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军的地盘有三个即独立又有联系的权力机构,首先是副都督府,这也是楚云最有实权的官职,毕竟他这个官职能够代表并州代表朝廷发动战争,而且任命一些县一级的官职和一些低等武官,这也是他御下的基础。刘琨是并州都督能够任命郡守一级,比如说楚云就是刘琨亲自任命的。

    这副都督府凌驾于上党郡郡守府和西河郡郡守府之上,副都督府除了楚云最高的职位就是左右长史、左右司马这四个官职。王廉被楚云任命为左长史,是楚云手下第一人,不过王廉是靠资历上位的,因为实际上身为右长史的莫含才是楚云手下第一人。比如说楚云来了西河郡,莫含就是上党郡的实际掌控者。而左右司马,楚云任命了房卿和樊高担任。四个人王廉和房卿是跟随楚云最高的老资格,莫含是自成一体,樊高是上党郡本土势力的代表。

    当然张彤也隶属于副都督府,他担任参军一职,地位不逊色于以上四个人,不过就是专门帮助楚云管理军事的,张彤这一次也显露出他的带兵实力。

    而除了副都督府,上党郡郡守府和西河郡郡守府也是两个独立的官衙,他们都有各自的权力和职责,名义上也不属于副都督府,而是相对独立的。不过相同的是最高长官是同一个人,都是楚云。

    楚云把从雒阳郡归降的高良成任命为上党郡的郡城,任命跟高良成一同归降的吕望为上党郡的主薄,任命西河郡归降的林家家主林俞为上党郡的记室,把上党郡的本土势力彻底排除出了上党郡的管理层,实在是这群家伙都是上党郡各家族的利益代表,楚云一点都不相信他们的忠诚,在这个年代他们这些人对家族的看重比起朝廷大多了。

    不过楚云也不会彻底放弃他们不用,代表上党郡本土势力的樊高、楚成林和李晋,楚云任命他们去西河郡为官,樊高是副都督府的右司马,而楚成林楚云任命他为西河郡主薄,李晋为西河郡的记室,除了没有任命西河郡的郡丞,西河郡郡守府也算是建立起来了。楚成林和李晋两个人都没有担任郡丞总理一郡之地的能力,他们处理具体事务还行,但是总览大权就不行了。樊高倒是有这个能力,不过他成了西河郡郡丞,上党郡的实力就完全控制了西河郡,这不是楚云想要的。而其他的人没有这个威望,有威望的王廉和房卿又没这个本事,楚云只好先空着。

    楚云现在不缺少文官,不管是莫含还是樊高等人都是独当一面的人才,别说治理一个郡,就是治理一个州都绰绰有余,这几年他们把楚云的上党郡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过更多有本事的文官,楚云也不会拒绝,特别是平定县县令马良这样的。

    马良一去到平定县就制定了一系列的计划,最重要的一项就是,马良高调进行的一项民族政策,不管是哪个民族的人,只要为平定县做出了贡献,马良都以文书的形势承认他们是平定县的一等县民。马良在平定县把所有民众分为了三等,第一等就是为平定县做出贡献的民众,他们可以为朝廷种地养马,也可以为朝廷出计献策,当然最直接的方式就是他们可以当兵。一等县民能够分地,能够当官吏,孩子还能够进入学堂,反正有一系列的奖励措施。至于二等的和三等的县民奖励就少多了,二等县民只是保障他们的安全和财务,并且能够升为一等县民,至于三等县民,他们被苛以重税,而且生命安全不受保证,谁也不想成为三等县民。而且这个时候可不是后世十六国的时候,成为一个朝廷认可的汉人,可是很多胡人的愿望。单单是这一项措施,整个平定县就安稳了下来。

    所有人都争破了头的想成为一等县民,什么胡汉矛盾这都放一边去,平定县各项措施都飞速发展,甚至还大量的吸引了北方的草原部落的人,他们争相进入平定县。短短时间平定县就建起了新的城墙,所有的耕地都有人耕种,最主要的是马良短短几个月就征集了六七千士兵,这比起马良赴任时候对楚云的承诺高了数倍。

    楚云眼界远超这个时代的人,这种等级制度在很多历史上都实行过,比如说元代,蒙古人把所有人分为了四等,不过他们那是为了彰显他们本民族的高贵,这几个等级也基本上是固定不变的,这就让绝大多数人不干了,凭什么你们生下来就是贵族,我们生下来就是贱民。于是元朝只有区区的五十年,就被大明取代了。

    不过马良的这个方法,好就好在各等级不是固定的,而且相比起没有安全保障的第三等级的县民,第一和第二等级是最多的,这就拉拢大多数的人,因此这个制度还算是稳定。

    不过马良的制度是在西河郡这种特殊情况下产生的,楚云并不准备大肆推广,特别是上党郡,绝不可能实行。不过跟平定县一样胡人占多数的几个县就有实施的空间了。有功就奖,楚云直接任命马良为西河郡的代郡丞,负责全郡推广他的措施,这让所有人震惊于楚云的破格提拔,楚云就是告诉所有人,有本事的人,楚云就会重用。马良也成为翼州归降人员的第一位高级官员,必定会引起新的势力崛起,这都是楚云不在意的。

