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楚云来到高奴城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毕竟从长子城统帅大军奔袭几千里也是很不容易的,楚云麾下的骑兵刚刚结束了上郡的征战,连休息都没有就投入另一场战役,楚云也不能让他们过分劳累。

    楚云也感觉出长子城实在是太偏,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把治所迁移到离石城,不过这都需要时间。

    “都督。”林俞带着上郡的官员出来迎接楚云,看到楚云,林俞直接跪在了地上迎接,这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毕竟这与理不合,但是李晋等人略一思考,就跟着跪了下去。

    楚云风尘仆仆的下了马,把林俞搀扶了起来,他并没有对刚才的跪拜说什么,反而拉着林俞的手,大肆夸奖林俞这段时间的功劳,让林俞的老脸红光满面,显然十分兴奋。

    林俞这段时间的确表现出了很不错的才干,他学习了西河郡的郡民制度,把羌胡人分化治理,大大调动了羌胡人的热情,而且这段时间他把上郡将近十万的人口全部统计了出来。还贯彻了楚云的汉姓、汉服、汉话的融合政策,而且最让楚云满意的是甘泉城和定阳城的建设速度很快。林俞的表现值得楚云的肯定。

    其实这些羌族人的要求还真的不是很高,能够吃饱饭,并且得到跟汉人差不多的对待,他们就不会随便反叛。汉朝的时候羌族数次叛乱,很多次就是因为朝廷过分的虐待羌族人。

    东汉安夷羌族大叛乱可以说是汉朝羌族最大的几次叛乱之一了,而起因说起来可笑至极。安夷县一位低级官员,强夺一位漂亮的羌族女子,她的羌族丈夫无处申诉,就杀掉那官员,携带妻子,出塞逃命。安夷县长大怒,他认为这个羌人违法乱纪了,率领军队前往追捕,结果激起先民族各部落组织联合兵团抵抗。

    在羌族越聚越多下,汉朝的官员终于怕了,于是汉朝奉命平叛的护羌校尉张纡就开始实施怀柔,羌族也不想跟朝廷打仗,于是纷纷投降。本来这件事情就结束了,结果这个张纡不知道是不是疯了,他大设筵席招待他们,却在酒中下毒,屠杀八百余人,这激起了几乎所有羌族人的愤怒。虽然最后平定了叛乱,但是却让朝廷彻底失去了威信,后来羌族数次叛乱,都是汉朝的人对不起羌族人引起的。

    因此楚云深以为戒,那些恭顺的羌族人决不能随便欺压,而各地的官员处理胡人应该和汉人的量刑基本相同,这也是楚云下达的严令,谁不服从,谁就滚蛋。政策上可以压榨他们,但是却决不能让他们轻易感受得到,用软刀子杀人有时候更加凶狠。

    在高奴没呆多久,楚云就率领三万铁骑杀向了北地郡。

    北地郡位于后世的陕西和宁夏交接的地方,坐落在雍州的西北角,这里也是胡人聚集的地区,但是这里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北地郡的丢失切断了雍州和凉州的联系,而且能够随时威胁到长安甚至南阳王司马保的秦州,让朝廷不敢全力应对东侧的匈奴军,也让秦州司马保对长安的支持不敢再尽全力,北地郡的战略地位极其重要。

    因此当铁血军主动要求收复北地郡之后,刘琨不但没有反对,反而十分支持。当然这在刘琨看来,也是铁血军保存实力的说辞,他并不知道铁血军已经基本上收复了上郡,否则隔着上郡,铁血军想要直接攻打北地郡是痴人说梦。

    郭某某说过一句话有主的干粮碰不得。楚云占据了上郡之后,一直对凉州虎视眈眈,而北地郡和安定郡就是挡在铁血军前面的最后的阻碍,但是偏偏这两个地方是朝廷直接掌控,楚云不可能直接对两地动手,现在匈奴人占据了北地郡,楚云终于等来了难得的机会,因此哪怕朝廷不要自己帮忙,自己都不准备坐视不理。

