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达数个月的战争给铁血军的地盘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人员的伤亡和物资的消耗就不说了,最可气的就是匈奴人破坏了大量的农田,让西河郡民众几个月的心血打了水漂,因此光安抚西河郡就花了楚云大量的时间。(书^屋*小}说+网)上党郡的粮食足以让西河郡的子民撑到下一次收获,大量的粮草从上党郡源源不断运入离石城,这也是西河郡安稳下来的主要原因。

    楚云待了半个月后就返回了上党郡,张彤担任郡守主军事,而马良担任郡丞主民事,在他们帮忙下,西河郡迅速安稳了下来。因为西河郡直接面对匈奴人的威胁,所以张彤这个郡守的责任很重大,不过张彤在军事上的才能是无人能比的,张彤现在主要工作就是负责西河郡整天防御体系的建设和军队的补充以及奖惩,这些本来对于张彤就不是难事,再加上郡丞马良帮忙,西河郡并不需要楚云坐镇。

    一旦中阳河沿岸的邬堡全部建成,以离石城为轴心,以蔺县和中阳城为两翼,以大量邬堡为基点的防御阵线构建完成,西河郡就有绝对的资本面对匈奴的威胁了。如果在刘桀进攻西河郡之前,大量的邬堡完工,刘桀的骑兵绝对不敢深入西河郡,否则就可能被大量邬堡折磨的欲生欲死,可惜历史没有如果。

    到达了上党郡之后,楚云的工作更多,首先就是安排阵亡将士的抚恤金和受伤将士的后续安排,这是铁血军保持战斗力的基础,而且这一次战斗涉及到了五个战场,高达十几万的动员兵力,因此光这一项工作就让楚云焦头烂额。

    铁血军在几个月里阵亡了数万人,伤亡更是不计其数,要不是楚云不断地征兵补充兵力,再打几个月铁血军还真的扛不住了。光抚恤金就花费了几百万钱和数十担的粮食,这几乎把上党郡的存粮消耗了一半。

    另外就是楚云准备组织三十万人口填充西河郡,这又是一项超级大的工程。但是楚云还不得不做,上党郡耕地太少,而人太多;西河郡倒是耕地很多,但是人少。靠着上党郡的耕地养活将近八十万的人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总不能铁血军一直养着他们吧。但是数十万人的迁移,工程量非常巨大,别看前段时间楚云带着十万人口迁移到了西河郡,那是因为那十万人是从翼州迁移过来的,根本没有停留就被迁移了过去,他们根本不敢反抗。

    而现在几个月过去了,这些人都开始稳定了下来,再想让他们迁移就需要更多的资源,毕竟中国人自古就是安土重迁,让他们跟胡人一样一再的迁移很容易闹出乱子。特别是这群人中很多都加入了铁血军,一个不慎就是铁血军根基被动摇。

    另外就是刘琨一直没有回信,对于铁血军占据了太原郡的两个县刘琨也没有任何动作,楚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甚至监察司都打探不到消息,在前几个月铁血军大战的时候,刘琨突然开始在晋阳清理监察司的密探,让监察司的工作受到了重创。

    对于两个县的安全问题也是楚云很看重的,现在两个县都只驻扎了一个旅五千人,而且这俩县城墙残缺,只有不到两米,实在太危险了,这都是需要楚云考虑的。

    最重要的是刘琨突袭涅县的数万骑兵到底是刘琨暗暗发展的,还是哪方势力的,都需要楚云打探清楚,这对铁血军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就在楚云焦头烂额的时候,石勒派来的使者到达了长子城,而这个使者竟然是邺城楚家的人,算起来还是楚云的堂哥,楚云有些无语了。楚云可不是原来的楚云,他只是个冒牌货。

    石勒派来的使者叫做楚阳,他拿着厚厚的一本家谱摆在了楚云面前,别说,这家伙还真得是自己的堂哥,不过就是隔得有点远。当年自己的便宜父亲离开北地前往江南的时候,楚云所有血缘关系近的亲属都死了。这个楚阳和楚云的曾祖父是兄弟,两个人的关系有些远,如果付义还活着肯定知道此人,但是楚云就抓瞎了。

    楚阳在楚云面前态度几乎就是谄媚,楚云旁敲侧击的问出他们生活的很不好,毕竟邺城久经战乱,甚至楚阳一家子都差点成了奴隶。不过在楚云崛起之后,石勒派人把他们找了出来,并且给了这个楚阳一个小官,把他派来了。

