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你这大都督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苏锦却一点都没有惧怕楚云的意思,反而表现的有些嫌弃,这让她的侍女都吓得半死,看着苏锦跟向家长发脾气的少女一样撅着小嘴,楚云笑了起来。

    “我来看看你。”楚云温柔的说道。

    楚云跟变成了小孩一样的苏锦真的聊不到一起去,楚云坐了大约有半个时辰,就被苏锦赶走了,楚云苦笑着离开,并且让侍女没事可以带苏锦出府游玩,这才让苏锦对自己保留了那么一点好感。

    “同叔(莫含),你吩咐下去,我的婚期推迟一下,什么时候锦儿的病好了再说吧。”楚云找到莫含吩咐道。

    “都督,这是为何?苏小姐本来就是都督您的未婚妻,就算是苏小姐得了失忆症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可都是都督的先辈定下来的。而且我们可也都盼着您娶妻生子呢?”莫含皱着眉头说道,让楚云结婚可是他们费了很大的工夫才让楚云答应的,楚云娶不娶妻子甚至关系到铁血军的稳定。

    “就这么着吧,不过我可以先纳妾,崔宁跟着我数年了,我也该给她一个名分了。”楚云想了想玄了个折中的办法,楚云娶不娶妻子他们不在乎,他们在意的是楚云有没有继承人,铁血军以后的战争多着呢,万一楚云出了事,最起码铁血军也乱不了,现在铁血军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一旦翻了船就不只是楚云自己的问题了。

    果然听到楚云这么说莫含的脸色好看多了,但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都督,既然您下了决定我们不敢不从。不过我认为您应该多娶几位侍妾服侍,我跟王大人和房大人本来想让您成亲之后再多纳几房侍妾的,既然您决定先娶侍妾,那么我再给您推荐几位。房卿大人有三位孙女各个国色天香,房大人一直想让孙女侍奉,我看您就满足他的要求吧,房大人身体越来越不好,他还等着抱上外孙。另外毛清毛大人也有两位女儿待字闺中,林俞林大人家中也有不少,我看都督布防多娶几个,都督大人可不能让属下觉得偏心啊。其实我兄长的女儿也是不错的。”

    楚云的脸都黑了,这是把自己当成种猪嘛?楚云连连拒绝,他对女人没有过多的兴趣,何况这个年代的女子成亲都是十几岁,这是让自己犯罪嘛?

    但是莫含却不依不饶甚至就差撒泼打滚了,楚云只能给自己这个手下第一文官面子,答应娶三人,当然包括崔宁,另外楚云要求女子不准低于16岁,至于选谁,楚云就扔给莫含等人了,反正楚云都不在意。

    就在楚云大事小情焦头烂额的时候,晋阳城也不平静,晋阳的官员士绅以及好久没见到过刘琨了。而且铁血军对太原郡下手,着实有些吓坏了并州的官员。在监察司的运作之下,并州先对铁血军动手的消息几乎传遍了晋阳,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要知道这几年上党郡铁血军就是他们南方的屏障,他们虽然对楚云很有微词,但是他们又不是傻子,随着铁血军一次次的击溃匈奴人的大军,他们甚至觉得铁血军的存在也是不错的,他们有些沉醉在这种安逸的气氛中。

    但是当他们的依仗变成了敌人的时候,他们就全部慌了,铁血军的战绩,他们都很清楚,毕竟挨得这么近,铁血军也有意宣传。因此铁血军的强悍他们深知,但是他们实在没想到自己的刺史大人竟然昏了头,去跟胡人合谋对付自己人。

    因此在疑虑和恐惧下,凡是有点关系的人都想去见一下刺史大人,问问这到底怎么回事,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见到刘琨。

    “父亲,您吃点东西吧。”刘琨的嫡子刘群端着一些饭菜走进了刘琨的房间,刘琨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出来过来,在外担任县令的刘群被自己母亲喊了回来,但是还是没有什么作用。至于三子刘定就更没主见了,只能跟在哥哥刘群后面干着急。

