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大地自古至今的气候都是四季分明,天气已经进入深秋,气候伴随着一场小雨而越加的寒冷。区区二十几天,气温下降了差不多十度,不要说站在数米高的城墙上,就算是躲在帐篷里也寒意十足。这天早上连大将军呼延宴起晚了,毕竟他是一位超过六十岁的老人了,在这个平均年龄都不到四十岁的年代,六十多岁已经是高龄了。

    连续的战斗消耗着呼延宴的精力,而且独子的死去和突然变换的天气,让呼延宴彻底病了。伤寒在现在不是什么大病,不过就是重感冒而已,但是在古代可是会死人的,而且治愈率极其低。很可惜呼延宴就感染了在这个时代相当于绝症的伤寒。

    呼延宴气喘吁吁的坐了起来,平常很简单的一个动作,现在都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呼延宴知道自己真的老了,而且这一次很可能就是自己最后一次领兵,甚至这很可能就是自己跟这个世界的诀别了。将军白发多么伤感的一个话题,不过呼延宴必须忍着,他要为儿子报仇,报仇!

    “来人。”呼延宴喊了一声,他的亲卫走了进来,在亲卫的帮助下,他穿上了铠甲,数十斤的铠甲往常根本不算什么,但是现在却压得呼延宴喘不上去,不得已他只穿上了一身软甲,这下子感觉好多了。

    当天早上,大将军呼延宴比往常晚来了大半个时辰,这些将领都是些南征北战的老人了,当他们看到呼延宴竟然没穿铠甲之后,全部有了不好的预感,毕竟呼延宴以统兵顽固出名,他自己除非万不得已,绝不会改变一点点的规矩,但是今天大将军破例了,这给了他们不好的感觉,有的时候领兵作战的将领非常迷信这些细节。而且呼延宴脸色苍白,走路也十分无力,这让他们更觉得不妙。

    呼延宴一点都没废话,直接提出全军出击,攻击中阳城,显然这是他早就想好的。现在匈奴人除了禁军,只剩下三万一千人,死伤了一半人,当然楚云也死伤了一万多人,伤亡比是三比一,这也差不多是古代攻城战的正常伤亡比。

    听到呼延宴孤注一掷,所有将军都想反对,但是面对呼延宴的淫威,他们没有靳明的底气。三万大军除了三千余人护卫大将军呼延宴和中军大营,其余的两万七千余人全部从正面进攻,呼延宴要用潮水一般的进攻让中阳城陷落。

    具体指挥,呼延宴给了手下大将卫军将军呼延瑜指挥,这个呼延瑜也是跟随刘聪的老人了,而且他跟呼延宴都是南匈奴的贵族出身,两个人虽然没有亲戚关系,但是形同父子,呼延宴把军队交给他也放心。

    不过呼延宴这一手却让其他的领兵将领不满,这六万大军大都是各将领的私兵,二十几天他们的手下已经消耗了一半,各将领都损失惨重,现在又让卫将军呼延瑜指挥他们,呼延瑜肯定会保存自己的嫡系,让他们这些人去送死,因此军中弥漫着不满。

    呼延宴有资格压服众人,而且他公私分明,自己的嫡系部队跟他们一起攻城,他直接指挥,众人都信服,但是呼延瑜算什么?因此在进攻前夕,匈奴人军中就出现了看不见的分裂。

    更可怕的是禁军统帅靳明,被毛清带人引到了二十几里之外,靳明这个禁军统帅完全就是因为他哥哥的原因才得到的,根本就没有一点实战能力,跟敌人交朋友这种事情都能够做出来,实在是让人无语。

    他跟毛羽认识的过程不算是复杂,在张彤带领大军来了之后,靳明奉命阻拦,双方交手多次,匈奴禁军的实力并不在铁血军的骑兵之下,甚至除了铁血骑,其余的几只骑兵都不如匈奴禁军,双方几乎奇虎相当。

