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的手下一个接着一个的来汇报他们所取得的战果,这一次骑六旅的代旅长鲁忠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之战,他跟楚云夹击匈奴大营,取得了最大的一块战果。鲁忠十分激动,毕竟铁血军这么多旅长只有寥寥几个代旅长,除了自己,其余的代旅长都是新人,只有他自己是跟随楚云这么多年的老人,真的是没面子,他相信这一次他的代旅长肯定能够转正了。而且最让他高兴的是,他这一次终于为自己最敬重的都督做了一点事。

    骑六旅和楚云的六百余亲卫一共击杀了匈奴士卒多达五千余人,俘虏了一万四千余人,而且骑六旅还没有多少损失,只死伤了一百余人,楚云的亲卫因为攻击较早死的多了些,不过也只有两百余人而已,不得不说是个奇迹,他们两者加起来也不到四千人。

    击杀俘获多,死伤少,这也是鲁忠觉得自己终于能够转正的自信所在。铁血军的军功不光看歼敌和俘虏,还要看自己士兵的损耗,毕竟铁血军有这个时代最好的善后措施,这些措施都是大量金钱作为保证的,死的人少,那么相应的就会消耗更少的资源。楚云鼓励爱惜兵卒,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古代很多将领都不把手下当人,很多时候的所谓大胜都是人命填出来的,这一点楚云十分的不喜欢。

    至于其他的几个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方大山就不用说了,他跑了二十几里,只抓住了对方的小尾巴,杀死了几百人,自己也死伤了一百余人。倒是回来的时候,捡漏,抓了几百的俘虏,其余的几乎没有任何收获。

    而骑三旅的黄村倒是正儿八经的和匈奴禁军打了一架,双方各自死伤了上千人,不过因为他们死死的拖住了这一部分禁军,也为匈奴大营之战创造了条件,也算是有功,这部分匈奴禁军不像是方大山面对的那一伙人,那一伙人直接就逃走了。但是黄村面对的这一支禁军可是拼了老命想要救援匈奴大营,要不是靳明返回,带着他们立刻,他们还真的说不准创造奇迹。

    至于毛羽也差不多,他死死拖住了靳明这个匈奴禁军的统帅,为楚云和鲁忠赢取了时间,然后在铁血军基本上取胜之后,为了减少损耗,他又故意的放靳明离开。这一拦一放十分精准,也有大功。

    除了击杀和俘虏的兵卒,铁血军还俘获了大量的战马,足足有上万匹之多,这也是转化为步兵的呼延宴的嫡系骑兵留下的。另外铁血军还获得了大量的攻城器械,特别是投石车和弩炮,几乎本铁血军完全继承了,这东西可不是想制作就能制作的,需要大量的工匠,这一次铁血军缴获这么多,以后攻城就少了很多麻烦。

    不过虽然铁血军取得了胜利,但是步八旅几乎被打残了,还有中阳城的民众需要安抚,事情多的让楚云头疼。特别是匈奴人这一路虽然被打败,但是两万匈奴禁军却几乎完好无损,最起码剩下一万五千余人。相信匈奴人愿意,他们肯定能够凑出更多的军队,这可不是说笑,而是以匈奴人吃了亏立刻找场子的性格看,他们真有可能派来更多的军队。

    楚云命令驻守离石城的步四旅换防到中阳城,并且把离石城和蔺县等几个县的县兵集合在了一起,组建了步十三旅,由步四旅的旅长房艾兼任旅长,一起驻守中阳县城。

    然后他准备在西河郡招兵,西河郡再怎么说也是有十几万人口再加上自己刚刚从上党郡迁移过来十万人口,征兵一万人还不算困难。楚云准备把这些兵员补充进步八旅,然后送往中阳城。以步兵驻守中阳城,而离石城以骑兵为主,这样能够迅速支援。通过这一次战斗,楚云觉得以前设定的西河郡的防御体系是正确的的。另外楚云也准备在蔺县放上五千兵力,这样三角形的体系最稳当,不过现在楚云需要时间。

