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督,匈奴人的把军队分为了三部分,前锋为三万匈奴禁军,战斗力我就不说了,咱们都交过手。不过前锋也不知道是谁带着,也不仔细侦查敌情,就知道往前跑,现在估计到了石鼓了,我猜不会是小毛校尉的好友靳明吧。”负责打探消息的骑一旅旅长方大山调笑了一句,他是老资格,因此在楚云面前也没压力,他就是这么一个混不吝的人。

    毛清尴尬的笑了笑,方大山咧着大嘴继续说道:“奴酋的统帅刘桀在中军之中,中军有四万步兵,这些步兵以匈奴人为主,战斗力十分强大,他们都是百战精兵,他们也不是好对付的。而匈奴后军是由两万辅兵和三万民夫构成,他们携带了大量的攻城器械和粮草,我看匈奴人吸取了上一次呼延宴粮道被断的教训,他们这一次带的粮食足够十万大军吃几个月的了。不过他们也不是软茬子,他们有两万匈奴骑兵保卫,虽然他们不能跟匈奴禁军比,但是他们的实力绝不下于咱们的普通骑兵,估计只有铁血骑比他们精锐。他们的三部分都不好对付,具体怎么办还要看都督大人。”

    方大山说完了几个高级将领都站在楚云面前等候楚云的命令,楚云没想到刘桀竟然这么厉害。监察司打探到的消息都是刘桀如何的骄奢淫逸,如何的昏庸无能,但是看看对方的排兵布阵,这个家伙的军事才能的确不凡。

    楚云又不是神,他虽然苦心研究了《白子兵法》也研究了大量的其他兵法战例,也参与了无数的战斗,但是他的作用基本上都相当于一个战将,都是靠着自己绝世的武功取得的胜利,但是在这个世界显然行不通,上一次多亏张彤靠谱,否则上次战役说不准就是自己的滑铁卢。

    楚云从不会妄自菲薄,也不会讳疾忌医,他对自己的本事很了解,他距离一个优秀的统帅还有很长的一段路。他现在最好的情况就是项羽那样,带兵冲阵所向无敌,但是真正的统帅应该是韩信那样的,前者打不过后者,这是历史上早就认定的。

    今天的情况就让楚云无从下手,对方就跟刺猬一样。楚云询问起几个旅长的意见,方大山他们都是优秀的将领,但是不是富有谋略的统帅,因此他们提出的建议都被楚云否决了。

    “实在不行,咱们就跟他们拼了。”方大山不经大脑的说道。

    “混账,咱们拿什么拼?你是想让我把这点家底全部全部耗光吗?”楚云一脚把方大山踢了出去,他呲着牙爬了起来,又笑嘻嘻的凑了过来,楚云对他实在是无语了。

    “都督,我有一计,不过可能有些残酷。”被任命为骑七旅旅长的左颂说道。

    “哦?你说。”楚云看向这个每天都阴着脸的独眼将领,这个左颂被石虎抓到之后,经历了酷刑,让他性格大变,他平时在楚云面前很少说话,而在骑七旅也以冷酷出名,他训练严苛,几乎不近人情,骑七旅的副旅长和赞画也多次跟自己反应,不过骑七旅的战斗力的确大大提升。

    “都督,我们这一次的目标绝不可能是大量的击杀匈奴人的有生力量,而且我们也的确做不到这一点。我觉得,咱们应该关注在他们的后勤上,只要咱们能够把他们的攻城器械和粮草全部毁了,那么他们的进攻起码会晚上几个月,到时候就给了咱们更充裕的时间。”左颂喘了口气还没带继续说,就被骑三旅的旅长鲁忠打断了。

    “左旅长,你以为他们的后军是软柿子嘛?后军有两万匈奴骑兵保护,另外还有两万辅兵,这些辅兵都是当兵多年的悍卒,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是汉人所以才成为了辅兵,他们有一些人甚至参加过八王之乱,咱们以前也俘虏过不少辅兵,他们都成为了几个步兵旅最抢手的人才。咱们要面对的是两万步兵和两万骑兵,另外匈奴人的中军和后军相隔只有数里,后军这么多物资粮草咱们一时半刻也烧不完,到时候咱们被匈奴人的中军和后军堵住,很可能就会全军覆没。”鲁忠说完,众人纷纷点头,在通天山这一片地形,骑兵很难施展,鲁忠说的的确就是客观事实。

