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云到达了战场,来敌正在跟自己的侍妾吕雯交手,吕雯现在境界只是人境后期,怎么可能是敌人的对手,要知道来敌可是地阶高手。要不是吕雯经常跟自己一起练武,实战经验丰富,可能早就败了,地阶武者对人境武者具有压倒性的优势。都督府的亲卫数百人把吕雯的宅子团团包围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动手,毕竟两个人的速度太快,谁都害怕会误伤吕雯。

    楚云背着手看着来敌,这个人穿着一身素衣,竟然十分年轻,倒是有一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不过楚云眼力非凡,来敌虽然他内力深厚,但是招数竟然稀松平常,内力的运用更是粗糙,一招用处,大部分的内力都浪费了,只有区区三四成作用到了吕雯的身上,否则也不至于两个人差着一个大阶段,竟然还拿不下吕雯。

    吕雯的碧玉剑法在自己指点下十分纯熟,而且在碧玉剑法中,还融合了楚云的绝学《叠浪十三剑》,这门武功的“叠”字诀可是能够以弱胜强的绝技,楚云看到吕雯的剑法强度一浪高过一浪,楚云就知道她准备用自己教给她的绝招了。

    “叠浪六合剑。”吕雯大喊一声,长剑激射而出,对着来敌就飞了过去,来敌双眼凝重,他手里的长剑横在自己身前,他的气势也不断的增长,就在吕雯的剑跟来到了面前的时候,来敌单手一推,两把剑的剑尖撞到了一起,来敌脸色涨红的后退了三步,手里的剑脱手而出,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吕雯的六次叠力也被来敌化解。

    来敌脸色火红,盘膝坐在地上,双手运气,楚云知道他是在运气疗伤,吕雯也内力耗尽,身子一软就要坐在地上,楚云连忙过去抱住了吕雯。不过楚云知道,这个时候对此人动手,并不是好机会,此人毕竟是地阶,虽然在疗伤,但也没有放松防备。

    毛羽却觉得终于找到了时机,几百把弩箭强弓纷纷对着场中的男子,毛羽不断地看向楚云,只要楚云一声令下,男子就会被射为肉泥,不过楚云却没有开口下令,楚云知道这些箭矢绝对杀不死此人,顶多就是打伤,然后楚云怎么应对?而且谁知道他有没有同伴。

    “阁下是何人?”楚云看着男子问道,这个人被吕雯击伤,但是并无大碍,只要给他一点时间,他就能恢复如初,吕雯只不过把叠浪十三剑的叠字诀练到了第六层,根本没有重创一个地阶武者的实力。

    一身素衣的男子睁开了眼,他也知道自己还没有痊愈,实在是没想到自己一身本事行走天下,竟然被一个女人击伤了,但是他必须立刻回话,否则几百只箭矢可不是开玩笑的,就是他一个不慎也可能受伤。

    “阁下就是楚云楚都督吧,在下葛洪,乃是方外之人,月前我去看望刘琨兄长,他告诉我,他手下有一位能人楚惟忠,有万夫不当之勇。我本以为跟贫道是同道中人,就来见识一下,没想到耳听为虚啊,原来令夫人才是同道中人。”这个叫葛洪的人说完,楚云才明白过来,原来这家伙是受了刘琨的委托,不知道是来除去自己,还是有什么别的目的。自己的《龟息功》能够完美的隐藏自己的气息,所以他才看不出自己的实力,不过葛洪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楚云一时间实在想不出来。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之人多了,也不多楚某一个,不知道阁下还有什么事情?如果没事就请离开吧,我都督府欢迎朋友,但是却不还有恶客。”楚云的实力虽然到了人境十层,比起吕雯要高,但是面对一个地阶武者还是不足,楚云既然没有把握拿下此人,那么也不会把他得罪狠了,毕竟惹到他,整个铁血军都可能成为他的打击对象,到时候铁血军说不定都能因为他一个人而崩溃。

