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勒派出来的使者叫做程遐,他的妹妹是石勒的正妻,而且刚刚为石勒生下了嫡长子石弘,石勒大喜之下立刻把石弘封为了世子,而且程遐也受到了重视。石勒告诉程遐这一次只要把差事办好,那么将会封他为右长史,仅次于张宾,因此程遐自信满满的来到了平阳。本来他认为这一次石勒灭了王浚应该是大功,因此认为石勒给自己的是个好差事,但是来了十几天了,他甚至还没见到匈奴汉国的皇帝刘聪,他也是个聪明人,终于知道事情不对了,怪不得他来之前石勒多次嘱咐自己。

    刘聪虽然开始穷奢极欲,但是却不傻,其实在程遐没来之前,他就收到了石勒攻取幽州的消息,那一天刘聪勃然大怒,杖杀了几十个宫女,然后顺便找了三家倒霉的汉人家族灭族出气。

    刘聪了解石勒,就跟石勒了解刘聪一样。在石勒的眼里,刘聪就是一头正在温柔乡不肯出来的猛虎,即使他不亮出獠牙,石勒也不敢招惹。而在刘聪的眼里,石勒就是一头疯狂进食的巨蟒,他在疯狂的吞噬这一切,等到巨蟒长大,他就会反噬自己,现在石勒把幽州吞并了,他终于快要长大了。说实话,刘聪没想到幽州巨人竟然这么容易被石勒消灭了,匈奴人很惧怕王浚,王浚纵横北疆,曾经把匈奴人打的抬不起头,当年刘聪的老爹刘渊都不敢去幽州找不自在。但是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被石勒收拾了。

    刘聪紧急召见了太子刘桀和大司空靳准、太宰刘景、大司马刘骥、太师刘顗、太傅朱纪和太保呼延晏等人。

    不过因为石勒每年都送给这些人大量的金银财宝,因此对于刘聪想要对付石勒都投了反对意见,因此刘聪拿捏不准,才没有召见石勒的使者程遐。

    程遐来的时候带了大量的金银财宝,他察觉出了问题后,大肆送礼,并且贿赂了刘聪最崇信的太子刘桀、大司空靳准和中常侍王沈、宣怀、俞容等人,在他们的劝说下,刘聪认为石勒依旧对自己保持忠心,于是召见了程遐。

    程遐在平阳皇宫收到了召见,他在进入大殿之后,就跪了下来,并且膝行向前爬到了刘聪面前,刘聪看到石勒的使者对自己这么恭敬,也就消除了最后一点迟疑。起码石勒现在对自己还是很畏惧的。当然刘聪还没糊涂,他怎么可能不知道石勒的危险,他也知道周围的人都收取了贿赂,才会帮石勒说好话,但是他最关心的的就是实现他父亲的愿望,攻取长安灭亡晋朝,在他看来只要自己灭了晋室,不管是石勒还是刘琨等人都会臣服于自己,这么多年都成了一个执念。一旦对石勒动手,他就会面临四面夹击,到时候不要说攻取长安,就算是汉国都说不准灭亡。

    另外,刘聪很满意现在的生活,这才是人过的日子。让刘聪失去纸醉金迷的生活,这是刘聪最难以忍受的,因此他才宠信宦官王沈、宣怀、俞容,因为他们能让自己快活,甚至父亲给他留下的几个重臣的自杀都没有让他惊醒。太宰刘易、御史大夫陈元达、金紫光禄大夫刘延和刘聪的儿子子大将军刘敷都曾上表劝谏刘聪不要宠信宦官。刘聪发怒,亲手毁坏刘易的谏书,刘易于是怨愤而死;陈元达见刘易之死,亦对刘聪失望,愤而自杀;他的儿子刘敷也多次劝谏,刘聪却责骂刘敷常常在他面前哭谏,令刘敷忧愤得病,不久逝世。

    刘聪这个让石勒敬畏不已的猛虎已经彻底腐朽了,除了灭绝长安的执念,没有任何一件事情能够引起他的兴趣,他的心神都集中在万千美人的高耸之上,其他的哪怕洪水滔天。

    石勒的官位已经很高了,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在刘聪宠臣的耳旁风下,石勒被封为大都督、都督陕东诸军事、骠骑大将军、东单于,增封十二个郡。

    而且对于石勒提出来的另一个要求,刘聪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个要求,就是攻略并州,石勒提出拖住鲜卑人,给刘聪机会,正合了刘聪的意愿。

