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允有了一种哗了狗的感觉,说实话当他看到铁血军的战绩,身为一个出将入相,跟匈奴人血战的重臣他是不愿意相信的。因为,如果铁血军的战绩是真的,那么他取得的所谓的大胜跟铁血军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比都没法比。这些年他正是因为支撑着朝廷的危局,才成为了第一功臣,位极人臣,但是显然突然知道自己这些年做的事情都不算什么,这让一向都自我感觉良好的鞠允会怎么想?

    而且鞠允跟刘琨可是好友,世上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帮亲不帮理,下意识的他就想要把楚云定性为乱臣贼子,但是刚要张口他就想起了铁血军的实力,他的话硬生生收了回来。

    不管怎么说铁血军拖住了匈奴人的主力对他们有很大的帮助,万一跟他交恶,这个楚云跟赵染一样投降匈奴人怎么办?鞠允虽然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他能成为长安朝廷的擎天之柱也不是傻子。

    沉吟了一番,所有人都看向了自己,鞠允知道自己不能不表态了:“陛下,不管是刘并州还是楚惟忠都是朝廷重臣,不管双方为什么互相攻讦咱们都不能擅自行动,必须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

    鞠允这是下决定和稀泥了,他是知道匈奴人多么的厉害,以前一直有刘琨和拓跋鲜卑帮忙牵制,现在又出现了铁血军,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鞠允本来还没想好,说着说着条理就清晰起来,对啊,我管你刘琨和楚惟忠有什么矛盾,只要帮朝廷做事,我才不管谁对谁错,哪怕这个楚惟忠真的像刘琨说的野心勃勃。

    别看长安在这段时间乱序取胜,但是鞠允知道朝廷真的不是匈奴人的对手,鞠允整理了一下思路继续说道:“刘并州对朝廷忠心耿耿,这么多年他的为人我们都一清二楚,但是既然是人就难免犯错,说不定刘并州收到了小人的挑唆。当然上党郡的楚惟忠也的确很不像话,前段时间咱们的计划,楚惟忠竟然置若罔闻,不过我们不能一棍子打死。我觉得我们应该给楚惟忠机会,让他证明自己对朝廷的忠心,既然楚惟忠说他击退过几十万匈奴大军,手下更是猛将如云,何不让他出兵攻击平阳,以解朝廷之危?”

    鞠允说完所有人都眼前一亮,鞠允说的的确是个好办法,他们独自抵挡匈奴人早就受不了了,而在以前刘琨依仗鲜卑人,的确经常让匈奴人头疼,但是鲜卑人虽然忠于朝廷,但是也绝不会看着朝廷过分强大,他们不会为朝廷出死力的,好几次明明占据大好形势,鲜卑人却不出手,反而撤军,这也是朝廷一直被匈奴人压制的原因之一。鲜卑人再怎么说的天花乱坠,他们都是胡人。

    现在突然冒出铁血军这么一个强有力的汉人势力,而且在他们看来铁血军不像是幽州王浚那样难以控制,毕竟王浚很得一些世家的支持,这简直就是分裂朝廷的势力,挖朝廷的根基。朝廷也是足有世家支持的,本来琅琊王司马睿的存在就挖了朝廷的一半墙角了,王浚再挖一部分这简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而铁血军却不是这样。因此就算是铁血军骤然崛起,但是还是没有让几个重臣放在心上。在他们看来,没有世家支持的铁血军是不可能跟王浚一样成为朝廷的威胁的,哪怕他们兵强马壮,哪怕楚云说的战绩都是真的。这几个人的眼光还是局限在以前,根本不知道楚云铁血军就是不依靠世家支持的宗旨。铁血军跟这个时代所有的汉家势力都不一样,说起来楚云跟重用寒门的曹孟德还真有些像,不过楚云做得比曹操还要彻底。只有楚云才知道把这些人看不起的泥腿子发动起来有多么可怕的后果,这可是后世实验过得。

