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县城外,羌胡三万大军把蔺县团团包围,倒不是他们想硬碰硬,毕竟他们虽然听令于凉州张氏,但是他们也要生存,张氏给他们的物资远远不够他们发展壮大。羯族人看到匈奴、鲜卑、羯族、氐族分别建立国度称王称霸,他们也羡慕得很。凭什么你们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就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但是他们来西河郡呛一圈壮大自己的目的被刘壁和张彤亲手粉碎了,西河郡经历了数次大战,就是郡兵都有丰富的作战经验。而且在上郡一直都有监察司的细作活动,虽然羌胡行动很快,但是西河郡也早有了防备,张彤把西河郡坚壁清野,没有给羌胡留下一点能抢的物资,而刘壁也早带着人驻守在了蔺县一代,蔺县的城墙跟中阳城城墙一样高,足足有六米,羌族骑兵又没长翅膀,也没有攻城器械,他们只有看着城墙发愣。

    要不是他们没抢到东西十分不甘心,而且也因为刘壁收到了楚云的命令,不能打草惊蛇把这些家伙吓怕,刘壁依靠着手里的部队就能击退他们。

    几个羌胡的大部落首领想尽了一切办法,建造了一些简陋的云梯攻城,每一次蔺县城都看似危在旦夕,但是每次就差一点,这更是让他们欲罢不能。

    在他们派了一些小股骑兵深入西河郡被铁血军的骑兵灭掉之后,他们就把兵力联合在了一处,准备拿下“岌岌可危”的蔺县,不过他们已经攻打了十几天了,蔺县还是没有被打下来。

    羌胡虽然是胡人,但是他们又不是傻子,其中也有聪明人看出了事情不对,但是那几个大部落的首领不肯撤退,毕竟他们几乎把家底都拿出来了。因此虽然不少部落的人离开了,但是羌族人还剩下大约两万四千人。

    当羌胡攻击蔺县的第二十二天,在蔺县亲自指挥的刘壁终于得到了楚云的命令开始出手,劲弩、弓箭、猛火油不要钱的往外扔,羌胡大军短短一上午就死了几千人,这比起他们之前二十多天死的人都多,在前二十多天,他们也就是死了一千余人,现在一上午他们就死了四千多人,他们彻底害怕了。

    就在羌族人想要撤退的时候,已经晚了。左颂带领的骑四师和黄村带领的骑一师六千余人彻底切断了他们的后路,而当楚云带着铁血师、骑二旅、骑三旅一万八千余人从正面攻向羌族人,结果已经注定了。

    没有统一指挥的羌族骑兵一战即溃,铁血军的骑兵不死杀戮羌族人,要不是楚云需要一部分羌族人当带路党,这两万余羌族骑兵很可能被杀了精光,等到大战结束之后,除了逃走的两千余人和被俘虏的五千余人,其余的绝大部分都成了铁血军的战功,而铁血军的损失几乎微乎其微。

    三天之后,楚云带着新收复的羌族第一旅骑兵旅杀入了黄河以西,无定河以东的羌族领地,短短一个月内,楚云攻破了大小部落十几个,杀戮不肯屈服的羌族人一万余人,彻底收复了整个西河郡的西侧。

    被两条河流夹着的这一块地区土地肥沃,楚云眼馋已久,楚云把投降的两万余羌族男女强制迁移到了西河郡,并且把他们打乱了部落分散到了各地。并且下令所有羌族人必须使用汉姓,说汉化,穿汉服,这引起了羌族人的剧烈反抗,楚云是绝对的皇汉主义者,他才不管羌族人的死活。在杀死了数千人并且把数千人扁为奴隶之后,羌族被迫屈服。

    中国人被称为炎黄子孙,羌族与汉族为兄弟民族,皆具有部分黄帝部落的血统。羌族尊称周武王为灭商复羌的大英雄,而周武王是黄帝姬姓的直系后代,所以羌族是黄帝的后代无误。大禹也是黄帝的直系后代,可以说汉羌同源,羌族也是黄帝的后代。

    要不是这个原因,楚云肯定把羌族灭绝,就像是匈奴人那样,楚云抓到的匈奴人基本上没有好下场,虽然也有人说匈奴人是夏人,但是年代太远,楚云才不在意。上党郡和西河郡的建设都有楚云从战场上俘虏的匈奴战俘的功劳。

