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翊跟冉良谈了几句,得知这个少年只有十五岁当真是惊为天人,他想把这个少年带在身边培养,在如此环境下,能够临机应变,指挥几千人固守待援并且成功,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的,何况此人的年纪还如此年轻。

    “报告将军,咱们的前端遭受攻击。”就在卜翊准备开口,想把冉良收为义子的时候,斥候突然来报,卜翊大惊,没想到这竟然是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他也没有功夫再管冉良,他调转马头带着骑兵就返程救援。

    冉良看到慌乱的匈奴人狠狠的吐了一口痰,他早就看出来铁血军的意图,这老头竟然还有功夫跟自己闲扯,什么玩意。冉良根本不知道他失去了一个什么机会,被卜翊看重,能够让他迅速的上位,但是说不定冉良就算知道,也不在乎呢。

    卜翊派出去的人终于找到了依旧在肩撵上酣睡的刘桀,刘桀被明月叫醒还十分不满,但是当他听到后军被攻击之后,睡意立刻消失了,他一边派人通知前锋靳明,一边后队改前队,救援后军。结果没走多远他们就发现后路被堵了。

    刘桀手下的中军全都是最精锐的步兵,根本不用他下命令,他们就开始清理道路,而左颂因为没有必要的器械,除了用仅有的弓箭招待了一番,就没有其他有效手段了,但是这一番减雨在这个环境里也杀死了近千人。匈奴人埋头清理石块和马匹的尸体,仅仅一个时辰不到,分工明确的匈奴人就基本上清理干净道路,接下来就是双方人马真刀真枪的战斗了。

    匈奴人人虽然是左颂的十倍,但是在如此狭窄的虎跳谷中也很难施展,在这种环境下什么都不重要,狭路相逢勇者胜。

    半个时辰之后,停止的中军一直就没有再动过,双方人一交战就进入了白热化,不断地有人死去,峡谷有的时候都能被双方的尸体堵住,交战双方会休战一会,把各自的尸体抬下去,然后继续交战。在若干年后虎跳谷两边的岩石都成了暗红色,还成为了一处著名的景点。

    而与此同时,楚云花费了不小的代价清理干净了匈奴后军的前端,卜翊的主要兵力都集中在中段了,虽然他也向前段下令就地防御,但是后军的前端大都是些民夫,铁血军攻击了只有一刻钟,他们就崩溃了,铁血军开始到处点火,物资实在太多了,而且太分散,铁血军摧毁物资花费的时间,比攻破车阵都要多。

    这个时候虽然后军主帅卜翊还没有赶到,但是奉命驻守的副将尹车却早就得到了消息,他不等卜翊的命令,立刻带着仓促集结起来的全部骑兵两千人和五千名辅兵救援。铁血军的骑一旅在方大山的指挥下烧的正欢,突然遇到带兵救援的尹车双方都愣住了。

    杀!

    杀!

    方大山看到敌人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杀了过去,他最喜欢就是战斗,烧东西什么的完全不过瘾。而尹车也立刻命令手下骑兵前去阻拦骑一旅的第一波攻势,这里的地形狭窄,骑兵根本无法大规模掉头,因此骑兵绝不可能冲击第二波。

    不得不说尹车的确老道,别看他只是个偏将军,但是他却已经征战了十年,有这十年的功夫只要在战场活下来,一只猪都能成为一个优秀的将领了。

    骑一旅跟匈奴骑兵撞到了一起,巨大的碰撞声不断的传来,就这个狭窄的地形双方骑兵也玩不出花来,不断地有人被马匹踩死,被踩死的人比起被敌人杀死的都多,短短功夫双方就死伤了几百人。

    方大山拿着一柄斧头不断地杀着每一个敌人,至于骑一旅的指挥早就扔到一边,这也是为什么方大山的极限就是一个统帅几千人的将领的原因,再多了他根本控制不住,这家伙一打起架就忘了一切。他的斧法也是楚云传授的,楚云很简单的就把一门威力不错的斧法创造了出来,这对方大山这么一个普通人来说足够了。方大山就像是杀神一样,收割者普通匈奴士兵的性命。再方大山的带领下,骑一旅有如神助,两千匈奴骑兵节节败退,很快就要跟他们的步兵贴到一起了。

    尹车立刻下令骑兵跟步兵转换,但是被堵的严严实实的峡谷,想要把步兵调集到骑兵之前,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尹车立刻知道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报告都督,骑一旅和匈奴援军打起来了。”好不容易把长达几里的物资烧的烧的差不多,楚云就听到了一个让他头疼的报告。骑四旅不断地派人通知他们的状况,精锐的匈奴步兵不计代价的想要冲破骑四旅的阻拦,骑四旅人手的劣势暴露了出来,四千余人现在几乎只剩下了四分之一。当然匈奴人人员伤亡是骑四旅的几倍,但是相比于四万的数量,这都在匈奴人的承受之内。

