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知道自己小瞧了天下英雄,当年他流落并州,每天为了一口吃的就跟人家拼命,因为打架次数多了,也就慢慢的学了一些手段。再加上他投靠石勒之后,石勒还没有儿子,所以待他如子,并且把一块石头给了吃了下去,吃下去之后他就发觉自己的实力大大提升,凭借这块石头和他的地位,他慢慢的在石勒的军中混出了成绩,于是他就自认为是军中第一高手。

    但是现在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什么狗屁第一高手,他竟然连并州一个无名小将都打不过,现在已经落到了下风。石虎的内力的确深厚,但是招式却都是些野路子,楚云熬过了石虎的猛攻,凭借灵活多变的招式把石虎彻底压制了,不过楚云想要击败石虎短时间也是不可能的。

    楚云实力到了化劲巅峰,但是比起人境六层的石虎,实力还是差不少,内劲虽然也是一种力量,但是显然比不过内力,楚云只不过是在招式上占了便宜而已。但是虽然拿不下石虎,但是石虎的手下却不断地被铁血骑消耗,要不是他带着一千余羯族本部骑兵,石虎军说不准都崩溃了。

    双方的实力越大差距越大,本来石虎军有四千余人,铁血骑只有三千五百人,但是打了将近一个时辰,石虎军只剩下二千五百余人了,铁血骑反而还有三千人,战争的天平已经向着铁血军倾斜。

    石虎治军跟楚云一样十分严苛,甚至石虎比楚云更霸道,根本不会听别人的话,楚云倒是不会这样,因此虽然明眼人就看得出来石虎军落入了下风,他们自己更是知道,但是石虎不下令撤退,他们还是只能打下去,甚至没有一个人敢去劝说。

    石虎本人却并没有发现两军的情况,他被楚云缠住了,并且因为落入了下风,让他被怒火冲坏了脑袋,他现在只想击败眼前的楚云,其他情况全都滚球。石虎虽然跟着石勒打了不少仗,但是每一次都是占据绝对优势,什么时候被人打成这样过,因此突然的挫折,让石虎狂躁了起来。他就像是一个赌输了的赌徒,恨得不得把自己的一切都压上回本,其他的一切他都不会去想了。

    当骑三旅杀过来之后,石虎这才从狂躁中回过神来,他被楚云打的实在是没脾气了,身上不知道被楚云打了多少下,虽然没有重伤,但是也不好受。几千骑兵的奔驰太震撼人心了,石虎军全都心惊胆战,生怕是敌人的援军,而铁血骑却都毫不在意,就算是敌人的援军他们也不在意,都督没有命令他们撤退,那么就说明,一切尽在都督的掌控下,在铁血骑每个人心里,主公都是无敌的。

    石虎回过神来之后,环视了一下四周,他竟然发现他的手下占据了绝对的劣势,而且劣势正在滚雪球一样的扩大,他毫不怀疑,再拖上一个时辰,他的手下绝对会死伤殆尽。

    “卑鄙,原来都是你的陷阱?”石虎知道自己被利用了,他一边加强了攻击,试图把劣势搬回来,一边大声骂道。但是劣势可不是凭借悍勇就能扳回来的,楚云的长槊总能从刁钻的角度给他造成伤害。楚云对他轻蔑的笑了笑,长槊舞的虎虎生威,依旧把石虎压制在下风。

    “是我们的援军,是郭将军。”慢慢的远方的骑兵露出了身影,看他们的装束正是刚才不知所踪的郭权的骑兵,石虎军都大喜过望,士气也开始上升,要知道他们都拼了一两个时辰了,体力都用的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双方将领纠缠在一起,他们都恨不得坐下歇歇,现在一支生力军加入,他们一定反败为胜。

    铁血骑也看到了来人,但是他们出兵之前收到了一个奇怪的命令,就是身穿羯族铠甲的骑兵,只要胳膊上绑着红色的丝带就是代表自己人,他们本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看到这支部队胳膊上的红色丝带之后他们才明白了,原来这支援军不是敌人的,而是他们的,铁血军的气势更加高涨。

