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最先得到了朝廷使者前来的消息,在朝廷使者进入西河郡的时候楚云已经知道。而来宣旨的还是楚云的老熟人宦官曹缪,因为他上一次给楚云宣旨很成功,因此被提升为了中常侍,这几乎就是这个时候太监的巅峰了。楚云本想跟朝廷缓和一下关系,准备大张旗鼓的迎接曹缪,这时候毛羽前来禀告,刘琨使者刘定到达了长子城。

    比起朝廷使者,刘定的身份当然不值一提,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刘琨对铁血军的态度,比起朝廷更加重要。因为刘琨随时可以威胁到铁血军的后方安全,而且自从刘琨清理了监察司的细作,让楚云对晋阳的信息掌控大大减弱,楚云也想知道刘琨到底怎么跟自己解释。刘定此人楚云可是一直都有投资,就算是刘琨进攻上党郡之后都是如此。刘定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够义气,而且从某种程度上说,楚云的崛起,刘定是居功至伟的,要不是刘定向刘琨极力推荐,刘琨当时得到了鲜卑人的帮助,是不会招纳楚云的。对于刘定的投资也收到了效果,监察司在晋阳的构建,刘定的帮助很大。而且他在去年,能够把朝廷的计划先一步告诉自己,不管怎么说楚云都领这个情。

    “来人把天使带去休息,让莫含好好地陪同,我先去见见刘定。”楚云刚说完,崔贞就跑了进来。

    “姐夫大事不好了。”崔贞拿着一个竹筒大呼,一看这就是铁血军信鸽传递的信件,楚云邹了皱眉头。

    “混账,大呼小叫成何体统?在正式场合你应该喊我都督,我都告诉你几次了?难道你想让人以为你是裙带上位的?你看看人家郭勇,跟你差不多岁数,人家已经独领一军。”楚云训斥道,这个小子经历过打击之后,虽然沉稳了一些,但是还是有些毛躁,怪不得楚云要把他带在身边。

    “姐,都督我知道错了,这是刘壁刘统军发来的,羌胡三万大军入寇西河郡,现在把蔺县团团围住了。”楚云听完脸色一变,就把信拿了过来。

    “传我命令,铁血师、骑一师、骑二师、骑三师、骑四师全部集合,任命左颂为骑兵都统,率领骑一师、骑四师先行一步救援西河郡。”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啊,正想收拾上郡没有借口,现在竟然给我送借口。

    吩咐完了之后,楚云还是先去见了刘定,两个人一见面,刘定十分尴尬的站了起来,楚云却依旧热情的拉着刘定坐了下来。

    “刘兄可是想死我了,咱们兄弟有一年没见了吧,刘兄还是风度翩翩,不知道迷死了晋阳多少少女啊。”楚云很会缓和气氛,刘定就喜欢喝酒女色,一提起这个刘定尴尬的神色一空,就跟楚云说了起来,左右不过是哪个女子怎样怎么样,楚云虽然不感兴趣,但是还是装作听得精精有味。

    不过说了一会,刘定就停了下来,他的神色再次愧疚了起来,楚云也不说话,等着刘定开口。

    “楚贤弟,你也知道我在家里的地位,我除了吃喝玩乐,基本上也没什么本事,贤弟对我如何我是知道的,但是父亲的决定我真的不知道,贤弟如果怪我,为兄任你处置。这一次来我是奉了父亲的命令,他让我请你到晋阳去一趟。”刘定苦笑着说道。

    楚云脸上挂了一丝笑意,这个刘定还真是实诚,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楚云才会跟刘定保持了好友的关系,跟他成为好友,起码不会担心背叛,也不用费那么多脑子。

    “刘兄,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处置你什么啊,我跟刘刺史的事情不影响咱们俩的交往,再说了刺史大人也是我很尊敬的长辈,我觉得他是受了小人的蒙骗,才做出了如此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对了刘兄,不知道刺史大人让我前往晋阳有什么事情?”楚云开口问道,刘定听到楚云的大松了一口气,但是想想自己父亲邀请楚云,肯定是鸿门宴啊,这让自己怎么回答?

