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权带着手下离开,越走心情越是沉重,刚才他脑袋一拍想出来的退路有不少的缺点,这些缺点足矣致自己于死地。(书屋 shu05.com)如果,胡校尉最终逃走了,那么即使自己的人不说出去,其他人也会知道他是个逃走的懦夫,到时候他的前途还是完了。

    “李先生在这里就好了,恩?对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郭权脸色带上了狰狞。郭权也是羯族人,但是在自己的前途面前,什么族人亲人都可以被抛弃,他准备帮铁血骑一马,只要在周围布上人手,如果有羯族骑兵逃走,那么他就负责把这些人清理干净,到时候才算是真的神不知鬼不觉。

    当然他知道如果被发现,他死的会更惨,但是对自己前途的重视,让郭权心里的魔鬼越来越强大,他的双眼开始变红,脸色狰狞了起来。看到这一幕,郭权的属下都不敢打扰,他们知道这个时候的郭权是可怕的。

    “传我命令。”郭权大喝一声,所有人都停马待命,郭权扫了一圈自己的手下们,就想下达这次几乎相当于背叛的命令,正在这个时候斥候跑了过来。

    “将军,我们发现了桃将军的部队,就在几里之外。”听到斥候的禀告,郭权的脑袋如同被重锤敲击了一下,他几乎掉下马来。这个时候桃豹怎么出现了?

    但是不管什么原因,郭权都失去了执行自己计划的机会,他能发现桃豹的军队,桃豹也能发现他的军队,权衡之下,郭权只能带着军队朝着桃豹的军队赶了过去。

    “桃将军。”郭权匹马来到桃豹面前,下马行礼,他可不会跟胡校尉一样得罪这些老将,跟桃豹出现意见分歧这很正常,但是礼数不能少。

    “郭权,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桃豹看到郭权大怒的问道,身为主帅,两个主要手下都没有自己的命令先后离营,这让桃豹这个喜怒不见于色的老将也几乎气急败坏。

    “将军,是这样的,今天我在营地候命,突然手下来报,胡校尉带人离开,我大惊之下就想去找桃将军,但是桃将军却不在营中,我思虑再三,就像带人出来看看胡校尉到底做什么去了,结果胡校尉速度太快,我失去了踪迹。刚才我广布斥候,就想知道胡校尉的准确位置,没想到正巧就遇到了桃将军,您是主帅,我知道私自出营犯了军法,因此我先来找桃将军请罪。”郭权演的十分诚恳,桃豹听完之后,怒气少了很多,这个郭权起码给自己面子,但是又想到胡校尉心情又恶劣了起来。

    “郭将军,你出来已经大半个时辰了,你没找到胡校尉?”桃豹不会因为郭权的态度好,就放过他,但是郭权早就有了主意。

    “桃将军,我的确是失去了他们的踪迹。我的斥候一直都跟着他们,但是来到并州军附近几里之内的时候,我的斥候就都消失了,我怀疑胡校尉来跟并州军决战。我本来想带人前往,但是桃将军严令我们都不得擅自进攻并州军,因为这个我还跟桃将军有了一丝不快。所以我就想去通知桃将军您,询问您的命令,就在这个时候您到来了。”郭权说完,桃豹也没听出破绽。

    说实话胡校尉擅自进攻并州军,是人所共知的,但是郭权的斥候都被并州军击杀了,他并没有得到准确消息,因此并不能就是胡校尉跟并州军战斗了,这是一个军人的严谨,桃豹挑不出毛病。

    桃豹看到郭权之后,心思慢慢稳了下来,既然郭权没有违抗自己的命令,没有擅自参与战斗,那么他们加起来就有三千余人,这不弱于并州军。

    如果胡校尉真的跟并州军战斗,其实不用说如果,在桃豹心里,胡校尉那个蠢货肯定就是跟并州军战斗在了一起。胡校尉如果赢了,那么也无法做到这么快歼灭并州军,要知道双方可都是骑兵,这就给他了机会,他能够突然出现在战斗中,取得最大的一块蛋糕,最后功劳还是他的。如果胡校尉败了,那么并州军肯定也伤亡不少,他手下三千骑兵也有底气跟并州军决战,到时候败退回来的胡校尉也不会有脸在跟自己炸刺。反正不管怎么说,局面又从新掌握到他这个主帅手里。但是他却没想到万一胡校尉不光败了,而且全军覆没的结果。

    “郭将军,你的人为前锋,咱们去会会并州军。”桃豹沉声说道,郭权脸色很不好,但是也只能点头应命。

    就在两军合并的时候,楚云跟胡校尉的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楚云是偷袭,而且实力本来就高于胡校尉,胡校尉只是个粗通内力皮毛的神力衍生者而已,楚云长槊朝着他的脖子闪电般的袭去,胡校尉只来得及侧了侧身子,其余什么动作都没来得及做。