    上党郡的情况,莫含已经发信写的清楚,楚云虽然担心上党郡的安危,但是他现在怎么看都是西河郡最危险。楚云和张彤讨论多次,已经推断出匈奴人的计划,攻击上党郡的那两路都是偏师,因为只有西河郡这一路有两万禁军,这是不算太难推测。

    现在匈奴人的主力失败,如果匈奴人在上党郡不停手,那么西河郡还会面对第二次攻击。不像是被楚云安排的天衣无缝的上党郡,西河郡防御体系还没建好,也这个时候不能离开。

    楚云把上党郡完全交给了莫含和郭栓子,自己只能相信他们。上党郡数万大军,楚云不相信能被轻易的攻破。

    不过西河郡的征兵情况不是太好,毕竟汉人太少了,胡人倒是很多人对铁血军高额的军饷感兴趣,但是楚云却要有意的控制军队中的胡人数量。当然最主要的西河郡土地肥沃,而且大部分人都可以驯养牲畜,他们生活比较富裕,因此没人喜欢去当兵。

    不过楚云也招收了两千余汉人,一千余胡人,然后把他们全部扔给马辉。这里的胡人汉化很严重,他们对汉人的任何很高,再加上楚云高额的军饷,不愁他们不忠心。只有楚云不丢了西河郡,这些家伙还是会听话的,他们的家人可都在楚云的治下,

    另外从俘虏的匈奴军卒中,楚云挑出了三千余人也塞给马辉,这些人都是匈奴军中的辅兵,很多人都是被强迫加入的,对匈奴人充满了怨恨,这些人是绝佳的兵员。至于其他的俘虏都需要去为铁血军修筑邬堡和城池了。

    步八旅剩下一千余老兵,相信由他们带着新兵,步八旅很快就能成为十几个步兵旅中最精锐的几个。

    就在楚云不断增强西河郡实力,以防匈奴人第二次入侵的时候,匈奴汉国的皇帝刘聪终于收到了兵败的消息。

    已经把大权全部交到了儿子刘桀手里的刘聪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没有暴怒,也没有跟往常一样的迁怒汉人降臣,而是平静的召开了几个重臣的会议。

    不管是刘桀还是其他的几个重臣面对惨败全都叫嚣着反击,仿佛不这样无法表现他们对刘聪的忠心,不过刘聪却没有表态,苍白而肥胖的刘聪已经好久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了,除了几个月前刘聪因为石勒的封赏召见了众人一次,其余的时候全都跟他的美人腻歪在一起。

    不过老虎就算是老了还是老虎,他没有管其他人,反而平静而深沉的注意着刘桀,他的这位好儿子,好接班人。刘桀顿时觉得浑身发冷,他不知道父皇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向自己,巨大的压力让他直接跪在了地上。几个重臣看到这一幕,纷纷闭上了嘴,他们眼观鼻鼻观心,就如同木桩子一样站在那里。

    “你收了石勒多少好处?”刘聪缓缓的开口了,刘桀和几位重臣听到这里全都浑身一震,他们的确收了石勒好处,但是他们都不明白刘聪为什么问这个,难道是要秋后算账?但是石勒现在跟他们一起进攻并州,真的很听话,莫不是陛下要对石勒动手?几个重臣全都心思百转,压力最大的正是刘桀。

    “父皇,儿臣的确收了石勒一些好处,但是这都是正常的往来...”刘桀还未说完,刘聪就把身前桌子上摆放的茶杯扔了下来,刘桀被砸个正着,血从刘桀的脑袋上往下流,狼狈不堪。

    “你们全都出去。”刘聪大手一摆,其余的靳准等人全都弯腰退了下去。

    “父皇,儿臣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对,求父皇明示。”刘桀战战兢兢的说道,别看他现在位高权重,是相国、大单于,总领文武百官,甚至被人称为太子,但是他并不是匈奴汉国的第一继承人,真正的第一继承人是皇太弟刘乂,他这个太子只不过是第二继承人,因此他早年屡立战功,永嘉五年,他杀了晋朝南阳王司马模;接着又在永嘉六年,率军攻入晋阳,俘虏了把晋朝的尚书卢志、侍中许遐、太子右卫率崔玮等人。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引起刘聪的重视,结果他做到了,他现在大权独揽,但是他还是不满足,又把目标放到了皇太弟刘乂身上,窥视皇位。而这么做必须得到刘聪的好感,因此他一直在刘聪面前表现出一副忠臣孝子的模样。