    刘定尴尬的搓了搓手,然后嘟囔道:“其实我也不知道父亲找你干嘛。”楚云看到刘定的神情就知道刘琨对自己的态度,依旧是敌对,这种人没有那么轻易的改变对一个人的印象,自己看起来以后更要防备好刘琨,毕竟刘琨跟拓跋鲜卑好的穿一条裤子,如果几十万大军杀向上党郡,那么不是说着玩的。

    “都督,天使来到了长子城,他让您去接圣旨。”早就安排好的毛羽进来说道,既然楚云得到了他想要的消息,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如果平时,楚云很喜欢跟刘定聊聊,但是西河郡正在被攻击呢。

    “刘兄,咱们一起去吧。”刘定当然不肯去,楚云很快就独自离去。

    跟宦官打交道也有好处,在充足的钱财的帮助下,曹缪恨不得把楚云当成祖宗供奉,因此楚云来了之后,也不用摆香案也不用跪下接旨,曹缪就把圣旨恭敬的递给了楚云。

    楚云看都没看把圣旨递给了毛羽,曹缪这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懂得察言观色,他不等楚云说话,就先开口了:“侯爷,这一次我要恭喜侯爷了,朝廷封侯爷为武安县候,镇南将军,正二品的官职,有自主用兵之权,并且封侯爷为大鸿胪、侍中,大鸿胪可是九卿之一的高官啊,侯爷年纪轻轻就被朝廷看重,真是可喜可贺啊。”

    听到曹缪笑吟吟的言语,楚云没想到朝廷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不管是振南将军还是县候都是一等一的赏赐,在朝廷安定之时,这俩职位不花一辈子是得不到的。这两个文官,也不错,大鸿胪掌管诸侯及少数民族事务,楚云完全可以代表朝廷安排处置胡人事物,比如说楚云完全可以借口上郡的羌胡不遵守王命。然后再利用自己镇南将军的身份讨伐他们,这可是占据大义,完全合法的行为,楚云还是比较满意的。

    曹缪一直观察着楚云,看着楚云神色淡然的表情,有些不理解楚云的意思了,按说朝廷的赏赐已经够大的了,难道你这么年轻还想当一品?或者是想封王公?

    “曹中官,不知道朝廷要我做什么?”楚云平淡的看了曹缪一眼问道。

    曹缪被楚云看了一眼,竟然觉得浑身颤抖起来,一顾巨大无比的寒意涌上心头。看曹缪是见过晋朝的开国君主晋武帝司马炎的,他竟然发现这个年仅二十几岁的楚云给他的威压竟然能比肩晋武帝司马炎?他又是惶恐又是震惊,难道这个楚云是新一任的真龙天子?要知道现任皇帝司马邺的威势可比不上楚云的十之一二。

    一时间曹缪心里复杂万分,他用更加恭敬的态度说道:“侯爷,朝廷看到您麾下军队的风采,因此想让您出兵平阳,陛下让我转告您,只要您能够攻取平阳,就是封王都没有问题。”

    楚云听完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朝廷还真有意思,曹缪一直都陪着楚云干笑。突然楚云转身看向曹缪,毫无感情双眼的看着曹缪问道:“曹中官,你觉得朝廷的命令我是该执行,还是拒绝?”

