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抓疼我了。”到了都督府,苏锦一把甩开楚云的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回了自己的屋子,楚云叹了口气。

    等楚云回过头来看到跪在自己身边的几个苏锦的贴身侍女,脸色阴沉了起来,这几个人竟然在苏锦遇到麻烦的时候,不出来保护,而且苏锦跑到鱼龙混杂的蹴鞠场说不定就有他们的怂恿,如果楚云饶了她们,那么以后说不定还会发生此等事情。不过楚云也不会随便处死他们,虽然她们的性命不值一提,但是楚云到底是现代人,不想如此草菅人命。

    “把他们送去红楼,让莹绿给我拷问拷问她们,是否受人指使或者是其心不轨。”楚云准备再去看看苏锦。

    当他来到苏锦的院子,几个神色惶恐的侍女正在苏锦的门前叫喊苏锦,看着乱糟糟的几个人,楚云神色更不好,这些选出来的侍女不说处变不惊,起码得懂点规矩吧?

    “你们在这作甚?”楚云沉声说道,几个侍女慌忙跪了一起。

    “都督,小姐她回来就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我们是在担心小姐。”一个年级大一些的侍女趴在地上说道。

    “你们都先出去,我进去看看。”看到她们起码还知道关心苏锦,楚云也没有在说什么。

    楚云推开门走了进去,结果发现苏锦正趴在床上哭,楚云最受不了这个,如果换成其他任何一个女人,楚云转身就走,但苏锦不一样,楚云坐在了床沿上,还没说什么,苏锦就拿起一个枕头扔了过来,楚云什么身手,一伸手就接住了枕头,苏锦看到这一幕哭声更大了,楚云尴尬的撇了撇嘴,早知道就不挡了,被打一下也不疼。虽然不知道苏锦哭什么,但是让她出出气也好。

    “锦儿,你怎么了?”楚云用手轻轻拍了拍苏锦的肩膀,苏锦反手打在了楚云的手上,楚云这次没敢躲,但是楚云的手如同钢筋铁骨一样,这也是他开始修炼外家功夫《战神诀》初期的表现,因此苏锦看了看自己已经红了的手,又看了看楚云,再次大哭了起来。

    “我错了,锦儿,云哥哥给你道歉了。我今天是太担心你,你知道你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怎么能让你受欺负呢。”楚云小声的安慰道。

    “你才欺负我呢,是你欺负我。”苏锦边哭边喊道。

    “是,是我欺负你。你打我,反而把你自己的手打疼了,这是我的错,谁让我的手这么硬,我给你出气,让你这么硬,让你这么硬。”楚云一本正经的教训着自己的手,反而把苏锦逗笑了。

    “好了好了,你打它干什么,我又不是气你这件事。”苏锦坐了起来,脸色又是委屈又是扭捏。

    “那是什么事啊,你告诉我,我改。”楚云看到苏锦不哭了,从怀里拿出一个发白的手帕给苏锦擦起了眼泪。

    苏锦嫌弃的推开了楚云的手说道:“你怎么那这么旧的手帕,亏你还是都督呢,谁知道脏不脏,我这里有新的。”苏锦自己拿出一块手帕擦起了脸上的泪珠。

    楚云神色一暗把手帕默默地叠了起来,放在了怀里,苏锦看出了楚云的脸色不好,小心翼翼的问楚云怎么了。

    楚云微笑了一下,再次把手帕拿了出来,他满含感情的说道:“锦儿,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这块手帕是你的,当年你走丢了之后,这就是你唯一留下的东西。那时候,我们每天都吃不饱饭,你天天出去采集野菜,宁可自己饿着,也要先给我吃。我每次吃完了饭,你都会用这个手帕给我擦嘴擦脸。整整几个月,这一块手帕都洗成了白色的了。你不见了以后,我拼了命的找你,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只有这个手帕一直陪着我。我把她带在我的身边,就好像你还在陪着我。”

    楚云想再把手帕收起来,苏锦一下子扑了过来,紧紧的抱住了楚云:“虽然我真的想不起以前的事情了,但是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在乎我,当我听到你要跟别的女人成亲,而不是我的时候,我心里就是很不舒服,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再想想,我不想你跟别的女人结婚,你知不知道。这段时间在府内他们都躲着我,而且还有两个女人莫名其妙的来找我,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我好害怕,好害怕你会不要我了,就跟义父如景一样,我真的害怕。”

    楚云眼睛一咪,苏锦的性子倒是一点都没变,她并没有恢复自己的记忆,只不过就像是被抢了糖果的小孩一样发脾气。但是她说的府内一些人看到苏锦没有成为都督府的女主人,那些人估计以为苏锦失宠了,竟然敢欺负主子,看起来要好好整顿一下了。

    更让楚云惊讶的是竟然有人来挑衅苏锦,真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楚云没有直接问苏锦,反而是陪她说了会话,楚云看得出来,苏锦并不会一时半刻接受自己,因此楚云并没有改变自己的决定,不过楚云告诉她自己不会赶她走,会爱护她一辈子,苏锦果然对楚云没娶自己也不是那么在意了。