    就在楚云大军进犯的过程中,无定河以西的羌族部落全都大惊,在铁血军威胁之下,他们抛弃了纷争,联合了起来,组成了一支多达六万人的大型部队。楚云带着三万余人和两个羌族骑兵旅跟他们打了几仗,谁也没耐得了谁,铁血军只能徐徐撤军。羌族人跟汉朝纠缠了几百年也是有本事的,他们对骑兵的理解很深刻,数万骑兵拼命,就是楚云都没好办法

    楚云准备在新占据的地盘建立一个新的堡垒,楚云发动羌胡和匈奴战俘数万人,在黄河和无定河的交叉口建立了得胜堡,楚云准备一步步的蚕食羌族人的地盘,彻底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楚云下令铁八师的师帅方勇带领暂一旅、暂六旅、暂七旅一万五千人沿无定河防御羌族,等到得胜堡建成,楚云就会继续进攻上郡。

    楚云亲自带着数万骑兵在这里驻扎了一个多月,对于羌族人的拼命,楚云还是很谨慎的。他一面派出监察司大肆收集情报,一方面派出投降自己的羌族人拉拢一部分羌族部落,分裂羌族的联合。

    等待得胜堡的城墙建设基本完毕之后,楚云才带着骑兵缓缓后撤,在羌族人中楚云发现了几个人才,这些人首先是忠诚,他们对汉人认同很深,楚云亲自赐予羌族人五大姓氏:楚、姜、姬、羌、胡,其中楚姓是为了表彰那些为铁血军立了大功的人,毕竟楚云姓楚,楚姓也成为了羌族人中的一等贵族。另外姜姓和姬姓是沿袭黄帝,是为了安抚羌族中原来的贵族,不过随着他们被铁血军统治,这些原本的贵族也失去了原来的荣耀,而想从新崛起就需要为铁血军拼命。羌姓和胡姓就是最普通的羌族人的姓氏。在以后的几千年里楚姜姬羌胡成为了西河郡的五大姓氏的聚集地,并且扩散到了全国。不过那个时候他们都自称汉人,根本就和汉人融合了。

    楚云任命楚归义和楚归心两个人分别担任羌一旅和羌二旅的旅长,两个人都是楚云从俘虏中挖掘出来的,从羌族人角度看,两个人是标准的羌奸,但是从楚云角度看,俩人都是好同志。他们本来是羌族中的平民,现在成为了楚云手下的大将,怎么会不死心塌地的跟随楚云。

    随着七月份的到来,楚云必须返回上党郡了,因为楚云大亲之日即将到来,虽然是纳妾,但是也是铁血军难得的大事,不过楚云这个新郎到现在除了崔宁,其余的俩妾室是谁都不知道,也够好笑的。

    曹缪带着献给皇帝的礼物和奏表经过了长途跋涉反回了长安,曹缪被小皇帝和鞠允、索琳等几个重臣第一时间就叫了过去,曹缪已经被楚云收服,所以他按照楚云的意思,对皇帝和几个重臣不断地帮着楚云诉苦,而且也把楚云听到朝廷的命令第一时间就组织并不多的兵力准备进攻匈奴的拳拳忠心说了出来,小皇帝听着十分感动,当然也跟楚云献给他的重礼有关,小皇帝现在正是十几岁最爱显摆的时候,但是却面临的是匈奴人的压力和日渐空虚的国库,过得十分苦逼,楚云从衣食住行各个方面都进贡了大量的物资,这都能进皇家内库的,小皇帝怎么会不高兴。

    但是听到曹缪的话,几个老狐狸却不会简单相信。曹缪告诉众人,铁血军的确有九万大军,这跟刘琨报告的差不多,但是除了跟随楚云最早的两万余人,其余的都是乌合之众,面对匈奴人的攻击,铁血军死伤惨重,现在只剩下了三万余人。

    曹缪告诉他们,要不是铁血军从司隶州和翼州抢回了不少百姓,立刻扩充了兵力,铁血军都撑不下去了。但是即便是这样,上党郡郡守楚云还是听从朝廷的号令,集结了一万余骑兵准备进攻平阳,哪怕打光了都不在意。