    就在这个时候都督府传来了哭喊声,楚云让毛羽去看一下,没一会毛羽就面无血色的跑了回来。

    “都督,王夫人被刚才飞出去的剑插中了腹部,眼看就是不活了。”楚云脸色陡然一变,王云烟可是怀了自己的孩子,这个仇绝不是想揭过去就能够揭过去的,否则自己的脸往哪里搁。

    “楚都督,在下人称小仙翁,对于救命治人还是很有一些心得的,既然事情是我惹下来的,我一力承担,如果我救不了阁下的夫人,那么我愿意一命抵一命。”楚云一下子想起了这个人是谁,原来是三国时期著名的方士葛玄的后代,号抱朴子的小仙翁葛洪,怪不得此人这么熟悉。传说此人精通于炼丹,是后世灵宝派创始人之一。

    当然楚云不是看到葛洪的身份才会停止动手,而是他葛洪说愿意一命抵一命,这让楚云对他有了一丝好感。

    “请。”楚云咬着牙说道,葛洪也没有耽误立刻在下人带领下朝着王云烟的宅子赶去。

    当楚云和葛洪到了王云烟的宅子,大量的丫鬟侍女都围着王云烟哭泣,都督府的几位大夫都束手无策。葛洪的长剑从王云烟的腹部贯通而出,鲜血都止不住,这种伤势在古代几乎就是致命的。

    “哭什么,全部给我滚出去。”楚云大骂一句,所有人都退了出去,王云烟依稀听到楚云的声音,她艰难的睁开眼,朝着楚云伸出了手,楚云连忙接住王云烟的手。

    “老爷,我们的孩子,救救我们的孩子。”王云烟满眼是泪的看着楚云,楚云只能连连安慰。

    “楚都督,我先给夫人把把脉吧。”楚云点了点头,葛洪接过王云烟的手,楚云紧紧盯着葛洪的神色,葛洪刚开始还很平静,但是满满的脸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最后整个眉头都挤在了一起,楚云心里一沉。

    “我先给夫人止血。”葛洪从怀里拿出一个小葫芦,递给了楚云,楚云心领神会的给王云烟敷上了伤药,这药竟然不逊色于自己从仙武大陆带来的伤药,王云烟腹部的血立刻就止住了。楚云本来从仙武大陆带了不少药,但是却扛不住这么多年的消耗,除了寥寥几种,楚云带来的药都没了。

    “先让夫人休息一会吧。”葛洪一挥袖子,一顾暖洋洋的内力进入王云烟的身体,已经快要陷入昏迷的王云烟彻底昏迷了过去。

    “葛洪,我不管你是不是什么小仙翁,我告诉你,如果你救不了我的少妻,那么你也别想走出都督府。”楚云浑身杀气涌出,葛洪脸色狂变起来,他没想到这个楚云竟然有这么浓厚的杀气,这几乎已经犹如实质,虽然杀气并不是什么实质性攻击手段,但是楚云这么强悍的杀气,都能影响到绝大多数的对手。就算是葛洪这个地阶武者都要受到影响。

    “楚都督,贵夫人我的确能够医治,但是贵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了,而且贵夫人以后估计也很难怀孕了。”葛洪说完,楚云的脸色更加难看,在古代子嗣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多少女人为了一个孩子被逼疯,王云烟怎么可能受得了如此大的打击?