    “不过刘并州也不能不安抚。”索琳说完众人全都纷纷点头,很快几个人就商议出一份他们觉得很妥当的计划,在这个世界上你算计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很可能算计你。当然你能让别人算计就表现出你起码有那个能力,绝大部分的人先让人家算计都没这个资格。楚云和铁血军被一些自认为是旗手的人当成了一枚重要棋子,让楚云知道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直到几个月后,这群自以为是的朝廷重臣才知道了他们的想法是多么的可笑。

    在建兴三年最初的几个月里铁血军迎来了难得的安宁,石勒在幽州鏖战;匈奴人在舔洗伤口,等待对长安的下一次攻击;南方司马睿被流民起义弄得焦头烂额;而刘琨也没有任何动作,楚云则开始了新一轮的整军计划。

    楚云准备把旅级升级为师级,一个师下设两个步兵旅和一个骑兵旅,当然因为战略的需要,一个师也可能是三个步兵旅或者三个骑兵旅,这一次的整军计划得到了所有武将的支持,毕竟这可关系到自己的前途。

    因为匈奴人的进攻,楚云被迫组建了几个暂时的旅,这些旅楚云并不准备解散,但是很多都没经过系统的训练,因此楚云进攻上郡的计划要推迟一段时间,一旦等楚云的计划彻底实施完毕,就是铁血军下一次战争的开始。

    上郡前几年被改为了新兴郡,曾经是刘琨和朝廷联系的枢纽,当年刘琨强盛的时候,这里驻扎着大军护卫着长安的安全,一旦朝廷有难,大军随时可以支援。但是现在已经彻底荒废了,这里胡汉聚集,鱼龙混杂,朝廷的命令失去了对上郡的控制,而权势最大的却成了几个羌胡部落,这几个部落暗地里都是西凉支持,算是西凉的外围势力,楚云进攻他们不算是跟西凉撕破脸皮,这也算试一下西凉的反应。

    上郡的衰败可以说是刘琨一手造成的,永嘉五年,拓跋猗卢派拓跋六修带兵驻扎到改名为新兴郡的上郡援助并州刺史刘琨。刘琨的牙门将邢延献给刘琨一块碧石,刘琨将这块碧石送给拓跋六修,拓跋六修又到邢延那里索求碧石,没有得到,就抓走邢延的妻子儿女。邢延发怒,带领所辖的军队袭击拓跋六修,拓跋六修撤走,邢延于是献出新兴向汉赵投降,并请求军队来攻打并州。当然按照楚云的话来说,这是神石惹的祸,拓跋六修把邢延献出的宝石当成了神石,而到底是不是就只有死去的邢延和刘琨知道了。

    邢延的背叛彻底让刘琨和朝廷直接联系的枢纽彻底丢失,当然匈奴人也并没有直接控制这里,刘聪把这里的土著羌胡的几个首领分封为了太守,而西凉张轨也不甘寂寞,他又拉又打,把这些羌胡拉拢成为了他的人。而匈奴人名义上是他的地盘,但是实际上的确是张轨掌控的。从这里也能看得出张轨野心勃勃,并不想人们想象的那样是朝廷的忠臣,否则他也不会暗自行动,就算是成功了,也没有想过还给刘琨。这种行径让朝廷和刘琨失去了直接联系的可能,可见西凉张家的忠诚,也不过就是有利可图而已。这些消息都是监察司打探出来的消息,甚至连匈奴人和长安朝廷都不知道上郡的实际掌控者并不是匈奴汉国。

    当然这件事必须等楚云整军完毕之后,否则一旦西凉出兵,铁血军势必要跟西凉张家打一场,西凉铁骑从汉代至今都是彪悍的代名词,张家经营西凉几十年,虽然楚云认为他们比起石勒、匈奴、鲜卑弱小,但是并不是软柿子。楚云想要彻底击败张家掌控西凉,还有的忙。

