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桀大张旗鼓修建住所的这一段时间,铁血军也异常的忙碌,楚云几乎把西河郡的战争潜力全部压榨了出来。西河郡加上楚云从上党郡带来的十万人口,总人口也就是三十几万,楚云竟然一口气招募了六万军队,现在铁血军的军队数量已经达到了十万人。

    但是随着军队数量的增多,战斗力直线下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除了补充了一些到骑兵里面,其余的全部作为郡兵进入了中阳城、离石城和蔺县。

    其中中阳城驻扎了足足四万多军队,当然一半是那种刚入伍的新兵,离石城驻扎了两万人,当然这不包括楚云的两万骑兵,他把骑兵拓展到了两万人,不过骑一旅和骑七旅战斗力下降的很厉害,毕竟会骑马并不代表是优秀的骑兵。另外的一万人驻扎在蔺县,防止匈奴人偏师攻击,毕竟蔺县也是西河郡防御的一个重要支点,楚云可不希望被攻破。至于分散到中阳河两岸的邬堡,楚云下令全部停止了,因为楚云终于知道为什么匈奴人等了一个多月才开始行动,他们是在等中阳河结冰。

    没错,看似毫无意义的等待,正是刘桀的高明之处,他是在等中阳河结冰,到时候他的骑兵就会发挥出重大的作用。不得不说此人对军事上还是很有头脑的,尹车这种中级将领根本就不会明白。

    就在刘桀下令出兵的十天之前,张彤终于看出了刘桀的意图,当他跟楚云说完,楚云吓了一大跳。如果匈奴骑兵越过离石城朝着另外的几个县杀去,那么西河郡内部很可能打成废墟,这是楚云绝不想看的。

    张彤既然想出了匈奴人的目的,也苦思出了解决的办法。他指着西河郡地图的一角对着楚云笑而不语,楚云略一思考就恍然大悟、在一周之前,铁血军的所有骑兵就从离石城消失了,除了张彤谁也不知道他们在哪。

    平金谷匈奴大营。

    一身素装的大军统帅、皇太弟刘乂正在大帐之内读书,如果不看环境的话,刘乂跟一个普通的汉人士子没什么区别,他今年只有二十岁,而且身材跟平常的匈奴人区别很大,他一点都不壮硕,反而有些瘦弱。表面上,刘乂此人从小深受汉家文化影响,对于打打杀杀没有一点兴趣。但是这几个月的军旅生涯,他的手段却十分老练,跟铁血军郭勇部打的难舍难分,甚至靠着人数占据了上风,这个年轻的皇位继承人竟然表现出了杰出的军事天赋,这让所有人都震惊。

    没错,刘乂是在藏拙,尴尬的地位让他如履破冰。说起来他是比起刘聪才是更应该继承皇位的人,因为他是先皇刘渊的嫡子,刘渊有两位皇后,一位是呼延皇后,她是匈奴贵族呼延家的人。另一位是单皇后,这个是羌族首领单征的女儿。刘渊死的时候,认为太子刘和得到了呼延家的支持,能够稳定形势,于是就立刘和为太子。这个刘和也挺有意思,他刚既位就想把野心勃勃的兄弟刘聪宰了,可惜棋差一招。刘聪反应迅速,手下兵力雄厚,他立刻叛乱,刘和被杀,当时刘乂成为唯一的嫡长子,最有资格继承皇位,但是刘乂那时候虽然年纪小,但是不傻,他无奈拒绝皇位。刘聪上位之后,为了更快的稳定局势,就把他立为皇太弟。

    虽然在匈奴人眼中,刘乂没有半点优势,但是在大部分汉人降臣眼里,刘乂却是最好的继承人,他喜欢汉族文化,喜欢汉臣,因此在他们觉得晋室恢复无望之后,绝大部分的汉人都依附于刘乂。这就引起了刘聪和刘桀的愤怒,刘聪毫无理由的处死汉臣,而刘桀也利用一切手段的收拾刘乂的支持者,刘乂的处境越来越危险,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这一次不知道刘聪怎么想的,竟然同意位置极端尴尬的刘乂领兵,这让跟随刘乂的汉臣都兴奋不已,他们都认为这是刘聪准备履行自己承诺的先兆,但是刘乂却知道自己这个哥哥的目的绝不可能这么简单。刘乂尽量阻止汉臣的到处串联,但是这群家伙却依旧活跃,让自己的处境更加尴尬。

    刘乂把手中的书放在了一边,深深地叹了口气,他随着年龄的增长,眼界也越来越高,他的确喜欢汉人文化,汉人文化博大精深,但是他却不喜欢现在围在自己身边的这些汉臣,这些家伙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他喜欢的是张宾那样决胜千里的王佐之才,可惜他身边稍微有些本事的汉臣都被刘聪、刘桀父子杀得干干净净了,整的现在自己连一个合适的帮手都没有。刘乂恨不恨刘聪?这是显而易见的,他恨不得刘聪立刻去死,刘聪抢了自己的皇位只是原因之一,主要原因说起来真的很难以启齿,他恨的是刘聪和自己目前单皇后的不伦,这让刘乂每每想起来,都羞愧欲死。

