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再一次回到武安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武安城已经几乎成了一座空城,武安在漳水边上,张彤利用这一点使用水运,把武安城搬运一空。

    现在在武安城的只有张彤和一部分的士卒,进了城都不用搭帐篷,屋子多得很,随便睡,楚云命令手下修整,自己立刻召见了张彤。

    “都督。”一段时间不见张彤老了不少,也是他每天都劳累,也没时间洗漱造成的,楚云让人搬来了两个凳子就坐在了一个空着的院子中。

    “张公,怎么回事?我不是下令骑二旅(前面几章写错了鲁忠带领的是骑二旅)紧急赶往邯郸城驻守,怎么会出现如此纰漏?”楚云当时跟张彤制定的计划就是这样的,楚云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出现问题。

    “都督,这也怨我,当时鲁忠轻敌冒进在武安被击败,我就嘱咐他前往邯郸城的时候多加小心,他听从我的命令,跟步五旅一起行动,因此速度不快。我也没想到在邺城的羯族人行动会这么快,当鲁忠旅长觉得不妥,加快速度之后已经晚了,羯族人在邯郸布置了陷阱,鲁忠旅长毫无防备中了埋伏,副旅长左颂和九百骑兵已经进城,估计已经全军覆没了,这都是我的错,请都督惩罚。”张彤把所以罪责全部扛了下来。

    “张公,你的确有错,但是鲁忠这个混蛋身为旅长,有临机决断之权,在进城的时候,他为什么不先派人侦查?这个蠢货,我要撤了他的职。”楚云何等聪明,虽然张彤极力掩盖,但是楚云还是听出了一些实情。鲁忠是铁血军唯一一个银质勋章的获得者,没想到来了翼州竟然栽了两个跟头,这让楚云十分不满。

    “都督,鲁忠知道错了,他中了埋伏之后,已经沉稳了许多。赵虎旅长经验丰富,他得到消息之后立刻撤离到钦口山布防,打乱了羯族人的全部计划。而鲁忠旅长也全力配合,他多次亲率部队击退羯族骑兵,也算是将功赎罪了。都督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魏郡部队经常派小股骑兵骚扰咱们的大后方,咱们在广平、肥乡一代的民众无法迁移,现在他们几万人进退不得,怨声载道,我怕引起民乱啊。”张彤沉重的说道,魏郡的几千骑兵太有压迫感了。

    “刘壁返回了没有?”楚云突然问道,张彤一听就知道楚云准备继续调兵了。

    “回禀都督,刘将军还没有返回,不过我估计也差不多快了。”张彤想了想说道。

    “传我命令,命令黄村的骑三旅和牛根生的步七旅快速支援,我要亲自去会会魏郡的骑兵。张公,实在不行就放弃广平县附近的人口,要知道咱们的收获已经不少了,步七旅来了之后在武安构筑工事,骑三旅在武安暂时驻扎等候我的命令。张公,石勒的大军回来了。”楚云没呆多久,他把缴获的几千匹战马留给了张彤,这些都是战马,但是没办法只能当驮马用了。他带着一千六百余铁血骑准备去易阳县跟郭勇汇合,到时候铁血骑剩余的三千五百人集合在了一起,楚云不相信魏郡骑兵能够挡得住自己。

    几天之后,楚云跟郭勇汇合了,郭勇已经表现出了一个真正将领的沉稳,他这段时间连连破城表现的非常的好,他率领的二千人却几乎没有损伤,这也是楚云最满意的。

    说实话楚云这么郑重的看待石勒也是正确的,不说以后,就是现在看石勒的一举一动,也看得出他的勃勃野心。在铁血军攻破的县城中都存了不少的粮草,这说明什么,一是石勒治理地方十分有成效,二是石勒善于收拢人心,三是石勒的富足,他不缺粮,有底蕴才能这么做,这无一不表现出石勒的野心,一般的胡人是不会想的这么长远的。不过,正因为石勒的手段高,粮食多,反而这也是铁血军能够连续作战的依靠。

