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兴二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头,随着一代枭雄王浚的死去,天下更加纷乱。匈奴人四线出击率先挑起了战火,他们继续表现出这个世界霸主的实力,而石勒也随之动手,在幽州被征服之后,他磨刀霍霍看向了上党铁血军。

    石勒准备彻底解决上党,而后勤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命令手下各州郡核实户口,每户征收二匹帛、二斛谷。但是偏偏在这一年,天下大旱,收成急剧减少,石勒发布命令之后,手下官员敲骨吸髓,引发了大饥荒。襄国城的粮价飞涨,二升谷子价值一斤银子,一斤肉价值一两银子。顿时石勒的领地纷纷陷入了动荡,石勒连年用兵,仓库几乎为之一空,各地长官纷纷向襄国求援。

    正要摩拳擦掌大干一场的石勒大为震怒,物价的飞涨,让釜口关的孔苌军供给困难,孔苌军只剩下了三天粮草,孔苌极其惶恐,连连发书求救,釜口关数万大军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前夕,一旦被铁血军知道随后掩杀,必定是一场惨败。

    就在石勒焦头烂额的时候,幽州发生了巨变,石勒任命的幽州刺史刘翰背叛石勒投靠段氏鲜卑首领段疾陆眷的弟弟段匹磾,段匹磾大军进驻幽州治所蓟城,石勒跟段氏鲜卑的盟约被打破。而蓟城的得而复失引起了一系列灾难性的后果。

    依附于石勒的乐陵太守邵续,听从勃海太守东莱人刘胤的劝说,背叛石勒,投靠段氏鲜卑的首领段疾陆眷。石勒知道后勃然大怒,把邵续的儿子杀死泄恨。

    同时深受王浚大恩的从事中郎阳裕也投靠依旧效忠于晋室的慕容鲜卑,他的投靠带动了整个幽州、青州、翼州、豫州依旧怀念王浚的民众,会稽人朱左车、鲁国人孔纂,泰山人胡母翼等豪强纷纷依附于慕容鲜卑。当时中原投奔慕容的流民有几万家,慕容鲜卑的首领慕容廆为冀州人设置冀阳郡,豫州人设置成周郡,青州人设置营丘郡,并州人设置唐国郡。这个慕容廆就是天龙中慕容复天天念叨的那几个人之一,他平定了辽东,受封为辽东公,为后来慕容鲜卑的建国打下了牢靠的基础。

    晋朝的民族政策以怀柔为主,这导致了匈奴不断壮大,引发了永嘉之乱,中原沉沦。但是晋朝善待各族的政策也不是没有好处的,鲜卑最强盛的拓跋鲜卑、段氏鲜卑、慕容鲜卑,都是晋室的铁杆支持者,虽然他们不想晋室过分强势,让他们失去各自的地位,但是他们都绝不愿意晋室灭亡。拓跋鲜卑屡屡帮助晋室的忠臣刘琨对抗匈奴和石勒,而段氏鲜卑也支持幽州王浚,在王浚图谋僭越之后,直接背叛了王浚,这不得不说也是对晋室忠心的体现。慕容鲜卑也封晋室为正统。这几个鲜卑部落势力极其强悍,特别是拓跋鲜卑力量不逊色于匈奴人,但是他们却都对晋朝恭恭敬敬,以获得晋室的称号为荣,甚至历史上在西晋灭亡之后,东晋无力北伐还依旧封东晋为正统,并且保持了上百年。甚至几百年之后,鲜卑人还使用晋室册封的称号建国,不得不说晋朝对少数民族的拉拢,也是很有成效的。

    哪怕是刘聪心底也对晋朝很有好感,在晋怀帝被俘虏之初,十分善待晋怀帝,还把他自己的贵妃赐给晋怀帝,要不是一些晋朝旧臣没事就在刘聪面前哭泣,引起刘聪的警惕,刘聪是不会杀死晋怀帝的。如果没有八王之乱,晋朝彻底空虚,以晋朝的民族政策,不管是匈奴还是鲜卑,都很可能平和的跟汉民族融合,成为新的中华民族。可惜历史没有如果,晋朝司马家族都是一群思想跟常人有区别的神经病,把一手好牌打成了稀烂。

