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和吕家的两个女子再加上崔宁,本来楚云要娶的就是他们三个,但是林家的女子竟然买通都督府的主管和服侍苏锦的几个侍女,来到都督府挑衅苏锦,这是楚云绝不可能原谅的。

    林俞本来是都督府的主薄,就在前段时间,楚云把他跟吕望这个上党郡的主薄调换了位置,一郡主薄和都督府的主薄权利根本无法相比,毕竟跟在楚云身边的前途怎么看怎么都更光明。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王廉、房卿等人才会把林俞的嫡女给选成楚云的侍妾,这是政治上的交换,当然也是为了安抚林家这个在西河郡很有实力的家族,楚云也没有反对,反正娶谁都是娶。谁知道林家竟然自己找死,正好撞到了楚云的枪口之上,楚云立刻就派人去林家收回了婚书,林俞多次求见都被楚云拒绝。

    这一次林俞找自己肯定是听到了风声,毕竟楚云从新迎娶吕家女子,让林俞看到了希望,但是楚云却绝不会让林家的女人进门,这不是给苏锦难看嘛?

    林家的子弟在西河郡离石城称王称霸太久了,出了不少的纨绔子弟,这一次林家出事是自找的,林俞这个林家家主虽然没有犯法,但是也有很大的责任,楚云虽然很不想见,但是在王廉的劝说下,楚云还是让他进来了。

    林俞一见到楚云就行了大礼,楚云不看重这些形式,平常属下见面,除了军中的人,一众文臣只需要鞠躬而已,而且林家又是上三品的世家,这简直就是把自己林家的脸面都踩在地上了,楚云不置可否。

    林俞不断地请罪,楚云都没有说话,虽然这个老狐狸林俞算是个人才,但是能力并不那么出众,再加上林家子弟太招摇,楚云早就想好好敲打一下他。楚云一直不说话,让林俞完全猜不透楚云的想法,他的衣服都湿透了,难道林家要彻底完蛋?越想林俞越害怕,这个老虎来彻底失去了分寸,甚至哀求了起来。

    王廉连连给楚云使眼色,楚云都视而不见,就在林俞浑身颤抖已经害怕到了极限的时候,楚云终于说话了。

    “起来吧,你看看你们林家子弟干的好事,是不是觉得你们林家还是西河郡的土霸王?”楚云把监察司收集到的林家罪证扔在了林俞面前,林俞哆哆嗦嗦的拿了起来,当他看完他更加的害怕起来。他们林家子弟众多,强抢民女甚至逼出人命都有,而且不是一个两个,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啊。

    “你林家有七房数百子弟,还真是家大业大,你这个族长当得也真够不容易的,这么多人里南面就有几个不争气的人,也不完全是你的错。你这长房一脉还是不错的,你的几个儿子都很不错,我还是很看好你的,我不希望你因为几个不争气的子弟坏了前程。说不准这些人就给你带来弥天大祸,到时候你就悔之晚矣了。我现在给你机会,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做,才不被他们连累?”楚云说完林俞愣了愣。

    “求都督明示。”看到林俞的态度,楚云还是很满意的。

    “我觉得不如分家。”楚云说完,林俞惊讶的抬起了头。这个年代说分家简直就是一件天大的丑事,这个时候的人都觉得家比国还重要,很多人宁可叛国也不会让家族利益受损,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还是在晋朝这个世家门阀最强盛的时代,如果林俞真的这么做了,那么就是自绝于天下世家,他林家就会成为世家的笑柄,但是不这么做,楚云的威胁可是实实在在的。

    果然楚云开口了:“林主薄既然不愿意,那么就请回去吧,我会让他们秉公办理的。”

    林俞知道自己不答应,楚云肯定立刻对他们林家动手,林家就彻底完了。但是如果真的分了家,他就要牢牢的跟随铁血军,跟随楚云了,否则他林家一定死路一条。

    “我愿意分家。”林俞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

    楚云点了点头,他早就看这些家族不爽了,后世隋朝的灭亡不就是被这些世家搞灭亡的嘛?隋炀帝一次次的征服高丽,不就是为了削弱这些世家的力量?隋炀帝虽然后世很多人咒骂,但是的确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这么一个人都斗不过世家门阀,楚云作为一个势力的首领,怎么会对他们有好感?