    曹缪心脏不争气的狂跳了起来,许久曹缪深深的弯下腰说道:“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楚云伸手拍了拍曹缪的肩膀,转身就走,快走出门的时候楚云回过头来说道:“曹中官我很欣赏你,如果某有发达的一天,你就来找我,我保你一生平安。”说完,楚云就离开了。

    朝廷的命令简直就是儿戏,让自己去打匈奴人,这是让自己送死的,不管是长安朝廷还是石勒、铁血军,现在都没有单独对付匈奴人的实力。

    但是楚云不会跟朝廷闹翻,态度肯定要表现一下的,在曹缪等朝廷使者的关注下,楚云大肆宣扬准备出征平阳,上党郡和西河郡各地都开始戒严,俨然一副大战前夕的紧张模样。

    五月中旬,在朝廷使者曹缪的陪同下,楚云带着铁血师和骑二师、骑三师一万八千人浩浩荡荡的朝上党驰去,而刘定早就反回了晋阳,既然楚云听从朝廷的命令,他不相信父亲还会针对自己的好兄弟楚云。

    楚云所带的全是骑兵,大半个月之后,众人已经到达离石城,一路上铁血军上下对曹缪这个使者非常尊重,这让在长安过得无比苦逼的曹缪第一次感受到了权力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沉醉,当然他还是不敢去楚云身边。

    楚云那天把曹缪镇住当然不是什么虎躯一震,文臣武将纷纷来投的王霸之气。而是他用了武道武者的气势压制,这才让这个曹缪对自己产生了惧怕臣服的心思。自己的手下对曹缪等人的尊敬也是一种策略,自己对他的威压和手下对他的尊敬,这一紧一松,让曹缪心里种下了臣服的种子,等他回去长安,此人就能成为铁血军在长安的一根钉子,有些时候光花钱收买是不可靠的。

    大军到达了离石城,张彤、马良等人带着所有文臣武将全部出来迎接,并且为楚云和曹缪召开了盛大的宴会,曹缪也对铁血军的实力有了一定的了解,在他看来,楚云的铁血军比起长安的军队强多了,当然他也不认为铁血军能够打进平阳,对于铁血军将要进攻平阳,曹缪心底竟然升起了对铁血军的担忧,这是谁也想不到的。

    三天之后,楚云大张旗鼓的宣布统领三万步骑兵进攻平阳,就出征的前一天,当着曹缪的面,几个浑身浴血的将士来到了楚云面前。

    “报告都督,蔺县、圜阳、圜阴数个县遭到了羌胡大军围攻,敌方骑马骑马达到了十万人,几个县城朝不保夕,请求都督救援。”听到了十万羌胡,跟着楚云在检查军队的曹缪等人勃然变色。当然这都是楚云在吓唬曹缪,对方只有三四万人。效果是明显的,曹缪以及他带来的十几个人都被吓坏了,蔺县和离石城只有几十里,而铁血军的骑兵才一万八千人,如果被十万羌胡击败,他们小命岂不是危在旦夕。

    当天晚上朝廷使团就告别楚云,楚云多次挽留,他们就是要先行离开,楚云只好答应。

    “曹中官,各位天使,你们也看到了不是我楚云不肯为朝廷出力,而是羌胡的威胁已经迫在眉睫,希望各位天使向陛下解释。”包括曹缪和其他人都收了楚云的巨额贿赂,再加上曹缪以及投靠了铁血军,所以每个人都拍着胸口保证他们会在朝廷帮他说话。

    第二天曹缪一行人就离开了离石城,护卫他们前去的除了朝廷派来的一百禁军,还有三百铁血军骑兵,他们中大部分就不会回来了,他们将会成为监察司在长安的第一波密探,另外还有一部分会前往秦州南阳王司马保的地盘。

    而楚云也带着铁血师、骑二师和骑三师正式出兵前往蔺县,被楚云早就派来的骑一师和骑四师刘千余人早就到达,别看羌胡人攻击甚急,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可能攻破被铁血军加固的几个县城。

