恁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这是当年老奴努尔哈赤说的,虽然是鞑子,但是这无疑是一种极高明的战略,凭借这个战略,努尔哈赤区区几万骑兵,就击溃了明朝四十七万大军,这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萨尔许之战。

    楚云看到对方兵分两路,楚云却没有分兵,他的兵力本来就少,他不会这么做,他要用优势兵力击破一路,然后掉头对付另一路。而楚云要对付的不是左路的郭权,即使看起来他更弱,但是楚云还是准备先对付桃豹。

    其实当楚云看见桃豹的“桃”字大旗,他就知道此人是谁了,石勒的结义兄弟,最早跟随他的十八个人之一,以沙场经验丰富闻名的老将桃豹。楚云一直都认为擒贼擒王是一个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在古代最高的将领就是一支军队的军胆,他如果出现了问题,那么再强悍的军队都会崩溃,刚才的羯族骑兵就是最好的例子,连最凶狠好斗的羯族人都是这样,更不要说以晋朝降军和杂牌军为主的桃豹的手下。

    当桃豹看到对方朝着自己杀过来之后,没有半点情绪变化,他是沙场老将,对于指挥手下得心应手,他略一思考知道对方的想法。他手下骑兵没有羯族骑兵再高速行进中射箭的本事,但是他的手下却比羯族骑兵更有秩序。

    看到楚云的锥子阵型,桃豹大声传达命令,只见桃豹手下骑兵如同潮水一样的向两边驰去,楚云的铁血骑就像是重拳打在了棉花上,基本上没有造成对方的伤害,双方也就是只有几十个人伤亡,这对于两支军队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楚云和铁血骑调转马头,楚云停了下来没有发动进攻,而桃豹也停了下来,什么也没遇到的郭权也带着人赶了过来,双方略一交手就都知道对方很不好惹。

    “将军我们怎么办?”郭权凑了上来,刚才桃豹和并州军就像是两个高手对决,虽然他们只是试探,但是对郭权来说就是惊心动魄了。不管是铁血骑凶狠的冲锋,还是桃豹如水一样的防御都是郭权的手下做不到的,他毫不怀疑,刚才如果是自己面对两个军队任何一支,败的一定是他,因此他对桃豹从表面上的尊敬到达了心里的任何,起码在战场上是这样的,他摆正了心态,决定听命于桃豹。郭权虽然有点小心思,但是他是个胡人,胡人是尊敬实力的。

    “怪不得胡羯被他灭了,他们有这个实力,难道刘琨一直都在藏拙?他手下有这个实力的骑兵,我绝不相信匈奴人能够把他打得老巢都丢失了。”桃豹没有接话,反而感慨了一句。

    “桃将军,你说会不会是上党郡的人?”郭权说完,桃豹一愣,别看楚云恢复了洛阳对朝廷来说很涨士气,但是胡人却不管你打下来的是洛阳还是长安,他们看重你消灭了多少敌人。铁血军出兵过万,才消灭了五千匈奴人,而且是在匈奴大军被长安牵制的时候,因此楚云的名声在胡人眼里没什么了不起,也多亏石勒野心很大,对天下大事都很关注,桃豹等人才得到了一些信息,知道有这么一个势力而已,楚云就跟那些乞活军或者是占据几个城池的小势力一样,不被他们看在眼里,乱世之中这种小势力多得很。

    “上党郡?也有可能,算了不管他们属于哪个势力,他都是咱们的敌人,这一次咱们就跟他们硬碰硬,郭将军,一会咱们合军一处,组成锥子型跟他们干一场,咱们深受大将军信任,他们跟大将军做对,就是跟我们所有人作对。”桃豹既然都这么说了,郭权只能点头。

    “杀。”楚云不管对方怎么想,既然看到对方再次冲了过来,他一马当先的杀了过去,楚云的长槊飞快地收割着敌人的姓名,桃豹跟楚云打了个照面,楚云挑着一具尸体朝着桃豹扔了过去,桃豹一个低身躲了过去,但是他身边的几个亲卫却被砸中掉下了马。在骑战中一旦掉下马,那么几乎就会被马匹踩死,这也是骑战中最常见的死亡方式。

    桃豹吓了一跳,他跟楚云隔着起码十几丈,楚云竟然能够用武器甩飞一个重达二百斤的骑兵,这力量让他震惊,一个骑兵穿上铠甲,甚至还会超过二百斤,如果说用双手扔,他还不会震惊,要知道长槊长达一丈,挑着一个人重量绝对会翻番,懂撬杆原理的人都知道。

    这个桃豹并不是神力衍生者,但是他身边的两个护卫却都是,他们只注意到眼前的敌人,没注意到楚云的攻击,因此两个护卫都大怒的看了楚云一眼,记住了楚云的相貌,他们觉得有机会就击杀了楚云,楚云的举动在他们看来是对他们的挑衅。

    楚云才不会管这两个小卒子的想法,即使他们是神力衍生者。楚云瞄了桃豹一眼,看起来胡人也不都是蠢货,这个血石绝不是什么好东西,桃豹自己不使用,反而给身边的护卫使用,也是个绝顶聪明之人。

