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城战可以说是最惨烈的战争之一,也是最考验对战双方战斗意志的战争,特别是在没有火药和火炮的古代。长则数年段则数个月的攻城战就是一座火肉磨坊,把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磨碎。

    匈奴人一支军队的首领,对自己手下的军队有着绝对的掌控权,甚至有时候皇帝的命令都不会听从,何况他的首领是一位刚刚死去了独子的父亲。呼延宴手下的将领没有一个敢劝说有些疯狂的呼延宴,他们毫不怀疑,有一点反对,他们就会被呼延宴处死。

    第一次攻城,呼延宴就派出了两万大军,从三个方向发动了攻势,得到了大半个司隶州的匈奴人有着不逊色于汉人的攻城利器,一开始数十架投石车和弩炮,就给了中阳城一个下马威。连续一个时辰的不断打击,中阳城头石弹乱飞,稍不注意就会身死,楚云带着铁血军躲在城洞之内,举着盾牌、门板忍受着被动挨打。这还是楚云第一次这么被动。

    不过这个年代的抛石车和弩炮都不稳定,有时候几十块石弹,不一定有一块砸到城墙,就算是砸到了城墙,也不一定能够杀死人。但是这种被动的感觉,对守城一方的气势打击是很大的。

    一个时辰的远距离打击,铁血军仅仅死伤了不到百人,但是每一个人都觉得度日如年,呼延宴没有给铁血军任何喘息的机会,两万大军伴随着十几辆攻城车从三个方向发动了攻击。

    围城战都是围三缺一,这是为了让守城的一方觉得可以逃走,让他们失去背水一战的勇气,但是如果守城一方真的逃走,那么等待他们的一定是陷阱,然后惨败。呼延宴在中阳城的北面部署了一万五千骑兵,铁血军真的弃城,那么他们死的会更快。

    楚云亲自带着两千防守中阳城的东门,这也是正面战场,呼延宴派出了一万大军攻击这一面,而马辉和一位军主分别防守南边和西边,他们手下分别有一千五百人,面对的是超过五千的敌军。

    另外楚云把两千步兵和将近六百的铁血骑留作预备队,一开始双方就陷入了惨烈的拼杀。铁血军先使用弓箭和檑木、石块消耗敌人,匈奴人的尸体密密麻麻的铺在了城下,但是也挡不住凶狠好斗的匈奴人。

    终于在死伤了几百人之后,匈奴人的攻城车来到了城墙之下,匈奴人的攻城车有两种,一种带有攻城槌,里面有士兵推着,依靠撞击力撞击城门,这一种对铁血军没有威胁,因为中阳城的几个城门都被堵死了,除了北城门还能打开,其余的都被堵得严严实实,不要说攻城车,就算是炮弹都很难轰开。不过另一种就威胁很大了,这一种做的就跟能移动的房子一样,跟中阳城城墙几乎一半高,尖顶木屋形,异常坚固,下面装有四个轮子,也是被人力推着走。外面蒙着牛皮,里面是一层铁板,箭矢根本就造不成打击,甚至石块也难以损坏。而且攻城车的外面都被泼上了泥浆,火攻都不起作用。

    匈奴人可以通过攻城车很轻易的就能攻上城头,如果这么耗下去,那么铁血军肯定先崩溃。楚云立刻发现了危险,他提着长槊快速直接跳下了城墙,这一幕吓了所有人一跳。楚云快速的朝着最近的攻城车跑去,匈奴军队立刻都朝着楚云杀过去,长槊不断地收割者匈奴人的性命,终于楚云来到了攻城车前,楚云三米多长的长槊甩出,攻城车轰然倒地,里面的几十个士兵都掉了出来,楚云怎么会客气,楚云杀死了这几十人之后,喂过来的匈奴人已经有几百人,楚云也不敢多待,他快速跑向了城墙,长槊一撑就飞了上去。这一幕大大鼓舞了铁血军的士气,楚云用同样的手段毁了六架,东边城墙的匈奴人攻势为之一顿。