    “狗日的,我清清楚楚的告诉过他,遇到小股敌人就清理干净,遇到大股敌人就立刻汇报不要被缠住,他的脑袋被驴踢了嘛?”楚云勃然大怒,方大山私自的行动很可能让铁血军死更多的人,要知道铁血军的骑兵可是铁血军的根本。

    “叫黄村来见我。”楚云立刻喊道,骑三旅的旅长黄村不久就赶了过来。

    “黄村,你去接应骑一旅,告诉方大山且战且退,如果他们纠缠的很紧,你就撤回来,既然方大山这么想打,就让他自生自灭吧。”楚云是真的生气了,要知道敌方兵力远远超过他们,他们是在走钢丝,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楚云宁可牺牲了方大山也不能把全军置于险地。

    “是。”黄村以服从命令著称,楚云十分放心,他立刻转头前去接应骑七旅,至于骑一旅就自求多福了。当楚云赶到的时候,骑四旅就剩下几百个人,他们个个带伤,显然已经到了极限,楚云当机立断。把他们都接迎了出来,然后把上千匹战马赶了过来,然后在马尾巴上点上火,上千匹战马疯狂的朝着匈奴步兵奔跑,瞬间就把虎跳谷堵住了。

    “撤。”趁此机会楚云立刻全速撤退。

    当黄村心情纠结的赶到骑一旅背后的时候,他大松了一口气,骑一旅并没有跟匈奴人纠缠的太深,否则即便是他跟方大山有着极好的交情,也只能撤退了。

    黄村立刻联系上了方大山,方大山虽然混,但是他不傻,他也知道如果跟匈奴人纠缠太深不利于他们撤走,因此他一直指挥着骑一旅且战且退,虽然他们占据上风,但是节节后退的却是他们,这不得不说楚云小看了方大山,方大山这么多年带兵也是很有经验的。

    “黄小子,我骑一旅杀了起码两千人。”因为方大山的早有准备,所以骑一旅很轻易就脱离了战斗,他们立刻撤离,方大山还凑到黄村面前炫耀。黄村唯有苦笑,要知道楚云可是说过,必要时候放弃骑一旅,他方大山差点就成了弃卒。黄村的岳父铁柱背叛楚云之后,郭栓子等人都跟他们一家拉开距离,只有方大山这个浑人依旧不在乎的跟黄村交往,所以黄村和方大山关系很好。

    “方大叔,这一次都督很生气,你要小心点。”黄村低声说道。

    “哈哈,没事,我老方一天不被都督骂几句浑身不自在。”方大山不在乎的说道,一行人都朝着中阳城使去,很快他们就见到了来接应的毛羽。

    中阳城门外,楚云见到方大山,一脚就踹了出去。方大山嘿嘿的爬了起来毫不在意,楚云真是对他没办法了,但是听到方大山的收获,楚云还真有点刮目相看的感觉。

    当铁血军的损失统计了出来,楚云心里有些滴血,一千八千骑兵,一战就死了五千余人,这还不算是受伤的,而且战马也损失了七八千匹,如果再来上一场,铁血军的骑兵甚至都能被打残,匈奴人的实力果然不可小觑。最严重的就是骑七旅,左颂的部队几乎被打光,左颂幸运的活了下来,不过被长枪捅了一下,估计又要去休息一段时间了,骑七旅只剩下三百多人。

    当然他们的收获也是不小的,铁血军的战略目标基本上达成,巨大部分的攻城器械被摧毁,而且匈奴人的粮草也被摧毁了一部分。匈奴骑兵被铁血军消灭了将近六千人,而匈奴人的辅兵也被杀了几千。另外骑七旅和楚云的火马计造成了匈奴步兵接近一万的伤亡。这还不算被杀或者趁机逃跑的民夫和辅兵,匈奴人的后军遭到了重创。

    刘桀的中军和后军终于合军一起,当刘桀知道后军的损失之后勃然大怒,面对老将卜翊的请罪,暴怒的刘桀差一点就杀了卜翊,多亏众将纷纷求情,卜翊才逃得一命。

    而迟迟赶来的前锋统帅靳明更是被刘桀骂的狗血喷头,这一次靳明也没法解释,铁血军骑兵所处的小山谷就在主道几里之外,身为一军前锋的靳明竟然毫无发现,不过刘桀还算是顾念旧情,并没有重罚靳明,倒不是刘桀不知道靳明是个银枪蜡烛头,而是刘桀还惦记着他的母后靳月华,不想把关系闹得很僵。

    石楼是中阳县的一个小镇子,不过曾经还是比较繁华的,这里是汉胡通商的一个补给点,可惜现在的石楼被铁血军彻底摧毁了,连建筑都被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但是不管怎么说断壁残桓之中还是有一些建筑可以使用的,刘桀就把大营安排在石楼小镇之内。