    楚云把刘壁、郭栓子等高级将领全部召回,刘壁作为铁血军名义上的武将第一人这段时间远没有郭栓子、周斌、郭勇、赵虎等独当一面的人耀眼,但是他却接手了预备役,保证了铁血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功劳也是很大,在战争结束之后,楚云立刻把他从预备役调了回来,并且准备让他独当一面,至于具体去哪,还需要楚云考虑,对于刘壁的忠诚,楚云基本上完全放心了,而且他的才能也很不错,如果不用楚云觉得可惜。再说了他在上党郡娶妻生子,楚云才不担心他有异心。

    经过长时间的考虑,楚云决定成立十三个师,其中既有骑兵和步兵的混合师,也有纯步兵师和纯骑兵师。

    其中铁血骑作为铁血军最精锐的骑兵部队,扩展成为了铁血师,楚云亲自担任铁血师师帅,铁血师由三个旅构成,分别为铁血师第一旅、第二旅和第三旅,每个旅为四千人,铁血骑成为了一个拥有一万两千人的师级作战单位,铁血师除了人数少于匈奴汉国的禁军部队,战斗力丝毫不差,是铁血军一等一的部队。三个旅的旅帅分别为毛羽、冉良和崔贞,毛羽就不用说了,冉良则是在刘桀攻打中阳城的时候立下了赫赫战功,被楚云破格提拔。至于崔贞则是受了打击,楚云把他弄到了身边,算是照顾自己这个便宜小舅子。

    而除了铁血师这个特殊的师级部队,其余的还有八个以骑步混合的师或者是纯步兵师以及四个纯骑兵师,八个正规师大部分师帅都是独当一面的存在。

    其中方大山拔得头筹,被楚云任命为铁一师的师帅,毕竟方大山是跟随自己最早的几个人之一,虽然方大山的水平有些勉强,但是楚云尊重了方大山的意见,他还想在作战部队。铁一师除了方大山本来的骑一旅,其余的就是步十旅、步十一旅,这两个步兵师驻扎在太原郡的在邬县和祁县,防备刘琨,楚云也没有让他们调防,索性楚云救人命方大山的铁一师驻扎在在邬县和祁县一线。

    铁二师的师帅是跟方大山同时投靠自己的二蛋也就是周斌,他表现出了强悍的防守天赋,楚云十分器重他,因此把他原来的老部队步一旅、步九旅、步十二旅整合为了铁二师,驻地依旧是釜口关。楚云准备对西线用兵,所以负责整个上党郡东侧的重任就交给了周斌。

    铁三师的师帅是自己的铁杆嫡系赵虎,他还是驻扎在晋城-天井关一线,铁三师也是由他的老部队骑四旅为班底,加上步二旅和步七旅,他负责上党郡的南侧安全。

    铁四师师帅是楚云的徒弟郭勇,他则负责平金谷这个关键的枢纽,虽然楚云占据了邬县和祁县,但是平金谷的战略位置依旧是极其重要,郭勇的忠心和能力都是铁血军中顶尖的人才,楚云非常的放心。而铁四师依旧是骑二旅、步五旅、步六旅这三个立了大功的功勋旅组成,不过为了安全,楚云调集骑暂五旅也加入铁四师,郭勇的手下是少有的由四个旅组成的师,可见楚云对郭勇和平金谷的看重。

    铁五师师帅为马辉,他更进一步成为了归降派的两位师帅之一,不但是他的能力不俗,也是楚云为了提升归降派的影响力,文臣方面有高良成和吕望,武将方面楚云也大力提拔。铁五师由步八旅、暂一旅、暂五旅、暂八旅四个步兵旅构成,奉命驻扎在中阳城,因为地理位置太重要,所以他手下有四个步兵旅。

    铁六师师帅是原步四旅旅长房艾,他手下由步四旅、暂三旅、暂四旅三个步兵旅,负责离石城、蔺县和中阳河沿岸的邬堡。当然只有三个旅一万五千人是无法防御这么大的地方的,楚云让西河郡的两万郡兵协助,这些郡兵的实力远不如精锐战兵,但是让他们防御邬堡还是不错的。西河郡跟上党郡不一样,它也是唯一一个有郡兵的郡,上党郡郡守府就没有直属的郡兵。