    一夜醒来,石勒统治的地盘纷纷改旗易帜,刚打下的幽州转头就失去了,石勒暴怒,他准备暂缓上党郡的攻势,从新收复幽州。就连张宾对上党郡的攻势都有了迟疑,幽州被段氏鲜卑刚刚占据,人心未付,而且还有不少忠心于石勒的人,如果拖延日久,段氏鲜卑彻底收服幽州,幽州就真的不被石勒拥有了。而现在石勒的地盘出现了大饥荒,绝不可能支撑石勒双线作战,因此石勒决定暂缓上党郡的行动,没什么大错,上党郡自有匈奴人对付。

    而且张宾想出一条毒计,他让石勒把刘琨出卖上党郡铁血军的信件给铁血军送过去,让双方的关系彻底成为死敌。这样一来刘琨想要坐山观虎斗也没了可能,只能亲自下场,而被匈奴人和刘琨夹击之下,铁血军绝不可能壮大,等石勒腾出手来再收拾铁血军为时不晚。

    不得不说张宾此人不愧是被后来人称为算无遗策的顶尖谋士,转眼之间,就有想出了一条毒计。石勒跟张宾的关系毫不逊色于刘备跟诸葛亮,不过看两个人的谋略对比,张宾无疑更胜诸葛亮一筹,在张宾的帮助下石勒纵横北方,越战越强,而诸葛亮却困守蜀地,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态度让后人同情而已。

    石勒派人带着自己的命令前去上艾,石虎早就启程前往,他下令石虎率军进驻幽州边境的河间郡高阳等候自己的命令。另外石勒下令孔苌率兵徐徐后退,并且派出了五千骑兵接应,这是他能拿的出来的最大兵力了,别看他占据了数个州,看似强大,但是他根本没有完全消化,一个不慎,甚至可能被彻底颠覆。

    在北方的局势如同煮沸的水随时可能爆炸的时候,南方也不太平,琅琊王司马睿算是养虎遗患,杜弢起义越闹越大,乱民占据数个州郡,连荆州刺史陶侃都战败逃走,与此同时,占据成都建国的大成国也蠢蠢欲动,司马睿顿时陷入焦头烂额的姿态。

    更让司马睿惶恐的是西晋平西将军周处之孙,吴兴太守周玘之子周勰因父亲遗言而谋划起兵叛乱,周家乃吴中大族,因为永嘉之乱,北方世家纷纷南迁,这让江南世家的利益受损。周勰振臂一呼,江南大族纷纷响应。而孙权的后代孙弼亦起兵于广德跟周勰遥相呼应。江南局势顿时糜烂。

    楚云才不管其他势力如何,他将要面对的就是生死存亡一战,西河郡如果丢失,他的确可以讨回上党郡,但是上党郡地势虽然险要,但是不利于长久发展,不出几年,铁血军毕竟不战而溃。因此保卫西河郡的确关系到上党郡的生死存亡。

    十几万匈奴大军遮天蔽日,刘桀也没有隐藏的想法,在平阳城外誓师出征,久未露面的刘聪亲自送大军出征。

    “传我命令,所有骑兵全部集合,我要给匈奴人先放放血。”楚云立刻集结了离石城的所有骑兵,楚云手下铁血骑、骑一旅、骑三旅、骑六旅、骑七旅全部集中了起来,一共一万八千骑兵跟在楚云身后浩浩荡荡的朝着南方奔去。

    铁血骑有大量骑兵匈奴人已经知道,所以跟上一次一样吧骑兵藏起来根本做不到。而跟匈奴人在中阳城消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平金谷战火正燃,上党郡和西河郡的通道被阻断,西河郡的物资并不丰厚,如果拖延日久,一旦中阳城粮草耗尽,那么铁血军必输无疑,因此只能主动出击。

    按照辈分,靳明算是刘桀的舅父也是大舅爷,但是在刘桀面前靳明没有表现出一点桀骜,呼延宴的灭亡,靳明起码要负很大的责任,如果靳明听从呼延宴的安排,那么第一次中阳之战绝不可能是这种结局。就算是在最后的时刻,如果靳明要求禁军反击,那么也不是没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当然靳明早就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了,除了禁军只跑回来几千人,基本上所有将领都被一网打尽了,这些家伙全都被楚云扔进了离石城的监牢,说不准还能跟匈奴人谈谈条件。因为这些将领都被一网打尽,靳明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泄露,因此刘桀对靳明还是很信任,这一次把全部的三万禁军全部交给了靳明。