    楚云跟苏锦又说了一会话,苏锦对自己比起以前好多了,楚云也不着急。当她出了苏锦的院子之后,火气再也压不住了。

    “叫黄凯和莹绿来见我。”楚云对跟在自己身后的毛羽说道,毛羽浑身一震,立刻离开了,他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刚刚回来准备参加楚云大婚的黄凯和莹绿就被楚云找来了,楚云对着两个人吩咐了几句,两个人连忙离开了都督府。

    房赫在自己的小院里嗷嗷的喊疼,他正是哪一位纠缠苏锦被楚云一根竹签插穿了手的二世祖,他也是房卿最小的儿子,房卿今年已经五十九岁了,快四十岁的时候有了这个小儿子,一直视若珍宝,没想到竟然被人重伤了。

    当他回到自己的家里,自己的夫人就哭天抹泪的让自己给儿子报仇,房卿也很生气,他是都督府的右长史,在整个铁血军都能排进前五,竟然有人敢伤自己儿子?房卿再也不是那个性格懦弱的房家族长了,这些年大权在手,他的性格已经变了不少。

    但是不管房卿和他夫人如何询问,房赫都不说话,房卿终于怒了,他一把把手里的茶壶摔在了地上:“你这个憨货,如果你再不说,我就把你踢到军中。”房卿知道自己这个儿子最怕死,因为那这个吓唬他百试不爽,但是偏偏,房赫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话。

    “好,好你有骨气是吧,你想让我成为长子城的笑柄是吧?真是孝顺,我把你开革出族谱,你有骨气就给我滚。”房卿剧烈的咳嗦了起来,房夫人一边给房卿顺气,一边劝着自己的丈夫,她怎么能让自己儿子被族谱除名。

    房赫也是吓傻了,他如果被除名前途就彻底完了,他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父亲身边扶着房卿坐下,神色十分纠结。

    “你说不说?”房卿指着房赫说道。

    “你干什么啊,别吓唬孩子,赫儿,你有什么不好说的?哪怕你杀了人,你父亲都能帮你摆平,何况这一次是你受了欺负,如果传出去你父亲的脸面还要不要了?哪怕是莫郡守、张郡守也都是你父亲的晚辈,你大胆的说,到底是谁。”房夫人好声劝道。

    房赫一狠心就开口了:“父亲,那个人说他是毛羽。”

    房卿听到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一下,他推开夫人的手站了起来。

    “你说谁?你跟我把事情说清楚。”

    “老爷,毛羽不是毛清的儿子嘛?他一个小小的旅长而已,竟然不给你的面子,我这就去找毛夫人。”房卿的夫人听到是毛羽,就像是护犊子的母鸡一样站了起来。

    “闭嘴,你给我说清楚。”看到一家之主房卿发火了,房夫人也不敢在说话,房赫哆哆嗦嗦的今天蹴鞠场的事情说了一遍,虽然有些美化自己,但是也基本不差。

    房卿听完浑身发抖起来,能让毛羽跟在后面的年轻人不是都督楚云是谁?而那个女子不用问,就是苏锦,都督能够因为苏锦不愿意而推迟婚期,这是多么大的宠爱?房赫他们这个层次的人不知道,但是房卿能不知道嘛?

    人人都知道都督的未婚妻就在都督府,但是并不是人人都知道都督的未婚妻是谁,只有那几个重臣或者是几个家族的家主才知道,当年为了苏锦的事情,都督差点把如家灭掉,因此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不敢往外传。这一次都督先纳妾,不知情的人都以为都督的未婚妻失宠了,但是只有王廉、莫含、张彤和自己等寥寥几个人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现在自己的小儿子竟然妄图调戏都督大人的未婚妻,房卿浑身发抖起来,自己上一次被都督迁怒,还没几年时间,没想到现在竟然犯了更大的错。自己的前途看起来算是完了。

    “老爷,你怎么了啊,不就是毛家嘛?”房夫人看到房卿平静了下来,因此相为儿子说几句好话。

    房卿一巴掌打了过去,从来没挨过打的房夫人直接懵了,屋子里的所有人都懵了,房夫人是豫州大族出身,嫁给房卿就属于下嫁,因此从没受过这样的打,他想想这么多年跟着房卿担惊受怕,委屈的大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数落房卿。

    房卿看都没看他一眼,双目无神的看着房赫,房赫低着头不敢看自己父亲。

    “房家完了,这一次彻底完了。”房卿失魂落魄的说道,房夫人听到房卿的话,也不敢在哭。当天晚上,房卿就带着自己儿子来到了都督府拜见楚云,楚云并没有见房卿,房卿让房赫跪在了都督府大门之外,这件事震动了整个长子城。