    “你继续说。”楚云对着左颂说道,左颂也不恼鲁忠打断自己的话,铁血军还是很民主的,他这个旅长也经常和副旅长以及铁血军赞画商量。

    “都督,鲁旅长说的都是都没错。对方后军实力的确很强,而且中军很可能有时间救援,这两个问题都能解决,不过就需要看看咱们花费多大代价了。而且鲁旅长说的地形问题,我觉得不光是问题反而能成为咱们的优势。咱们完全可以分出一部分的部队把匈奴人的中军和后军彻底扯断,然后集中兵力突其一点。对方的后军虽然有四万人,但是物资太多,他们浩浩荡荡的足有二十几里,咱们完全可以突破一段,然后把物资全部摧毁,等匈奴大军赶来,咱们再袭击另一个方向,这样起码能够摧毁很大一部分。当然最重要就是摧毁他们的攻城器械,这些东西都需要很长时间建造,他们没有攻城手段,以中阳城的实力,哪怕他们有十万大军,都能坚持。”左颂说完说有人都沉默了。

    左颂后半段建议没什么问题,但是切断敌人中军和后军的联系,这被派出去的人,基本上面临的就是死亡,他们就是被派出去送死的。这跟铁血军的理念有些冲突,楚云一直强调所有铁血军都是弟兄,而且强调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这也是为什么铁血军短短几年就崛起的重要原因。但是现在左颂的提议明显是抛弃铁血军的传统,因此他的提议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

    楚云眼睛一亮,左颂的提议他觉得十分可行,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这么有头脑,看起来自己应该重用此人,但是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他该怎么说才能不破坏自己这个首领的权威,毕竟如果楚云真的实行这个计划,那么其他的人早晚知道。派人去送死这件事如果传扬出去,铁血军都说不定会不稳。

    就在楚云左右为难的时候,左颂突然单膝跪地,他挺着身子,独眼中满是坚定:“都督,在下愿意领军去阻击匈奴中军。”

    楚云看着左颂,没想到这个左颂竟然这么有牺牲精神,对于这样的手下,没有人会不喜欢,但是楚云却不能立刻答应,尽管这很虚伪。楚云很希望有人去,楚云在这个世界学到的比起前几个世界加起来都多,当然指的不是武功,而是御下手段,一个政治人物必须虚伪,那些光明正大不屑与阴谋诡计的英雄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失败者,这不得不说是历史的悲哀,当然这也是历史的必然。只有刘邦朱元璋这种腹黑到极致的人才能成功,像项羽这样的英雄只能成为历史的尘埃。

    楚云虽然是装的,但是左颂看起来却是真的,尽管楚云屡屡拒绝,但是左颂还是坚持己见,甚至最后他抽出了一把匕首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匕首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划痕,血喷涌而出,左颂告诉楚云,如果不答应,他就自裁,最终楚云才勉强答应。

    楚云亲自拿出伤药给左颂抹上,系统这个该死的混账在楚云吞下神石,拥有所谓的神力,也就是内力之后,才开始启动了。不过跟以前一样,高冷得很,也不搭理楚云,但是楚云更是不想搭理它。

    这一次系统开启之后,有了新的动能,这个功能相当于一个储物空间,面积比起乾坤囊大得多,能够让楚云储存物资。而在来之前楚云身上挂的满满当当的乾坤囊都不见了,而里面的东西,则全部进入了系统的储物空间之内。

    不过楚云虽然能够使用内力,但是只不过能用的就是道剑和太极阴阳掌而且,这两种武功都隶属于道家内力。而且楚云吃下神石之后,脑海里面自动出现了一篇叫做《坐忘经》的功法,应该就是石虎学习的功法。这门功法讲究精神修为和内力修炼的合一,是典型的道家修炼之法,不过就是不知道石虎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根据这门功法修炼到了人境六层,在楚云看来,石虎和这门功法根本不搭啊。

