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站在城头终于看到了匈奴军的全貌,浩浩荡荡的大军一望无际,楚云迅速的估算着,虽然匈奴军的人数可能不到十万人,但是最少也有七八万。而且这七八万人口中,还有将近一半的骑兵,这是一股绝对的匈奴主力,楚云既忧虑又松了口气,忧虑的是他们只有七千余人,就算是全城人口加起来也不到三万人,而对方的大军就有自己总人口的两倍,中阳城能否守住,实在要看运气。而松了口气,是因为他们遇到了匈奴主力,而且匈奴人另一股大军还在围攻长安,那么上党郡就算是被攻击,也只是偏师而已。上党郡虽然留下了大军,但是莫含和王廉不擅长军事,而郭栓子的能力,楚云还是有些担心的,再加上他刚刚得罪了石勒,万一他们一起动手,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楚云已经把自己能做的都做了,他让莫含不准派兵来西河郡,相信上党郡应该没什么大问题,要知道上党郡可是自己的老巢,自己就算是被十万大军围住,也有一定的可能跑出去,但是万一老巢没了,那么楚云就彻底完了。

    其实楚云倒不是贪图什么地位,也不贪图享乐,他的根基本来就不在这个世界。不过,他身为一个汉人,看不惯自己的族人被胡人当成猪狗,甚至后来还成了什么两脚羊。在第一个世界的时候,楚云没有本事,只能看到满人在汉人头上吸血,而他只能杀几个满人撒气,但是现在他有这个本事,那么就有责任把胡人都赶出汉人的地盘。另外他也是为了苏锦,为了跟随自己的弟兄们,楚云的确冷血,但是他还没有冷血到一点感情也没有,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楚云不希望看到这么多跟随自己的人最终一个个死去。

    呼延宴并没有一上来就强攻,他先派人过来劝降,这也是常见的路数,一般来说这个时代的汉人因为屡次的失败,都成了软骨头。这就跟清末中国人害怕洋人一个样,国家实力决定着每个国人的自信。

    派来劝降的人也有派头的很,此人竟然带着一千骑兵,来到中阳城前,一千骑兵齐齐勒马,场面也十分震撼,这显示出这些骑兵强悍的实力。他们来到之后就对着城上喊,让县令出来,中阳县县令原来是刘壁任命的一个汉人长者,不过年纪太大了,楚云来了之后就让他回家养老了,而新县令,楚云让马辉兼任,其实中阳县也没多少人,更像是一个军事堡垒,因为大部分的人都被迁移到中阳河北边去了。马辉立刻走到楚云身边,他看到这些骑兵竟然距离城墙只有十几丈,想要动用弓箭手杀杀他们的锐气,但是却被楚云阻止了。

    “马旅长,对方有近十万大军,我们就算是动身杀了这一千人也无济于事,反而会激怒他们,咱们现在需要时间,等待骑兵救援。不如先跟他们虚与委蛇,拖延下时间。你去把看管仓库的老汤头叫过来,一会你就这样。”楚云在马辉的耳边小声说道,马辉领命而去。

    就在底下人等待的不耐烦的时候,一个精瘦的老者穿着县令的衣服走了出来,不过怎么看怎么不协调,官服穿在他的身上总觉得像是沐猴而冠,这个老头满脸的惧意,被两个人抬着才上了城墙。城墙只有六米高,下面的骑兵距离也不远,看到中阳县县令的滑稽样子,都哈哈笑了起来。

    许久匈奴人才停了下来,一千骑兵分列两端,走出一个银盔银甲的年轻将领,倒是风骚的很,此人手里提着一把银枪指着中阳城上穿着县令服装的老头说道:“老头,我是钦命统兵大将军麾下前锋呼延成,大将军让我来劝降汝等,如不开城投降,十万大军一起攻城,中阳城瞬息可破,到时候中阳城鸡犬不留。”