    双方爆发了多次大小战役,在一次追击战中,靳明带领数百骑兵被围困,毛羽得到了楚云的真传,勇猛无比,他带着铁血骑杀到了靳明的几十米之外,差一点击杀靳明,靳明真是吓得魂飞魄散,不过因为对方的援兵来了,张彤下令撤退,这让毛羽功亏一篑。而靳明却以为对方是故意放自己一马,于是下令给铁血军的骑兵送去了一些物资,并想当众感谢毛羽,张彤觉得这是可以利用的,就让毛羽去跟靳明见了一面。就这样,稀里糊涂的两个人成了朋友。

    张彤收到了楚云送出来的信,因此他决定今天发动总攻,他们已经藏了二十几天,要不是离石城不断地用船送来给养,他们也快撑不下去了,而且离石城的物资也基本上被消耗一空了,现在平金谷附近在战争,很多物资都无法从上党郡运过来,这也是张彤不得不下定决心决战的原因。而且从楚云的信里,张彤也知道中阳城快撑不住了。

    “毛老弟,你这是带我去哪?”靳明作为匈奴人的重要将领,竟然带着千余人跟毛羽这个敌人聚在了一起,还真得是心大。

    毛羽对靳明很有好感,这个家伙虽然三十多岁了,但是就跟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一样,这让毛羽觉得靳明比自己年纪都小,不过好感归好感,毛羽不会忘记自己的职责的,他今天出来的目的就是带着靳明玩,让他远离自己的军队,给张彤制造机会。

    “靳兄,今天咱们去打野鸡,我发现了一个宝地。”毛羽笑着说道,果然靳明一下子就被毛羽的话吸引了。

    匈奴两万七千大军,并不是一次全部攻击,而是每一次三千人,不断地冲击城墙,中阳城东面城墙集中了中阳城绝大部分的兵马,楚云当然也看得出匈奴人的目的。活着的能动的正规军只剩下了一千多人,而其余的两千余人都是中阳城的居民。中阳城加上铁血军七千人一共也只有三万余人,扣除了老人和孩子,也就是一半能够战斗的男子,现在也只剩下五千余人了,楚云留下了两千老弱当预备队,以防止匈奴人杀向其他方向,剩下的几乎就是中阳城的所有兵力了。

    “弟兄们,我知道你们都战斗了大半个月,全都累了,很多人再也不想作战,就想去温暖的床上好好地睡一觉,我跟你们是一样的。谁不想过安稳的日子?但是匈奴人他们不想让我们好过,他们想要杀害我们的家人,想要凌辱我们的妻女,我们都不能退,我们退却,那么等待我们的只有家破人亡。不过咱们不是孤军奋战,在城外有我们的援军,他们跟敌人拼死奋战,把敌人的后勤搅得天翻地覆,匈奴人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咱们只有再坚持一上午,我就带着你们杀出去,到时候匈奴人给我我们的伤害,咱们会加倍奉还。另外我承诺中阳城免税三年,所有牺牲的人都按照铁血军烈士资格赔偿,你们的家人由我照顾;你们伤了,我楚云养着;你们死了,会进入烈士陵园,受我铁血军的香火。铁血军万岁。”楚云一番话让中阳城里面的士气提升了不少,毕竟每个人都知道他们跟铁血军在一条船上,如果铁血军失败,他们毫不怀疑匈奴人会屠城。

    一上午的血战让铁血军伤亡很大,这还是匈奴人留力的结果,呼延宴让卫将军呼延瑜指挥战斗,果然这个人有私心,他把自己的嫡系部队安排到了最后,这让其余的将领都十分不满,他们应付了事,否则中阳城很可能陷落了。

    就在轮到呼延瑜嫡系部队上场的时候,呼延瑜突然下令全军休息吃午饭,这让其他的将领全都怒了。呼延宴下达了铁令,全军不允许休息,必须连续进攻,但是这个呼延瑜竟然为了自己嫡系部队的休息,中断了进攻?这让其余的将领全都暴怒了起来,他们全部朝着大营赶去,准备对着大将军告状。