    不过楚云眼力非凡,这门功法对神识和念力有极大的提升作用,不过对于人境武者的战斗力没什么太大提升,人境武者还是以内力和招式取胜,谁去管什么神识一类的。而且这门功法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武功招式,这也是石虎发挥不出自己实力的重要原因,不过这些对楚云都不是问题,楚云根本就没想修炼《坐忘经》,他准备从新修炼太极阴阳掌,这门武功的内功功法是顶级的,而且有相匹配的招式,也是楚云从最开始就修炼的,楚云不会放弃。

    神石上储存着足以让楚云恢复以前实力的灵力,不过楚云需要大量的时间,因此楚云现在也就是人境四层的威力。楚云把没有属性的《龟息功》从新修炼,从外表看来,楚云就是一个没有丝毫神力的普通人。

    不过楚云从新掌握回了内力,虽然让他信心大增,但是他却不准备过分依赖,从这个世界返回遥遥无期,楚云不准备跟以前一样,那样就太无趣了。

    “左颂,我准备进行军制改革,在旅级以上建立师级,而你们这些旅长会有几个幸运儿变成师帅,如果你能够回来,我一定任命你为其中之一。我知道你恨胡人,想要杀更多的胡人,那么你就需要不断地往上爬。”左颂满怀着希望带着四千人离开了。

    楚云把骑七旅和一千铁血骑派给了左颂,左颂将会去一个最窄小、最险要的虎跳谷去阻击匈奴人的中军,这个虎跳谷最狭窄的地方只有十几米,两边都是高山,难以逾越。不过他们是骑兵根本没有什么东西封路,不过楚云相信左颂会有办法的。左颂面对的不光是四万匈奴精锐步兵,还可能面对匈奴后军的夹击,因此他这一出真的是凶多吉少。

    在把左颂送走之后,楚云就在耐心的等待,只有匈奴中军过了虎跳谷,左颂把路堵住,那么楚云就立刻发动进攻。

    匈奴后军的统帅是老将卜翊,他是跟随刘聪的父亲刘渊南征北战的老将,随着刘聪手下将领凋零,年近六十的卜翊也被请了出来。不过卜翊肯奉命出征的主要目的是迎回老上司呼延宴的尸骨。卜翊把后军安排的井井有条,手下将领无不信服,本来卜翊因为并没有带领过超过一万的部队还被人诟病,但是所有人看到老将军卜翊的本事,都不再多说,军队中是一个讲究真本事的地方。

    卜翊的位置处在队伍的中段,因为运输的东西太多,所以几万人最前面和最后面足足相差二十几里,乱七八糟的事情让卜翊十分疲惫,毕竟岁月不饶人。

    当后军终于进入通天山之后,老将卜翊还是对地形警惕了起来,他准备安排了一万骑兵开路,但是众将领纷纷反对,毕竟这些骑兵还有监督队伍,防止辅兵和民夫逃走,如果把骑兵调集一半去探路,谁来监督?再说了他们匈奴大军的前锋和中军都进去了,他们后军根本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卜翊思虑了一下,发现他的手下说的也是没错,前面几万大军通过肯定都把附近检查了好几遍了,而且他是去攻打一个小势力,凭借侥幸赢得了他们匈奴人的小势力,没必要这么害怕。当然这个卜翊离开了权力中心好几年了,并不知道他得到的消息都是骗人的。

    在呼延宴失败之后,刘聪立刻对外宣扬,呼延宴在战场上突发疾病而死,可恶的汉人趁此机会击败了他们,而且也没有对外公布他们的伤亡。所有人都认为他们在中阳县只不过是因为主帅死亡被击退了,但是实际上却是差点全军覆没。这些消息卜翊是不知道的,就算是在以前刘渊还在世的时候,卜翊也没资格知道这些核心消息。

    因此卜翊就大意了这么一回,他一辈子积攒的名声就全完了。一旦后军的运输队进入通天山山区,那么后面的骑兵想要大规模进去就完全不可能了,毕竟道路都被堵住了,部队还怎么进去?这就错过了迅速打通通道接应中军前来的计划,让铁血军的计划顺利实施了。