    但是很可惜进攻前夕,被匈奴人控制的上郡羌胡集结大军十万人入寇西河郡,西河郡一片狼藉,楚云只能暂时停下了进攻匈奴的计划,带人前去抗击羌胡。

    这倒是跟朝廷听到的相符合,当时鞠允听到羌胡集结大军还吓了一跳,没想到原来是根铁血军打上了。

    “陛下,武安侯楚云托我告诉陛下,等他击退了羌胡大军,一定执行朝廷的命令,这是他的奏表,请陛下过目。”曹缪把楚云吩咐的话全部说完,就退了下去。

    司马邺看完楚云的奏表,对楚云心里充满了好感,不过朝廷不是他说的算,鞠允等人全都思索着曹缪的描述。他们把其余的使者全部叫了过来,众人都被铁血军喂饱了,楚云担心朝廷继续盯着他,于是怎么哭穷怎么来,几个人不得不得出结论,铁血军的实力并没有他们认为的那么强。

    正巧这个时候,匈奴大军又开始进攻长安,无奈之下他们又去忙活抵御匈奴大军,铁血军的事情暂时抛到了脑后。匈奴大军的统领还是中山王刘曜,这一次匈奴人纠集了十五万大军兵分两路,一路由刘曜亲自统领,兵发长安。一路由匈奴镇东将军呼延谟统领并发北地郡。一时间雍州大地战火重燃,不得不说匈奴人的军事实力的确是当世第一,当然他们在走下坡路也是人所共知的。这也是匈奴人急着攻破长安的原因,他们要向世人展示他们的獠牙,压制其他势力,比如说石勒。

    楚云带着铁血师返回了上党郡,距离自己大婚还有几天,整个长子城已经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了。长子城现在生活了二十几万人,十分的热闹,监察司内衙的长期宣传,楚云基本上就是上党郡民众心里的神了,再加上楚云真的让他们生活越来越好,因此一路上楚云的车架两旁到处都是跪地恭喜的民众,这种感觉让楚云感觉十分的好。

    不过上党郡毕竟不是什么王霸之地,过分封闭的环境让这里的人都小富即安,楚云早就下了决定,一旦等上郡被攻克,楚云就把治所迁移到离石城去。耕地肥沃的西河郡和上郡才是发展的根基,而两地缺少人口,都需要大量的移民,这件事铁血军一直都在运作,等上党郡的民众转移到西河郡去,铁血军将迎来进一步的发展。

    回到都督府,楚云立刻就去看苏锦,楚云害怕苏锦因为自己没有先娶她而不满。但是苏锦根本就没在都督府。楚云问了几个侍女,得知她除去了。自从自己允许她出去玩,苏锦基本上一天出去三四次。

    “还真是孩子气。”楚云笑了笑。

    楚云本来准备叫莫含等人议事,他倒是完全不担心苏锦在离石城遇到什么危险,在自己的老巢,自己女人遇险可能性基本上为零。凡是进入上党郡的外来人,都会受到严格的排查。

    “都督,莫郡守和几位大人都没在府衙,他们不是在忙着都督的婚事,就是出去公干了。”很快毛羽就回来了,楚云也乐得清闲,他就想出去走一走,毕竟楚云除了处理政事就是练功,还一次都没去长子城玩过。

    楚云换上衣服就带着毛羽出了都督府,楚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担心有危险,长子城确实不错,一路上长子城的居民脸色大都挂着幸福的笑容,他们的生活可想而知,肯定是不错的。

    而主要街道上都有捕快巡逻,平常不要说大案要案,就是小偷小摸都几乎没有,楚云和毛羽一人拿着一个糖葫芦吃着,丝毫没有一个掌控百万人的都督的模样。

    这个年代的人实在是没什么娱乐,就算是街边的小吃也没几种,楚云逛了一会就没兴趣了,还不如回去打坐修炼。

    “都督,前面有乐子看。”毛羽突然走过来低声说道。

    “哦?”楚云果然看到前面聚了很多的人。

    “都督,他们是去看蹴鞠赛,也有赌场坐庄,即可以看又可以赢钱,我平时也会去玩两手。”楚云听到毛羽解释点了点头,蹴鞠就是足球的前身,楚云还没见人踢过,正好过去长长见识。

