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峤不知道张宾和石虎准备算计自己的主公刘琨,当他接到石虎要拜见自己的时候,还很惊讶。(书=-屋*0小-}说-+网)这个石虎桀骜不驯,不光是对温峤,就是对刘琨言语中都十分不敬,这让温峤十分厌恶。温峤虽然觉得刘琨和羯族石勒合谋算计铁血军是错的,但是温峤对刘琨依旧十分敬仰。因为石虎的态度,温峤都没听从刘琨的命令给石虎接风,把他晾了起来,没想到石虎竟然主动来见自己。

    温峤虽然很不想见,但是他身边有刘琨监视的人,只能把石虎请了进来。石虎这一次态度倒是十分不错,还为自己说的话道了歉,温峤更不知道石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但是因为区区几句话就让温峤改变态度是不可能的,温峤对石虎还是不冷不热的。石虎找着话题跟温峤东拉西扯,温峤也是个老江湖,他敷衍的跟石虎交谈,终于还是石虎忍不住了。

    “温司马,我叔叔他老人家发来信件,赵国(匈奴汉国在刘聪上位后改成了赵国)晋王刘桀亲提二十万大军攻入西河郡,现在该是我们动手的时候了。”石虎说完温峤心里一惊。

    温峤有些为楚云悲哀,匈奴人、石勒再加上刘琨三家一起针对,在他看来铁血军铁定是完了。即使楚云和他有些仇怨而且他也有刘琨的命令,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应该帮着胡人对付铁血军,起码在他看来,铁血军的存在保证了并州的安全,也为长安朝廷牵制了匈奴人的兵力。不过他却只能听从主公刘琨的命令,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温峤默哀了一会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态。

    刘琨给温峤的命令就是跟在石虎军后面捡便宜,石虎的话里话外都是按照原计划办事。温峤只能安慰自己,主公刘琨得到了上党郡百万人口,说不准做的不比楚云差。

    “咱们两家的主公都已经商量妥当,按照原计划,你们提供粮草,而我作为主力进攻上党郡,你们跟在我们后面接收,我决意明天就动兵,不知道温司马有何意见?”石虎笑眯眯的说道。

    看到石虎的神色,温峤怎么觉得这个石虎都像是准备随时翻脸的饿狼。温峤他沉吟许久,并没有发现这里面有何不妥,只能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温司马爽快,咱们明天准时出兵。”石虎站起身来告辞离去,温峤左思右想都觉得有些蹊跷,但是实在是没有想出什么破绽,于是他就把刘琨派给自己的两个侍卫找来,亲自写了一封信给刘琨发了过去。

    第二天温峤带领一万大军汇合了石虎的三万铁骑浩浩荡荡的朝着上党郡北面的涅县杀去,上党郡四面环山,从北边只有涅县这一条道路能够允许大军通行。而奉命驻守在涅县的步七旅旅长崔贞还不知道他马上就会迎来灭顶之灾。

    西河郡中阳城被匈奴大军团团围住,因为楚云有更重要的军务,所以张彤代表楚云负责防卫中阳城的防御,刘桀充分吸取了呼延宴的教训,他并没有急着攻城,反而是在中阳城的三面构建了坚固的营地。

    其中三万禁军被他抓在了手里,以防止靳明这个蠢货私自行动,另外他负责的东面还有两万被升级为战兵的汉人辅兵,这些辅兵在刘桀眼里跟炮灰没什么区别。另外两万匈奴精锐步兵和一万汉人战兵被布置在了中阳城的南面,一万匈奴精锐步兵和一万汉人战兵布置在了中阳城的西面。

    剩余的两万骑兵,被刘桀交给了老将卜翊,他负责没有兵力攻城的北门,以防止中阳城的铁血军弃城逃跑,显然他用的也是呼延宴当时用的围三阙一的战术。

    刘桀把大营分为东南西三个,这就防止了他们被铁血军攻击大营,从而全军崩溃,这三个大营互为犄角,铁血军想要重复上一次战例基本上失去了可能。

    三天之后,刘桀才正式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而第一批进攻的却是谁也想不到的三万多民夫,这些民夫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使命,而养着他们还要耗费粮草,因此在刘桀的心里这是废物利用了,不过这一举动却让超过五万的汉人战兵兔死狐悲。