    楚云一直的在等左颂的消息,剩余的一万两千骑兵都枕戈待命,他们现在已经悄悄的出了通天山,他们准备先打匈奴人后军的尾巴,然后从通天山的另一条道,再去攻击匈奴后军的前端,这样起码能够消灭匈奴人大部分物资,当然他们也是去顺便把左颂救回来,楚云这个人虽然不是啥好人,但是绝不会轻易抛弃忠诚自己的人。

    匈奴中军和后军的行动速度很慢,当左颂终于送来了消息,楚云立刻准备行动。匈奴中军和后军间隔一段距离,左颂利用石块和马匹堵住了虎跳谷的路,左颂当真心狠手辣,因为十块不够,左颂直接下令杀死了大部分的战马,这简直就是不给自己留退路,楚云如果不来救他们,他们铁定全军覆没。不过左颂的做法,彻底堵住了道路,匈奴人想要清理最起码也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

    当匈奴人的后军终于察觉出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楚云手持摩天赤血戟一马当先杀向匈奴后军的最尾端,匈奴骑兵虽然有两千余人断后,但是面对上万敌人,他们注定是螳臂当车。

    楚云就跟战神一样不断地杀着匈奴人,两千余人只有半个时辰就被杀得干干净净,铁血军狞笑着杀向了拿着简陋武器的辅兵和民夫,虽然有陆陆续续的小股匈奴骑兵来救援,但是都无济于事。

    卜翊手下的两万骑兵中的一半都围在了他这个主将身边,并且跟着他已经进入了通天山,而另一半则几十人一组的护卫在运输队的左右,这给了楚云各个击破的机会。而颇具战斗力的辅兵则运输者最重要的粮草跟卜翊在大军的中段,因此楚云杀来之后他们几乎没有抵抗之力。

    大量的攻城器具被铁血军烧坏,这些本来能够在攻城战中造成守城一方巨大伤害,并且非常难以制作的攻城器具,在没有发挥出他们功效的之前,就被无情的大火摧毁了。

    不过匈奴人的反应之快出乎了楚云的意料之外,在楚云准备沿着运输队的长蛇一直往前烧的时候,匈奴后军中间偏后的辅兵已经为了自己的小命开始组织车阵,也就是用马车围成一个圈,防止铁血军的骑兵,不得不说匈奴军中也是有能人的。

    楚云当然不会犯傻去攻击他们,铁血军绕开了他们仓促布置的车阵,继续往前杀去,总有一些物资被抛弃,铁血军就像蝗虫,要摧毁一切。

    后军被攻击的事情终于传到了后军主帅卜翊的耳中,卜翊大惊失色,不过他却没有跟手下一样慌乱的失去分寸,他立刻有条不紊的下达了命令,不得不说每一个从尸山火海中滚出来的老将都是难得的财富。

    他立刻下达了命令,运输队全部原地待命,并且让手下骑兵前去帮忙清理道路,他命令两万辅兵立刻升级为战兵,并且原地构筑阵地阻敌。另外立刻派人前往中军汇报,并且他竟然预想到了前路可能被断,还安排了几路人从不同的路径前往。就在他安排完毕之后,他把辅兵交给了自己的副官尹车指挥,他亲率集合在一起的一万三千余骑兵朝着被攻击的尾部驰去。

    当卜翊大军赶到的时候,铁血军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大量的物资被烧卜翊的脸色十分难看,不过看到一些辅兵和民夫竟然组成了车阵保护了一些物资,他的脸色才算好看了许多。

    卜翊带兵过去,几千辅兵和民夫纷纷围了过来。略一打听竟然得到他们是被一个少年民夫组织起来的,卜翊十分好奇,立刻把这个少年叫了过来。

    看着这个脸上挂着青涩,但是却壮硕的犹如壮年的少年卜翊更是好奇:“你叫什么名字?”卜翊用最和蔼可亲的语气问道。

    少年昂着首挺着胸,仿佛自己面前的卜翊只是常人一样,不卑不亢的说道:“洒家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