    靳明意气风发的作为前锋统帅三万禁军在前方开路,上一次战争最让靳明恼火的不是兵败,而是他自认为的好友毛羽竟然背叛了他们的友谊。靳明在想着如何生擒毛羽,然后让这个伤透了自己心的男人看看,这就是背叛了他靳明的后果,他的身后站着一个强大的帝国。不过靳明还是不准备杀死毛羽,他在心里还是为好友解释,毛羽也是被迫了。

    哪一个势力都有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蠢货,这个靳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否则在原本历史上也不至于出卖了自己哥哥靳准,然后让整个靳家被灭族。他根本就没有派出斥候仔细的搜索附近的情况,而且因为YY的太入迷,不知不觉的他们前锋的速度就快了许多。

    在西河郡和平阳郡之间有一条天然的屏障,这个屏障就是通天山,也就是后世的石鼓山。在东汉年内,匈奴中郎将张耽、度辽将军马续率鲜卑人大败乌桓于此。通天山群山环绕,延绵数十里,在这里很多地方都是绝佳的埋伏之地,也是西河郡应该的天然护卫。不过楚云不想过分刺激匈奴人,因此他就把中阳县基本全部放弃了。

    靳明的几万铁骑顺利的通过了一条条峡谷、一座座山峰没有遇到一点意外,他们准备去中阳县最南边的石鼓暂时驻扎,后面有大量的攻城器械和粮草被辅兵和民夫押送。刘桀不愧是带过兵的人,他充分的吸取了呼延宴的教训,准备了大量的物资,以防运输线被断,哪怕靳明拍着胸口保证运输线的安全,他都坚持己见。

    不知不觉靳明的前锋已经拉开了后面大军二十里的距离,靳明也没有丝毫担心,在他看来铁血军说不准都吓跑了,当然这也是刘桀的看法。他们进兵的时间选择在深秋,虽然北方最凶狠的敌人冬季就快降临,但是这是刘桀故意的。

    再说他一直认为他们将会打得是攻城战,别看匈奴人是胡人,但是他们除了骑兵多点,跟汉人的军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他们也十分注重步兵,他们会跟汉人军队一样攻城、安营扎寨、注重后勤,除了带有民族特色的服侍和偶尔蹦出来的匈奴话,他们跟汉人部队没什么两样。因此他们不会跟传统胡人一样,在冬季作战不会作战,传统胡人一般都是秋天南下牧马,这个时候汉人刚收完粮食,他们哪里都能抢到。但是这个时候是不行的,他们抢不到粮食,所以他们只能运粮,这样就把他们在冬季作战的最大困难降低到了最低。

    刘桀统帅着四万步兵缓慢的行进,他并没有骑着马,而是坐在一顶三十二个人抬的巨大肩舆之上,这个肩舆就是轿子的前身,三十二人抬的肩舆足有十几米长,外面都被明黄色的丝绸包的严严实实,深秋的凉风根本就吹不到肩舆里面。

    而在肩舆里面有一张两米多长的卧榻,一个已经有些发福的男子正在享受着一位女子的服侍,女子衣衫半敞,男子一边吃着女子送到嘴边的糕点,一边把手伸入女子的衣衫中,女子时而娇呼,时而掩嘴而笑,肩舆之内充满了糜烂的气息。

    这位当然就是统帅十几万大军的刘桀,他充满侵略和迷恋的目光在女人身上游走,但是如果仔细看却能看出他的目光中有些呆滞,很显然美女在前,他却有些魂飞天外了,女人仿佛知道刘桀在想什么,她竟然胆大包天的把刘桀玩弄自己身体的手打飞,然后整了整衣衫端庄的坐在了刘桀前面,刘桀回过神来,他却没有一丝恼怒,反而带了一些惊喜。