    其实他们还真的想错了,呼延瑜是偏心自己的嫡系,但是他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这么明显偏袒,他主要是接到了大营急报,大将军快不行了,他这才停止了攻城,赶往大营。没想到这个举措,竟然让所有将领误会了。

    不过这给了铁血军机会,楚云亲自换上了自己最早穿的那一身光明铠,楚云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穿着一身普通铠甲的,毕竟光明铠太瞩目了,一旦穿上就是活靶子,楚云又不是铁人,面对滔滔不断的匈奴人,他只能换上了一身衣服。从此之后这也形成了一个惯例,只要是战争的时候,铁血军的将领和士兵基本上都穿着一样的铠甲了,不过就是肩膀上的花纹不同,来分辨不同的职位,也算是楚云的新发明发明——肩章。

    楚云看着身后六百七十一人的铁血骑亲卫心里满是激动,被动挨打可不是楚云的作风。他一直都不允许骑兵参战,现在看起来的确是正确的,这几百人上了城墙也起不到决定作用,但是一旦出了城,他们就是收割者。这群亲卫早就憋坏了,楚云让每个人检查了自己的装备,然后就缓缓的打开了东门的城门,这是二十多天之后,东城门第一次打开。楚云从收到张彤的信就开始让人清理,花费了好几天才清理出来。至于北城门,楚云想都不想,一是北城门跟匈奴大营有不短的距离,会给匈奴人反应时间。二是那里驻扎着一万匈奴禁军,虽然张彤会派人牵制,但是对方哪怕分出五百人,就能牵制他们,这不是楚云愿意看到的。

    “杀。”楚云一马当先的杀了出去,因为匈奴人的主要将领都去了大营,这个时候楚云杀出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六百余人杀进了数万匈奴大军中如同狼入羊群,匈奴大军竟然崩溃了,楚云也没想到这么顺利,他带着亲卫如同赶羊一样的赶着匈奴人进入大营,大营顿时被攻破了。

    这个时候呼延瑜等人围在呼延宴的床前,大将军呼延宴已经油尽灯枯了,谁也没想到仅仅一天,呼延宴就撑不住了。呼延宴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可是他还没有给儿子报仇,他不甘心,他紧紧的拉着呼延瑜的手,把军队交给了他,当他正在一遍遍嘱咐呼延瑜,一定要继续进攻屠灭中阳城的时候。外面已经乱成了一团,每个将领都大惊失色,他们怀疑是不是炸营了。

    各将领正要出大帐查看的时候,一个校尉冲了进来:“各位将军,中阳城有骑兵杀了出来,他们直接击溃了咱们的步兵,现在已经杀进大营了。”

    校尉说完所有人都惊呆了,他们明明是进攻的一方,怎么突然之间角色反转了?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大将军呼延宴嘴里咕噜了几声,就咽了下最后一口气。当所有将军回过神来,习惯的看向呼延宴,他们的大将军已经睁着双眼,死去了。

    “快,各位将军,全部去组织自己的手下,中阳城的军队肯定不会太多。”还是呼延瑜反应最快,所有人都连忙出了大营,但是营地里的状况,让所有人都知道大势已去了。楚云带着人不断地杀人放火,乱糟糟的匈奴士兵根本就不可能组织起来了。

    与此同时,张彤也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方大山,命你带领骑一旅和两千铁血骑进攻中阳城北门的匈奴禁军。黄村,命令你带领骑三旅和剩余的两千铁血骑攻击剩余的九千匈奴禁军。鲁忠你跟我一起带着骑六旅进攻匈奴大营。方大山、黄村你们两个给我记住,就算是不能歼灭匈奴禁军,也不能让他们回援匈奴大营,你们要知道,都督就在那里,如果都督遇到了什么意外,我拿你们两个是问。一刻钟后全军一起行动。”张彤下达完命令,众人立刻就去去准备,而张彤是文臣,不会跟随大军一起行动,否则就是个拖累,他的任务全部完成了,只能期待一切顺利。