    至于攻占北地郡之后,怎么不让朝廷收回,楚云和莫含等人也想出了办法,而这个办法就是被楚云抓住了好几个月,而匈奴人仍没有一点赎回想法的皇太弟刘乂。

    当年铁血军俘虏了刘乂之后,本来楚云还想用刘乂和匈奴人谈判,换取两家的暂时和平,但是楚云失望了。匈奴人对外宣称的消息是皇太弟刘乂病死,太子之位由晋王刘桀担任,匈奴人竟然把刘乂彻底抛在了脑后。

    楚云当时就想把刘乂宰了,但是被一贯有鬼点子的崔贞劝住,自己这个便宜小舅子告诉自己,这个皇太弟刘乂的身份特殊,不如留着说不定还有用处。朝廷当时也让楚云把刘乂押运到长安鼓舞士气,不过楚云对外宣称刘乂被人劫走了。

    果然留下了刘乂给铁血军解决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铁血军就算是把匈奴人击退,北地郡朝廷也不会给自己,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匈奴人”继续占据?

    北地郡最大的两个胡人部落就是卢水胡和马兰羌。卢水胡是属于杂胡,族源复杂,既有匈奴、月氏的成分,又在民族演进中吸收了羯族、氐羌乃至汉族等部族,因而兼具白种人和黄种人的特征。在北地郡和安定郡的势力很大,当年骠骑大将军、雍州刺史、酒泉郡公、晋朝的擎天之柱贾疋就是因为征讨卢水胡被他们杀死的,可见卢水胡的势力之大。

    而马兰羌则是羌胡的一支,这两个部落经常出兵骚扰雍州司隶州,可以说朝廷的心腹大患。这一次匈奴人出兵两万人,说实话并不能直接攻占北地郡,但是卢水胡和马兰羌跟匈奴人狼狈为奸,他们拼凑出了数万大军,在他们的帮助下,匈奴镇东将军呼延谟势如破竹,短短几个月就击退了晋室索琳的援军,攻占了北地郡。

    不过匈奴人有帮手,楚云这一次也不是孤军奋战,楚云把羌胡中的壮丁基本上都征召而来,除了本部骑兵,铁血军还有数万羌胡仆从军,因此双方的实力基本上差不多。

    楚云甚至还想让匈奴镇东将军呼延谟击败后驱赶到安定郡去,顺势占据安定,彻底把西凉封锁起来。当然这都需要看后续的情况,说不准铁血军被呼延谟击败呢。战争的事情谁都不好说。

    另一路朝廷援军,刘琨本部人马三万人和拓跋六修的十万鲜卑铁骑合计十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入了匈奴都城所在的平阳郡,匈奴一日三惊,短短半个月之内,刘琨的大军就杀到了距离平阳城不到三十里的地方。

    匈奴人对鲜卑人心里十分畏惧,三国时期,匈奴被鲜卑按在地上摩擦,连草原都不敢待了,跑到了汉人的地方内附,所以说鲜卑对匈奴有天生的心理优势。近些年刘琨依仗拓跋鲜卑一部跟匈奴数次大战,匈奴基本上全败了,要不是鲜卑人不肯下死力,匈奴绝不可能这么猖狂。

    匈奴朝廷一片混乱,刘聪任命刚刚成为太子的刘桀为大将军,统帅平阳城数万军队迎战刘琨大军,鲜卑铁骑和匈奴铁骑拉开了近些年双方规模最大的一场大战,被汉人的花花世界腐蚀的匈奴铁骑和正处在拓跋鲜卑最顶峰时候的鲜卑铁骑已经拉开了差距。

    刘桀军虽然接收了不少援军,但是还是被打的节节败退,数天之内,刘桀大军败退了十几里地,他不断地向自己的父亲刘聪求援,整个平阳城惶惶不可终日,要求刘曜大军返回的呼声一天高过一天,鲜卑铁骑的威名震动了整个天下。

    宫中的刘聪却该做什么做什么,日渐衰老和肥胖的刘聪依旧流连于烟花丛中,对于刘桀的请求刘聪都置之不理,这让匈奴汉国群臣大失所望。刘桀无奈之下带军回到了平阳固守,刘琨和鲜卑大军把平阳团团围住,双方陷入了僵局之中。

    而在另一边朝廷左仆射鞠允带着大军迎战刘曜大军,虽然刘琨和楚云相继出兵让朝廷上下信心倍增,但是他们还是被刘曜打的节节败退。整个冯翊郡八个县已经丢失了一半,朝廷只能寄希望于刘琨和楚云能够取胜。