    “这还不如让她死去。”楚云说完,葛洪默然了,他虽然是方士,但是又不是不能娶妻,他也有自己的妻子孩子,换位思考一下,这对一个女人来说的确很残酷。

    “楚都督,孩子已经彻底失去了活力,除非是神仙下凡,否则绝不可能复活了。而贵夫人的子孙囊已经被损坏,我现在的确难以修复,不过我希望给我几年时间,我一定研究出恢复的办法。我把一个消息送给你,算是我对楚都督的补偿吧,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个普通人是如何让吕姑娘嫁给你的,但是既然她嫁给了你,就尽量的少让那一位吕夫人抛头露面,很多跟我一样的人都喜欢选择同类结合,那些人不是你这样的普通人能够对付的,哪怕你的杀气如此深厚,你不会使用自己的杀气,对我们这些人没多少威胁,不是每个人都跟自己一样这么好说话的。”葛洪语气看似平等,但是楚云听得出来,他的平等是高高在上的神对于普通人的怜悯,并不是真的心里就看得起楚云这个所谓的都督。

    楚云想让这个葛洪把王云烟治好,只能显示一下自己的手腕了,否则谁知道他能不能记得住自己的承诺?如果有人在楚云身边,就能“看”见楚云身上不断地往外冒着红色的雾气,这雾气把楚云和他身边的葛洪都笼罩了进去。葛洪刚开始还不在意,但是慢慢地他的视线里出现了很多可怕的东西,他的神色郑重了起来。

    一只只浑身赤红的饿狼慢慢地出现在葛洪的周围,它们没有一点犹豫朝着葛洪扑了过来,葛洪不断地用深厚的掌力击杀着一只只的饿狼,但是饿狼仿佛无穷无尽,慢慢地个红的周围又出现了赤红色猛虎、蟒蛇、巨蝎全都不断地朝着葛洪涌了过来,葛洪慢慢的感觉自己的内力开始凝固住了,他的动作越来越慢,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他想呼吸,但是却呼吸不到一点空气,他感觉自己的胸膛都快炸开了。

    这个时候一个骑着数仗高血色战马的武者,拿着一把浑身赤红色的长槊来到了葛洪的面前,当武者的长槊指着自己的时候,葛洪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多少年了,自从葛洪得到了神石就没有感受过害怕,但是这一刻,葛洪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武者拿下了脸上的面具,葛洪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这个武士竟然是他今天见到的并州副都督楚惟忠,他想大叫,但是却喊不出声音。

    穿着赤红色铠甲,骑着赤红色巨马,拿着赤红色长槊的楚云对着葛洪轻蔑的说道:“葛洪,我给你两年时间,如果治不了我夫人的病,你上天下地,我也会杀了你,就算是躲起来,我也会把你葛家铲平。”

    跟楚惟忠很像的武士驱马远去,葛洪周围的情景变换了起来,他正在一间客房中,整个屋子里没有一个人,葛洪用袖子擦了擦头上的汗,刚才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实在是太可怕了。

    葛洪走了出去,就遇到了一直护卫在楚云身边的那个青年,也就是毛羽,毛羽看到葛洪就冰冷的开口了:“葛仙翁,我家都督让我告诉你,两年之内,帮我家夫人找到恢复身体的方法,否则我家都督一定亲自造访葛家。至于我家夫人现在的伤势就不需要阁下了,我家大人能够治疗。葛仙翁愿意在都督府休息几天就随便休息,愿意离开就无需告辞了,我家都督说我们也拦不住阁下。”

    葛洪听到他还在都督府,吃了一惊,他哪里还敢待下去,刚才的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他对着毛羽拱了拱手:“两年之内,我会在再来。”然后瞬间就消失在了毛羽面前。

    其实楚云刚才是取巧了,这个葛洪虽然号称道家的先师,但是精神修为差得很,楚云激发了浑身的煞气,让他形成了幻觉,没想到堂堂地阶高手,竟然中招了。其实真打起来,楚云还真干不过他,这也是楚云没跟他再见面的主要原因,不过两年的时间,楚云自信,两年之后,自己就能晋级地阶,到时候一定把葛洪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楚云可是很记仇的。

    楚云以截血术封住了王云烟的几条动脉,然后把葛洪的剑取了出来,最后再敷上葛洪哪里弄到的伤药,其实并不难。但是对于一般人就堪比登天,楚云才不会让葛洪动手,这人情怎么能这么简单就还上?楚云总算是亲自见到了这个世界真的有修炼到地阶的武者,他要加快自己的修炼。