    楚云的长槊插在了他的胸口,胡校尉也不愧是一个勇将,他竟然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楚云的长槊,任凭自己胸前鲜血喷涌而出,他这是打算跟楚云换命,楚云四周胡校尉的亲卫都凶狠的朝着楚云杀了过来。

    楚云心里赞了一句,但是他不会为敌人手软,楚云全力推出,长槊直接透胸而过,胡校尉眼看就是不活了。楚云立刻撒手,从腰间抽出了一把百炼钢剑,一剑挥出就击杀了三个羯族战士,他双手持剑,也没什么绚烂的招式,只是不断的挥砍,很快围着自己的十几个人都躺在了血泊中,楚云拄着剑长松了一口气。

    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在楚云心里已经死去的胡校尉抬起了身子,他闪电般抽出了插在自己胸前的长槊,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朝着楚云掷了过来,楚云吓了一跳,用八卦步往边上一闪,长槊划破了自己的鱼鳞甲插在了自己不远处。胡校尉双眼失去了色彩,他的身体一阵血雾出现,他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楚云走过去挑开胡校尉的鱼鳞甲,一块妖艳的赤红色血石出现在楚云面前。

    “不知道是哪位高手设计的,不过这也太残忍霸道了,这些勇士都成了鼎炉,真是悲哀。”楚云苦笑一声,这不是他第一次见血石了。他拿出一个袋子把血石收了起来,他不能跟上一次一样随手丢弃。上一块血石随手丢了,楚云就想再找回来也找不到了,这次长了记性,他不允许手下使用这个东西,还是自己藏起来比较好。

    楚云用长槊挑起了胡校尉的金丝软甲,一跃就跳上了不远处的战马:“羯族首领已死,投降免死。”楚云的声音迅速的传遍了站场,虽然有的羯族骑兵依旧悍勇,但是大部分都仿佛失去了精气神,被铁血骑迅速的击杀,只有一小部分跪地投降了,一刻钟后,除了区区五六十个投降的羯族骑兵,其余的都被击杀了。

    战争只进行了一个时辰,铁血骑虽然几乎全歼了这一支羯族骑兵,但是自己也死伤了八九百人,剩下的六百多人也人人带伤,羯族骑兵的战斗力真是非同小可。但是这六百多人铁血军剩余的士卒精气神非常的高昂,他们的身心因为这次战斗得到了极大的升华,这正事楚云想要的结果。楚云毫不怀疑,就算是带着这六百人下地府斩阎罗,上天宫捉玉皇他们都敢跟随。

    “禀告都督,刚才撤走的羯族人跟一伙新来的骑兵汇合了,他们正朝着咱们的方向赶来,预计一刻钟就会赶到。”斥候突然跑了过来。

    “听我命令,你们六百人在此待命,我带着其余的人去会一会这帮家伙。”楚云让刚才血战的士卒休息,准备以剩余的一千五百人去迎战。他们早就打听清楚了,虽然都是石勒手下,但是正经的羯族骑兵就有两千人左右,现在被他们宰了一千五百人,剩余的大部分都是些杂胡和汉人,战斗力比起正经的羯族骑兵差不少,因此楚云才会以劣势兵力对敌。

    但是楚云命令刚下,刚从血战中活下来的六百余人就不乐意了,他们纷纷情战,楚云看到这一幕十分欣慰。

    “你们这群兔崽子,我这是让你们在这里当看客?我是让你们作为预备队,随时杀出去,当做一锤定音的关键,你们的责任大得很。”楚云说完,他们纷纷开始吃饭休息,既然他们都督说了,他们就毫不担心了。

    楚云其实也很累了,但是他却不能休息,当身为先锋的郭权来到铁血军面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整齐待战的铁血军,郭权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胡校尉手下的人全都被歼灭了?他心里狂喜起来,他朝着刚才的战场看了过去,到处都是尸体,起码有几千人,这样岂不就是没人会知道自己来而复返了?

    “哈哈,你们竟然还赶来,难道刚才夹着尾巴逃走的鳖孙现在又硬了起来?”铁血骑纷纷大声调侃了起来,郭权脸色又难看起来,这群并州骑兵可知道他们刚才来过,万一被桃豹知道自己见死不救,那么还是要暴露。

    郭权心里烦躁了起来,有时候为了掩盖一个谎言,就需要无数的谎言,总有那么一天谎言会被识破。现在该怎么办?郭权心里茫然无措。

    楚云手下的战斗力,他算是领教了,连胡校尉手下最厉害的骑兵都能歼灭,他更没有多少希望,哪怕他身后还有桃豹的骑兵,他对这一支并州军心里充满了畏惧,这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

    郭权的手下却都暴怒起来,他们刚才撤走已经让他们充满了屈辱,现在铁血骑的挑衅,让他们怒火爆棚了,他们纷纷请命进攻,但是郭权却一直没有答应。

    “撤,咱们去跟桃将军汇合。”权衡利弊之后,郭权还是准备去找桃豹,在他心里桃豹行军谨慎,如果告诉他胡校尉和手下都被消灭了,那么这个老将很可能会撤军,这样就没人会泄露了,郭权没理会憋屈的手下,他直接下达了命令,全军后撤。

    铁血骑都狂嘘了起来,但是没有楚云的命令,他们又不能杀过去。不过楚云却邹着眉头不知道这些家伙到底搞什么,这伙骑兵已经来来回回的两次了,说他们被铁血骑吓走了,楚云打死都不信,如果石勒手下真的有这么草包的军队,他怎么可能称霸数州?