    从楚阳的话里话外,都透漏出石勒跟自己交好的意思,从他派自己的堂兄前来就看得出来。当年刘琨给石勒找到了母亲河侄子,这对石勒就是大恩,而楚阳这一次来也是一个意思。

    石勒想用邺城楚家这些旁支换取他的老兄弟被楚云俘虏的呼延莫,这家伙被楚云俘虏半年了,石勒都没派人把他赎回去,可见石勒对他一点都不看重。但是石勒虽然看不上没啥能力的呼延莫,但是却不能寒了其他老兄弟的人心,因此用一群废物换取呼延莫还是很值得的。

    而且石勒把这些人送回来的确是有交好的意思,他在幽州陷入了苦战,必须防止楚阳背后插刀,另外最重要就是刘琨给石勒的书信,被楚阳带来了,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楚阳这才知道这个刘琨为什么要给自己背后插刀,原来是害怕自己脱离朝廷的掌控,害怕另一个王浚的崛起。但是楚云觉得冤枉得很,自己嘛事没做,竟然祸从天降,让刘琨认为自己有了异心。不过想想自己的作所作为,刘琨对自己下手也有道理,自己根本没把朝廷放在眼里,这对刘琨来说可不就是大逆不道?

    楚云当然知道石勒不怀好意,但是他跟刘琨的关系以及无法恢复了。另外楚阳这群人,楚云还必须收下,在古代人眼里,不善待同族可以说是重大的污点,甚至比起叛国的污名更大。家国天下事,家是排在第一位的。

    楚云只能把这些人收下,并且把呼延莫和一些回礼送还给石勒,回礼还必须要重,否则看不出对家人的重视,也影响自己的名声,楚云觉得日了狗了,但是莫含、王廉等重臣极力劝诫,楚云才答应。

    楚阳这群人楚云都见过,一帮人都是楚家的旁支,甚至除了楚阳,其余的都没读过书,基本上一个有用的人才都没有。这群狗日的混蛋,还必须好好安排,让楚云十分头大,最可恶的是他们来了长子城,借着楚云的名号欺男霸女,楚云恨不得宰了他们。

    但是偏偏楚云不能,否则传出去楚云苛待族人,又是一个大污点。在这个年代,大义灭亲是一个绝对的贬义词,这让楚云十分棘手。但是让这群家伙败坏自己的名声,楚云绝接受不了,特别是当一个叫做楚意的家伙竟然打起了铁血军遗孀的主意之后,楚云彻底怒了。

    连续数个楚家旁支的子弟暴毙身亡,把楚阳等人彻底吓坏了,虽然这一切都是楚云派人做的,但是楚云还是装出了愤慨的样子,让人彻查,最后把罪名安排在了一个叫做楚争的旁系子弟身上。

    监察司的调查结果是这个楚争被羯族人收买,来长子城搞破坏,杀了楚姓族人,当然这全都是楚云的意思。此人当然被楚云正法,而其他楚姓族人也不是傻子终于老实了下来。

    这调查结果给了楚云借口,为了保证族人安全,楚云把他们全部扔到了偏远的沽县去了,美其名曰保护。只有楚阳和楚鹏两个看起来还算是顺眼的旁系子弟留了下来。一个成为了都督府的管家一个成了都督府的账房,免得被别人认为楚云慢待族人。

    处理这些破事虽然费不了多少工夫,但是也让楚云很糟心,石勒这个混蛋家伙,竟然弄这些垃圾来恶心自己,记仇的楚云立刻狠狠地给石勒记上了一大笔,如果被石勒知道自己的好意被当成了驴肝肺,肯定欲哭无泪。

    其实楚家旁系的人数多达数百人,毕竟这么多年的发现,从秦朝到现在都好几百年了,但是石勒交代下去之后就被张宾知道了。他一插手事情就变了,那些稍微好一些的楚家子弟都被张宾弄死了,因此才给楚云弄来了这么几十个极品。当然就算楚云知道张宾借机报复也不在意,他本来就对这些族人毫不在乎。

    两个月后监察司副统领黄凯终于从平阳回来了,对于冯成家的不作为,楚云早就有了意见。黄凯回来之后,楚云立刻把黄凯升为监察司统领,职位相当于偏将军,跟各旅长平级,至于冯成家楚云把他安排进了楚云新成立的保障司当统领,在古代军队的后勤,并没有单独的机构,这算是楚云自创的,冯成家此人虽然性子软,但是做事认真负责,负责后勤也算是物尽其用。

    另外楚云正式成立以被胡人侮辱的女子为主体的机构红楼,他们主要负责在各地开建妓院,为铁血军打探消息。这个机构的负责人就是当年楚云在刘琨为鲜卑人举行的宴会上服侍自己的歌女莹绿,楚云一诺千金说了要把她赎出来就赎出来了,这些年她一直帮着崔宁管理后宅,忠心自不必说。而且楚云有意培养下,应该能够做好红楼的工作。