    就在楚云在匈奴大营搅风搅雨的时候,张彤大军也行动了,方大山带着五千人扑向中阳城北城门的匈奴禁军,而黄村也杀向防备匈奴大营的九千匈奴禁军。鲁忠则带着本部人马前去接应楚云,双方数万的大战,几乎同时爆发了。

    楚云的几百人虽然已经击杀了上千人,不过这点损失对匈奴人不算什么,真正有威胁的是他们打光了匈奴人的最后一丝士气,否则不要说数万匈奴人,就算是数万头猪站着让他们杀,他们都做不到。

    匈奴营地有不少的拒马、矮墙,这些都是营寨的标准配置,能够阻挡外地的进攻。但是这些东西的存在,也限制了楚云骑兵的进攻。楚云的铁血骑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是如果被匈奴人堵在了一个狭小的地方,那么他们被全歼也说不准。因为匈奴人的几个主要的将领,都尽力维持秩序,匈奴军就要安稳下来了,到时候就是楚云和几百骑兵的末日。

    就在此时鲁忠的骑六旅杀到了,数千骑兵从背面杀进大营,呼延瑜等人的苦心彻底白费了,匈奴军再次乱了起来,几千人和几百人可不是一个概念。呼延瑜叹了口气,立刻召集几百个在自己身边的嫡系手下,选择了离开大营,他的离去代表着匈奴大营的彻底陷落。

    “都督。”鲁忠指挥着手下大肆杀戮,匈奴人已经彻底完了。当他穿透了大营,终于看见了楚云,他激动的跳下马来,跪在了楚云脚下,楚云一伸手就把他拽了起来,鲁忠竟然发觉自己这次见到楚云,楚云给自己的感觉更有威严了,他心里头甚至提不起一点反抗的念头。

    “尽量俘虏,西河郡人口稀少,他们就是免费的劳力。”楚云指着几万还在乱糟糟抵抗的匈奴人,就像是在说几万头羊一样。

    当匈奴大营喊杀声震天的时候,毛羽带着自己的“好友”靳明正在几十里外射猎,不过哪怕是这么远的距离,厮杀声也陆陆续续传了过来,靳明又不傻,怎么不知道自己上当了。

    “毛羽,枉我认为你是我的好友,你竟然如此对我?”靳明脸色铁青的喊道,他实在是接受不了自己被好友欺骗。

    毛羽看着他叹了口气,他缓缓的拱了拱手,此时他根本无话可说,他将命在身,的确对不起靳明。

    “好,咱们恩断义绝,我们走。”靳明转身就想离开,铁血军的命令就是拖住他,最好生擒此人,他的身份很高,说不准有什么用。靳明看到这一幕,直接抽出了长剑朝着铁血军杀了过去,双方顿时战斗在了一起。

    数个时辰后,中阳城城外恢复了平静,这二十几天的战争仿佛没发生过一样。不过满地的尸体诉说着战斗的惨烈,突然一队队的骑兵从远方出现在了战场,他们井然有序的打扫着眼前的一切,这正是奉命阻击中阳城北门匈奴禁军的方大山。

    他们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战斗,所以这倒霉的差事当然交给了他们,方大山骂骂咧咧的指挥着手下,他感觉自己倒霉透了,当时他们一出现,这一支过万人的匈奴禁军正要支援匈奴大营,不过这个时候匈奴大营已经乱成一团,奉命统领这一支匈奴禁军的副帅竟然直接扔下主力部队逃走了。

    方大山带着人追了二十几里也没有追上,方大山骂骂咧咧回来的时间,就接到了这个命令。

    “都督。”而在中阳城,除了倒霉的方大山,所有的铁血军将领都集中到了中阳县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