    “群儿,你说为父是不是错了?”就在刘群认为刘琨又跟前几天一样不吃,转身想走的时候,刘琨说话了。

    “父亲,您并没有错,那个楚惟忠明明有这么强大的实力,却不想着报效朝廷报销父亲,要知道父亲可是一手提拔了楚惟忠,他竟然向您这个恩人隐瞒兵力,他到底想要干什么?而且当时父亲您多次嘱咐他以朝廷的命令为重,他竟然置若罔闻,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攻打石世龙,他根本不把朝廷不把父亲放在眼里,这种人就是下一个王浚,甚至比起王浚更加可恶,王浚还依重世家呢,他楚惟忠身边的都是些寒门泥腿子,这种人简直就是当地的曹孟德啊,父亲您怎么会错?”刘群本来就对楚云感官很不好,曹操重用寒门子弟打压世家,因此名声在这个时候就是臭大街,刘群把楚云比作曹操,这比骂人祖宗还要狠。

    “不错,我是没做错,只不过我做的还不够,我不能就此消沉,楚惟忠此人无法无天,对朝廷没有一点的敬畏,他比胡人更加可恨,我必须除去此人。”刘琨神色坚定的说道。

    “咱们怎么除?人家什么实力。”跟楚云交好的刘定却嘀咕了一句正好被刘琨和刘群听到。

    “你说什么?”刘琨瞪了刘定一眼,把刘定吓坏了,他双膝一软跪在了刘琨面前。

    “父亲,三弟说的不错,楚惟忠手下大军十几万,的确难以抗衡?”刘群当然也听到了刘定的话,他首次认为弟弟说的没错,楚云表现出来的实力,让刘群又嫉妒又忌惮,当时如果父亲同意这些都是他的。当然刘群不知道正因为楚云有了这么强的实力,又不肯听从朝廷的号令才让刘琨下定决心灭了铁血军,谁知道铁血军竟然挺了过来。刘琨这么久想不通并不是因为后悔,他刘琨做事从不后悔,他被匈奴人打的晋阳都丢失了也没有后悔过。他担心的是楚云跟赵染、令狐泥这些逆贼一样投降胡人,到时候并州就完了,而且朝廷也很难撑得住,想到这里刘琨的脸色又阴沉了起来。

    “父亲要不然我们请拓跋叔叔帮忙,代王兵强马壮,控弦之士数十万,我就不相信代王灭不了小小楚惟忠。”刘群看到父亲的样子立刻出起了主意。

    刘琨缓缓的摇了摇头:“代王内部不稳,暂时是无法出兵的,而且现在辽西公(段氏鲜卑首领)和石世龙鏖战,代王跟双方的关系都一般,他还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扩大自己的疆域,他短期绝不会出兵。”刘群有些失望,刘琨思索了一会发现短期并没有什么好办法,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三子刘定,刘琨眼睛亮了起来。

    “定儿,我要你去一趟上党郡。”刘琨突然说道,在一边老老实实跪着的刘定惊讶的抬起了头。

    ——晋都城长安

    鞠允大军从北地郡回师,从去年到今年的几个月,鞠允数次击败匈奴人,甚至把大晋上下最恨的叛徒赵染击杀,大大鼓舞了朝廷的士气,因此整个长安的人都出来迎接大军,鞠允一时间志得意满。

    赵染可不是普通的叛徒,因为这个家伙当年晋朝的擎天之柱、掌控整个关中兵马的南阳王司马模战死,使得长安失守。差一点就让晋朝灭亡,要不是司马邺逃了出来,现在有没有朝廷还两说,而赵染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因此赵染的死,让长安上下欢欣鼓舞,甚至比起楚云收复洛阳更鼓舞人心。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极大的鼓舞了镇守秦州的南阳王司马保对朝廷的信心。司马保是老南阳王司马模的儿子,赵染的背叛让他的父亲司马模被杀,甚至连他的母亲都被赐予了胡人为妻,这对司马保是奇耻大辱。现在鞠允杀死了赵染,为司马保报了仇,这让朝廷对司马保有了交待。