    当骑三旅杀了过来之后,战局就彻底明朗了,他们对着石虎军大肆杀戮,石虎军看到援军变成了夺命阎罗,哪里还有什么士气,他们也顾不得对石虎的恐惧了,石虎军当场就崩溃了。除了石虎最心腹的本族骑兵,其余的不是找机会逃走,就是纷纷投降。

    这一变故也把石虎吓了一跳,他不明白郭权是不是疯了,怎么会对自己动手,他大喊大叫如同疯子一样,这正好给了楚云机会,楚云学来的佛山无影脚几乎没用过,毕竟他的很多武功都远超过这门脚法,但是在楚云不能使用内力的情况下,这门脚法却是楚云的底牌之一。

    佛山无影脚是一种声东击西的脚法,讲究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但是楚云却把无影脚改良了一下,现在他的眼界远超他的师兄黄飞鸿了。因此楚云不光继承了这种脚法的虚实转化,也加大了脚法的威力,他把数种劲力融合成了一种“透劲”,具有极强的穿透性和持续爆发力,就跟连环炸弹一样,这还是楚云第一次使用。

    楚云看到石虎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正恼怒的看着骑三旅的反水,这个石虎虽然潜力非凡,但是性格有很大的缺陷。楚云一用力长槊插在了地上,然后双脚一登就跳到了马鞍之上,借着这股反弹之力,楚云飞向了距离自己只有区区七八米的石虎。

    “将军小心。”石虎的侍卫却很忠心,他们时刻警惕周围,看到楚云的动作后,四五个护卫举着弯刀策马杀了过来,楚云在一个护卫的马头上借了一次力,一个扫堂腿就把这四五个人踹下了马去,楚云的力量不是他们能抗衡的,这几个精锐的护卫眼看就不活了。

    楚云再次踩到另一匹马上借了一下力,继续杀向了石虎,石虎因为护卫的提醒已经注意到了楚云,他看到楚云凌空飞向自己,脸上散发出了狰狞的笑容。

    一个武将想要爆发自己的力量,必须有稳定的支撑点,双脚站在地上,这就是最稳当的。而骑兵的威力,也是在有了马镫之后才一跃成为了最顶尖的兵种,要知道在晋朝之前,骑兵是没有马蹬的,那个时候的胡人被汉人吊打,骑兵也不过就是骑着马的步兵而已,最主要的作用就是赶路。而马镫就是楚云现在所在的时代,由鲜卑人发明的,这项发明让胡人第一次击败汉人入主中原。

    因此石虎看到楚云凌空飞起,而且还没有拿武器,他觉得这是击毙楚云,扭转战局和报仇的最好机会。

    “哈。”楚云距离他只有不到一丈的距离,石虎双手运满内力,手中的熟铁棍舞动的密不透风,他要让楚云没有落脚点,慌乱起来,然后一击毙敌,他虽然没有经过系统的武学教导,但是眼力还是有的,他的方法可以电闪火石中想出来的最正确的。

    石虎狞笑着,在他看来,楚云马上就要撞到他的棍子上了,因为楚云根本没地方躲。

    楚云也感受到了危机,当时他看到石虎走神,因此想出其不意,但是没想到他的护卫这么专注和悍不畏死,这让他的计划落空,不过楚云什么场面没见过,石勒想的还是太简单了。

    楚云从怀中一掏,就拿出了一把匕首,手腕一转匕首光芒一闪,就朝着石虎飞了过去,石虎双眼一瞪,这把匕首刀刃都是黑色,像是涂抹着剧毒,他不得不停下熟铁棍,把匕首磕飞出去,他虽然有内力,但是很多剧毒也能要了他的命。

    不过他显然想多了,楚云手里的匕首可没沾上毒,而是上党郡的铁匠无意中得到的一种金属做的,这种金属堪比百炼钢的硬度,不过因为数量太少,楚云让他们给自己打了两把匕首。楚云猜测这金属有些类似于后世的钨钢,也被称为黑金钢,因此才呈现黑色。