    “你糊涂,石勒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不知道?当年他把王弥杀死,吞并了他的部下,从那个时候起,所有人就知道了石勒的野心。你刘桀难道不知道?收点财物也就罢了,但是你是我心里的接班人,你是我大汉国的下一任皇帝,你竟然在没有搞清楚情况的时候,给石勒当了打手,这是石勒的驱狼吞虎之计,你看不出来嘛?呼延宴是什么人?他是两朝老将,是咱们大汉数一数二的大将,他带领八万大军竟然被人击溃,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这意味着并州有一股能够威胁到咱们的势力。而且他竟然是在咱们的起家之地西河郡兵败的,西河郡都丢了,你这个丞相竟然毫不知情?西河郡的战略位置,你知道对于我们的都城平阳意味着什么嘛?你身为丞相、大单于,又是我的接班人,你竟然连最起码的危机意识都没有,西河郡到底在谁的手里,打败呼延宴的是哪方势力,你都知道嘛?石勒当时真心想要帮我们占据并州,那么他应该走太原郡,但是他偏偏攻击上党郡,你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嘛?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刘聪越说越气,他又想拿起桌子上的东西砸向刘桀,被身边的宦官王沈拦住了,刘聪也不知道是给王沈面子,还是不忍心,竟然真的放下了。

    刘桀浑身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想到父亲竟然支持自己取代皇叔,这本来是好事。但是刚才他的父皇刘聪问的所有问题,他竟都不知道,他的一切心思都在怎么取代自己皇叔和享受上了。他不知道说些什么,才能继续维持自己在父亲心里的地位,他更加惶恐,只能深深低着头不说话。

    “哎,起来吧,这是我收到的消息,你先看看。”刘聪看了看刘桀深深地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儿子有带兵的天赋,但是治国真的不行,自己虽然久居深宫,但是也不是不知道他做的混账事。但是他虽然二十几位儿子,但是除了刘桀,其余的要不就是太小要不就是没有丝毫才能。他当年立自己弟弟为皇太弟,也是为了尽快平稳形势,谁不想让自己儿子继承自己的皇位?再说了他重用刘桀和自己的弟弟皇太弟抗衡也是有目的的。

    刘桀接过宦官王沈递过来的几张纸,仔细的看了起来,结果越看越心惊,上党郡守楚云不是第一次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在几年前,他跟刘曜出兵贡献晋阳,他顺利的回来了,而刘曜却惨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被父皇刘聪彻底认可,封为了晋王。那个时候他心里只是嘲笑刘曜,刘曜的失败,衬托出了他的不凡。

    第二次是并州军攻破两郡,掳掠几十万人口,甚至大将公师豹也被击杀,不过这一次公师豹的死不但没有让刘桀痛心,反而帮了他的大忙,公师豹是他父亲的绝对嫡系,但是此人也是皇太弟刘乂的人,

    刘乂这个继承人在刘聪既位之处就被立为皇太弟了,所以很多郁郁不得志的老臣都投入了他的麾下,其中就有公师豹的父亲公师彧,虽然这些人都没有担任很重要的位置,但是却人数众多,他们的存在阻碍了刘桀的上位。恰巧楚云出现了,他杀死了公师豹,借着这个借口,刘桀大肆牵连刘乂的支持者,让他的地位迅速上升。

    因为这两件事,刘桀不光没有敌视上党郡的势力,反而有些好感。但是看到刘聪给自己的资料,刘桀彻底不淡定了。

    楚云,长安朝廷敕封的并州副都督、上党郡和西河郡郡守,手下兵卒自称铁血军,他们名义上隶属于刘琨手下,但是却自成一体。在几个月前,他们趁着石勒进攻幽州,上万大军杀入翼州,击败了大将呼延莫,又击败了石勒的侄子石虎,将广平等三个郡搬空。