    至于为什么朝廷这么重视司马保也是有原因的,不光是因为他是晋朝的宗室,最重要的是朝廷依仗司马保的支援。司马保占据秦州,是长安朝廷最重要的支持者,长安的粮草和兵马大半都出自秦州。

    自从凉州张轨死后,凉州对朝廷的支援越来越少,司马保的地位越来越重要,所以想让司马保继续支持朝廷,就必须拿出诚意,而这一次赵染的死就死最大的诚意。

    长安朝廷虽然是在晋愍帝司马邺统治下,但是司马邺今年才十几岁,大权都被鞠允和索琳、梁芬等人统治。没有强有力的帝王,使得长安内部十分不平稳,就算是在大敌当前内部纷争都十分激烈,当然这也跟几个人做事很不地道有关系,当年保护司马邺来到长安的第一功臣阎鼎被几人逼着出走,被胡人杀害,也成了他们抹不去的污迹。这一次取得了连续的大胜,鞠允觉得终于可以压制内部,从而振兴朝廷了。

    晋憨帝司马邺亲自出城迎接,一行人满心欢喜的祭天祭祖,然后几位重臣都聚到了皇宫。鞠允已经是左仆射、领军、持节、西戎校尉、录尚书事,兼任雍州刺史,他的官位已经升无可升,因此小皇帝给他的几个儿子都封了官,真可以说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爱卿辛苦了。”司马邺详细的听取了战事的经过,他的心里激动不已,他才十几岁,对外界的一切都很感兴趣,因此听得精精有味,鞠允看到皇帝如此,也十分得意。

    “陛下,这一次虽然左仆射击退了匈奴人,但是却只是暂时的,匈奴人百万大军不可小觑啊。”尚书郎辛宾突然开口说道,他一说完大殿上的气氛顿时凝固,鞠允等人瞪了他一眼,最终还是没有斥责。

    倒不是说他的官职很大,而是众人给他哥哥辛勉的面子,这个辛勉可是鼎鼎大名。洛阳城破之后,他也被俘虏,于是跟着晋怀帝一起到了匈奴汉国的都城平阳。刘聪想让他当官,让他担任光禄大夫,辛勉却以忠臣不事二主为由,固辞不受。刘聪就派人带着毒酒吓唬他,告诉他如果不给我当官就毒死你,辛勉端起来就喝,把使者吓了一跳,刘聪听到之后很是感慨他的气节,于是就不在逼迫他。这件事成为了当时士大夫传送极广的佳话,长安朝廷也拿当做忠臣的代表他大肆宣传。这个辛宾的地位就因为哥哥也很高,没有人会当众跟他作对。

    当然辛宾说的话也很对,只不过在今天这个欢庆的日子里让人不爽罢了。

    “陛下,并州刺史刘琨刘大人给陛下的奏表请陛下过目。”看到气氛不是太好,尚书仆射索琳连忙的转移了话题。他的话引起了小皇帝司马邺和其他大臣的注意,刘琨可是被晋朝依为擎天之柱,他的并州军和盟友拓跋鲜卑数次救助朝廷,而且他的为人也被人敬仰,是一等一的忠臣,于是司马邺连忙让人把信件呈上去。

