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涅县

    温峤从来就没有这么自责过,他统帅一万并州军队跟在石虎军后面等待接收上党郡的地盘,刘琨给他的命令是绝不可以直接参加战斗,也最好不要让铁血军知道他们的存在,如果石勒军能够一举攻破长子城,那么温峤才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到时候演一场戏“击败”石勒军,他并州军就会成为上党郡的救世主,然后顺利接收上党郡的地盘和人口,至于楚云就可以随便拿捏了。如果石勒军攻不下长子城,那么就掳掠下人口粮食,也很不错。但是刘琨的想法就是藏活累活石勒军做,遇到好处再出手。

    刘琨的想法是很好,实施起来让温峤脑袋都大了,但是温峤的能力十分不错,实施到现在还没有问题,石勒军的存在被他捂得好好的。而到了上党郡就变成他要藏起来了,温峤驻扎在涅县数里之外,凡是看到他们这支军队的人,温峤都抓了起来。石虎也出人意外的通情达理,一个人带着部队离开前去攻击涅县县城。

    三天之后,石虎派人通知温峤接手涅县,提心吊胆了三天的温峤怀着复杂的心情到了涅县,地狱一样的涅县把温峤和他的一万大军全都吓坏了。

    到处都是尸体,入眼看去满街都是死人,各式各样的死法,让温峤都干呕起来。扶着墙吐了一会,恶心就被愤怒取代了,在温峤看来涅县的民众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了,他石虎竟然屠城。

    指挥着军队把整个涅县清理了一遍,多达数万的尸体让温峤的自责和怒火升到了顶峰,而跟随着他的军卒也彻底的恼怒了。当一个逃脱了石虎屠杀的小女孩用愤怒而绝望的眼神看着温峤的时候,温峤的怒火终于压不住了。

    他疯狂的派人寻找石虎,这个疯子、屠夫,温峤要让他好看。但是温峤找了数天,石虎军已经不知所踪,谁也不知道石虎军去了哪里。

    温峤以为石虎军继续向前打了过去,他下令封闭了涅县城门,他准备断了石虎的退路,如果不给自己一个交代,这一次的合作就一拍两散。

    但是让温峤失望了,他派出去的斥候在上党郡并没有发现石虎军的踪迹。几天之后,从太原郡传过来的消息是石虎军已经撤离了,与此同时,愤怒的长子城留守郭栓子接到了楚云的命令火速赶来,骑五旅和骑八旅把他们团团围在了涅县,在这个时候温峤才知道他们中了石虎的计,石虎这是要直接挑起他们跟上党郡的战斗啊,而在涅县屠城的这个大锅,他们背定了。

    涅县城外浑身素缟的铁血军根本不听他们解释,就发动了强攻,温峤身子一软差一点就瘫坐在了地上,刘琨派给他的护卫只剩下了两个,他们快速的把温峤扶住了。

    “两位壮士,我请你们立刻出城向州牧大人求援,除了你们谁也出不去,这一万大军可是州牧大人的心血。”温峤对着两个护卫鞠躬说道,两个人互看了一眼,重重的点了点头。

    当楚云带着铁血军赶到的时候,温峤彻底绝望了,楚云手持摩天赤血戟杀气腾腾的来到了涅县城外。

    “温峤,我楚云是曾经捉弄过你,但是你竟然拿着我治下的子民撒气,我发誓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楚云的怒火隔着几百米温峤都感受得到,温峤真是有口说不出啊,他现在服软,并州军的士气说不准就彻底崩溃了,他只能哑巴吃黄连。

    两个时辰之后,即便是温峤全力指挥,并且给铁血军制造了大量的麻烦,涅县县城依然被楚云无敌的武艺攻破了,楚云直接独自杀上了城墙,面对着无数扑上来的并州军从容杀戮,甚至到了最后,都没人敢靠近楚云,随着越来越多的铁血军攻上城墙,并州军彻底崩溃了。

    看着押到自己面前的温峤,楚云忍了几次才忍住没有杀死他,楚云还需要拿着这个家伙当证人,去跟刘琨对质,他摆了摆手,温峤被押了下去。

    “都督,涅县一共十三万民众,在县城居住的有十万人,除了少数幸运者,其余的都被杀死了,估计有超过八万人被杀,另外步七旅只剩下了百十个人。”听着郭栓子的报告,楚云火气蹭蹭的往上冒。

    “崔贞呢?”楚云陈着脸问道。

    “崔旅长还没有找到,有几个侥幸活下来的将士说,崔旅长当时跟他们一起逃了出去,但是敌人骑兵太多追得太紧,所以他们失散了。都督,上党郡丛林茂密,崔旅长应该没有大碍,他对这附近的地形太熟悉了。”郭栓子这话不是安慰,上党郡耕地不多,到处都是茂密的山林,如果逃走了,的确有很大可能摆脱追兵。

    “敌人骑兵太多?有多多?”楚云一下子就听出了破绽,温峤手下骑兵也只有一百多个,都成了铁血军的俘虏,那些溃兵竟然说敌人骑兵太多,这有些不合常理。刘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在铁血军和拓跋鲜卑的支持下,骑兵也没有超过两千人,这一次在涅县,楚云也没见几个骑兵,如果说敌人有骑兵,那么他们去了哪里?