    呼延成说完,城墙上的老头吓得面无血色,要不是扶着他的两个人硬拽着,这个老头早就吓跑了。此人正是楚云安排的托,也就是看守仓库的老汤头,此人当时见到楚云巡查的时候,吓得差点尿了裤子,给楚云留下了深刻印象。于是楚云今天就把他弄过来,为了就是给匈奴人一个印象,那就是中阳县县令是个软骨头,吓一吓就投降,这样说不准能够让匈奴人给自己点时间,毛清前去离石城请援兵是需要时间的。

    呼延成看着中阳县令竟然如此胆小怕事,心里虽然不屑,但是也暗喜不已,如果他能够说服中阳县投降,那么他这个前锋就是有功。

    不过呼延成左等右等城头上都没有传来半点声音,他就有些不满了,等他想开口再问,城墙之上一片慌乱,呼延成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也看不见那个县令了,就想开口再问。

    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从城墙上伸出头来:“将军,我们县尊因为将军的虎威太盛,昏了过去,如果有事能否等我们县尊醒过来再说?你们千万别攻城,只要我们县尊醒了,我们一定劝说县尊投诚。”

    “喂。”城墙上再没有一个人,也没有一丝声音,呼延成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他是奉了父亲之命来劝降的,但是现在是什么意思?

    “少将军,他们显然是被吓破了胆,小人觉得应该给他们一点时间,毕竟这些汉人都要所谓的面子,那个中阳县令如此草包,被吓晕过去,肯定不好意思短时间出面。咱们就跟大将军说,他们已经答应投降,不过希望宽限一点时间如何?”世上总有自作聪明的人,呼延成身边的一个副将开口说道。明眼人就看得出来呼延宴年纪已经大了,而呼延成是他的长子,这是第一次带出来,给呼延成伺候舒服了,就是给大将军留下好印象。说不准美言几句,自己也就升官了。

    呼延成有些迟疑,毕竟对方没有说这些话,他不能欺骗父亲啊。副将看出了他的想法,再劝道:“少将军,我方大军遮天蔽日而来,对方县令你又不是没见过,这么胆小之人,怎敢不开门投降。对方不是说了嘛,他们县令吓晕了,请等他醒来,这种人你觉得他有胆量跟我们作对嘛?咱们这么说也算是据实回答,而且少将军真的能够劝降中阳城,那么就是第一功,大将军也会高兴的。”

    在副将的劝说下,呼延成终于答应了,回到大帐,呼延成立刻就按照副将的说法汇报了,呼延宴再三确定,呼延成都信誓旦旦。虽然呼延宴总有些迟疑,毕竟几年没来,中阳城变化太大,这城墙怎如此高大了,县令不应该如此懦落啊。但是既然儿子说县令都被吓晕了,那么他也可以稍等,也算是给自己儿子树立一下威信吧,他老来得子,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帮自己儿子帮谁。

    匈奴大军到来的时候,已经是快晌午了,一直等到下午中阳城也没有开门投降,呼延成十分着急,多次去中阳城下查看,但是整个中阳城城墙一个人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中阳城被他们团团围住,城内也没有人能够逃走,呼延成开始的时候还自信满满,但是越等越急,直到天色陷入了一片漆黑,呼延成的心情越来越糟糕。

    “呼延前锋,中阳县城投降了否?”大帐正中的呼延宴开口问道,他们从上午等到了天黑,凭他老将的直觉,自己儿子是被人耍了。不过众将怎么也要给主将面子,他们纷纷劝说,让大将军再等等。呼延宴就坡下驴让全军休息,明天再不投降,就直接攻城。

    楚云就这样,为自己争取了大半天的时间。用这些时间,楚云把城内所有男丁集合了起来,不管是汉人还是胡人,楚云都不会放弃,他们将是中阳城的后备军。而且他们的家人都单独放在一起,也不怕他们在城内作乱。另外这些时间,让楚云更好的布制守城器械,铁血军几乎把靠近城墙的房屋都拆了,里面的一切都被运用了起来,门板和窗户都可以当盾牌,而房梁可以当滚木,甚至里面的砖瓦石块也可以砸击敌人。反正对方有抛石机,不拆了也都保存不了。此外楚云甚至把城内的棉被都集中了起来,这些棉被可是守城的利器,既可以防箭矢,又能防御投石车,甚至可以淋湿了防火箭。