    石虎这一耽误,正是楚云希望看到的,楚云的身子来到了石虎面前,双脚弯曲,随时能够踢出致命的攻击。石虎利用武器让楚云不能近身的计划,就被楚云掷出来的一把匕首轻易破解了。但是石虎也不慌张,他扔掉手里的熟铁棍,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刀,对着楚云的双腿就砍了过去。

    突然他的视野中出现一个黑点,飞速的朝着自己的脑袋疾驰过来,石虎瞪大眼睛看清楚了,原来这又是一把乌黑的匕首。

    “卑鄙。”石虎心里大骂了一句,但是他还是不得不收回了弯刀,他固然能够把楚云的双腿砍断,但是他会被匕首插在头上,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石虎以前很愿意使用,但是今天他要用自己的性命换取敌人的一根腿,这买卖赔到姥姥家了,他绝不会做。

    换成以前的楚云,他绝不会冒险的,不要说用自己的腿换对手的命,就算是用自己的头发丝,楚云都不会换的。但是楚云经历过一场死战,他深深了解到在战斗中,很多时候越是惜命,越是怕死,就死的越快。

    这是楚云从一个屌丝心态到枭雄心态的转变,楚云虽然经历了几个世界,但是一直都没改变自己怕死的秉性,倒是被公师豹逼上了绝路之后,他的心态才正式转变了。楚云以前觉得曹操兵败赤壁之后,大笑三次结果遭到了三次袭击十分的搞笑,但是现在再想想,曹操不愧是枭雄,在那种环境下,竟然能笑出来嘲笑周瑜嘲笑诸葛亮,果真是大丈夫。

    “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公师豹的这句话深深的印在了楚云的心里。

    就在石虎再次磕飞楚云掷向自己的匕首之后,楚云的双腿已经踢到了石虎的胸前,石虎一拳轰出,迎向楚云的脚,但是楚云却只是虚晃一枪,一侧腿就踢向了他的胸膛。

    石虎不愧是打出来的高手,他的另一根手把弯刀快速的立在了他的胸前,刀刃正对着楚云的脚,他毫不怀疑,楚云只要踢过来,那么楚云的脚肯定就是被一砍两端的下场。

    就在石虎认为楚云绝不可能变换方向以及他幻想着楚云被自己击杀的美好中的时候,楚云的双脚不断地变换起来,石虎睁大了眼睛都看不清楚楚云双脚变换的规律,他突然在心里升起了一股凉意,他隐隐地觉得自己又算错了,但是楚云是进攻一方,他是防守一方,他一手拿着弯刀,另一只手还保持着挥拳的姿势,已经无法防备了。

    楚云的脚终于落了下来,他真的没有猜对,楚云的落脚点不是他重点防御的胸口,反而是他的小腹,石虎的脸色狂变起来。他的内力可都部署在在胸口和脑袋,小腹可不是什么重要部位,高手很少攻击这里,因为这里的器官,不像是心脏和脑袋,能够让人一击致命。

    不过对于武者,这里可是有一个很重要的部位,就是丹田。楚云的双脚如同弹簧一样的起起落落,不断地踢在石虎的丹田之上,石虎的脸色不断地变换,丹田传来的震荡,让他几乎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就在楚云连续的踢了十三次之后,石虎终于坐立不住从坐骑上飞了出去,楚云一下子就坐到了石虎的马上,他准备冲过去,彻底击杀石虎。这个时候,石虎的亲卫都疯狂了,他们一部分疯狂的杀向楚云,另一部分去救援石虎。

    楚云从一个护卫手里抢过一把弯刀,大肆的杀戮着石虎的护卫,铁血骑也冲了过来,就在楚云越来越接近石虎的时候,他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他身子猛然跃起,几乎同一时间他在的位置上,一根漆黑色的长箭出现了,长箭丢失了目标,钉在了楚云刚才骑的马上,马匹轰然被击得粉碎,血肉漫天飞舞,楚云一个趔趄落在了地上。