    不过对方的撤退给铁血军留下了修整的时间,楚云迅速下令把战马、盔甲以及自己士兵的尸体集中了起来,尸体当然带不回去,但是这个时候汉人都讲究叶落归根,楚云会把他们的骨灰带回去,安葬在铁血军的烈士陵园中,只要铁血军不灭,他们的香火不会断绝,这也是铁血军将士作战勇猛悍不畏死的原因之一。

    但是现在不能焚烧,因为对方的三千人马联合到了一起并没有撤离,趁这个机会,楚云命令手下休息,安静的等待着敌人的到来。

    其实当郭权回去禀告胡校尉和一千五百羯族骑兵全军覆没之后,桃豹就已经惊呆了,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绝没有这个可能,他纵横天下多年,怎么会不知道羯族骑兵的战斗力,说实话要不是羯族骑兵人太少,匈奴人绝不可能称霸北方,这也是他忠心耿耿跟随石勒的原因,但是现在在他心里的无敌雄狮竟然败了,这让他心里好像有什么坍塌了一样。

    “你确定对方都是汉人?是并州军?是不是胡羯这个混蛋中了埋伏?”桃豹不甘心的问道。

    “没错将军,我发誓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要不是这样,我早就对他们发动进攻了,桃将军,你是知道我的,我以进攻迅猛为豪,要不是我害怕打扰将军的部署,我早就跟他们拼了。他们击杀了我一千多同胞,我恨不得杀了他们。但是他们看起来还有两千多人,桃将军,也就是说他们只花了不到千人的损伤,就歼灭了我们一千五百最勇猛的骑士。”郭权悲伤的神情和他表现出来的对自己的敬重让桃豹满意。桃豹觉得,昨天他们虽然有争执,但是那只是公事,出现争执很正常。

    “郭将军不愧是大将军看中的人才,不过不是我信不过郭将军,毕竟我是一军主帅,我必须亲眼去看看,咱们一起杀回去,你知道的,我就这么回去没法交代。”看起来桃豹把郭权当成了自己人,但是低着头的郭权听到桃豹准备回去,心脏剧烈了跳了几下,但是他还是没有办法违抗桃豹的命令。

    石勒军一举一动都在楚云的视线下,他们刚刚休息了半个时辰,敌人就又回来了,楚云沉思了一下,他觉得对方的统帅肯定是一个沙场宿将。在他看来,对方不惜损失一千多人,就是为了消耗铁血骑的人力和精力,然后又故意的给他们时间休息,半个时辰不足以让他们恢复精力,反而让他们更加疲惫。

    干过重活的人都知道,刚干完重活的时候并不是最累的,反而是停下休息了一会之后,这个时候身体和心里的双重劳累是最严重的时候。

    当然实际上楚云想多了,但是不管怎么样,楚云都立刻集合部队,楚云带没有出过力的一千五百人开始列阵,而其余的六百多人继续休息,一旦出现变故,他们就相当于预备队。

    桃豹领着大军来到了楚云的阵前,桃豹一眼就看见惨烈的战场,楚云把他手下的尸体都整整齐齐的搬了出来,只留下羯族人的尸体,因此这个老将很简单就几乎得出了结论。刚才郭权说的不错,胡校尉和他的人真的被全部歼灭了。

    而且看并州军的人数,也下降了千人左右,能够以接近一比一的伤亡率灭了羯族骑兵,这让桃豹对楚云的军队的战斗力有了新的估算,铁血军分为了两个部分很好数。

    铁血骑在楚云的默认下大呼小叫的喊了起来,但是因为桃豹的谨慎,双方隔得很远,所以听的不是很清楚,但是郭权却知道他们在喊什么,他脸色非常沉重,桃豹喊了他几次他都没听到。

    “郭将军,你是副帅你怎么看?”桃豹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思,竟然问起了自己。

    但是郭权能有什么想法,他现在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但是等他顺嘴溜出来主意,他自己都后悔了:“什么看法?他们杀了咱们的人,咱们就应该灭了他们。”

    等他反应过来,竟然看到桃豹心动了,他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但是他却没办法改口了,只能寄希望于桃豹谨慎的性格,但是桃豹说除了他的想法,郭权彻底绝望了。

    “好,我也觉得咱们不能退缩,郭将军,咱们兵分两路,你从左我从右,一起杀过去,我就不相信他们都是三头六臂。”桃豹恶狠狠地说道,他近些年虽然用兵越来越谨慎,但是他年轻的时候跟郭权一样也是以勇猛著称的,郭权的话,勾起了他心里隐藏已久的热火,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