    刘琨跟刘聪是老对手了,刘琨没少给刘聪找麻烦,多次破坏刘聪攻取长安的计划,就算是没有石勒的请求,刘聪也不会放过并州,不过每一次都被鲜卑人救援破坏了机会,这一次石勒能够主动帮忙,在刘聪看来是绝佳的机会。

    不过石勒的真实目的根本不是刘琨,而是铁血军,上党郡是攻打并州的必经之地,因此刘聪一定要攻取上党郡,只要双方开战,那么不管输赢,石勒的目的都达到了。刘聪赢了,那么楚云的实力就会大大衰退,甚至说不准被灭亡。而楚云赢了,刘聪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况且不论输赢,楚云都只能龟缩在上党郡,彻底失去发展的空间。当然这也是古代消息流通太慢造成的,石勒根本就不知道楚云已经占据了西河郡,势力的触角早就延伸了出去。不过张宾驱狼吞虎之计的确实阴狠,而且这只是张宾计划的第一步而已,不过他的计划成功了。

    刘曜正在统帅大军征讨长安,不过匈奴人的战争潜力虽然开始走下坡路,但是还是很强大的,因此刘聪双线作战也完全没有压力。

    程遐回到襄国城后,立刻找到石勒报告,他对那个面色苍白且肥胖如猪的皇帝刘聪没有一点的敬意,当他把刘聪干的事情跟石勒详细说了一遍之后,石勒面色复杂的说了一句话:“刘聪是一头睡着的猛虎。”

    不过程遐才不管石勒的心情,他被石勒任命为右长使,成为了石勒手下一方重臣。

    楚云虽然不知道石勒想通过刘聪坑自己,但是也早开始做起了准备,西河郡被黄河和他的支流中阳河(小支流,具体叫啥我也没查到,因为流经中阳县所以我才命名为中阳河)分成了三块。

    黄河以西的西河郡地盘和紧挨着西河郡的上郡都被西凉和胡人占据了,而中阳河南边的地盘,楚云根本没有考虑,除了中阳城作为前哨基地被楚云重点建设,其余的地方楚云都迁移到了文阳河以西的地盘。中阳河虽然只是黄河的小支流,但是水量还是很丰富的,楚云准备依靠文阳河构建防线,在数个关键的地方,建设岗哨,这些岗哨可以释放狼烟,能够让离石城迅速防备。而且这些岗哨,都建成了邬堡的样式,里面可以居住居民,和平时期只是住所,而一旦到了战时,不光能够释放狼烟,也是小堡垒,能够防御。一个邬堡居住五十个士兵和几百农人,这些农人闲暇时候种地,战时也是战士,里面有足够的粮食和武器,除非大股敌人且携带攻城器械,否则一般的小股敌人根本就难以啃动。

    楚云准备以离石城为核心,以蔺县和中阳县为依托,以遍布中阳河的邬堡为支架,构建西河郡南部的防御体系,楚云准备一年之内彻底建完,到时候,楚云就准备出兵上郡,不过需要一个契机。

    楚云这么自信的大动土木,就是因为匈奴人又去长安纠缠起来来,刘聪派出大将刘曜合同去年攻击长安失败的叛徒赵染以及攻打平金谷失败的殷凯带领数万大军进攻长安。

    其实在去年匈奴人失败之后,刘聪本来想暂缓攻势,先解决刘琨,但是偏偏朝廷三路大军进攻的消息被泄露给了匈奴人,刘聪勃然大怒,于是才有了这一次攻击。至于泄密的人细想之下就有意思了,在三月份的时候,赵汉就准备用兵长安,也就是楚云攻击翼州的时候,这么早匈奴人就知道了朝廷的计划。这么机密的事情竟然能够短时间让匈奴人知道,其心可鉴。

    楚云从监察司听到之后,就猜测应该是南边的那位琅琊王,除了他没有人这么想让朝廷陷落,就算是西凉的人也不想,因为唇亡齿寒,长安被攻破了,那么下一个目标就算你他们。

    在六月份刘曜的大军就到达了前线,刘曜率主力在渭驻扎,赵染在新丰驻扎。卫将军索琳带兵前去阻击,长安虽然拥兵数万,但是在匈奴人一次次的征战中老兵基本上都损失殆尽了。因此别看索琳带了上万军队,但是其实没多少战斗力。