    铁血骑在楚云的带领下凿穿了对手,然后调转马头准备新一轮的冲锋,这一次的攻击双方动了真火,铁血骑被杀了二百多人,当然对方死的更多,楚云自己就杀了几十人,敌人死了得有四百多人,是铁血骑的一倍还多。

    “桃将军,他们太厉害了,咱们很可能不是对手,我建议咱们回城求援。”郭权还没说完,就被桃豹打断了。

    “襄国城还有骑兵嘛?骑兵都跟着大将军去了幽州,咱们就是最后的骑兵,你知不知道他们现在已经把魏郡搅了个天翻地覆,魏郡(羯族人把魏郡赵国郡和广平郡合一)已经被他们拿下了一半,十几个县城被攻破,如果咱们撤回去,你知不知道大将军回来会怎么看待我们?啊?要不是胡羯这个蠢货,咱们怎么会这么被动,咱们不拼命行吗?”桃豹对着郭权怒吼道,郭权听到这些吓了一跳,郭权虽然是个新崛起的将领,但是只是中上游将军,这些消息他的层次根本得不到,现在他才知道了事态的严峻。

    桃豹说出这一些话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身后所有人都听到。这一次他桃豹是主将,郭权是副手,如果他们失败了,就是耽误了大将军石勒的大事,到时候他们两个讨不到好,那么他们这些跟两人前途息息相关的嫡系部队也好不了。

    桃豹这么做就相当于项羽的背水一战,虽然现实情况比不上项羽那么危险,但是心理上都是相似的。项羽打输了会死,他们打输了会失去前途,有的时候男人对前途比起性命还看重。

    果然桃豹说完,所有人都嗷嗷叫了起来,虽然嘴上说报效大将军、报效桃将军、报效郭将军,但是实际上他们也都是为了自己。桃豹看到这一幕后心里松了口气,桃豹对手下人士气的调节果然不凡。

    经过几轮冲杀,铁血军人数虽然少,但是却对桃豹军形成了夹击之势,楚云带着一千五百人在右侧,桃豹军在中间,而跟羯族骑兵血战的六百余铁血骑在左侧,虽然看起来距离战场较远,但是对于骑兵来说只是一瞬间的时间。

    楚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他暗暗给身后做了个手势,楚云身后的掌旗兵晃动起了棋子,楚云的将旗足足有数米高,掌旗兵还骑在马上,因此隔着几千米还是能够看的清楚。这也是楚云发明的旗语,当然旗语在汉朝的时候就出现了,不过楚云却把它完善了,楚云准备凭借这个阴一下桃豹军,在高速的奔驰中,骑兵是很难做到转弯的。

    两军隔着千米默默地对峙,楚云是不会开口率先进攻的,他在等一个锲机,一旦对方跑起来,自己就好前后夹击,他如果率先动身,那么很可能出现攻击差,毕竟他们距离桃豹军只有千米,而另一部铁血骑隔着有三千米,楚云的命令是桃豹军一动,另一部先进攻,自己随后进攻,争取做到三方几乎撞到一起。

    但是没想到桃豹军也很有耐心,楚云不动他们也不动,足足一刻钟,三方都没有动手,楚云不知道是不是桃豹发现了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桃豹军突然动了,楚云高高地抬起了胳膊,只见桃豹军缓缓的加速,与之相对应的是在后方的六百铁血军也从观战中迅速变为攻击姿态,他们纷纷上马,迅速开始朝着桃豹军背后袭来。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发生了,只见桃豹军纷纷转了个大弯,他们竟然放弃了楚云的主力,朝着身后的六百铁血骑杀了过去。

    “玛德,真的发现了我的意图,不愧是老将,但是你们以为人数少就是软柿子嘛?进攻。”楚云大声喊道,他一马当先朝着桃豹军杀过去。只不过因为桃豹的战术转变,他成了从背后攻击,而刚刚结束血战的六百铁血骑变成了正面迎战。

    桃豹想法没错,这六百铁血骑人数少,而且看起来刚经历了大战,应该是最虚落的时候。他们就像是一颗定时炸弹,如果让他们一直在边上,很可能会对自己的骑兵造成致命威胁。于是桃豹军就设了一计,他想要看看这部分铁血骑还有没有战斗力。结果发现这六百铁血骑真的跟他预想的一样准备从自己身后袭击自己,桃豹凭借自己卓越的战场指挥,立刻决定先捏软柿子,于是就造成了今天这一幕。

    不过楚云的一千五百余人成了背后攻击,而六百铁血骑成了主力,他们要面对桃豹军的正面冲击。桃豹军想的倒是不错,他认为他们三千余人,正面对决六百人,肯定如同秋风扫落叶,一举而下,彻底击溃这六百人,但是一交手他知道自己想多了。

