牛羊,关闭关卡守住险要之地,开展农业生产,停止军事行动,等待拓跋猗卢的军队受到信义的教化感召,然后使用他们,那么功业没有不完成的。”

    一意孤行的刘琨却不肯听从,他命令手下全军出动,以大将箕澹率领二万步兵、骑兵作为前锋,刘琨亲自带领三万军队驻扎在广牧,准备一次击溃石勒大军。

    石勒才知道刘琨恢复了实力,但是石勒却不肯撤军,毕竟今年天气又是大旱,石勒心疼花费的粮食,而且这一次消灭不了刘琨,那么就一时半刻没机会了。箕澹率领两万大军都是代王手下的强兵,听到箕澹逼近,石勒手下的很多将领都十分害怕,不光是匈奴人被鲜卑收拾,羯族人也没少被鲜卑教训,因此这个世界羯族人对鲜卑人也有惧怕。

    石勒手下不少将领都劝说石勒暂避锋芒,石勒却不同意,他说:“箕澹的军队人数虽然很多,但从远方开来,兵士疲惫,号令还不能统一,有什么精悍强壮?现在敌人来临,怎么能舍弃离开?大军一动,难道容易中途回师?如果箕澹乘我撤退之机而攻逼,溃逃都顾不上,哪儿能挖深沟垒高墙呢?这是消灭自己的方法。”石勒斩杀了所有劝说自己的将领,慑服了所有人。他下令以孔苌任前锋都督,命令三军,并且下令:滞后出击者,斩!每个人都不敢再多泄气的话。

    石勒占据险要之地,在山上设置诱敌的兵马,前面安排两支军队埋伏,派出轻骑兵与箕谵交战,假装不能取胜而退逃。箕澹放开军队追击,进入埋伏中。石勒前后夹击箕澹的军队,箕澹大败,石勒缴获铠甲、战马数以万计。箕澹、卫雄觉得刘琨已经没希望了,他们率领一千多骑兵直接逃奔代郡,希望石勒不会进攻代郡。韩据弃城逃跑,刘琨听到前方兵败进退无据,彻底没有了主意。

    而在草原上楚云终于找到了一支会说汉话的乌桓部落,并且在这个部落的帮助下,楚云在三个多月后终于找到了被围困长达半年之后的郭栓子。

    郭栓子虽然被围困了半年,但是却有吃有喝,并没有伤亡多少人,楚云带领大军出现,惊疑不定的胡人自动让开了位置,他们没想到楚云和郭栓子等人汇合之后,就夺回了战场的主动权,郭栓子手下骑兵远不如楚云的铁血师精锐。秃发鲜卑、铁弗和羌胡部落集结了七八万骑兵和楚云带领的铁血师骑兵大战七次,铁血师七战七胜,胡人联盟土崩瓦解,楚云带领骑兵追了始作俑者秃发鲜卑的余部一个多月,才把他们抓了回来。楚云当着几百个部落的面,把这个部落不论男女全部五马分尸,然后宣布他楚云是这一片草原的保护者,其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搜刮物资。被打服了的几百个部落也不敢有啥意见,楚云从他们手里弄到了十几岁的男女各一万人,马匹五万余,羊十余万头,然后浩浩荡荡的准备回程。

    当楚云离开之后,铁弗首领刘虎统帅铁弗主力到达了郭栓子被围困半年之后的峡谷,当他得知汉人已经离开之后勃然大怒,他马不停蹄的朝着楚云撤军的方向追了过去,楚云的草原之行,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ps。大改了一遍,刚才快12点了,为了全勤必须传,没检查,早订阅的哥们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