    小皇帝看完了刘琨的信件神色十分震惊,也只有看过信的索琳知道什么原因,他当时跟皇帝的心情差不多。

    “陛下,刘州牧到底所陈何事?”鞠允不解的问道。

    “诸位爱卿都看看吧。”小皇帝让宦官把奏表给所有大臣都看一下,几个人看完了都神色古怪了起来。

    “陛下,我这里还有上党郡郡守楚云的奏表。”索琳从袖子里一掏,又拿出了一封奏表。和刚才一样,先呈给了皇帝,然后众人全部看了一遍,所有人心里更加古怪了。

    “诸位爱卿,两个人的奏表你们都看了,你们说说各自的看法吧。”皇帝司马邺开口说道,别看司马邺年纪不大,但是却十分聪慧,这短短几年的时间,已经有人君之相了,假以时日未必不是个有作为的皇帝。可惜他的前几位长辈给他留下的是一个烂摊子,就算是司马懿复活也不一定能够挽救得了,在历史上晋憨帝司马邺的命运极其悲惨,什么报复都没有实施出来年纪轻轻就死了。

    所有人都沉默了起来,刘琨的奏表是说上党郡郡守楚云有不臣之心,他正准备解决楚云的威胁,而且也为他自己推荐楚云请罪,至于罪名就是那几条。当然这是几个月前的奏表,在古代传递信息慢的很,几个月能够传递过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楚云的奏表快多了,他占据了西河郡,从西河郡到长安比起晋阳到长安快多了。楚云的奏表声称刘琨勾结胡人攻打上党郡,并且屠杀涅县数万人口,请朝廷为他做主。楚云抓住了温峤和众多的俘虏,因此证据确凿,一条条的名列的都很清楚。

    两个人的奏表可以说是互相攻击,从结果来看,显然是刘琨失败了。但是两个人在前几年可都是互相称颂、互相扶持的兄弟势力,甚至楚云的官位都是刘琨奏请的,现在怎么突然就翻脸了?

    按照往常看来,刘琨显然更应该相信,毕竟刘琨的忠心世人皆知,但是他说楚云有不臣之心,刘琨并没有铁证。不管楚云不听从刘琨号令,而且也违背乐朝廷的命令这是属实的,朝廷当时还很愤怒,下旨处罚了楚云,当时所有人都记得。鞠允等人当然偏向刘琨,但是楚云信件里的话,让他们都不敢轻易表态,鞠允是击退了两次匈奴大军,并且杀了赵染这个叛徒,但是匈奴人死伤却并不多,只不过万余人而已,而且他们面对的匈奴军也不到十分。楚云却在信里写道,他独自抗衡匈奴大军数十万,匈奴大军联合石勒军为了对付楚云,胡人调动的总兵力不下于四十万人,这还没算刘琨的军队。

    说实话楚云在奏表中说的战例不光是皇帝就是鞠允等人都不敢相信,在楚云的奏表中铁血军竟然几乎全歼匈奴名将呼延宴的八万军队,呼延宴更是怒急攻心而死;而令狐泥率领的三万人被全部击溃;皇太弟刘乂的十万大军更是被围歼,斩首四万人,俘虏五万人,皇太弟刘乂都被擒住;匈奴晋王刘桀统帅二十万大军进攻西河,也拿着铁血军无可奈何;与此同时石勒手下大将孔苌的七万大家也扔下了两万尸体无奈撤军。

    虽然楚云奏表里敌军数量稍微有些夸张,但是大体还都属实,就是人数楚云多些了点。但是这几个战例任何一个都让皇帝和几个重臣难以相信,何况是凑在了一起。如果楚云的话是真的,那么铁血军岂不是独自对抗数十万胡人大军,况且不光是防御,还取得了好几场大胜,这楚云才崛起几年啊,他有这样的实力?

    但是呼延宴的尸体和皇太弟刘乂都在楚云手里,并且随时可以让朝廷查证,这就让朝廷不得不信了。所有人对铁血军的战斗力有了新的认识,本来所有人认为铁血军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势力,哪怕铁血军光复了洛阳,但是现在看起来他们是小瞧了铁血军了。

    “鞠爱卿,你跟伪匈奴赵国交手最多,你来说说吧。”看到所有人都不说话,司马邺只能再次开口问道。

    PS:感谢书友bck 竹竿、☆♂Snail、160917210703901的月票,事有些多,一时半会无法加更,保持更新就很艰难了,抱歉,等时间充裕了多更点。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