    六百铁血骑刚刚经历了大战,士气爆棚,再加上他们本来就是斥上党军中最精锐的铁血骑中最拔尖的一部分,他们每个人甚至可以以一敌三。

    三千桃豹军张牙舞爪的扑向了他们六百人,这六百人如同狂风暴雨中的小船,瞬间就被淹没了,但是战斗在了一起,桃豹才知道他选错了对象。这六百人如同猛虎入羊群,他们竟然大肆反杀着自己的手下,他们到处乱撞,哪里人多就朝着那里杀去,交手不久,他们竟然把桃豹军搅得天翻地覆,桃豹彻底失去了对手人的控制。

    “整军,杀过去整军。”桃豹和郭权都大声喊着,但是在激战中他们的声音都被淹没了,而这个时候楚云也杀到了。

    接下来等待桃豹军的就是一场屠杀,楚云和铁血骑大肆收割着敌人的姓名,桃豹军乱成一团,他们的指挥系统被破坏了,因此他们除了凭借着本能抵挡,对铁血骑造不成多少伤害。

    “大势已去,大势已去啊。”桃豹看着战场低声说道,他的指挥没有一点问题,说实话,刚才换成楚云也不如他指挥的更好,只不过他低估了铁血骑的战斗力,他没想到这几百骑兵,战斗力竟然比得上最凶狠的羯族铁骑,如果他早知道他不会这么莽撞的。

    但是桃豹却并不显得沮丧,战场上有胜有败,他不会因为一次的失利就丧失信心,他深深看了一眼,杀神一样的楚云,然后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桃豹换上了一身普通的铠甲,楚云并没有发现他,但是楚云穿的却很显眼,他一身白色的光明铠在暗红色的铁血骑中非常好认,倒不是说楚云显摆,而是为了让所有人看到自己的存在,激发他们的斗志。

    桃豹虽然也丧失了对手下的控制,但是他在撤退的时候拿出了一种乐器,乐器低沉的回荡,桃豹的手下全都摆脱敌人撤退,从这里也能看出桃豹名不虚传,短时间就撤退了几百人。

    而郭权就没这么好运气了,他被桃豹毫不犹豫的抛弃了,桃豹做的决定只是一个战场上常见的取舍,说实话他还是很欣赏郭权的。但是郭权却不知道这些,他只知道他自己被人抛弃了,郭权和十几个亲卫被三十几个铁血骑缠住了,谁让他穿的跟楚云一样这么显眼呢。

    “桃豹我日你先人。”郭权再怎么骂也改变不了他被抛弃的事实。

    楚云看着撤走的几百个骑兵,最终还是没有去追,铁血骑太累了,连续两场大战,就是铁人也扛不住。再说还剩下一两千人,需要他清理,桃豹就像是一个果断断尾的壁虎,太果断了,并没有给楚云多少时间。

    楚云和铁血军把郭权的骑兵清理干净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时辰,就算是桃豹带着几百人走了,剩下的骑兵人数跟铁血军还是几乎对等,这一两千人在陷入绝境的郭权的带领下,也爆发出了不少的力量,最终铁血军死伤了三四百人,才把这些骑兵制服。

    也多亏楚云出手,把郭权生擒了,否则还真的不是这么简单,郭权也是个神力衍生者,不过比起差点让楚云死去的呼延莫差远了,看起来血石得到的时间太短,并没有大幅度提高他的实力。在郭权被生擒之后,这些人才大规模的开始投降,他们中除了那些军主、队正一类的小官,大都是些汉人和杂胡,他们不可能跟羯族骑兵一样那么忠心,事不可为他们就投降了。最后有将近一千人投降,所以铁血骑才只有区区三四百人的伤亡。

    楚云收殓尸体和战利品,休息一天一夜之后,再次出兵围住了襄国城,襄国城因为桃豹的大败一片混乱。

    众人纷纷指责桃豹丧师辱国要求重责桃豹,他们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打击夔安,在这个时候他们还在窝里斗,这说明内斗不光是汉人最擅长,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最后还是石勒的母亲亲自出面支持夔安,才压下了所有反对声音,夔安立刻加强防御,誓死不再出城,楚云兵围襄国城两天后,才耀武扬威的离开,这一幕印在了襄国城文武的最深处,虽然现在看起来没什么用,但是总有一天会爆发出来。

    楚云离开是因为得到了斥候的禀告,石勒大军正在快速往回赶,大约半个月后就能返回襄国城。第二也是楚云得到了消息,骑三旅鲁忠在邯郸城大败而归,死伤超过一半,要不是步五旅在钦口山阻拦,魏郡大军就可能把铁血骑的后路截断,那么这一次行动就全完了。

    这才是楚云不得不迅速回师的原因,郭勇一部则牢牢抓扎在了永年城防备魏郡军队分兵,一时间铁血军的移民几乎停滞了下来。

    当然楚云在撤离的过程中还发生了一件不起眼的小事,有几个俘虏“不小心”逃走了,这几个俘虏中有一个正是羯族人的副将郭权,郭权骑着抢来的马匹,幸运的逃过了铁血骑的追捕,返回了襄国城,在他返回襄国城之后带着跟他一起逃回来的几十人大闹了桃豹的府邸,桃豹抛弃同伴只顾自己逃走的事迹,闹得沸沸扬扬,这都不管楚云的事了,他带着仅剩的一千六百铁血骑反回了武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