    时间飞快,第二天天慢慢的亮了起来,呼延成非常着急,昨晚上几乎没睡,他只是经验少,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被人耍了,就算是那个县令被吓晕了,也不可能一晚上不醒。

    不过他还是准备试试,他带着人来到了城墙之下,上千人一起大喊,让县令出来,楚云和马辉在城墙上守了一夜,他们俩相视一笑,没想到还有这么实诚的人,到了现在还相信他们会投降?

    “毛清这个时候应该到了离石城了,听说你的箭法一流,要不是先露上一手?”楚云笑着对马辉说道,楚云想看看普通人能不能击杀神力衍生者,外面那个傻乎乎的小子正是神力衍生者,实力弱得很,可能才得到这种能力不久。

    “敢不从命。”马辉抱了抱拳,然后拿出了一个四石强弓,这把弓想要拉满力量相当于四五百斤的力气,都说千斤神力,古代有几个猛将能有千斤的力气。

    马辉拿出一只铁箭靠着城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突然站了起来,眼睛一扫,确定了呼延成的位置,就一箭射出,呼延成突然觉得浑身冰凉,他看到一只长箭朝着自己袭来,竟然呆住了,这短短的一个呼吸间,就决定了他的生死,长箭从呼延成的脖子射了进去,呼延成从马上掉了下去,这一变故把这一千匈奴骑兵惊呆了。

    但是楚云不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他立刻命令城墙上的弓箭手自由射击,呼延成等人距离城墙只有二十几米,这个距离对于正常的弓箭手来说都手到擒来。数百个弓箭手突然站起身来,底下的骑兵毫无防备,就被射倒了一片,但是他们还是悍不畏死的朝着坠下马的呼延成跑去,他们知道呼延成死去的后果。

    在死伤了近半之后,呼延成被手下带走了,城下留下了一片狼藉。一杆日月星辰旗缓缓的升起在中阳城城头,七千余守军同时大声欢呼起来,数里之外的匈奴大营清晰可闻。

    “不好,我的儿子。”呼延宴脸色一变。

    这个时候,毛清刚刚回到离石城,离石城在中阳河的北边,夜间的时候无法渡河,因此才耽误了这么久。毛清直接跑到了太守府找到了张彤,张彤听完毛清的请援,脸色凝重了起来。

    “来人,传方大山、黄村、鲁忠、房艾、樊高、楚成林来见我。”张彤立刻下令让四个旅的旅长和两位文官前来。

    “毛羽,你去集合铁血骑,让他们迅速待命。”张彤转身对毛清说道,毛羽抱了抱拳立刻离开了,铁血军郭勇离开之后,副统领左颂还在养伤,由楚云自己领导,但是毛羽是楚云任命的亲卫骑兵统领,因此只有毛羽才能调动铁血骑,就是张彤都不行。亲卫骑兵隶属于铁血骑,是负责保卫楚云安全的,由六千铁血骑每年抽出一千人轮换,毛羽就是这一支军队的首领。

    当六个人前来,张彤把事情告诉了他们,方大山第一个就急了,他立刻要求骑一旅先行一步,被众人劝下,毕竟毛羽带来的消息,对方的军队起码七八万人,这不是一个三千人的骑一旅就能解决的。

    张彤也不废话,立刻拿出了毛羽给他送来的虎符,这是楚云的信物,所有人必须听从。张彤命令樊高、楚成林和步四旅旅长房艾驻守离石城,不准任何人泄露消息。然后派人给上党郡传达了命令,就下令四个骑兵旅,一万两千骑兵准备出击,一个时辰后在离石城东门集合,迟到者皆斩。