    当年刘渊去世之后,单皇后年纪不大,刘聪也是色中恶魔,跟自己的母后勾勾搭搭,当然这也是刘乂成为皇太弟的原因之一,毕竟刘聪把刘乂的母亲睡了,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刘乂当然愤怒不已,他从小深受汉文化影响,怎么可能看着自己目前跟自己的哥哥不伦,于是他出于义愤,就跑去指责单皇后,告诫她做人要检点。单皇后本来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委身于刘聪,现在看到儿子这么说她,她羞愤自杀。当年年轻气盛时候的行为给他造成了致命的恶果。

    刘聪对于单皇后的死十分愤怒,这种愤怒全部转化到刘乂的头上,没了自己母亲给自己遮风挡雨,刘乂迅速的从人人敬仰的皇太弟,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随着年龄的增长,刘乂明白了自己母亲的苦心,但是已经为时已晚,但是对于刘聪的愤恨,却深深的埋在了心底。匈奴人虽然沐浴汉化多年,但是这种令人恶心的习俗却延续了下来。刘聪喜欢自己父亲刘豹的皇后,刘桀喜欢自己父亲刘聪的皇后,还真是一脉相传。

    这一次领兵攻击平金谷,刘乂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要知道刘聪给刘乂的大都是些汉人降军,而且大部分都是步兵。数万大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统领的,刘聪也没给刘乂几个真正的将领,反而把他的文官支持者一股脑给他扔了过来,这些家伙如果真的有本事,就不会投降匈奴了。在这些家伙的捣乱之下,刘乂还维持住了平金谷的攻势,不得不说上天对他们刘家真的很不错,不论是刘豹、刘聪、刘桀还是他刘乂都有带兵的天赋。

    刘乂稳定住形势之后,野心膨胀,他幻想着统帅更多的军队,从而有跟刘聪、刘桀父子抗衡的资本,母亲的死亡,让刘乂把恨藏在了心底,而手中的雄兵让刘乂野心膨胀。

    而刘聪本来想要让刘乂领兵,让刘乂的心腹都跳出来,一网打尽,但是西河郡落入铁血军的手中,平金谷的地位越来越重要,刘乂大军的存在切断了上党郡和西河郡的联系,刘聪不得不背离了初衷,不断地给刘乂增兵,现在刘乂手下的军队超过了六万。虽然刘乂并没有攻破平金谷,但是彻底封锁了两个郡的联系,这让刘聪无法临阵换帅,眼睁睁看着刘乂有了威胁到自己的实力,他自己酿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吞下去。

    平金谷的郭勇这段时间很疑惑,匈奴人的攻势看似很猛,实际上都是浅尝辄止,不过匈奴人把平金谷周围都的所有道路都封锁了,而且匈奴人发现了他们凭借信鸽传送消息,四面八方都有匈奴人的神箭手,一个不小心信鸽就会被匈奴人截获,因此这段时间郭勇并不知道太多外面的消息。

    不过郭勇对平金谷的防御非常自信,平金谷是楚云根据欧洲的棱堡建造的,呈现凹多边形,这样的设计,使得无论进攻城堡的任何一点,都会使攻击方暴露给超过一个的棱堡面,防守方可以使用交叉火力进行多重打击。而且平金谷还不止一层的城墙,再加上堆积如山的弓箭、粮草等各项物资和多达两万的兵力,就算是匈奴人百万大军,郭勇都能自信坚守,更别说只有区区几万匈奴人,郭勇自信能够守到天荒地老。

    ——太原郡,孟县——

    不管温峤多么的不想助纣为虐,该来的还是来了。石虎跟三万部下汇合之后,也没有等待石勒的命令,立刻带兵杀向了太原郡,按照他的速度,就在今天下午,就会到达太原郡的孟县。

    石虎已经迫不及待了,在他心里最仇恨的两个敌人,楚云很幸运的排到了第二位,而第一位当然是他的救命恩人,那个让他失去了神石的中年男子。他已经开始幻想抓住楚云的虐待他,这让石虎一路上都神采奕奕的。

    三万骑兵几乎就是石勒能够凑出来的最大骑兵兵力,这都是跟随石勒南征北战的精锐,其中国人骑兵达到一半,国人也就是羯族人的意思,石勒痛恨别人称他们为胡人,于是就把羯族人改称为国人。

    从石勒对付铁血军的重视程度也能看得出石勒眼光的准确和下手的狠辣,石勒出手都是狮子搏兔拼尽全力。石勒的性格一直如此果决,当年他知道王弥会是自己的大敌,于是宁可冒着得罪刘聪的风险,也要杀死王弥,吞并王弥的部众。这一次他看出了楚云铁血军的潜力,于是也尽了最大的努力,灭亡铁血军。可惜他正巧遇上了幽州的变故,只能暂停对付铁血军。毕竟铁血军的威胁是未来,而幽州变故的威胁却是现在。