    马良一接任郡守就表现出了非凡的才能,他因地制宜,并没有在中阳县、离石县和蔺县实行分级制度,而是在其他的几个县实行,其他几个县汉人少胡人多,因此也没有引起特别大的反抗,反而是每个人都想成为高人一等的第一等郡民,本来是县民,现在成了郡民,算是升级了。

    在马良的帮助下,铁血军征兵十分的顺利,而且西河郡肥沃的土地被大量的耕种,在明年无疑能让西河郡成为铁血军的粮仓,这都是极好的。

    楚云新建立了骑七旅,任命从上党郡赶来的左颂为骑七旅的旅长,当然他在铁血骑的职位被毛羽替代了。然后扩建了两个步兵旅,分别为暂一旅、暂二旅,主要是他们没有经过正规训练,还不能成为其他十二个步兵旅那样的正规军。

    两个旅的旅长,分别由方勇和林衡担任,方勇从预备旅的旅长调集而来的,他从当年的城门官,一跃成为了独掌一面的重要将领,而林衡是林家家主林俞的弟弟,当年刘壁占领离石城之后,林家就跟着刘壁返回了上党郡,这几年林衡从伍长一直屡立战功,毕竟他本来是铁血骑出身的,战功也方便。一步步升为了铁血骑的军主,这一次更是成为代旅长,这也是楚云大肆提拔西河郡势力,制衡元老派和上党本土派的必然结果。

    楚云在中阳县放了步四旅、步八旅、步十二旅、暂二旅两万大军,另外还把骑七旅放在了中阳县城,这两万三千大军,就算是再面对匈奴数万大军围攻,都能抵抗一番了。

    暂一旅被楚云放到了离石城,就在楚云不断加强西河郡防御的时候,上党郡的战局出现了重大转折。

    郭栓子统帅留守长子城的骑五旅和两千预备旅的骑兵突然出现在天井关,他联合驻守天井关赵虎的骑四旅,八千大军从一条秘密的小道突然出现在匈奴大军的背后,令狐泥直接扔下了大军单骑逃走,匈奴两万大军被一举击溃。

    这一支奉命牵制上党郡兵力的偏师彻底失去了作用,郭栓子和赵虎这一次光俘虏就抓了近万人。他们两个还马不停蹄,再次攻陷了几个县城,把刚刚要恢复一丝元气的雒阳郡搜刮了一遍,然后反回了上党郡。

    这次战役的胜利虽然对匈奴人并没有多少损失,因为令狐泥的军队本来就是匈奴人不重视的新降军,这些人大都是这些年匈奴人跟长安朝廷战斗,抓来的俘虏,他们的忠心可想而知。但是他们被一举击溃,这让匈奴人必须从新派一只军队来天井关,因为匈奴人要继续对西河郡用兵,这就不能让上党郡城腾出手来。

    而且天井关跟平阳郡挨得不远,如果天井关趁他们大军进攻西河郡的时候反攻平阳,这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匈奴人现在四面用兵,长安方面匈奴人动用的兵力超过了十万人,现在跟长安打的难舍难分。而平金谷方面,皇太弟刘乂不断的要求增兵,平金谷是郭勇驻守的,他崇尚进攻,好几次的反击给匈奴人造成了大量的损失,刘聪虽然打压刘乂,但是也知道他这一路的重要作用,平金谷切断了上党郡和西河郡的联系,因此他数次增兵。现在刘乂手下已经有超过六万的大军,这还不算死伤的两万人。

    而刘桀已经开始集结大军,他这一次准备带领十三万大军,彻底收回西河郡,这么算起来,匈奴人这几路大军超过了三十万人。匈奴人的总兵力的确有百万人,但是并不是说调动就能够调动的,现在的很多匈奴人都沉迷在汉人的花花世界,让他们去打仗,还不如杀了他们。再加上匈奴人的地盘是四战之地,他们需要派出大军防卫。

    最终刘桀忍痛从自己的十三万大军中拿出了一万多人,再加上各地调拨来的地方兵,终于凑齐了进攻平金谷的四万大军,令狐泥因为这次的失败,丧失了领兵的资格,而刘桀的姥爷和岳父靳准,成为了这一支军队的统帅。靳准的两个女儿分别嫁给了刘聪和刘桀父子,所以靳准真的就是刘桀的姥爷加岳父,关系真够乱的。

    靳准是标准的外戚,他本来只是个郎官,因为生了俩漂亮女儿,所以才开始发迹,他是刘桀推荐的,刘桀认为他们是一家人,自己的岳父担任统帅,肯定比别人放心,但是他却从来没考虑过靳准根本就没有带过兵。