    楚云带着大军前去,就是为了一举击溃羌胡人的军队,顺便把西河郡被羌胡人占据的大片领土收回来。至于攻入羌胡人的地盘上郡,还需要等待铁血军的步兵师前来。

    晋末之后,以五胡为首的少数民族纷纷内迁,其中五胡指的是匈奴、鲜卑、羯、氐、羌这五个少数民族,当然也有其他杂胡,不过影响力较小而已,楚云手下的大将刘壁的父亲刘宝就是杂胡出身,杂胡就是那些游走在大部队周围的小部落,也就相当于汉人中的黑户,不被大部落承认,属于胡人中的下层。

    其中匈奴占据了大半个司隶州,正在攻击雍州长安一代,他们占据了整个华夏最繁华的地方,而且也是最先称帝,成为胡人中的扛把子。

    而鲜卑则占据了北方大片领土,随着幽州投靠段氏鲜卑,他们实力更强,其中鲜卑分为了几个大部落,比如拓跋、段氏、慕容、秃头等,他们几乎占据了北方的草原,要不是他们内部不齐,他们才是天下第一大势力。

    而羌胡分散在并州、司隶州和凉州,主要分布在西北一带,在晋朝之前他们是胡人中的主角,在汉朝羌族起义占据了汉朝整个西北动荡的绝大部分篇幅。著名的马腾和韩遂手下的军队大部分就是羌胡。但是到了现在他们威风不在,分裂为了大大小小的部落,但是他们还是人数众多、分布广泛,楚云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他们。

    羯族这个民族是胡人中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也就是石勒的本部民族,他们是有大部分白人血统的,按照当时人们的看法,他们就是比肩厉鬼夜叉的魔鬼,当然他们的行为也的确当得起魔鬼的称呼。他们在石勒带领下掌控了大半个中原地区,石勒其人起码还深受汉文化影响,算是个正常人,对汉人也不错。但是石勒死后,羯族人的皇帝石虎简直就是个变态,根本不把汉人当人,在他统治下羯族大肆杀害汉人,整个中原地区十室九空,引起了后来的武悼天王冉闵,发布了杀胡令,他羯族差点灭族。后来一部分羯族成为了鲜卑人的手下,在侯景带领下发动叛乱,差一点就把鲜卑灭族。后来他们又投降南朝(东晋之后的宋齐梁陈四个国家)取代了后齐的梁武帝,在江南发动叛乱,差一点把江南汉人杀干净,直到最后取代了后梁的后陈开国皇帝陈霸先把羯族杀光,羯族才退出了历史。在这两百年时间里,羯族人杀害的各族民众超过了千万人,吃人也是他们最先做的,真不愧是一个魔鬼民族。当然现在在石勒带领下,他们还蒸蒸日上。

    至于氐族,现在建立了仇池国,安安稳稳的在甘肃那一块埋头发展,他们汉化很深,除了服装和一部分习俗,基本上跟汉人没什么两样,也是对汉人破坏最轻的五胡之一。

    楚云接下来就是要对付羌胡,在上郡的这一部分羌胡并不是羌族最多的聚集地,他们的主要聚集区还是在凉州,但是这一部分羌胡也有十几万人,占据了上郡的广大地域,他们几乎全民皆兵,总兵力达到七八万人,再加上一些杂胡,这些人的总兵力能达到十万人。这对于任何一个势力都不是一顾小数目。可惜羌胡内部纷争频繁,根本就没有一个能够被广泛认可的首领。

    他们中的一部分还忠诚匈奴人,一部分投靠了西凉张家,还有一些自力更生,其中投靠张家的人数最多,毕竟西凉张家跟凉州的大部分羌胡部落关系很好。爱屋及乌,上郡的羌胡人也更喜欢张家的人,再说张家有物资支持,此消彼长之下,他们势力当然越来越大。

    这一次羌胡的数家大部落联合起来入寇西河郡,就是张家搞的鬼,不得不说张家经过了张轨几十年的发育,在西凉真是一手遮天,不过楚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这一次的目的就是全歼这三万羌胡骑兵,彻底打掉上郡羌胡的精气神,顺便试一下西凉张家的底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