    铁七师师帅是原步三旅的旅长王道,铁七师由步三旅、骑九旅、骑十旅构成,除了保持了步三旅原来驻守上党郡任务,他们还需要随时支援其他地方,毕竟他们可是有两个旅的骑兵。

    铁八师的师帅是方勇,这个寒门出身的守门官从预备旅旅长到战兵旅长再到现在的师帅一步一个脚印走上了他的人生巅峰。铁八师由三个新建的旅构成,分别为暂一旅、暂六旅、暂七旅,就是最久的暂一旅也才仅仅几个月而已,他们驻扎在离石城修整,随时准备跟随楚云进攻上郡。

    除了这八个正轨师还有四个纯骑兵师,虽然级别是一样的,但是骑兵师的人数远少于正轨师,这四个骑兵师驻扎在离石城,也是楚云组建的跟随自己进攻上郡的部队,毕竟胡人多骑兵,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骑一师师帅黄村由骑三旅、骑暂一旅构成。

    骑二师师帅刘海由骑五旅、骑暂二旅构成。

    骑三师师帅左颂由骑七旅、骑暂四旅构成,左颂成为归降派的另一位巨头。

    骑四师师帅鲁忠由骑六旅、骑暂三旅构成。

    这四个师加上铁八师都是楚云准备带去进攻上郡的部队,他们没有自己的驻地,这几个旅长不跟前几个师帅一样能够独当一面,都有各自的缺点,不是战功资历不够就是以进攻见长。当然成分也很复杂,方勇和左颂是属于降军一派,但是方勇也隶属于上党郡一派,左颂是跟马辉、高良成、吕望一样属于司隶州降人一派。刘海和鲁忠又代表着胡人一派,楚云手下胡人并不少,就连刘壁都属于这一派。但是刘海和鲁忠又不属于胡人派系中相同的一派,鲁忠是匈奴人,刘壁和刘海属于杂胡,他们为了表现对楚云的忠诚,互相之间不光不和谐反而竞争严重。而黄村本来应该属于元老派,毕竟他跟随楚云很早,也是流民出身,但是偏偏娶了一个元老派叛徒的女儿,因此不受元老派的待见。

    总之楚云为了平衡自己手下各派派系也是花费了功夫,当然不管怎么平衡,楚云手下的嫡系还是占据重要的一部分。楚云手下现在大体分为元老派、上党郡本土派、西河郡本土派、降人派和胡人派五大势力。

    但是五个大派系还分为很多小派系,其中的纷杂不比朝廷中的派系少,其中元老派势力最大,大部分的文臣武将都出自于这个帮派,武将中最早跟随楚云的元老派实力最雄厚,郭栓子、方大山、郭勇、赵虎、周斌、房艾都是元老派。文臣中的王廉、张彤、房艾也属于元老派。当然这些家伙也可以说是楚云的绝对嫡系,大部分人都紧紧地跟在楚云左右。

    但是元老派的人也不是铁板一块,郭栓子、方大山、郭勇、周斌、赵虎这五个独当一面的大将跟王廉、房卿、房艾就不是很和谐,前几个人是泥腿子出身,连寒门都算不上,跟后面三个世家出身的元老派关系绝对不怎么和睦。而张彤则自成一体,他不跟任何一个人交好,可以算是一个孤臣,但是他越是这样,楚云越是器重,它反而成为元老派中第一人,担任西河郡郡守。

    其余的几个派系中虽然降人派势力越来越大,但是现在阶段上党帮还是第二强大的,其中文臣中有樊高、楚成林、李晋和多位地方上的县令、县丞,他们官位虽然不高,但是却人多势众,因为元老派武将多,文臣少的特点,他们占据了文臣中的半壁江山。不过随着楚云大力提拔西河帮、降人派,他们在文臣中的话语权也在缩水,楚云是不会允许他们一派独大。武将中的方勇也是上党帮唯一的高级武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