    石勒非常关注这一次的大战,在呼延宴兵败中阳县之后,他立刻从幽州反回了襄国,回来之后立刻召见了张宾,随着收集的情报越来越多,他就对铁血军越来越重视。

    虽然铁血军只有两个郡,但是兵力却十分雄厚,而且连续的胜利,看得出来他们的军力。更可怕的是西河郡自古就是北方的重要产量产马基地,石勒不知道铁血军是否全据西河郡了,如果真的完全占领了,那么一旦给他们时间,他们的潜力是极大的,这让野心勃勃的石勒怎么会不担心。

    他这一次特意从幽州回来,就显示出他对铁血军的重视。石勒为了拖住拓跋鲜卑可是费劲了心血,它不断地挑拨拓跋鲜卑的内乱,让拓跋猗卢大为恼火,拓跋猗卢也知道这一切都是石勒做的,因此多次统帅大军进犯幽州,拓跋鲜卑的铁骑也让石勒头疼。

    很快张宾就到来了,这几年张宾的身体越来越不好,石勒对张宾十分的看重,所以就没有带着张宾前去幽州,看到身体已经佝偻的张宾,石勒亲自把他搀扶了起来。

    “右候,你要注意身体啊。”石勒关心的说道,石勒野心很大,因此虽然没有独立出匈奴汉国,但是他却开始制定一系列的规划,这些规划都浸透着张宾的心血。

    众人所知隋炀帝时候科举正式确立,然后一直到现在都深受其影响,而最开端恰恰就是石勒。他在张宾的帮助下,发明了考试制度,他每个郡都设立学官,负责当地的教育工作。并设立地方学校,每郡招收一百五十人,要经过三次考试才能毕业,作为国家的后备干部来培养。而在此之前,都是看家世名声当官,石勒此举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另外石勒也重视农桑,他自己还曾亲行过藉田之礼,这在这个时代可是第一人,就是楚云都没做过。他还求贤纳谏减、减租缓刑,这一系列的措施,让石勒的底蕴大增。否则石虎上台之后,如此的残暴,还能维持二十几年的统治,这都是石勒打下的基础。当然这些也都是张宾等人的心血。

    石勒扶着张宾坐下之后,就把细作收集到的情报给了张宾。在铁血军突然崛起,并且因为他们基本上没有收到消息因而吃了大亏之后,石勒迅速开始重视情报工作。他任命原十八骑之一的郭敖为尊。不过比起楚云的监察司,他们进展的很不顺利。上党郡被楚云经营成铁桶一样,郭敖想尽了办法都无法了解上党郡的情况。但是他却在刘琨的晋阳打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张宾也是第一次看到铁血军的实力,虽然脸色不动声色,但是他心里却十分震惊,他原先以为汉人的天数已尽,而石勒会成为第一位入主中原的胡人皇帝,他自信自己的眼光。但是没想到天道轮转,汉人中竟然崛起了如此人物。

    张宾是个汉人,当年因为怀才不遇跟了石勒。但是他深知汉人的生命力和排外性,如果汉人从新掌权,他张宾就会被永远钉在耻辱柱上,他就跟中行说(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汉奸,也是细菌战的创始人)一样成为汉人的罪人。

    因此他跟铁血军的愁不光涉及私仇,还涉及到自己的身后名,张宾心思百转,他觉得不惜一切代价消灭铁血军。

    “大将军,咱们的计划可以进行第二部了。”张宾说完,石勒双目放出精光。

    “右候,这时候真的是最好的机会?”石勒看着张宾,他虽然信任张宾,但是他是一个枭雄,枭雄不可能有绝对信任的人,他害怕张宾急于报仇,破坏他们早就商量好的计划,他需要张宾给自己明确的解释。

    张宾怎么会不了解自己这个主子的性格,他笑着说道:“当然不是现在,但是咱们要随时准备好。刘聪不是要准备第二次动手嘛?咱们就等他们动手之后。到时候,咱们釜底抽薪拿下上党郡,我倒要看看,所谓的铁血军还有什么本事。”张宾还没说完就剧烈的咳嗦了起来,石勒连忙走了过去拍着张宾的后背,许久张宾一口带着血的浓痰吐了出来,这才算是好受了许多。

    下人连忙过来打扫,看着面色苍白的张宾,石勒好几次都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让张宾多加休息。

    “大将军,老毛病了,休息下就好。”张宾一喘气都要丝丝的鸣音,听到这个声音,懂点病理的医生都会知道,张宾这个病就是哮喘,在古代属于绝症,在现代也是很难根治的一种疾病。

    “右候,你还是休息一下吧,你放心你的计划我会执行下去,不过就有一件事我想问你,我希望你给我推荐一个带兵之人。”

    石勒问完,张宾嘴里立刻出现了一个人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