    “皇儿,我可是你的母后,你想干什么。”女子突然满是威严又充满诱惑的说道,除了刘桀和女子任谁也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刘桀脸色挂满了激动,他竟然从床榻上一跃而起,跪在了女子面前,他一边咽着口水,一边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母后,您是我的母后,您是天上的明月,您是我的一切,我的母后,请让我亲吻你的脚,母后母后。”刘桀不等女子反对,就一把把女子的脚拿了过来,然后疯了一样的亲吻起来。

    女子欲拒还休,还是不断地用“母后”这个词语**着刘桀,刘桀终于疯狂了起来,他直接撕碎了女子的衣衫,肥硕的身子开始耸动,但是只要三十几个呼吸间,他就一泄如注了。女子双眼闪过一丝厌恶,但是还是立刻起身帮助刘桀清理。

    这个女子的名字叫做月明,是刘桀的费尽心思为刘桀找到的,刘桀平时把他深深的藏在一个独院,连他的夫人靳月琳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这一次出兵她就把她带来了。

    这个女人十分娇美,但是凭借刘桀的权势,他不是找不到更美的女人,不过这个女人相貌有点特殊,她长得跟他父亲刘聪的两位皇后非常的像。

    他的老丈人靳准生了好几个女儿,这些女儿全都天生国色,其中最漂亮的三位是靳月华、靳月光和靳月琳,前两位是刘桀的父亲刘聪的皇后,后一位是刘桀的正妻,父子俩的老婆是亲姐妹。

    这个靳准是个善于钻研的人,有一条刘聪去靳准家里饮酒,看见了靳准的两个女儿,都是沉鱼落雁的美色,分别叫靳月光、靳月华,刘聪不由的被勾得神魂颠倒。靳准早就有意凭借两个女儿谋取高官,俩人一个愿买一个愿卖,于是当天两个女人就进了宫,靳准也升了好几级。

    第二天刘聪便封二女为贵嫔。靳月光尤其惹人销魂,过了十多天刘聪将她册封为皇后。自从宠爱靳月光之后两个刘贵嫔受到冷落,刘聪为了安慰她们,分别册封为左皇后和右皇后,加号皇后靳月光为上皇后。一下子刘聪有了三个皇后,真是前无古人。

    刘聪一个身体满足不了后宫的那么多姬妾,靳月光还是独守空床的时候多,免不了找几个美少年入宫打发寂寞。不料这件事被人知道,于是这件事落到了刘聪的耳中。刘聪一看自己皇后靳月光的竟然给自己带了绿帽子,不由得怒火中烧,便立刻跑到上皇后的宫内痛骂靳月光。靳月光心虚而不敢分辩,只好跪在地上哭泣,第二天靳月光服就毒药自尽了。

    不过靳月光死了之后,刘聪不断的想念起靳月光的好,于是就把靳月华的妹妹靳月华封为了皇后。

    其实不光是刘聪迷恋两姐妹,就算是刘桀在第一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也十分迷恋,可惜他不敢表现出来。后来他折节下交靳准,靳准也是小人,他立刻又想故技重施拉拢好刘桀,当时刘桀虽然不是太子,但是却是刘聪最喜欢的儿子。靳准怎么都不觉得皇太弟刘乂能继承大统,毕竟谁都知道弟弟怎么比得上自己的儿子。于是他就把自己的另一个女儿靳月琳嫁给刘桀,造成了父子娶的是亲姐妹的荒唐事实。

    不过靳月琳虽然跟靳月光和靳月华是亲姐妹,而且也是千娇百媚,但是长得却并不像,刘桀心底的最深处还是靳月光,不过靳月光死后,刘桀又把靳月华当成了最喜欢的女人。因此他偷着养了这么一个女人,并且起名月明,他龌龊的心思可想而知。

    不过这件事情如果让他父亲刘聪知道,刘桀还没有彻底傻掉的脑袋还知道后果,他在这个女人身上泄完了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被叫做靳月明的女子厌恶的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痕迹,然后走到另一边拿出一块毛巾擦拭了起来。

    而正在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通天山的一处高坡之上,几个人正注视着他们一行人,而在他们身后几里之外的山谷之中,密密麻麻的人影足以让任何看的的人头皮发麻,这群人大都是一人双马,马嘴都带上了笼头,蹄子上都带上了麻布,成千上万的人没有一丝声音,只有一些被惊起的鸟儿逃一般的飞向天空。

    ps:感谢书友bck 竹竿的月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