    很多民夫连武器都没有,他们身上穿着单衣,在凶神恶煞的匈奴监军的监视下朝着中阳城冲了过去,在高达六米的城墙面前,他们简直就是来送死的,一轮箭雨就击退了他们的第一波攻势,不过他们想逃都逃不了,因为他们擅自撤退,匈奴人举起了屠刀杀死了超过三百人,这比他们被铁血军射死的都要多,他们只能调转方向,继续冲向中阳城。

    站在城墙之上的张彤紧紧地攥着拳,张彤怎么会看不出匈奴人的险恶用心,这些人都是手无寸铁的汉人民夫,匈奴人想要消耗他们的守城物资。但是对着他们攻击,张彤真的是做不到,他下令释放的第一波弓箭,就是想劝退他们,但是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作用。

    “张参军,这样不行啊,你看到他们没有,他们每个人都搬着石块,如果放他们过来,咱们城墙虽然有六米也早晚被他们填平。这是战场,他们既然攻击我们,就是敌人,张参军可不能手软啊。”步四旅的旅长房艾立刻去找到张彤,张彤当然也知道,但是让他出谋划策,哪怕死几十万他都不在乎,但是眼睁睁看着同胞被自己人杀死,他还是有些受不了。

    “房旅长,这一面就交给你了,怎么做你应该知道,我去其他几面看看。”张彤直接离开了东城墙,但是另外两面也是同样的情况,张彤只能放权给几个旅长让他们自行其是。然后带人来到了北面,这里也有军队驻扎,攻城一方的围三阙一很可能变成四面强攻,因此这里也有两千人。看了一圈,有些劳累的张彤就下了城墙,而这仅仅是第一天的攻城而已。

    接下来的几天,匈奴人不断地驱使着民夫攻城,虽然没有一次攻上过城墙,但是却消耗了中阳城大量的箭矢,而民夫因为攻城和饥寒交迫已经死了三分之一。

    民夫营中,所有民夫麻木的领取者没几粒米的晚餐,这些稀粥喝下去只会让人更加的饥饿,但是总比没有强。不过相对于大部分民夫的麻木,在中阳城西边的民夫营地中,有几十个民夫围在了一个少年的身边,这个少年正是被卜翊看重的那个少年冉良。

    “良子,咱们在这么下去就打光了,你可得想想办法啊。”

    “实在不行就跟这群匈奴畜生拼了。”

    “你拿什么拼?咱们连武器都没有?”

    “杀死一个就算一个。”

    不断地有人在提出自己的看法,然后被人否决,但是作为主心骨的冉良却没有说话。这个冉良是滑州内黄人,出身地方豪族,自幼习武,11岁时就已统率起族人跟入侵的胡人作战,熟于骑马,多力善射,勇而无惧。但是当时的朝廷都靠不住,就更不要说他和他的族人了。

    在一次战斗中,冉良负伤,错过了族人和当时纵横豫州的石勒军交战,他的族人几乎全军覆没,而他则幸运的逃走了,后来他当了山贼不断地袭击匈奴人,面对匈奴人的围剿,冉良旧伤未愈,且寡不敌众成了俘虏。因为年纪小,他没有被匈奴人杀死。这次战役他被当做民夫从牢里提了出来,来到了西河郡。

    不得不说楚云这一只大蝴蝶开始煽动起了翅膀,这个冉良在历史上率领族人加入了乞活军,甚至还曾率族人从魏地过江奔琅琊王司马睿,要求他出兵北伐,可惜冉良跟司马睿面都没见到,因此无奈北返。后来在河内之战的时候,乞活军帮忙朝廷守城,面对匈奴、羯胡的攻城大军,在两军阵前,射杀刺死敌军多人,阵前观战的石勒大惊,赞曰:“此儿勇健可嘉”,后来被石勒俘虏,成为了石虎的义子。而他生的儿子更是出名,就是历史上赫赫威名,发布了杀胡令保存了汉人火种的武悼天王冉闵。不过就是不知道现在冉良还能不能生出如此英雄的儿子了。

    他根本不搭理其他人,这些人说的他都能想到,但是在脑海中被他一一否决,跟这些人探讨,不如自己思考。匈奴人对他们犹如奴隶,因为需要他们攻城,所以对他们这些人防备的很好,不要说逃走,就算是有这种想法都很危险。这些民夫中总有一些败类,出卖同胞换取自己的生存,跟他们这一伙人一样想要反抗的很多,但是大部分都成了民夫营地门口挂着的尸体了。