    十万大军把石楼团团围住,这里可能比起长安都安全,让大军停下的倒不是因为前几天铁血军攻击了他们后军,而是北方的第一场雪降临了。在老天面前,再强大的人类军队都难以抗衡。

    不过还好匈奴大军早有准备,他们来的时候穿的就是冬衣,而且还带了够十万大军用的帐篷,起码在初冬冻不死人,当然那些从各地征集来的民夫就惨了,几万民夫被铁血军的攻击吓跑了一半,剩下的近一万民夫全都聚集在了一起,相依取暖,要不是匈奴人还需要他们干活,这些人连饭都吃不上。不过一天只有一顿的饭食怎么可能提供充足的能量,短短几天时间,一万民夫就冻死了两千人。

    老将卜翊已经被刘桀弃用,现在管理民夫和辅兵的正是卜翊曾经的副手尹车,他看着如此多的人被冻死,十分的心疼,倒不是说他同情民夫,而是害怕民夫都死了,完不成任务,牵连到自己,这些民夫在尹车看来都是自己的财产。北方的雪下起来就没完没了,看这个样子起码还能下几天,到时候民夫都冻死了,难道要尹车自己扛着物资?

    尹车硬着头皮去找他的顶头上司刘桀,要知道尹车可不是刘桀的嫡系,而是刘曜的嫡系,刘桀和刘曜曾经因为当年的上党郡之战闹得很不痛快,刘曜认为刘桀早就得到了消息,故意让他走上党郡,然后刘曜就遇到了他一生都洗刷不掉的耻辱,他的儿子被敌人俘虏了。虽然他再不怎么待见他的那个儿子,但是都挡不住悠悠众口,于是刘曜跟刘桀大吵了一架,虽然被刘聪劝和,但是心里还是有芥蒂的,所以身为刘曜嫡系的尹车当然不怎么愿意见到刘桀。

    刘聪为刘桀考虑的很周到,他不光带来了大量的物资,还带来了几十个做攻城器械的工匠,不过刘桀丝毫没有用他们继续造攻城器械的打算,反而用他们盖起了自己的府邸。这几十个人放在现在就是妥妥的中科院院士,高级人才,但是现在却只能给刘桀建造住所。

    刘桀的心很大,于是他的新住宅也很大,石楼这么一个小镇的四分之一被他的新住宅占据了,尹车来到门卫足足半个时辰才被领了进去,尹车刚开始还有兴趣的看看正在建造的刘桀住所,但是足足走了一盏茶的功夫都没走到刘桀住的地方,尹车开始厌烦了起来。

    尹车越想觉得越不妥,要知道尹车通过自己的主子刘曜,可是知道呼延宴大军被击溃的实情,这么一个强大的敌人,你身位主帅却在这里贪图享乐,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好兆头。要不要劝一下刘桀?这个想法刚冒出来就被尹车否决了。就在尹车胡思乱想的时候,刘桀的住所终于到了,一座长达十几丈的大殿出现在尹车面前,虽然还没有完工,但是这么大的一个大殿耗费的人力物资可想而知,怪不得刘桀曾经跟自己要了五千辅兵,难道他们就是来干这个?

    “尹将军,请吧,大将军在等你。”尹车看了一眼这个侍女,心里更是对这次军事行动感到悲观。前几天有几辆大车被送到石楼,本来他还惊奇里面是什么呢,现在看来都是女人啊,尹车苦笑道,他对这一次自己来的目的失去了信心,这个一个人会关心民夫的死活?

    果然当尹车见到了被女人围在中间的刘桀,尹车连话都没说,就被刘桀命令派所有民夫和辅兵为自己修建住所,而他一个堂堂大匈奴将军,竟然还要听几个宦官的吩咐,尹车恨不得给自己几个嘴巴子,他有些后悔来这一趟了。

    遇到这么一个主帅,尹车只能屈服,毕竟刘桀也不是好相与的,几个劝诫的将领,有背景的被他打法到闲职上去,没背景的都被他砍了,尹车不想死。不过万幸的是雪终于停了,就在尹车认为大军终于要出发的时候,刘桀下达了命令,全军驻守等候命令。得,这下子彻底没戏了。

    一个多月后,刘桀的新府邸终于建成了,这一座花费了数万人建造的豪华府邸,每一寸地面都浸透着民夫的鲜血,寒冷的冬天,让穿不暖吃不饱的上万民夫死了一大半,不过这都不是问题,因为刘桀跟刘聪又要来了三万民夫,而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一万骑兵和两万战兵,这让刘桀手下的兵力再次达到了十二万人,这还没算高达数万人的民夫。不得不说匈奴人的底蕴实在是太丰厚了。

    不过这也是匈奴人能够暂时集结出来的所有军队了,很多地方的军队决不能动,刘聪也给刘桀下达了死命令,必须一次成功,刘桀在享受了一个多月的美好生活之后必须进军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