    叛徒赵染十分轻视索琳,而且他是判臣,所以立功心切,于是准备带领手下的几百骑兵出去袭击索琳。

    他的长史鲁徽不同意,他劝说赵染:“晋朝的君主大臣,都知道他们自己的力量悬殊不是我大汉国的对手,因此肯定会跟我们拼命,将军千万不能够轻视。”

    但是他的话却没有得到赵染的赞同:“司马模(晋南阳王、太尉、大都督,当年奉命镇守关中,赵染原先就是他的部下,后来兵败,投降匈奴后,被赵染进谗杀死)那么强大,我打败他如同摧枯拉朽。索琳这小子,难道还能弄脏我的马蹄、刀刃吗?”骄狂不可一世的赵染在一天早晨,率领几百轻骑兵迎着索的军队而去,在走之前,甚至没有让他的骑兵吃饭,他对手下说说:抓到索以后再吃饭。

    不过骄狂的赵染迎来了当头一棒,赵染跟索琳在新丰城西交战,赵染大败而归。懊悔的对手下说:“我不听鲁徽的话以致失败,有什么脸面见他!”于是下命令杀掉了鲁徽。

    这一幕简直跟袁绍杀田丰一模一样的,有趣的是袁绍有官渡之败,而赵染后来得到了一样的命运,有时候历史就是这么多巧合。

    几个月内,赵染跟索琳激战数次都没占到便宜,这让匈奴大军士气大降,赵染也被刘曜痛斥。朝廷一方大喜,任命索琳为骠骑大将军、尚书左仆射、录尚书事,奉制书行事。

    不过几次的失败并没有让匈奴人死心,刘曜、赵染和殷凯商议,决定直接集中全部兵力杀向长安,总揽长安朝政的麴允亲自带数万军队迎战,双方在冯翊遭遇,大战一触即发。

    石勒派大将孔苌带领两万大军在中山郡驻扎,佯称攻击刘琨,并且宣扬的世人皆知,刘聪得到消息之后大喜,于是加封大司空呼延晏为统兵大将军,亲率禁军两万,步兵三万,辅兵三万进攻并州。

    这个呼延宴也是个狠人,曾经带领两万七千大军进攻洛阳,十二战十二胜杀害了晋朝三万多人,彻底把洛阳守军打残,然后汇合刘曜和王弥杀尽洛阳,此人可以说是灭亡晋怀帝朝廷的第一功臣。不过他年纪大了,近些年很少带兵,这一次刘聪派出此人,可以说是存了灭亡刘琨的决心。

    不过刘聪也知道上党郡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因此命令降将令狐泥,也就是那个害的晋阳沦陷,杀害刘琨父母的令狐泥,统帅一万五千降军攻击天井关,这些军队都是各族的降军,战斗力很差,而且还浪费粮食,天井关易守难攻,刘聪准备一箭双雕,既牵制了上党郡精力,也顺便消耗一下这些废物。

    另外刘聪派遣皇太弟刘乂统帅三万步兵,骑兵五千,辅兵一万进攻平金谷,这个皇太弟刘乂是刘聪父亲刘渊的儿子,刘聪的弟弟,他是刘渊的皇后单皇后的嫡子,当年刘渊传位给刘和,刘聪带人叛乱,胜利后,刘聪想让刘乂当皇帝,当然他只不过是假仁假义。但是刘乂又不是傻子,他当然极力反对,因此刘聪大喜,封他为皇太弟,并且告诉他以后传位给他,这些年刘聪对他还是不错的,刘乂也知道自己身份很尴尬,所以谨小慎微,这一次刘聪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派他为一军之帅。

    而呼延宴的八万大军,刘聪让他从西河郡绕过平金谷,突然出现在太原郡,其他两路都是牵制,只有这一条路才是主力,不过刘聪不知道的是,西河郡现在成了楚云的地盘,他的主力军队一头撞上了还未布置妥当的铁血军,而石勒和张宾的阴谋竟然巧合的实现了。

    不过匈奴人的这一战略部署,监察司竟然毫无察觉,倒不是说监察司没有尽力,而是匈奴人跟石勒势力不同,刘聪重用的全都是匈奴人,而且刘聪实行胡汉分治,汉人很难渗透到匈奴人身边,而汉人不受重用,因此这么大的事情,监察司毫无所获。