    石勒没有在并州部署军队,并不能表示他的战略眼光差,而是他太自负,对刘琨太了解,他深知刘琨绝不会出兵拖自己后腿的,自己跟幽州王浚战斗,是刘琨巴不得的。不过这也很可能是楚云最后一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石勒绝不可能给铁血军第二次机会,以后楚云和石勒再交锋就需要真正的大军交锋了。

    楚云勉励了郭勇几句,他早就准备把郭勇提升为独当一面的将领了,现在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不过现在他们面前还有一个紧迫的敌人,楚云也没有跟郭勇明说,郭勇也不居功,把自己所知道的消息告诉了楚云。

    魏郡骑兵在邯郸驻扎,白天在石勒的侄子石虎的带领下,去钦口山叫阵,并且派小股骑兵深入敌后骚扰,这些骑兵以轻骑兵为主,见到铁血军就逃走,一旦有机会就冲击车队,这也是为什么移民被迫停止的原因。

    这段时间郭勇也被魏郡骑兵弄得头疼不已,对方就跟泥鳅一样太滑了,他根本就抓不住对方,有几次设下了埋伏,结果对方比兔子跑的还快,楚云听完神色没有变化,这就是骑兵的作用和魅力,历史上的很多次王朝,都是被这种战术拖垮的。

    “他们驻扎在邯郸城?”楚云看着简易的地图问道,这也是监察司绘制的。

    “是的都督,不过我们没办法混进去,我一直也想把他们的老巢端了,但是邯郸城被他们封锁了,里面的人不准随意外出,外人也进不去。”郭勇说道。

    “邯郸城里面的人口起码有几万人吧?他们不让进出,难道要把这些人全部饿死?”楚云挑了挑眉头问道。

    “都督,我真的没注意过这件事,我现在派人去查一下。”看着楚云点了点头,郭勇立刻离开了。

    楚云跟郭勇汇合之后,没有一点动静,魏郡骑兵从他们这个方向入侵了几次,但是因为铁血军没有移民,所以他们没有任何收获,楚云也没有安排陷阱收拾他们。几天之后,郭勇终于找到了几个从邯郸城逃出来的民众,当楚云知道邯郸城被羯族人屠城之后,勃然大怒。不过从对方的角度看,这么做是正确的的,邯郸城成为了一个没有多少汉民的军事堡垒,就很难从内部被攻破了。

    石虎每隔几天就带着几千大军去钦口山叫阵,试图诱敌出战,但是楚云严令他们不准出战,所以铁血军和石虎军僵持住了,但是这种僵持对铁血军来说是很不利的,石勒的大军正在回军,一旦等石勒的大军回来,说实话,楚云只能撤退。

    又过了几天,骑三旅终于到来了,不过他们都进了武安城,没有让魏郡军得到一点消息。骑二旅还剩下五百多人,骑三旅满员二千人,铁血骑有三千五百人,楚云纠集了六千骑兵,他终于准备行动了,其实在几天之前楚云就想出了计划。

    楚云把缴获的羯族铠甲都带了回来,反正这些羯族人也是抢的汉人的,铁血军的地盘不产铁,这些缴获也就是铠甲的唯一来源,本来他准备带回去涂上暗红色,但是现在他有了更好的用处。

    楚云让骑三旅穿上了羯族的铠甲,然后换上了郭权军的旗帜,郭权被楚云全歼,他们的所有装备和武器都被楚云缴获了,楚云挑出了几十个臣服的羯族人,让他们加入了骑三旅,准备实行楚云的计划,不是每个羯族人都不怕死的。

    “都督。”骑三旅的旅长黄村秘密拜见了楚云,楚云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黄村,黄村立刻回去准备。

    他让黄村的手下换上羯族人的装备,假装是石虎的援军,楚云曾经问过抓到的俘虏,石虎跟郭权是没见过面的,因此只要他们能进入邯郸,那么迅速占据城门,楚云就会带领大军杀过去,等到楚云占据了邯郸城或者击溃了魏郡军队,那么铁血军就能继续迁移民众,在石勒大军打来之前返回上党郡,有太行山脉的阻拦,石勒的骑兵就算是再厉害,也威胁不到上党郡。