    虽然整个铁血军的世家并不多,就有寥寥几家,但是楚云还是准备先定下基调,把他们这些大家族全部拆散,让他们凝聚不出后世五姓七家那样的大门阀。林家这只是第一个,正好撞到楚云枪口上的而已。

    “好,林主薄你很不错,我铁血军攻略上郡,等到上郡平复,我保你为上郡郡守。另外你林家女子实在是太过分了,竟然来都督府挑衅我的未婚妻,这样的女人我是不会娶的,不过我看毛羽还没有成婚,你们林毛两家可以说是休戚与共,你另选一个女子嫁给毛羽为妻,我会亲自为他们主持婚礼。”楚云说完林俞心里好受了很多,他再次恭恭敬敬的跪下给楚云行礼,然后心情复杂的离开了,王廉等几个都督府的官员互相看了一眼,他们显然也看出了楚云的真实目的。

    楚云的大婚如期举行,虽然不是娶妻,但是娶得几个侍妾都是铁血军重臣家里的女子,楚云虽然没有称王,而且地盘也不大,但是却也是一方诸侯,因此铁血军除了几个有重要任务不能离开驻地的将领,其余的人都来了。

    铁血军文臣武将济济一堂,楚云按照娶妻的礼仪,赢取了四位侍妾,也给足了几家面子。

    闹闹哄哄几天之后,楚云正式下令兵发上郡,进行第二次的征讨。楚云下令新一轮进行完整训的预备役组建新一旅、新二旅。新一旅由林俞的二儿子,也是唯一一个林家进入军队的儿子林海担任代旅长,这也是楚云在林家分家之后,给予的奖励。新二旅则由降人赵四顾为新二旅的旅长,这个人是雒阳郡投降的一个匈奴校尉,他是老军旅了,在十年前就担任过大晋的校尉,匈奴人攻破洛阳之后被俘虏,为了家人不得不投降匈奴,他的经验十分丰富,曾经在马辉手下担任过军主,中阳城守卫战的时候给楚云留下过深刻印象,这一次也算是破格提拔。

    楚云命令羌一旅、羌二旅、新一旅和新二旅跟随楚云进军上郡,毕竟如果打下了上郡,不能单靠骑兵防守。

    楚云这一次带着铁血师、骑一师、骑二师、骑三师、骑四师和四个独立旅,总兵力超过五万人决心彻底拿下上郡。

    就在楚云准备攻占上郡的时候,凉州刺史张寔得到了羌族兵败的消息,张寔勃然大怒,他没想到铁血军竟然如此强悍。当时攻入西河郡的那些部落都是他掌控力最强的部落,一战之下几乎全军覆没,这让他彻底失去了对上郡的掌控。

    张寔立刻召集手下商议,长史张玺提议直接出兵,遭到了几乎所有人的反对,别看凉州位居西北,看似安全得很,但是其实周围全都是不安定因素,特别是张寔并没有父亲张轨的威望,很多地方的太守并不服从他的命令,因此虽然凉州拥兵数十万,但是能够拿的出来的军队也就是几万人,而且楚云也是朝廷敕封的官员。如果双方动手,朝廷会怎么想?张寔还需要朝廷的名号维持,因此直接出兵被众人否定了。最终张寔等人也没商量出主意,只能坐观其变。因为消息闭塞,他们还不知道楚云曾经攻略上郡,甚至还打着全据上郡的目的,如果他们知道了,肯定不会如此决定。

    而与此同时,掌旗得到了长安朝廷的第一批求援使者,张寔跟父亲张轨不同,他对朝廷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而且匈奴势力很大,他并不想掺和朝廷跟匈奴的战事,要不是面子上不好看,他甚至都不想给朝廷继续供应物资。于是张寔决定在凉州巡查一番,他成为刺史之后,也没有巡查过自己的领地,凉州包含了整个西域,十分的大,朝廷使者也不可能找到自己,于是张寔就很自我感觉良好的,带领亲卫队离开了住所。等几个月后张寔再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天翻地覆了。

    楚云求的就是一个快字,西晋建兴三年六月,楚云大军五万余人从得胜堡杀入上郡,在早已收买的羌胡部落的带领下,一个月就打到了高奴(后世延安附近),楚云把归降的羌族骑兵挑选出了一万余人,新建为了羌三旅、羌四旅、羌五旅,以他们为前驱,征讨不肯归顺的羌族部落,而楚云的大军则驻扎在了高奴城。

    楚云下令羌族俘虏加固高奴城的城墙,短短两个月内羌俘虏就死亡了数千人,不过效果是显著的,高奴城建设的速度十分的快速,两个月就基本上完工。

    楚云下令带来的两个步兵旅驻扎在高奴城,而铁血军的骑兵四散出击,扫荡一切能够看的的胡人,归顺的一律打散部落迁移到西河郡或者上郡其他地方,不肯归顺的则贬为奴隶帮助铁血军建城。

    上郡在西晋最强盛的时候都是胡人的地盘,也只有刘琨曾经统治过这里,因此算起来这里并不是晋朝的原有领地,因此上郡就跟一张白纸一样的任凭楚云涂抹。

    楚云准备以上郡中心的高奴城为基点构建上郡的防御体系,而上郡原本的郡城肤施因为太靠北而彻底舍弃,楚云从新把上郡南部,也就是长城以南的地盘划分为五个县,分别是甘泉县、定阳县、高奴县、子长县和肤施县,这五个县分别建立坚城。以高奴县、甘泉县和定阳县构建三角防御体系,从而防备来自南部的匈奴和西边的张寔。

    接下来的几个月,在上郡生活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羌族部落不是被铁血军剿灭,就是被迫投降,要不然就跨越长城从新回到草原上去,铁血军在羌族人中的威名能够让小儿止啼。