    而且刘琨对自己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依旧对自己充满了恶意,要不然也不会让葛洪过来试探自己,葛洪所在的葛家楚云也打探的清清楚楚,他们是一个大家族,楚云不担心葛洪能够食言而肥,毕竟楚云想找他们并不是很难。不过刘琨今天能够找到葛洪,下一次说不准找来别人,这倒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楚云好不容易安抚完王云烟之后,楚云就收到了郭栓子的消息,郭栓子大军在草原上遇到了危险,铁弗和一众杂胡并没有郭栓子造成多少伤害,毕竟郭栓子是带领数万大军出发的。而且这些胡人生活的很原始,根本就没有从汉人身上学会兵法计谋,郭栓子把他们耍得团团乱转,长城周围被郭栓子扫荡一空,但是好巧不巧的遇到了一支游牧到这里的秃发鲜卑部落。

    秃发鲜卑可是鲜卑六部之一,慕容部、段部、拓跋部、宇文部、秃发部、乞伏部各个都是魏晋南北朝的弄潮儿,秃发鲜卑曾经在西晋初年,在首领秃发树机带领下爆发了大规模的反晋斗争,大大震动了西晋的统治,不过那个时候晋朝还算是强盛,秃发鲜卑被镇压。

    但是因为晋朝的民族政策,秃发鲜卑部落并没有因此而溃散,一部分秃发部鲜卑聚集在凉州东南广武一带,默默发展,后来还曾经建立过南凉。而拒绝投降的秃发部一部分返回了草原,他们恢复了祖先的勇武,以游牧为生,不过他们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胡人,秃发树机的覆灭也不到五十年,所以当他们遇到郭栓子带领的铁血军骑兵,他们一边且战且退,一边联系周围的部落,竟然把郭栓子的大军切割成了两段,郭栓子所在的前军被胡人联军团团围住,而骑一师的黄村多次救援不成,只能向楚云求援。

    不过郭栓子虽然被围困,但是他们并不缺少食物物资,一时半刻胡人那他们也没有办法,双方形成僵持。楚云却不能不救援郭栓子,郭栓子可是自己的心腹铁杆,虽然楚云生气他的贪功冒进,楚云还是立刻准备出兵。

    楚云给朝廷写了一封奏表,奏表中写道秃发树机余孽死灰复燃,竟然纠集数万大军进犯,铁血军大将郭栓子被围困在草原,他不得不带领大军去救援,不等朝廷的回信,楚云就率军离开了。

    当朝廷收到了楚云的奏表,即使是很不愿意楚云的铁血军主力进攻草原,但是朝廷也无法阻止,不说楚云本来就是车骑大将军,有自主用兵之权,就是郭栓子被围困,楚云也必须要去。朝廷虽然还是不知道铁血军的很多内幕,但是郭栓子是楚云手下的左膀右臂,他们还是知道的,这么一个人被胡人围困,楚云为了不让手下寒心,也只能去救,朝廷只是希望匈奴人不要趁着楚云不在搞什么幺蛾子。

    但是他们还是真猜对了,楚云率主力离开不久,匈奴就得到了朝廷的消息,随着匈奴人其实越来越强盛,朝廷的希望越来越少,很多汉官都为自己留后路,自动成为了匈奴的眼线,因此如此重大的消息,就被匈奴得到了。

    匈奴人对于铁血军还是有一定畏惧的,毕竟好几次战争,他们都没赚到便宜,而且匈奴也把铁血军视为了朝廷的最坚实的臂膀,毕竟不管是刘琨还是南阳王司马保,亦或是西凉张家,匈奴人都不放在眼里,这几个势力都被匈奴人击败过。

    匈奴上下开始酝酿建兴四年的新一轮长安大战,而与此同时刘琨所依仗的代王拓跋猗卢也开始酝酿着惊天巨变,建兴四年成为了一个在历史上非常特殊的年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