    楚云在上党郡的确很安全,这里从春秋战国时期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它四面都是高山,只有几个关卡可以通过,如果有充足的的粮食,只要给楚云两万人,他就能防守到天荒地老,这是楚云有胆子招惹石勒的最主要原因。

    当然这也是个很大的限制,上党郡封闭的小环境制约了铁血军的发展,楚云知道石勒的厉害,因此必须给他来一次狠的,才给楚云战略时间,让他向外拓展。

    这一次楚云不光准备击溃魏郡石虎军,而且楚云准备歼灭他们,石勒控制的地盘的确越来越大,这是他实力越来越强的原因,但是这也阻碍了他的发展。很多郡县都是被迫投降石勒的,因此他们的忠心几乎为零,石勒需要大量的时间消化他们,而且这一次他们攻陷了幽州,这是一个州的地盘,因此石勒起码要几年的时间才能消化。

    石勒的军队虽然很多,凑出十几万一点问题也没有,但是他却不敢随便冀中部队,因为很多地方都需要军队镇守,这就把他的实力撕扯成了一块一块。像是魏郡这么重要的地方他就仅仅驻扎了五千骑兵而已,其他很多地方需要更多的军队,也就看得出石勒的兵力其实不足。楚云打算有效的歼灭石勒的士兵,让石勒更加焦头烂额,石勒不会跟铁血军死磕,他必须安抚幽州,安抚魏郡、赵国郡、广平郡,这就没多少精力报复铁血军了。

    只要能够顶住石勒的三板斧,石勒军就必定撤退,楚云就有时间消化西河郡的地盘了,因此魏郡骑兵必须歼灭。

    石虎派了不少的斥候监视着钦口山和易阳县,因此楚云的到来并没有逃过他们的视线,但是楚云来到之后,并没有任何动作,但是他们的人数达到了三千多人,因此石虎依旧不会松懈。

    因此当装作羯族军队的骑三旅出现的时候,细作立刻就发现了,不过这些细作还没来得及确定这些军队的身份,易阳县城的铁血骑就行动了,他们像是发现了入侵者,在细作面前就大战了起来。结果当然是骑三旅“战败”他们狼狈的逃窜,在此之前斥候已经返回邯郸城禀告了。

    “你说咱们的骑兵跟并州军打起来了?”楚云的铁血军当然独立在并州军之外,但是他们的名声在胡人中很低,所以他们还是被看成并州军。

    “是的将军。”斥候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显然石虎的名声越传越广,就是他们这些普通军卒也知道了。

    石虎详细的询问了斥候一切信息,斥候虽然很怕,但是显然是有职业素养的,把当时的情况说的一点不漏,石虎听完摆了摆手让斥候退下,斥候如遇大赦的离开了。

    “看起来来得是郭权了,不过不愧是杂牌军,竟然被并州军击溃了,咱们去救救这可怜的小白兔。”石虎说完,手下都很配合的笑了起来。石虎别看年轻,但是野心很大,在襄国有他的人,襄国城里面的文臣武将他都如数家珍,不过石勒对他显然有所防备,所以才把他扔到了这里,远离政治中心。

    郭权跟他崛起的时间差不多,他一直都很欣赏郭权,可惜一直没有见过,他知道自己叔叔石勒对手下人的防备,郭权手下的嫡系部队都是些杂牌军,因此他对郭权的失败没有怀疑,他看重的是郭权本人的潜力,这一次去救援郭权就是为了跟郭权结个善缘,如果换成别人他绝不会亲自前往的。

    易阳县跟邯郸县紧挨着,但是从两个城池的直线距离看,还是有二百里地的,当然对骑兵来说一天跑个二百里不算是特别艰难的事情,当年曹操为了追刘备他的虎豹骑一天跑三百里,跑了好几天都没有什么问题呢。

    楚云也是动了真格的,他身后跟着三千五百人死死的追着前面的骑三旅,仿佛双方真的是敌人一样,而骑三旅也人人带血,当然都是装的,但是看起来也是凄惨无比。

    就在骑三旅狼狈不堪的跑进邯郸二十几里之后,他们终于遇到了来接应的石虎军,骑三旅的黄村得到了楚云的嘱咐,他指挥着几个羯族兵卒前去接触,果然石虎看到同胞之后,心里的怀疑顿时消失了。