    羌族人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但是面对全身武装的铁血军骑兵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羌族组织起来的三万大军被铁血师和骑一师不到两万人击溃,上郡羌族彻底的成为了待宰的羔羊。

    当楚云在上郡兴风作浪的时候,长安城陷入了苦战,在南阳王司马保的支持下,长安勉强的跟匈奴大军对峙。但是北地郡却失守了,长安和凉州的联系彻底的被封锁。

    北地郡也有大量的羌胡部落,匈奴人逼迫羌胡出兵,以羌胡的人命把长安前来的支援部队消耗了个干净。而张寔就如同没有看到这一幕一样,竟然没有派出任何援兵。没有了凉州的支持,长安岌岌可危。

    朝廷的使者不断地被派遣了出去,并州刘琨、南方司马睿、凉州张寔等等都收到了朝廷的求援,为了换取各地的支持,朝廷升琅邪王司马睿为丞相、大都督、督中外诸军事。南阳王司马保为相国。以占据豫州的荀组为太尉、领豫州牧。以刘琨为司空、都督并、冀、幽三州诸军事。把代王拓跋猗卢的封地代郡扩大,把常山郡封给了他。当然楚云也升官了,把楚云升为了正二品车骑将军,短短二个多月内,朝廷竟然派来了三波使者。

    虽然上郡还没有完全征服,但是楚云却不得不反回了上党郡,他留下了骑四师的左颂统领骑四师和两个羌族旅继续征讨不服,然后留下林俞担任上郡郡守处理上郡的事宜。主要就是把羌族部落打散迁移,并且接收从上党郡和西河郡迁移而来的汉人。

    楚云带着铁血师、骑一师、骑二师、骑三师和新建的羌一师、羌二师返回了长子城,羌一师和羌二师都是由三个羌族旅构成,两个师两万人,几乎把上郡所有羌族的壮年男子抽调一空了,因此楚云也不担心羌族人会造反。

    一回到长子城莫含等人就立刻求见,楚云连苏锦和四个侍妾都没见过,就开始商议朝廷的救援,而现在朝廷的使者和刘琨的使者都来到了长子城,朝廷是求援,而刘琨的使者是来借道,刘琨这一次真的急了,他甚至写信跟楚云服软,楚云绝对相信,如果楚云不借道,刘琨肯定跟自己拼命。

    “都督,朝廷绝对不能倒,如果朝廷倒了,咱们铁血军肯定首当其冲,咱们虽然占领了上郡,但是我们需要时间消化。而且咱们毕竟是朝廷的臣子,为了咱们在天下人眼中的名声,我们也必须出兵。凉州张家父子为什么能够稳居西凉,还不是张轨忠臣的名声让人信服。朝廷人心未失啊。”莫含说完,众人都纷纷赞成。

    “好,莫公说的不错,我们必须要出兵,但是我们出兵多少,要怎么打,这一些都需要考虑。”楚云点了点头。

    “都督,刘刺史请来了十万鲜卑铁骑,我们借道是肯定的,不过我们也要防止他假途灭虢,刘刺史对我们可并不友好。”莫含又说道,莫含深知刘琨的性格,因此这一次虽然暂时服软,但是他不会轻易的改变自己的看法,楚云深以为然。

    经过一晚上的商讨,楚云准备出动骑兵三万进攻匈奴大军的偏师,也就是攻占了北地郡的匈奴镇东将军呼延谟一部,这一路只有兵力两万人,虽然纠集了数万羌族骑兵,但是这些连盔甲都没有的羌胡,都是软柿子,而且北地郡和上郡紧挨着,楚云也可以大肆的从羌胡中征兵,双方比拼羌胡炮灰,楚云才不担心。

    至于刘曜的十几万大军,就让刘琨和他的好基友鲜卑人去对付吧,当然因为莫含的提醒,楚云也要加强平金谷和周边的防御。因为楚云攻占了上郡,因此得胜堡附近的铁八师就被楚云暂时抽掉了两个旅前往平金谷,以防止刘琨翻脸。

    刘琨的使者得到楚云的回复之后大喜过望,其实鲜卑人的铁骑早就到达了太原郡,不过楚云在上党郡北边的防御太完善,根本不给鲜卑人机会,而且在这个时候,刘琨也不敢随便的和楚云翻脸,只能派使者前来。鲜卑大军的统帅是代王拓跋猗卢的长子拓跋六修,他早就等的不耐烦了,要不是刘琨屡屡劝阻,说不定他就先跟铁血军打一仗。

    楚云在平金谷内看着奔腾南下的鲜卑铁骑默然无语,虽然铁血军发展很快,但是跟鲜卑人比起来还是有很大差距。刘琨也没有见楚云,只不过是让刘定来了一趟,希望楚云能够尽一个臣子应有的职责,刘琨和楚云错过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两个人以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楚云也行动了起来,他带着大队骑兵蜂拥西进,准备从上郡杀入北地郡,一场关系到朝廷兴亡、汇集了数十万人的大战即将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