    匈奴人口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超过了二百万人,他们跟清朝的八旗制度一样,都是由国家养活,因此匈奴人轻而易举的可以凑出超过五十万匈奴大军,而且当时他们占据了关中大部分的地盘,汉族和各杂胡也能凑出几十万大军,因此他们咬牙之下,能够动用超过百万大军,这也是石勒不敢轻易背叛的原因。

    因此在公元314年秋天,匈奴汉国再次向世人显现出他强大的实力,匈奴汉国四线动兵,派遣出了超过二十万的大军。准备一举消灭盘踞在北方最强大也是最顽固的两个汉人势力。

    就在匈奴人出兵的时候,楚云正在中阳县城视察,中阳县是西河郡最南边的县城,也是防御匈奴人的第一道防线。中阳县位于吕梁山脉中段西麓,大概位置就是后世的山西西部地区。去年房艾占据中阳城之后,就开始重修城墙,现在城墙高约六米,厚度达到了一丈,十分的坚固。不过因为匈奴人多年的肆虐,所以中阳县汉人并不多,只有区区几千人,不过里面的胡人倒是不少,有超过一万的各类胡人,以前最多的匈奴人,被房艾斩杀殆尽。

    楚云命令步八旅驻扎在此,步八旅是新建的步兵旅,战斗力一般,旅长楚云本来用的是原步一旅的副旅长张嵩担任,但是后来楚云把张嵩调任为步十二旅旅长,于是楚云任命马辉为步八旅的旅长。这个马辉是从河内郡俘虏的一位汉人校尉,他也是降人中官位最高的一位。他出身寒门,当年被上司诬陷,跟赵染一样,一气之下投靠了匈奴,结果他的母亲带着儿媳自杀明志,马辉悔恨异常,整天醉酒度日,直到铁血军的出现。马辉悔恨之下投靠铁血军,积极训练和改造,很快就显现出了自己的能力,经过一年考察,缺少将领的铁血军破格任命他为步八旅的代旅长,这一次跟随楚云一起来到了中阳县。

    中阳县本来就有两千县兵,加上五千步八旅的正规军,兵力达到了七千人,楚云考察一番之后,就准备离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斥候来报,大股匈奴人来袭,人数浩浩荡荡将近十万人。

    众人听到之后,勃然变色,马辉立刻请求楚云先行离开,楚云这一次没有带多少骑兵,只是毛羽带着几百人的铁血骑而已,一旦被近十万大军围住,楚云凶多吉少,但是楚云却不能离开。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楚云没收到监察司的消息,但是既然匈奴人出动如此多的大军,那么绝不是出来玩的,不管是准备对付占据西河郡的铁血军,还是准备绕路去对付刘琨,楚云都不能允许。特别是西河郡的防务,只有中阳城和离石城建设的比较完备,如果中阳城被攻破,离石城也够呛,到时候刚刚步入正轨的西河郡,一定成为一片废墟,这是楚云接受不了的。

    楚云亲自带人出去查勘敌情,浩浩荡荡的匈奴军队让楚云也头皮发麻,他强忍住离开的冲动回到中阳城。

    “毛羽,你亲自带人前往离石城,命令张彤统帅铁血骑、骑一旅、骑三旅、骑六旅救援中阳城,步四旅坚守离石城。另外让他火速派人通知长子城莫含,紧守上党郡,不允许调动一兵一卒支援西河郡,你给我重复一遍。”楚云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毛清。

    “都督,清求您了,您就先走吧。”毛羽双目含泪的说道。

    “重复命令。”楚云厉声说道。

    毛羽紧紧地咬着牙,许久才低下了头说道:“命令张彤统帅铁血骑、骑一旅、骑三旅、骑六旅救援中阳城,步四旅坚守离石城。让他火速派人通知长子城莫含,紧守上党郡,不允许调动一兵一卒支援西河郡。”说完眼泪就流了下来。

    “你去吧。”楚云大步的走了出去,他要接手中阳城的防御,毛羽擦了一把眼泪,然后带着十几个人火速出城,毛羽走后,离石城四门就被堵了起来,楚云决心破釜沉舟了。

    呼延宴来到了中阳县城,竟然发现中阳县城改旗易帜成为了晋人的地盘,他勃然大怒,立刻派遣大军把中阳城团团围住了,他不知道的是,他竟然歪打正着的把刘聪痛恨不已的上党郡铁血军的首领围了起来,如果他知道肯定痛饮三杯,要知道最被刘聪看重的大将刘曜可是对击败他的铁血军恨之入骨,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