    除了攻城车,云梯这一类的攻城器械很不稳定,也好容易摧毁的很,楚云看到东边稳定了下来,迅速赶往了另外的两面。

    正在千米之外观战的呼延宴和几个领兵将领都脸色难看,刚才楚云的行为诠释了什么叫做绝世猛将,他们谁也没想到这么个小城竟然这么顽强,而且里面竟然有一位如此猛将。

    他们都是匈奴高级将领,当然知道神石的存在,也知道神力衍生者的存在,但是就算是神力衍生者,也没有这么强悍的实力,何况眼前这个汉人,根本不是神力衍生者,他们中有不少人都是神力衍生者,怎么可能看不出楚云的真实情况。

    呼延宴神色凝重,楚云的出现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但是他不相信在他八万大军之下,楚云还能翻了天。他把匈奴皇帝刘聪派给他的几个护卫叫了过来,低身吩咐起来。几个护卫都是刘聪亲子册封的额匈奴勇士,他们毫不怕死,听到呼延宴的命令,他们兴奋的前往了最前线。

    楚云已经把东面和南面的攻城车清理的差不多了,他十分的劳累,毕竟这么高强度的作战,他只是个化劲武者,又不是神仙。楚云并没有使用从石虎哪里得到的那一块神石,主要是得来的方法太诡异了,一个救了自己敌人的人送给自己的,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有阴谋。

    楚云强忍着神石的诱惑,选择了再等等,但是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倒霉,被数万大军围困了起来。不管如何,楚云都准备先把对城池威胁最大的攻城车弄掉,他相信张彤会来救援自己的。

    “最后两架。”匈奴人的攻势并没有因为攻城车被损坏而放弃,不过因为攻城车的损坏,他们的进攻少了许多威胁这也是真的,也多亏了楚云不要命的破坏。

    看着最后的两架攻城车,楚云酸痛的双臂,提着数十斤的长槊走了过去,他是不准备跳下城墙了,他害怕跳下去,面对对方的围困,自己不一定能够逃回来。

    有几个攻上城墙的匈奴人朝着楚云冲了过来,楚云抽出腰间的剑,轻巧的击杀了这几个人,平时跟玩具一样的长槊,现在已经有些舞不起来了。

    “哈”,楚云大喝一声长槊挥了出去,木质的攻城车上半部分碎了一地,楚云累的直接坐在了地上,长槊放在了自己的脚下,十几个亲卫死死的把楚云围在了中间。

    休息了几分钟楚云站了起来,越休息越累,他准备去把最后一架攻城车干掉,这样对中阳城最大的威胁就不存在了,楚云也能够把守城的任务交给马辉,自己去休息一下了。

    战斗已经持续了一上午,虽然中央城下倒下了三四千匈奴人,但是铁血军起码也死伤了几百人,当然这是因为攻城车太犀利,不断地有人攻上城墙导致的,否则以铁血军充分的准备,伤亡比起码也得十比一。

    六米高的城墙在这个时代就是坚城,而匈奴人也不善于攻城,楚云完全有自信大量的击杀匈奴人给自己的骑兵机会。楚云朝着最后一个攻城车走去,远超常人的力量,和手里长达一丈的长槊,让楚云轻而易举的摧毁了一辆辆攻城车,楚云没有遇到一点阻碍,再加上他身心疲惫,因此也没有发现异常。

    就在他来到了攻城车的前方,手里的长槊挥舞而出的时候,四个匈奴军人从攻城车里面钻了出来,楚云大惊,这几个人竟然都是神力衍生者,虽然实力都不算多高,但是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强弩之末。过度的疲惫让他失去了警惕,他手中的长槊收之不及,被其中两个匈奴人死死拽住,楚云试了一下,没有夺回来,只能撒手了。

    他从腰间抽出了长剑,因为另外两个人已经杀向城头,他的十几个贴身侍卫悍不畏死的冲过去,但是他们都是普通人,对上两个神力衍生者根本不是对手,但是还是为楚云争取了时间。楚云不会白费了你个亲卫的苦心,他整理气息,准备反击。