    石勒派来的信使马不停蹄,还是没有赶上石虎的速度快,于是无奈之下,他们也只能追着石虎的步伐赶往了太原郡。

    温峤和石虎的第一次见面很不好,温峤的高傲对待,让石虎触及了心底的最深处的自卑,而石虎的狂傲也让温峤愤然,两个人话都没说几句,就不欢而散。石虎住进了孟县城外早就准备好的大帐,温峤是不会让羯族人进城的,他们的确是正在合作,但是也同样是仇敌。

    石虎杀了好几个不长眼的护卫心情才好了一些,他心里已经准备等上党郡被攻破,他一定调转马头把这个可恶的并州司马灭掉,不过他现在还需要这个带路党,而且他还需要这些家伙提供粮草,他们一定要等西河郡匈奴人先动手,他们才能出其不意。因为刘琨行事紧密,所以温峤接待了三万羯族铁骑并没有被监察司知道。刘琨才能自不必说,铁血军在他身边,派有密探他还是能感觉得出来的。

    在孟县城外枯等数天的石虎迎来了叔父石勒的使者,另外还有一封张宾给自己的密信,这封密信就是自己叔父都不知道,石虎陈思许久。最终决定按照张宾的计划行事,至于叔父的命令,他只能暂时搁置了。

    “几位特使辛苦了。”看完迷信,石虎对着自己的护卫使了个眼色,几个送信的信使刚要自谦,就全部被砍翻在地。

    张宾背着石勒给石虎的密信,是有私心,他跟铁血军的仇恨世人皆知,张宾这个计划如果直接跟石勒说,很可能会引起石勒的反感,毕竟在石勒的心里,幽州才是头等大事,他对付铁血军这么重视,不光是看到了铁血军的潜力,也是为了给张宾和石虎面子。石勒自认为给了张宾面子,如果张宾再不知好歹,石勒肯定会发怒,这就让君臣两人关系尴尬了,张宾这么一个大才肯定知道轻重。

    但是即便是冒着让石勒恼怒的后果,张宾都想冒险一搏,在他看来,铁血军崛起之势已经很难阻挡,除非匈奴人和石勒全力出手,以雷霆之势灭了铁血军,但是张宾并不觉得匈奴人和石勒肯这么做。铁血军崛起,他报仇的希望就会遥遥无期,而且他的身子骨越来越不好,张家子弟又没什么人才,估计等自己死了,张家就会一落到底。这一切原因都是因为楚云把张宾家族最顶尖的一个子弟击杀了的缘故。

    石虎此人,张宾看的也很透彻,这是一头真正的野狼,除了石勒其余人都难以驾驭,一旦石勒去世,石虎必定行刘聪旧事。张宾知道石虎此人锱铢必报,因此才冒险给石虎写了一封信,如果石虎照此做,不光能够重创铁血军,还能够把刘琨和铁血军的关系彻底弄成死敌,最妙的是石虎和铁血军的仇恨更加难以化解,就算是自己死了,还有石虎给自己报仇,当真是毒辣。

    张宾前一段时间给石勒出的计谋,是把刘琨和石勒的信件送给铁血军楚云,挑拨两个人的关系。但是这一招只能在两者之间埋上猜疑的祸根,不一定能够逼得刘琨和铁血军刀光相对,政治人物都是虚伪的,刘琨毕竟提拔了楚云,万一刘琨拉下老脸和楚云和解,那么他们岂不竹篮打水?别以为刘琨名声显赫就做不出来,当年他还不是跟王浚虚与委蛇,要不是他在幽州王浚的地盘招兵,触动了王浚的底线,两个人也不会交恶。

    而他现在的计谋却是直接让刘琨的人跟铁血军动手,这样两者必定反目,这个计划不能告诉现在只盯着幽州的石勒,只能借石虎的手来做。张宾估计石虎肯定会依照自己的计划行事,张宾也能给石虎好处,让石虎短时间不可能出卖自己把自己给他的密信告诉石勒。张宾可比石虎更得石勒的信任,石虎需要自己这么一位在石勒面前能说得上话的重臣为他周旋,获得更大的权力。因此张宾和石虎一拍即合,石虎立刻行动了起来。

    石虎知不知道张宾是在利用自己?他肯定知道,但是能够被人利用就说明自己有价值,石虎这点还是能看得清楚的。而他更需要张宾,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能够报仇雪恨,还是为了交好张宾,他都愿意被人利用一次。

    石虎满脸狞笑的准备去拜见温峤,同时也暗暗警惕,张宾这种文人毒起来,实在让人惧怕。不过自己这一次抓住了张宾的把柄,不知道换点什么利益才更有用,在一次重大打击之后石虎显然也开始动脑子了,这对楚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