    楚云回过头去,一个身穿着普通铠甲的男子把手里的弓箭扔在地上,快速的走向了石虎。楚云难以想象石虎军中竟然有如此高手,自己在他身上明明没有发现任何内力的迹象,但是看这一箭的威力,竟然比石虎的内力还深厚,这人如果在自己跟石虎打斗的时候偷袭自己,楚云不敢相信自己能不能躲过去。

    但是楚云却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他迅速击杀了几个扑向自己的护卫走到了石虎跟前,但是几十个护卫护卫者石虎,让楚云失去了迅速击杀石虎的机会。

    石虎现在凄惨的很,他黝黑的脸上挂满了痛苦,楚云的“透劲”可是集合了劲力的精华研究出来的杀手锏,持续的痛苦和折磨,就是石虎这么一个硬汉都收不了。

    “阁下是上党郡守楚云?”刚才射箭的男子一把把头盔扔在了地上,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他的样子大约三四十岁,是标准的汉人模样,头上挽着一个发髻,像是道士的样子,他看向楚云的样子充满了善意,这让楚云实在费解。

    “不错,在下正是楚云,我看阁下应该是晋人吧,你为什么要阻拦我?”楚云绝不相信如此高手为了什么荣华富贵投靠胡人,楚云从他的眼神中就能看出他是个无欲无求的出世之人。

    “呵呵,这个问题我不能告诉你,你跟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但是我很看好你,今天可否卖我一个面子放过此人一马?”男子微笑着说道,楚云看得出来他对自己没有恶意,反而看起来很欣赏,但是楚云怎么可能为了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放过石虎,石虎此人的潜力非凡,以后绝对可能成为楚云的劲敌。

    “抱歉恕难从命。”铁血骑和骑三旅已经取得了绝对胜利,大部分石虎军不是被杀就是投降了,石虎身边也只有区区三四百来人,而他们周围是多达四千多骑兵,也就是说铁血军损失了一千多人就击溃了对方三千多人,这绝对算得上大胜。

    “小伙子,就算你有这么多人保护,我也能杀了你,你信嘛?”男子也不生气,但是他的话说出来,楚云听到男子的语气就相信了,他曾经也有这种高手的绝对自信,就像是他不屑与欺骗弱者,这个男子也是一样。但是楚云却依然不准备妥协。

    “我信,但是我还是想试试。”楚云一摆手,铁血骑纷纷上马准备最后的冲锋。

    “哈哈,好,你的性格我很喜欢,既然这样,我就用东西跟你换。”在楚云注视下,男子一掌打向石虎,被楚云的透劲折腾的生不如死的石虎刚刚好了些,就看到这一幕。他抬起手试图阻挡,但是男子的手掌看似慢,实际上快速无比,竟然在他手没抬起来之前就打在了石虎的丹田之上。

    石虎脸色变得通红,双眼就跟鱼眼一样鼓了起来,十分恐怖,他的手下想来救他,但是发现竟然靠近不了。楚云眯着眼,这个男子的实力绝对到了地阶,楚云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地阶武者,怪不得这个男子这么自信。

    石虎的身子如同蛤蟆一样膨胀收缩膨胀收缩,就跟扭曲一样十分骇人,突然石虎嘴里吐出了一块洁白如玉的石头,跟他从公师豹哪里得到的那一块黄色石块一样,竟然是神石。不过这块神石上面并没有令人不安的血丝,而且上面散发的灵力看起来更加浓厚,楚云双眼流露出一丝热烈的光芒,被男子看在了眼里。也怪不得楚云对这块神石感兴趣,要知道他主修的阴阳内力就是道家内力,而这块神石显然是这个范畴的。

    “看起来你知道这个东西,给你了,换这小子一条命如何?”男子随手把神石扔给楚云,楚云下意识的双手接住看了看手里的神石,楚云都有些呆住了,神石就这么简单就送人了?大哥,你知不知道这是整个天下只有九九八十一块,能够造就顶尖高手的神石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