    这几个人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在常人眼里也算是猛将了,要不是楚云今天消耗太大,他能够轻易的杀死几个人。

    一个亲卫瞅准机会保住了其中一个匈奴人的腰,这个匈奴人一剑朝后捅去,正捅在这个亲卫的腹部,但是这个亲卫却咬紧了牙关,死死的抱着匈奴人不肯撒手。匈奴人也狂性大发,不断地用剑朝后捅去,这个亲卫不知道中了多少剑,肠子都漏了出来,但是还是死死的不肯撒手。

    楚云等的就是这种机会,他双脚奇怪而有韵律的朝着匈奴人走去,如果有人把他的足迹画出来,那么就能看出,他的步伐是一个北斗七星的模样。

    这正是楚云的七星步,速度极快,他就来到了还在不断地想要挣脱自己亲卫怀抱的匈奴人侧面,手里的精钢剑鬼魅般的往上撩去。这个匈奴人看到楚云来了身边吓了一跳,他连忙运剑抵挡,但是他的剑挡住的只是残影而已,楚云手里的剑消失了,等匈奴人感到疼痛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脑袋滚落到了地上,显然被楚云一击致命。而为楚云争取了机会的亲卫,看到这一幕,脸上挂上了欣喜的笑容,终于摔倒在了地上。

    楚云把这个亲卫记在了心里,等他脱险之后,一定厚葬。另一个杀上城墙的匈奴人,已经把围在身边的几个亲卫击杀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同伴被这么简单击杀了。而另外两个同伴,因为跟楚云争夺长槊掉下了城去,他们想再上来就没这么简单了,中阳城上的士卒用火油招呼,就算是两个神力衍生者也不可能轻易的来到城墙之上。

    这个匈奴勇士觉得自己在这里不保险,他立刻从怀里拿出了一个长鞭,朝着城下的同伴抛了过去,只要他们两个人上来,那么他就不担心这个汉人猛将了。

    楚云却没有作动,任凭城下的一个神力衍生者抓住了鞭子,城墙之上的匈奴人大喜之下,全力往后一拽,城下的匈奴人整个人被拽到了空中,只要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能跟城墙上的同伴汇合了,到时候他们集合三人之力,就不相信杀不死那个汉人。

    突然一只长弓出现在他的面前,正在半空之中的匈奴人避无可避,只能松开鞭子,双手握刀磕飞了射向自己的长箭,但是剧烈的反震之力,让他朝着城墙之外弹飞了出去。

    楚云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他手里的长弓竟然连续射出去三箭,空中的匈奴勇士击飞了一只,但是另外两只避无可避,一支射在了他的大腿上,一支射在了他的胸口。轰然落地的匈奴勇士喷出了一大口鲜血,然后昏了过去,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看到自己的同伴死亡,城墙上的匈奴勇士,愤怒了起来,这个时候楚云身边已经围了几十人,但是他却毫不在意。这个匈奴勇士把手里的长鞭缠在了腰上,自己举着一柄巨锤冲了过来。楚云射出了四箭,让他更加疲惫,刚才的长弓可是八石弓,为了射杀敌人,他不得不连续的使用。不过这一些都是值得的,城墙之上,因为几个匈奴神力衍生者接连出现意外,士气大降,他们一小部分都被赶下了城墙,更多的都被铁血军击杀了。现在铁血军掌握了绝对的优势,楚云把弓箭交给了身边的一个亲卫,转身就走。

    数十个弓箭手对着冲过来的匈奴勇士射出去了箭矢,这个匈奴勇士不断地舞动着大锤,试图挡箭,但是这只是痴心妄想。他被射中了几十箭,不过他当真是悍勇,他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他用匈奴语大声喊着不让楚云离开,但是楚云岂会搭理他,又是一轮齐射,匈奴勇士终于不甘的倒在了地上,临死之前,他把巨锤全力抛向了楚云。楚云头都没回继续往前走去,铁锤掉在地上发出了巨响。这个人身子很快就化为了一块血石,被马辉亲自跟被楚云击杀的第一个匈奴勇士化为的血石,一起送到了楚云的手里。