    石虎为了表现自己的强大,他连黄村的面都没见,就让他们退到后面修整,虽然嘴上说的是他们太辛苦,实际上石虎是想表现自己的实力,给郭权卖好。这也正合了黄村的意,他本来就是奉命占据城门的,到时候他完全可以先行一步,趁着双方人手战斗到了一起,先占据城门,然后跟楚云前后夹击,必胜无疑。

    楚云的铁血骑也憋得很难受,他们在后面玩笑一样的追着敌人,但是楚云不让他们动真格的,他们也只能远远地吊着,但是看到石虎军冲了过来,他们全都露出了欢喜的神色。求战心这么强的的估计除了秦军和后来的蒙古军也就是他们了。

    楚云当然不会手软,他们继续保持着锥子阵型朝着石虎军杀了过去,石虎也对自己很自信,他竟然也组成了锥子型战阵朝着铁血军杀了过来。

    楚云和石虎分别在最前端,两个人的马速很快因此只来得及交了一招就错过去了,楚云双手有些发麻,没想到这个石虎这么大的力气,而且这个家伙是正儿八经的神石掌控者,实力起码有人境六层,比起刘琨来说稍微弱一点而已,不过内力属性不是常见的五种属性,竟然是有点道家内力的样子,看着铁塔一样的石虎,楚云心里有一种一万匹草泥马跑过的感觉。

    楚云可是记得神石并不是得到了就能使用,必须跟自己的身体相合,要不然事倍功半,但是这个石虎怎么回事,他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纪,而且回到石勒身边一年多就已经人境六层了,这是天才嘛?而且他这个以暴力著称的胡人竟然跟一贯中正平和的道家内力符合,这真是见鬼了。

    不过虽然心里想了很多,但是手上却不停止,他杀着每一个见到的敌人,很快就杀了上百人,这个时候他终于穿透了石虎军,身后铁血军跟着楚云呼呼啦啦的杀了出来。

    楚云大体一扫就知道自己死伤了二百多人,而对方死了四五百人,这就是铁血军现在的真正的实力。别看石勒带了一千多人的羯族骑兵,但是其余的都是些杂牌军,而且就算是他带的本族骑兵也都不是最强的,石虎显然还是没有取得石勒的绝对信任。

    但是这一幕却让石虎大怒,在骑战中他竟然输给了汉人,这是他忍受不了的,要知道这些骑兵可都是他亲自挑选和训练的。他看向周围的手下,他越看越觉得他们是在嘲笑自己。

    他的一个副手,也是石勒正儿八经封的裨将军可能是没长眼力劲,竟然策马过来,以老资格的姿态劝道:“将军,他们战斗力不差,咱们很难占到便宜,郭将军来支援我们,等他的手下恢复了实力,咱们就有六七千人,到时候在回过头来对付他们,是十拿九稳的,要不咱们先回去吧。”

    石虎低着头挑着双眼看着他的副手,就像是饿狼一样,“你说我亲自训练的人不是对手?”石虎的声音满是冰冷,换成一般人那么就畏惧了,但是这个人是石勒爱排在石虎身边的人,他并不害怕,因此淡然的点了点头。

    “不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不是一般的骑兵,将军身负大将军给你的重任,我希望将军以大局为重。”这个人话音刚落,石虎的就出手了。

    此人还没丝毫反应,脑袋跟爆裂的西瓜一样炸开了,许久他的尸体才掉下马来,他的坐骑不明白自己的主人怎么了,想要上前拱一拱,想让自己的主人起来,骑兵对自己的马匹就像是兄弟一样,因此很多时候主人死了,马儿就会极端的结束自己的生命。比如说项羽的乌骓马在项羽死后就绝食而死了。但是这温馨的一幕却让石虎暴怒,石虎又出手了,石虎一棍砸在了这匹马的脑袋上,马儿庞大的身躯压在了自己主人身上,眼看就是不活了。石虎突然杀死了石勒派给他的副手,狠辣的手段再次震惊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