    刘桀这才知道为什么石勒怂恿他们出兵,原来他们有血海深仇。但是这都不算什么,因为不管是杀进洛阳还是打到翼州,都是趁其不备,铁血军出动的兵力最多也就是一万人,引不起他的警惕。但是这一次四路大军进攻并州,上党郡最危急的时刻,终于表现出了他们的强悍而低调的底蕴。

    在上党郡的天井关、釜口关以及西河郡的平金谷,铁血军竟然都布置了不下于一万五千人,这算起来可是将近五万人的实力。而且更可怕的是他们竟然还在西河郡能够击败呼延宴率领的八万大军,听逃回来的靳明说,他们的军队不下于五万,而且其中大半是骑兵。当然他们都不知道其实靳明是为了推卸责任撒谎了,但是这么算起来铁血军最少十万人的实力,还是让刘桀吓了一大跳。

    上党郡可是跟平阳紧挨着,他怎么想怎么觉得可怕,要知道他们匈奴汉国虽然实力强,但是也不是随随便便的凑出十万大军的。这么一只大军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这是要做什么?刘桀虽然跟父亲一样越来越沉迷女色,但是他也不傻,怪不得父皇这么生气。

    “你怎么看?”刘聪本来就不大的眼睛,随着越来越胖而显得更小,也不怪一些被刘聪杀怕了的汉人降臣私下称呼他鼠目贼,但是刘桀瞄了一眼刘聪,却觉得浑身冰凉,刘聪的双目中满是冰冷,仿佛自己这个儿子是他的仇敌一样。直到跟自己交好的宦官王沈小声的咳嗦了一声,刘桀才回过神来,他没时间感激王沈,而是立刻跪下。

    “父皇,孩儿愿意亲提大军为父皇击败铁血军。”刘桀说完,刘聪脸色好了许多,他让王沈扶起刘桀。

    “皇儿,靳明还有一万五千禁军,我另外给你一万五千禁军,然后允许你调集骑兵两万,步兵五万,辅兵三万,共计十三万大军,你一定要给我击败铁血军,另外我会命令石勒加强对上党郡的压力,让上党郡和西河郡不能相顾。这可以说是倾全国之力,如果你能够获胜归来,在我百年之后,大汉国皇帝就是你的。”刘聪说完,刘桀大喜,连连谢恩,在刘桀出去之后,刘聪坐在座位上沉默了许久。

    “王沈,你觉得刘桀这一次能否获胜?”刘聪的语气中竟然是平等相交,如果让其他人看到肯定惊掉下巴,王沈只不过是一个宦官而已。

    但是王沈却没有丝毫的客气,他竟然直接坐在了刘聪面前,只见他略微一顿就开口了:“刘桀小有将才,但是却无帅才,呼延宴如此人物都被击败身死,我看刘桀此去有些凶险。”在他嘴里对刘桀的敬意竟然丝毫也没有。

    “哎,蜀中无大将廖化作先锋,刘曜现在正在长安,实在无法调动,只能用他带兵啊。才短短几年的功夫,父亲留给我的老将都凋零了,我愧对父亲啊。我大汉国现在看似强壮,但是其实危若累卵,只希望祖制保佑,刘桀能够取胜吧,长安如此不顺,如果我大汉连续战败,那么其他各方也都蠢蠢欲动,到时候真的就是回天无术了。”刘聪叹了口气。

    “陛下,您图的是千秋万世,只要咱们的计划成功,到时候还愁大汉不兴?”王沈说完,刘聪苍白的脸色有了一丝血色,他哈哈笑了起来,然后立刻起身朝后宫奔去,王沈连忙跟了过去。

    除了铁血军和匈奴汉国,其余的势力都还不知道这次大战的结果,但是匈奴汉国和羯族石勒夹击并州还是被很多势力知道了,刘琨的威望立刻表现了出来,所有人都认为被围攻的是刘琨,因此很多受过刘琨恩惠的,以及想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下浑水摸鱼的小势力纷纷跳了出来。

    “报告都督,平定县令给您发的文书。”就在楚云忙的昏天黑地的时候,被楚云扔到西河郡北边的平定县县令马良发来了文书,楚云也没立刻看,他签署了几个紧急公文,然后才拿了起来,当楚云看完马良的文书,大喜过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