    “都督,咱们应该先占据泥阳县彻底切断匈奴大军撤退的后路,这样我们就能做到一举而擒。”大帐之中,楚云带来了西河郡郡守张彤,张彤指着地图给自己出着主意,楚云点了点头。

    “黄凯,你给大家说一下北地郡的敌情。”楚云对着站在角落的黄凯说道,这一次楚云把他带来了,攻略北地郡是铁血军一等一的大事,楚云必须要监察司的情报。

    黄凯从角落的阴暗处走了出来,众将领感受到了一股阴凉之气,不自然的离得黄凯远了一些。自从黄凯进入监察司之后,他的人缘就直线下降,特别是他毫不手软的处理了数位县令和军中的不少中层将领之后,所有人对黄凯简直就是敬而远之。

    “都督,匈奴镇东将军呼延谟在月前占据了北地郡郡城所在地富平县,因为长安方面的援军溃败,所以呼延谟并没有在泥阳县驻守大军,倒是卢水胡和羌胡不少人留了下来搜刮泥阳县,现在整个泥阳县乱成了一团,胡人在烧杀抢掠,估计就是呼延谟亲自前来都制止不住了。据我估计泥阳县应该有超过数万的各类胡人,当然有很大一部分都是老弱和女人,这一次北地郡的陷落成为了胡人的大狂欢,因此攻陷泥阳县对我军来说手到擒来。”黄凯说完,众将纷纷请战,在楚云影响下,铁血军内部对这些杀害汉人的胡人没有一点好感,在铁血军心里,只有死去的胡人才是好的胡人。

    楚云也没有派出铁血师跟他们抢唾手可得的功劳,当然铁血师自认为是王牌部队,他们也对打这些乌合之众没有兴趣,但是别人却有兴趣。

    这一次楚云带着铁血师和四个骑兵师,以及两个羌族师和两个羌族旅前来的,看到羌族人对屠杀自己的族人这么感兴趣,楚云也没有阻拦。

    “楚归义、楚归心。”楚云喊完,两个羌族师的师帅立刻出列。

    “我命令,羌一师和羌二师为前锋,给我杀进泥阳县,所有反抗者全部格杀勿论,投降者免死,杀害汉民的人一律处死。至于从俘虏身上抢到的钱财,你们可以留下一半,我要你三天之内给我彻底肃清泥阳县,你们做不做得到?”楚云说完,两人大喜过望,立刻领命离开。

    “都督真是高啊,以夷制夷还能让他们这么忠心。”张彤恭维的说道,楚云跟他相互望了一眼,两个人大笑起来。

    三天之后,楚云大军入城,日月星辰旗猎猎作响,整个泥阳县残留的上万百姓全部出城迎接王师,楚云亲自接待了泥阳县的几位有名望的长者,他们跟楚云哭诉整个泥阳县被胡人占据的一个多月里死了接近两万人,楚云彻底怒了,他当着泥阳县活下来的一万多人的面,处死了被俘虏的数千羌胡,并且把他们的脑袋铸成了景观,整个泥阳县的民众彻底认同了刚刚占据泥阳县的铁血军。

    楚云让骑三师的骑暂六旅和一个羌族旅驻守泥阳县,然后马不停蹄的杀向了富平县。一路上遇到的胡人一律杀死,就是为了啪呼延谟收到消息有了戒备。数天之后,铁血军大军突然出现在富平城外,在城外驻扎的一万卢水胡和数千马兰羌被铁血军击溃,逃走的不足两千人,铁血军取得了进军北地郡之后的第一场正面大胜。

    正准备率军返回夹击长安的镇东将军呼延谟大惊失色,他刚刚占据北地郡一个多月,他的注意力都在西边的凉州身上,没想到竟然从东面杀出了一支敌军?