    “都督,我也发现了这事很蹊跷。我问过步七旅的几个幸存的军士,据说崔贞安排的防御十分的完善,而且涅县城墙高达六米,强攻的难度可想而知。我们今天亲自体验过,要不是有都督,绝不可能这么快就破城。”楚云点了点头,郭栓子继续说道。

    “但是,并州军却能够在比我们更短的时间内破了涅县,他们是怎么做到了?可惜我们并没有找到当时在北门驻守的幸存者。而且更奇怪的是,我问了几个涅县幸存的民众,他们告诉我们,当天他们在家里遇到了大地动,我怀疑那些人把大股骑兵的奔跑当成了地动,这如果是真的,那么敌人骑兵,绝对是超过了一万才能造成。并州军哪里有这么多骑兵?于是我就是去审查了几个并州军的将领,他们告诉我一个让我震惊的消息,他们是跟数万骑兵一起来的,不过他们并没有见过这一支军队的真容,只有温峤才知道,我去询问温峤,这个家伙怎么都不说,看起来这里面大有文章。”郭栓子说完,楚云深深看了他一眼,这个不怎么喜欢说话的男人,竟然有这么缜密的心思了,看起来他的进步真的很大。

    郭栓子分析的的确很有道理,看起来只能去见见温峤了,当楚云来到了大牢中,温峤被绑的跟粽子一样,楚云把几个暂时充当狱卒的铁血军军士叫来询问,原来这个温峤想自杀,因此只能把他捆了起来,楚云也没有在意,要不是这家伙有用,就凭他杀了这么多人,活剐了他的心楚云都有。

    “温司马我们又见面了。”楚云让人解开温峤身上的绳索,有楚云在这里,温峤想死都难。温峤任凭楚云说什么都不肯开口,要不是楚云修为太低,无法使用神识,楚云都想直接撬开他的脑袋。

    “温司马果然是个汉子,能够眼都不眨的杀死数万大晋子民,果然是个好官啊,如果大晋像是温司马这样的好官多一些,胡人估计很高兴,不知道温司马每天闭上眼的时候,能不能看到那些无辜惨死的民众,当然了温司马可能不在乎。但是有一个温司马可能会在意的的人,刘琨,这个披着人皮的畜生,我一定会把他的脑袋带过来,祭奠涅县的子民。虽然不知道跟你一起来的那些骑兵是哪里的来的,我猜应该是鲜卑人的骑兵吧,你放心,不光是刘琨,拓跋鲜卑我也要他们血债血偿。实话告诉你,我手下人马已经达到了十几万人,匈奴人的计划已经破产,平金谷数万大军都被我击溃,我要带着十万人马杀进晋阳,到时候我会让晋阳城中的官老爷们也尝尝涅县民众的遭遇。”楚云连哄带骗的说完,就要离开。楚云的话真中带假,这是他最后的尝试,温峤动了动嘴唇,紧紧地握着拳,最后还是没有开口,楚云带着遗憾离开了。

    他虽然收复了涅县,但是事情远远没结束,让他现在带着兵去攻打晋阳,那是痴人说梦,但是楚云一定要让刘琨付出代价,这个代价就是太原郡的祁县和邬县,这两个地方威胁着上党郡和平金谷的背面,现在不管刘琨为什么要出手对付铁血军,楚云都不准备再把软肋交到刘琨手里。

    占据祁县和邬县之后,上党郡和西河郡的交通,再也不会局限在平金谷,铁血军完全可以从祁县和邬县绕过去,界山的两侧都可以通行,就能解决铁血军战略尴尬的大问题。不像现在一样,界山北侧属于刘琨,两个郡之间只能通过平金谷交流。

    楚云一方面派人给刘琨写了一封严厉的质问信,一方面派人前往长安,找朝廷诉苦,楚云现在还不想彻底失去大义。然后等步十一旅和新建的暂三旅、暂四旅到了涅县之后,立刻带着铁血骑、骑五旅、骑八旅朝着两个县杀了过去。

    半个月内,楚云很顺利的攻破了两个县,刘琨任命的官员楚云全部赶了回去,刘琨竟然没有半点动作,就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但是既然这样,楚云也不客气,楚云让暂三旅驻扎在祁县,暂四旅驻扎在邬县,他正好绕了一大圈,反回了西河郡。