    楚云回来几个月忙的昏天黑地,回到后宅就休息,就算是苏锦也没见过几次,更别说是崔宁了。少有的几次还是崔宁为了失踪的弟弟崔贞,不过前几天铁血军终于找到了这个倒霉的小子。他在林中遇到了黑熊,受了伤被山中的猎户所救,休养了几个月才联系上了铁血军,回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少女,非要娶她为妻。崔宁为了这件事跟弟弟发了几次火,崔贞都不肯妥协,崔宁甚至求自己给弟弟找个门当户对的妻子,都被楚云敷衍了过去,他从不注重门户,跟这个时代的人思想差距很大。

    刚回到后宅,崔宁就迎了过来,不得不说这个女人虽然嫁过人,但是性格哪个男人都喜欢,她亲自服侍楚云沐浴更衣,有几次又想说起弟弟的事情,被楚云岔开,她就不再说了,真是个聪明的女子。

    “宁儿,等过段时间我娶了锦儿,就迎娶你为妾。”楚云说完正在小心的为楚云梳头的崔宁竟然一下子哭了起来,楚云安抚了一会,女子就知情识趣的不哭了,明显看得出来,这个女人对自己更温柔了,是发自内心的温柔。

    楚云实在是被手下烦透了,因为他没有子嗣,甚至没有成婚,莫含这些文臣不止一次的跟自己说过让自己成家,楚云觉得自己才二十几岁,而且事情实在太多,苏锦又失去了记忆,楚云想等一等。不过因为自己没成婚没子嗣甚至都影响到军心了,楚云只能妥协。

    这个时代楚云绝对是大龄青年了,楚云虽然没有明确的喊出独立的口号,但是手下人却都知道他们跟朝廷不是一颗心,楚云就相当于一个势力的首领,没有接班人,让手下都觉得不踏实。因此楚云决定在今年八月初八正式跟苏锦成亲。

    楚云让崔宁先行回去休息,他准备去见一下苏锦,上一次去看苏锦还是十天之前,苏锦的病情没有一点见好,以前苏锦是那种外柔内刚的极有主见的大家闺秀,但是现在就像是小孩子一样,跟楚云也没有那么的亲近,很多时候楚云还不如崔宁和苏锦亲近,楚云请了不少名医,也都毫无办法。

    但是即便如此,楚云都绝不会辜负苏锦,苏锦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是那些日子楚云的全部希望,这一些都被楚云深深刻在了心里,没有忍受过饥饿的人,是不会明白那种绝望的。

    楚云本来想等着苏锦愿意嫁给自己的时候,再娶她,但是她的康复遥遥无期,自己的手下又需要自己成亲,楚云也只能自己做了决定。但是楚云还是准备去亲口问问她,如果她不同意,楚云可以娶了她,但是不会强迫她跟自己行周公之礼。

    来到了苏锦的院落之外,楚云就听到叽叽喳喳的说话时,楚云耳力非凡,瞬间就知道了这是苏锦和几个服侍她的小女孩在打闹,似乎是在说自己。

    “小姐,都督回来就去找那个狐狸精了,您才是未来的都督夫人呢?”一个脆生的声音传了出来,楚云知道这个女孩是苏锦的贴身侍女翠儿。

    “什么未来都督夫人,我跟那人又不熟悉,既然宁儿姐姐喜欢他,那就让给她呗。天天关在这个鬼地方,我都快疯了,我乃我才不稀罕什么都督夫人。”苏锦有些孩子气的说道。

    他一说完翠儿这些下人全都吓坏了,她们纷纷跪下让苏锦千万别再说了,这群侍女都是铁血军最忠诚的将士的子女,对于楚云敬若神明,苏锦这话如果被传出去,她们这些侍女就算是不被都督责备,也会被自己的家人打死。苏锦不高兴的嘀咕了几句到底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楚云在门外听到苏锦的话神色一暗,倒不是他怨恨苏锦什么的,也不是像一些小男人那样听到女子不喜欢自己的患得患失,而是一种自责。恩莫大于救命之恩,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苏锦,楚云虽然做了许多,但是远远不如苏锦对自己的恩情。而且在苏锦失忆之后自己并没有怎么抽出时间陪她,而且还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定下了他跟她的婚期,要是以前的苏锦还好说,但是现在苏锦可以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有自己的思想,自己对她这不但不是报恩,反而是强迫。

    “都督。”楚云在院外自责的时候,院子里的一个管事正好出来,她吓了一跳立刻跪在了地上。她的惊呼把院子里的人都吓了一跳,他们纷纷出来跪地行礼,看到楚云脸色不善,那几个嚼舌头的侍女吓得脸都白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