    整个富平城的城墙都被他拆除了,就是害怕自己出兵去攻长安,北地郡从新被敌人占据,没想到真正搬起了石头砸伤了自己的脚。

    他连忙把两万匈奴骑兵集合了起来,至于他的盟友都在各地搜刮物资,能够集结出来的也就是一万人,要知道他当时可是集结了六七万仆从军,呼延谟大骂了一句烂泥扶不上墙,就带军仓促出城。

    当呼延谟带着三万好不容易集合出来的大军来到城外,五万余铁血军早就摆开了阵势,呼延谟是一位沙场宿将,看到铁血军的军容气势,他就知道铁血军十分不好惹,而且看铁血军的人数几乎是他的一倍,呼延谟知道这一次自己危险了。

    不过呼延谟却没有半点慌张,胜负乃兵家常事,呼延谟并不认为他无法离开,这些年匈奴南征北战,输了很多次,但是每一次他们都能卷土重来,而且呼延谟回头看了一下自己身后的士兵,虽然仆从军表现出来的十分畏惧,但是自己本部兵马却都神色淡然,呼延谟很是满意。他决定先试一下铁血军的成色,实在不行就撤军离开。

    就在这个时候,铁血军中走出了十几个人,最前面的一位金盔金甲正是被楚云带来的匈奴汉国法定继承人皇太弟刘乂。呼延谟吓了一跳,他们呼延家族和刘家都是匈奴中的大姓氏,呼延谟更是刘乂的父亲刘渊亲自提拔重用的,对于刘聪和刘乂的复杂关系,呼延谟只能沉默,毕竟他们兄弟可都是老皇帝刘渊的儿子。

    这些年明眼人就能看得出刘聪对自己的弟弟刘乂越来越看不顺眼,刘乂喜欢看人文化,重用汉臣也让匈奴贵族不喜,但是不管怎么说刘乂为人宽厚对人真诚也不失为一位优秀的接班人。在刘聪宣布刘乂病死的时候,呼延谟还十分的难过,但是现在他竟然在敌军中看到了刘乂,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见过刘乂的人很多,虽然刘乂性子比较温顺,让匈奴贵族不喜,但是在平民的眼里,他却是一位很受尊敬的皇族。他有几次为普通的匈奴军卒说话,在严苛的刘聪手中保住了性命,因此很多匈奴底层都对刘乂满是好感。

    因此刘乂被很对人认了出来,顿时匈奴大军扫乱了起来,呼延谟心理大叫了一声不好。

    “全军听令,自由射击。”呼延谟立刻张弓想把刘乂射死,既然皇帝刘聪说刘乂病死了,那么他只能认为刘乂病死了,如果等刘乂开口,说不定全军不战而溃,这是呼延谟绝不能接受的。

    “不准射击,那个是皇太弟,真的是皇太弟。”一个匈奴校尉策马来到呼延谟的面前,随着他的叫嚷,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看向呼延谟。

    呼延谟大怒,他手里的铁枪探出,一枪把这个校尉捅死,然后举着滴血的长枪喊道:“皇太弟已经病死,那个人是假的,给我射击。”

    但是随着刘乂的越走越近,越来越多的人吧刘乂认了出来,成百上千的匈奴将士纷纷下马跪在了地上迎候刘乂,呼延谟知道大势已去。

    “呼延叔叔,你就是如此想杀死我嘛?”刘乂在冉良等几个铁血军军士的保护之下来到了呼延谟的面前。他在铁血军这些年吃穿用度都不缺少,在监察司的威逼利诱和一些支持他的汉臣的劝说之下,刘乂只能跟铁血军合作。

    “我大赵国皇太弟已经病死,你是假的,我为什么不能杀死你这个假冒皇太弟的恶贼。”呼延恶狠狠的看着刘乂,他显然还是在垂死挣扎,只要他杀死了刘乂,那么一切还有希望,看着越来越多下马拜见刘乂的将士,呼延谟大喝一声杀了过来。

    “来得好。”冉良手持钩戟杀了过去,呼延谟是一位神石衍生者,但是比起被楚云洗精伐髓学习了《战神诀》的冉良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两个人交手五十余招,呼延谟就险象环生,冉良钩戟大力横扫,呼延谟一个不慎手里的铁枪就被击飞。

    “冉将军住手。”就在刘乂的求情声中,冉良的钩戟插在了呼延谟的脖颈之上,呼延谟掉下了马生死不知。

    “皇太弟在此,全部下马投降。”冉良大喝一声,竟然盖住了上万人的嘈乱,匈奴军中除了呼延谟的三千本部人马其余的都纷纷投降。

    “毛羽,带领你部下的铁一旅给我杀光不肯投降之人。”楚云大手一挥,铁一旅杀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