    两个县的人口加起来也只有看看一万人而已,刘琨早就下令把并州的人口往晋阳附近迁移,所以楚云也没有特别失望。楚云实在想不明白,刘琨为什么握有数万大军,也不反抗。楚云并不知道那几万骑兵是属于石勒的,但是既然刘琨的并州军的确攻击了上党郡,那么楚云肯定不会客气。现在楚云和刘琨的关系再也不可能返回从前了,铁血军敌人的名单上又加上了一个。

    楚云对冯成家的无能十分愤慨,黄凯去了平阳,并且为楚云打探到了大量的消息。冯成家这个监察司的校尉守家,竟然无能到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察觉到,要知道晋阳可是被监察司渗透的跟漏斗一样,楚云下定决心要把他拿下。

    另外消失的几万骑兵也引起了楚云足够的重视,但是着一些事情都要匈奴大军撤退之后才能一一实施。

    楚云到了离石城之后,发现西河郡的局势十分不好,虽然中阳城在张彤的带领下稳如泰山,离石城和蔺县虽然受了一些攻击但是也没多大问题,但是其他的几个县却非常不好,甚至圜阴县城还被攻破了,里面的两千县兵和数千汉人以及那些有家属加入铁血军的杂胡都被屠杀了个干干净净,整个西河郡被匈奴骑兵搅得鸡犬不宁。

    但是这些损失都在楚云的承受范围之内,最让楚云恼火的是这群匈奴人把西河郡种下的粮食毁了很多,这就让楚云的计划大大推迟了,没有粮食如何出兵?要不是在上党郡还有不少粮食,铁血军都可能因此崩溃,这个刘桀玩的太狠了。不过楚云对他也是毫无办法,楚云正面对决是绝对打不过刘桀大军的,因此只能等待对方露出破绽或者对方直接主动退兵。

    就在楚云只能在离石城枯等,刘桀在尽情的显摆他的军事才能的时候,匈奴军的另一支主力军队出现了大事。

    刘曜大军围困刘琨任命的河内太守郭默,郭默粮草耗尽假意投降刘曜,并且把他的家人送给了刘曜当人质,刘曜相信了郭默,并且给他送去了粮草。谁知道郭默弄到了粮食,又关闭四周城门固守。刘曜发怒,把郭默的妻儿沉到河中而继续攻打郭默。郭默想到新郑投奔荥阳太守李矩,李矩派自己的外甥郭诵去迎接郭默,结果兵少而不敢向前。

    在历史刘琨曾经派鲜卑骑兵救援郭默,郭默投靠了荥阳太守李矩后,屡次跟石勒交战,成为了东晋的北方的支柱之一。但是楚云来了之后,彻底改变了郭默的命运,郭默在荥阳太守李矩援兵的注视下被击败,郭默被暴怒的刘曜五马分尸,一代良将就此陨落。

    刘曜获胜之后立刻转进去攻打司隶州的北地郡,北地郡是长安和凉州的重要枢纽,一旦切断,朝廷和凉州就失去联系。于是鞠允只能统帅大军救援北地郡,双方大战一场又呈现出僵持之局。

    在一次战役中,晋朝的大叛徒赵染竟然被一支弩箭巧合的射死了,赵染军大乱,鞠允乘胜追击,刘曜全军败退,撤出了北地郡。一时间长安朝廷连连大胜,竟然有了中兴之相,刘聪彻底着急了。他终于下达了命令刘桀大军开始缓缓撤退了。

    楚云带着数万骑兵寻找机会,双方从中阳县到石楼短短几十里的距离,大小交战几十次,双方互有胜负,楚云竟然拿匈奴人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巴巴的把他们送走。

    铁血军在连连血战中,时间已经来到了公元315年,西晋建兴三年,成玉衡五年,汉赵嘉平五年的春季。

    就在刘桀撤兵之后,进攻天井关的匈奴大军也缓缓后撤,而在此之前,石勒的大军已经撤军,铁血军经过了数个月的大战,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喘息。

    楚云大肆封赏,其中张彤位居首功,楚云任命他为西河郡郡守,成为楚云手下和在此之前晋升的上党郡郡守莫含平起平坐的第二号人物。当然楚云没有权利任命郡守一级的人物,但是铁血军如同铁通一样自成体系,因此楚云的任命就是圣旨。这反而让铁血军内的文臣武将都大喜,因为所有人都对朝廷几乎绝望了,刘琨屠杀涅县是铁血军对朝廷彻底失去了敬畏的主要原因。当然也因为铁血军内部并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世家门阀,因此楚云的任命没有引起任何波动。

    至于其余的武将需要等待楚云的军制改革彻底实行才会任命,铁血军将士纷纷开始轮休,楚云这个主帅却忙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