    毛羽推开人群,帮着楚云硬挤了进去,当然蹴鞠场有贵客看台,但是楚云却只是过来玩玩的没想过表明身份。被挤开的人当然不乐意,但是看到毛羽腰间的刀都不敢发火。楚云根据汉代的环首刀,结合后世唐刀改良出来直刀。楚云把这种刀命名为血刃,铁血军校尉级别之上或者是为铁血军立下了大功的人才能佩戴的,象征着无上的荣誉。

    楚云走了进去,还没来得及看比赛,就一眼看到了被几个年轻男子围着的苏锦,楚云眉头轻轻一跳,这让毛羽吓了一跳。他跟着楚云不算短了,深知楚云的性格。他顺着楚云的目光看去,就看到了苏锦,当年楚云从如景手里找回了苏锦之后,把整个如家整的生不如死,要不是看着苏锦的面子上,他们家破人亡都是轻的。

    毛羽心里别提多么后悔了,苏锦的事情是个禁忌。平时很宽厚的楚云为了苏锦竟然差点出手灭了一个家族,这让所有人都噤若寒蝉。除了那些重臣很少有人知道苏锦的身份,楚云也显然不喜欢别人谈论苏锦。而且楚云在找到苏锦之后,一直都把他保护在都督府,更是几乎没人知道苏锦的身份了。

    但是他现在看见了什么?他看到了几个男子正在纠缠苏锦,而苏锦的脸上写满了不耐,这些男子还在不依不饶。毛羽还认识这几个人,其中有三位县令的公子,还有上党郡主薄吕望吕家的人,另外两个更了不得,一个是房卿房家的嫡系公子,一个是西河郡林家的嫡系公子。毛羽心里有些为他们默哀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是都督未来的夫人?你们这不是为家里惹事嘛?

    就在楚云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苏锦看起来终于怒了,她站起身来带着几个侍女就想走,几个不知死活的二世祖竟然不依不饶的拦住了苏锦,楚云的脸色阴沉如水。

    “小姐,你不告诉我们你的名字,我们就不让你走,你知不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我告诉你,我们房家在上党郡跺一跺脚就能让上党郡抖三抖。这些天我一直都好心伺候,你竟然连名字都不肯告诉我们。我告诉你,今天老子几个没耐心了。其实看你的穿着应该也是有身份的人,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去上你家提个亲,说不准我父亲还能在都督他老人家面前为你家里美言几句。”那个房家的年轻人一脸的玩味,其他四个人也都嘿嘿的笑了起来,显然他们不怀好意。

    “你们干什么。”苏锦显然也慌了神,几个侍女更是被几个人身后的家丁吓得说不出话来了。

    “既然小妞你不知情识趣,那么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刚才说话的房家的公子竟然想要动手去拉苏锦,楚云彻底怒了。

    啪,一根竹签从远方袭来,不偏不倚的插在了这个人伸出去的手上面,这个人愣住了。因为速度太快,他都没感觉到疼,当他终于看到自己手下还带着一个糖葫芦的竹签的时候,他才跌坐在地上大喊了起来。

    “跟我回去。”楚云走了出来,苏锦就像是见了亲人一样跑了过来,楚云带着苏锦转身就想走,几个人的家丁看到主人受伤,大怒之下竟然把楚云几个人围了起来。

    楚云看到这一幕都气笑了,没想到在他的地盘,竟然也有这么狗血的事情,楚云更怒。

    “给我废了他们。”楚云转头对毛羽说道,毛羽经过楚云用内力洗精伐髓和用心指导,实力大增,这二三十个家丁怎么是他的对手,很快这些家丁就全都爬不起来了,毛羽下手极狠,这些人不是断手就是断腿,显然都受了重伤。

    “小子,你是谁,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几个公子哥都吓得面无血色,但是本着优秀二世祖的作死风格,他们还是说下了狠话。

    楚云连头都没回,只剩下毛羽留了下来,他举起了手里的血刃说道:“我是铁血师第一旅旅长毛羽,我劝你们回去立刻告诉你们的长辈。”毛羽说完就离开了,只剩下几个面无血色的二世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