    至此,呼延宴的第一次攻击失败了,匈奴人丢下了超过五千具尸体缓缓后退,而且最让他难过的就是将近二十架攻城车被损坏,这几乎是他的全部存货了,这东西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出来的。另外刘聪派来保护自己的四位神力衍生者,死了两个,一个重伤,只有一个带着楚云的长槊跑了回来,这些人可都是刘聪的贴身侍卫,到时候他怎么跟刘聪交代?另外他发现中阳城虽然不是洛阳长安一样的巨城,但是也是坚城,他不敢相信晋朝朝廷怎么有了这样的实力。如果不是长安朝廷的人,那么中阳城到底是哪一方的军队?这些他都没有得到一点情报,这让他对国内的情报系统十分不满,匈奴人也是有专门的情报系统的,不过随着他们所向无敌,已经不被重视了,呼延宴绝对回去就请求刘聪恢复。

    其实中阳城上铁血军的损失也很大,接近一千六百人伤亡,让铁血军损失了接近五分之一,不过其中有几百个轻伤员,休息几天就能再次上战场,当匈奴人的攻击结束之后,已经来到了下午。楚云觉得张彤应该差不多到达了战场,只不过楚云不希望他们跟匈奴人硬碰硬,最好等到中阳城把匈奴人的士气彻底耗尽的时候,骑兵突然出手,这样才能取得更大的战果,否则很可能打成一场消耗战,这是楚云不愿意看到的,只希望张彤能够跟自己心有灵犀。

    楚云的猜想并没有错,在半个时辰之前,张彤统帅的骑兵就到了中阳城北城门数里之外,方大山等人想要立刻出兵去救援楚云,都被张彤强压了下来。张彤派出去了数百斥候勘察敌情,这些铁血骑的斥候很快就得到了确切的情报。

    匈奴人一共有大军八万左右,其中战兵六万,辅兵两万,另外这六万战兵中还有匈奴人最精锐的两万禁卫军,这可是刘渊刘聪父子纵横多年的底牌,张彤没想到这一次匈奴人竟然会对他们出动这么多大军。他也一瞬间就想到上党郡肯定受到了攻击,不过他们运气不好,遇到的是匈奴人的主力,楚云命令上党郡不能救援的决定是正确的的。他只是有些感叹匈奴人对他们铁血军的重视,不过他根本想不到,这些匈奴人的目标竟然是刘琨,而他们只不过是凑巧遇到了,他如果早知道,肯定骂娘了,真是倒霉催的。

    铁血军骑兵的到来,当然也逃不过匈奴人的眼睛,虽然不知道铁血军有多少援兵,但是他们已经到来了,这是事实。

    呼延宴第一时间就收到了对方来援的消息,收到这个消息,他不光不忧反而大喜,如果击败这些援军,那么中阳城的士气就会大受打击,到时候这块难啃的骨头,说不定就好办多了。

    不过让呼延宴愤怒的是,己方的斥候死了几十人,竟然连对方有多少人都没查清楚,这让他大怒,并且处死了逃回来的三位斥候队长,不过当他派人再去探查的时候,对方的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张彤带着大军,从北边绕到了东南边,这里的居民都被强制迁移了,这里植被茂密,勉强能够藏下这一万两千大军,不过如果对方扩大范围寻找,还是能够发现他们的。

    张彤抓到了不少的俘虏,从这些俘虏口中,他得到了第一手的情报,自己的都督扛住了对方的攻击,并且杀死了大量的有生力量,现在中阳城很稳固,这就给了张彤时间,让他寻找敌人的破绽。

    一支消失了的援军,让呼延宴大为头疼,为此他不得不派出去大量的人手寻找,也必须派遣一部分兵力防御中军大营,这让他攻打中阳城的兵力捉襟见肘。

    不过不管是遇到什么困难,哪怕抗命,他也准备击破中阳城,把里面的人全部杀死,为自己的儿子陪葬,第二天清晨,得到补充的两万大军再次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城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