    长子城吕府,今天跟房赫一起的吕家子弟叫做吕杨,是吕家二房的当家,吕家吕望归降之后,跟曾经在吕梁市为匪的吕家子弟汇合,可惜吕家人丁不旺,吕氏四房,长房只有一个女子吕三娘和两个只有十几岁的男丁。二房吕望的二哥早死,只剩下吕杨这个一个男子。也就是三房吕望撑起这个家,楚云看重吕望,让他担任西河郡主薄兼任治学官,吕家开始崛起。四房的吕毅本来也当过先帝的侍读,很可能成为一个新星的,但是他在知道晋怀帝死后,竟然悲痛欲郁郁而终,吕家四房更是连个子嗣都没留下。

    吕家子弟从新恢复了以前纸醉金迷的生活,吕杨凭借自己叔叔吕望的权势,极力拉拢其他权贵子弟,想要为自己的前途铺垫。他好不容易搭上了房家的关系,房家房卿和房艾一文一武,是一等一的家世,没想到今天陪着房家的小公子竟然惹出了事。他把房赫送回家后,就回了家,结果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好,毕竟他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了那个人手里的血刃。

    就在吕杨在家里坐立不安的时候,奉命去房家打探消息的下人跑了回来。

    “少爷,大事不好了,房长史带着房少爷去了都督府,现在正跪在都督府门口。”心里的最后一点侥幸被现实击碎。

    “快,快更衣,去找我三叔。”吕杨还算是反应快的,而林家的那个公子哥和另外的几个公子哥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等他们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都督,事情就是这样。”接到了楚云的命令,黄凯和楚莹绿立刻行动了起来,时间很快,所有事情就查清楚了。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是楚云这一次的纳妾引起的,楚云尊重苏锦的意见,给她接受自己的时间,并没有先娶妻,反而先纳妾,这给了所有人错觉,府内的奴婢都是势利眼,以为苏锦失宠了,因此就对苏锦态度起了变化。而崔宁这个本来的大管家因为避嫌,就回到了崔家,这就让苏锦不知所措,因此不愿意待在府中。经常出去散心,就遇到了几个二世祖。

    而楚云这一次娶了三个侍妾,一个是崔宁,另外两个一个是林家的女子一个是吕家的女子。林家的女子觉得自己身为嫡女,竟然只能成为侍妾,因此就买通了几个奴婢见到了苏锦,说了一些不好听的。

    而正因为林家和吕家的一起嫁给楚云,所以林家和吕家走得很近,也是林家和吕家俩二世祖凑在一起的原因。毕竟楚云没有子嗣,如果生出了长子,那么他们地位肯定大大提升。吕家的人跟房家的人关系不错,毕竟都是正宗的世家出身,再加上房家地位最高,所以他们都跟着房家的二世祖一起玩乐。这也是他们几个凑在一起的主要原因。

    说来说去都是楚云这一次纳妾弄出来的,楚云冷笑一声,事情也巧得很,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因为这件事,楚云顺便就查了一下房家、林家、吕家和那几个县令,结果发现这群家伙背着自己做了不少的事情。

    虽然房卿、林俞和吕望这几个人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的家人却收受贿赂,欺男霸女,那几个县令其中的两个更是混账,他们本来就是上党郡人士,竟然为了自己家族吞没田产,为自己家族捞好处。为什么他们的子弟拼命巴结房家、林家、吕家,还不是因为自己屁股不干净,想要找个靠山?

    “让房卿和吕望带着他们的混账滚回去,告诉他们,擦干净屁股,这一次我就不追究了。另外让莫含和王廉来见我。”楚云让毛羽离开,然后回头对着黄凯和莹绿吩咐了起来。

    当天夜里,监察司的黑衣卫队就大举出动,陭氏县令和潞县县令被黑衣卫队抓了回来,关入了大牢。而整个都督府也开始清除那些势利眼的侍女和奴仆,对于伤害过苏锦的人,楚云绝不手软。

    而与此同时,房卿宣布把房赫等三个人逐出族谱。吕家也把几个家族子弟送进了大牢。林家的林俞最后知道,毕竟他的根基不在上党郡,因此得到的消息太晚,他吓得一天之内六次求见楚云都被拒绝,回到家里就把自己的那个儿子打断了腿,并且抬着儿子在长子城游街游了整整一天。

    整个上党郡的官场人人自危,但是楚云却一直都没有露面。第二天莫含宣布林家和吕家女子不符合都督的要求,因此解除了婚约,两家人惶惶不可终日。

    不过有倒霉的自有运气好的,楚云的大婚还是没有延期,在莫含和王廉的运作下,楚云娶了王家的一位女子和马家的一位女子为妾,两家本来已经认为没戏了,谁知道时来运转。王廉立刻就成了楚云的亲家,而马良则幸运的成为了楚云的岳丈。

    吕家一片愁云惨淡,本来嫁给楚云的应该是他们吕家三房的长女吕三娘,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她当年得到奇遇学来了一身武功,独自一人撑起了整个吕家,要不是她,吕家早就被吕梁山的群匪吃干净了,而且她长得国色天香,是一等一的美女,要不是她心里感激楚云找回来他们的叔叔吕望,再加上她认为楚云是个英雄,因此才甘愿为妾,谁知道楚云竟然拒绝了。

    吕三娘越想越生气,在当天夜里,吕三娘拿出了她许久没用过的碧玉剑直接离开了吕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