    既然逃走是死,反抗也是死,不如置之死地而后生,冉良狠心想道,不过真的这么做,跟着他的几百个民夫,估计剩不下几个了,但是冉良也别无办法,他要跟匈奴人和羯族人报仇,必须留着有用之躯,他把自己这段日子拉拢的几百民夫聚集在了一起,对他们低声吩咐道。

    因为冉良的本事很大,而且在激烈的战场之上救了他们不少人的性命,所以他这个团体凝聚力是很不错的,因此并没有人去告密,毕竟冉良给他们画下了一个大饼,相比于活下去,去讨好匈奴人换点吃的就不算什么了。

    第二天攻城战依旧准时开始了,奉命驻守西门的是步八旅旅长马辉,面对没有攻城器械的民夫,铁血军打起来轻松的很。马辉跟张彤一样,都觉得自相残杀很让人痛心,但是这就是战争,他也没有办法。

    这些民夫很多没有靠近城墙就被射死了,所以在中阳城下堆积的石块并不多,远不能让匈奴人攀登,在马辉的心里,今天又是一场毫无技术含量的守城之战,马辉最想杀的是匈奴人。

    就在匈奴人命令下达之后,民夫磨磨唧唧的开始进攻了,匈奴人没注意到有几十个民夫表现出来的异样。这些民夫都紧紧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像是藏了什么东西在各自的怀里。就在他们进入铁血军弓箭手的射程之内的时候,几十个民夫都从怀里拿出了东西。几十个白旗举在空中立刻就引起了观战的马辉的注意。这些白旗都是他们的衣服撕裂制造的,破破烂烂的,但是却依旧表现出了他们的实际作用,就是投降。

    在中西历史上,举白旗投降有着同样的作用,西方举白旗来自白色的感性认识——洁白——一无所有——彻底失败。而东方则来自于秦朝,当时秦人以黑色为“国色”,以黑色来代表胜利,秦人自认为是水德,水德尚黑。秦末刘邦进取关中,直逼咸阳,秦子婴投降,便以秦人的“国色”的反色——白色为服以出降,这便是中国“投降色”的起源,后来举白旗就流传了下来。

    马辉立刻让弓箭手停止对这些人的攻击,这几十个人正是冉良和他心腹弟兄们,他们迅速朝着城墙跑去,与此同时匈奴人也发现了异样,他们立刻开弓射击,很多人纷纷中箭。

    就在冉良等人跑到城墙边上之后,他们立刻大喊他们投降,并且立刻组成人梯,冉良漏了一手,让铁血军众人都眼前一亮。他老早就跳了起来,踩了一脚一个站在墙边的人的肩膀,一跃一丈多高,双手紧紧地趴在了墙上,然后双手一用力,就爬了上去。

    “好身手。”马辉大喊了一句。

    铁血军将士把冉良围了起来,冉良看到被保护在中间的马辉,虽然不知道这个将领为什么穿着跟士兵一样的铠甲,但是他也不傻,他立刻跪在了马辉面前。

    “将军,求你救救我们把,匈奴人不把我们当人,我们根本不想跟贵军作对,因此只能死地求活,求将军看在我们都是汉人的面上救救我们吧。”看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的少年,马辉略一思考就觉得帮他们一把,马辉当年也深受其苦,而且在他看来,这些民夫也掀不起什么浪花。

    面对着匈奴人暴怒的箭雨,一共九十多个民夫逃进了中阳城,而跟冉良密谋的四百人也就是只剩下了这么多,其余的都死在了中阳城下。

    当刘桀得知民夫的反抗之后勃然大怒,他把在西门的数千民夫全部斩首铸成了京观,当然其余两门的也没有逃脱惩罚,匈奴人驱赶着他们不断的攻城,短短几天的时候,三万五千余民夫几乎死光了。

    刘桀的目的是达到了,半个月的时间,中阳城的箭矢消耗了一大半,而面对真正的战兵攻城,中阳城只能流更多的血。

    就在刘桀不断地用计消耗着中阳城守军的时候,楚云和一万五千骑兵终于来到了他们的目的地平金谷,而与此同时,石虎和温峤的军队也来到了太原郡的祁县,这里跟上党郡的涅县紧挨着,关系到铁血军兴亡的两场大战几乎同时爆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