    张彤早就命令手下准备好了渡船,一个时辰后,一万两千大军浩浩荡荡的渡过了中阳河,消失在了离石城外。

    而这个时候,匈奴人的两只大军早就到达了各自位置,令狐泥立功心切,当他到底天井关的第一天,就开始猛攻天井关,奉命防守上党郡南大门的赵虎,一边派人支援,一边立刻向长子城汇报,短时间,天井关就陷入了焦灼。

    与此同时,平金谷的郭勇也从斥候的嘴中得到了数万大军正在赶来的消息,他一边整顿防务,一边也向长子城汇报。

    令刘琨紧张不已的孔苌大军,从常山郡火速南下,在釜口关跟周斌的大军撞到了一起。

    刘聪和石勒同时出手,铁血军遭受到了四面合击,而莫含和郭栓子一面下令上党郡全郡进入警备状态,一面向离石城的楚云发去紧急消息,但是他们却不知道,楚云现在是泥菩萨过江。

    别看刘聪和石勒互相戒备,但是在对付汉人的目标下,他们两个依旧是坚定的盟友,而铁血军经过了几年的发展,显然让他们感受到了威胁。但是面对铁血军的困境,整个天下的汉人势力却都沉默了。

    刘琨最先得到了上党郡遭受攻击的情报,这倒不是他的情报系统多么厉害,而是面对孔苌大军的威胁,晋阳城如同黑云摧城,他们十分关注石勒军的信息,现在石勒军突然放弃太原郡,反而去攻打上党郡,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刘琨也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而且楚云可是送给了他不少好处,再加上楚云跟王浚不一样,楚云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朝廷,特别是光复洛阳这一件事。刘琨想要出兵支援,但是却被他的手下全力的阻拦了,这群家伙大部分都是楚云从各郡迁移来的,背井离乡,让他们对铁血军仇视的很。而且他们说的话也有道理,刘琨手下兵力太少,自守都不足,何况全是新兵,万一石勒虚晃一枪,舍弃上党郡,来攻打晋阳,到时候怎么办?刘琨只知道孔苌去攻打上党郡了,并不知道刘聪也动手了,因此他也分析上党郡应该顶得住,于是他就只能听从属下建议,暂时以不变应万变。

    不过刘琨还是做了一点事情,他派人给自己的义兄拓跋猗卢,让他派一部分部队骑兵,准备随时支援,但是拓跋猗卢也被拖住了。石勒亲自坐镇幽州,数万大军在代郡边上虎视眈眈,而是石勒这个坏种,虽然不敢正面招惹拓跋鲜卑,但是他不断的挑唆代郡的杂胡叛乱,拓跋猗卢自顾不暇,怎么可能出兵。

    而长安朝廷也是这样,他们被刘曜的大军死死拖住,而鞠允跟刘曜数次大战,数次失败,哪有功夫管别人,他们还巴不得刘曜从长安撤军,去攻打别人。更何况他们还根本不知道匈奴人对并州动手了。

    至于南方的琅琊王司马睿就更不用指望了,除了豫州刺史祖逖经常带着军队给石勒找点麻烦,其他的没有一兵一卒帮楚云分担压力,而祖逖的手下也才两千人而已。

    其他的小势力都明哲保身,因此铁血军需要独自面对这两股最强大的势力夹攻。

    中阳城外,呼延宴看着重伤频死的长子,眼泪忍不住留了下来,他妻子众多,女儿生了一堆,但是儿子只有这么一个,他今年快六十岁了,儿子死了,那么他就绝后了,怎么可能不心疼。

    突然呼延成睁开了眼,呼延宴连忙上前,呼延成的脖子中箭,已经说不出话来,他看到自己的父亲,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父亲的手,然后指着中阳城的方向,要说些什么,但是突然他的手就垂了下去,身体很快就诡异的缩水了,一块血红色的石头掉在了床上。呼延宴颤抖的拿起这块时候,小心地收在了怀里。

    他一把撒干了眼泪,双眼赤红的走出了帐篷,厉声喊到:“传我命令,前锋军护卫不力全部斩首,大军准备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