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桃豹就去跟他的结义兄弟夔安告状去了,夔安听完极端为难,这件事情换成石勒肯定会处理胡校尉给桃豹撑腰,但是换成他夔安这命令就不好下了,别看他身为襄国守将总理襄国一切事物,但是他身边牵制却不少,不说石勒的亲族,就是那些文臣张敬等人也经常给自己找不自在,因此他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很大的限制。

    夔安劝慰了桃豹一番,得知今天是桃豹原配夫人的生辰,他就让桃豹先回去,一切等明天再说,夔安头疼得很,他明天还有的扯皮,不过他不知道他把桃豹留了一晚上留出了大事。

    第二天清晨,几乎一晚上没睡的胡校尉立刻整兵准备出击,他害怕昨天晚上自己就被彻底查办,郭权分析的话在他脑海转悠,他越想越觉得自己肯定挨处分,胡校尉自认为是一条硬汉,他不怕死,但是就怕死的毫无意义。

    天一亮胡校尉实在等不及了,他知道桃豹进城给自己告状去了,他害怕逮捕自己的人随时出现,他决定为了自己拼一把,早饭都没吃,他就让下令全军出击,这个时候襄国城的城门都没开呢,那些想要禀告桃豹的军士彻底没辙了。

    不过别看胡校尉名义上是这支部队的首领,但是它并不能完全控制这两千人,因此大约五六百骑兵在一位副校尉的带领下,拒绝听从胡校尉的命令,因为胡校尉的命令,没有上级的出兵文书,是不合法的。胡校尉箭在弦上,在他看来就算是一千五百人也能击败对方,他心里羯族骑兵是无敌的。

    就在胡校尉带着大约一千五百羯族骑兵出营之后,郭权带着几个心腹手下从另一边的营帐走了出来。

    “李先生真是算无遗策,我看比起那个张宾强多了。”郭权低声说道,昨天他又去求教李先生,李先生本来不想多说,但是被郭权缠的不行了才给郭权提了一个建议。

    昨天在郭权给胡校尉讲清楚了利害之后,胡校尉想明白自己的所作所为石勒回来肯定饶不了他,于是郭权给他出了个主意,就是争取取得功劳,功过相抵,甚至说不准石勒觉得他胡校尉比桃豹更有才能,重用他。于是胡校尉大喜之下,接受了郭权的建议,就有了今早上的这一幕。

    “李先生跟我说过,并州军能够堵住襄国城,必有依仗,先让这些蠢货去试试并州军的成色,如果有机会,嘿嘿。”郭权迅速集合部队,并且派出去了数十斥候侦查,这样他就能掌握所有的一切,就在胡校尉离开半个时辰之后,郭权集结了手下的一千五百骑兵迅速的跟了上去。

    一个时辰后,城门才算是打开,那些不愿意跟随胡校尉抗命出击的羯族骑兵一部分跑到了桃豹的府邸报告,一部分跑到了他们各自的主子面前,不过其余的人就算是有什么想法也无关紧要,等有决定权的桃豹和夔安知道之后,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桃豹听完大惊失色,他甚至没有去找夔安就骑着马赶回了营地。

    他桃豹可是这一支军队的主帅,虽然胡校尉失礼在先,但是一旦出现问题,他桃豹都是第一责任人。如果胡校尉胜了,那么他桃豹就会成为众人眼里贪生怕死的鼠辈,你手下都能打败并州军,你身为主将却按兵不动,不是懦落贪生怕死是什么?一旦获得这个名声,那么他就算是完了。

    当然如果胡校尉败了,他也讨不到好,一个治军无能的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连自己手下都管理不了,还能再让石勒信任?更甚者,如果这一支部队全军覆没,那么他就成为所有羯族人眼里的仇敌,羯族人统共才有十几万人左右,两千男丁对羯族可是伤筋动骨了。

    不过桃豹赶回营地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时辰,而且更让他恼怒的是郭权的嫡系人马竟然也离开了,这几乎表面他对这支部队完全失去了控制。但是桃豹无奈之下,只能率领自己嫡系一千五百余人和二百余人的羯族骑兵朝着并州军的营地赶了过去,如果胡校尉和郭权跟并州军陷入僵持,他能够以救世主的姿态杀过去,击溃并州军,那么一切还能够挽回,当然这只不过是最好的情况。

    实际上胡校尉已经跟并州军杀到了一起,在无遮无拦的平原上,两支骑兵交战,靠的就是悍勇和骑术,没有半点的计谋可用。大多数时候汉人的老祖宗留下的那些兵法的确有用,但是很多时候又没有作用,任何阴谋诡计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假的。楚云在仙武大陆的时候,正是靠着绝对的个人武力震慑手下,而他的手下也没有任何人敢背叛。在这个世界既然个人武力达不到那种高度,那么楚云就把希望寄存在一支天下无敌的军队身上,楚云一直都把铁血骑以最高的要求培育,今天楚云准备堂堂正正的击败这一支羯族骑兵,只有不断的击败敌人,那么一支无敌强军才能慢慢诞生。

    当然不能说楚云的想法是错的,也不是绝对正确的,但是楚云自认为是正确的。

    但是正当楚云准备迎战胡校尉的一千五百羯族骑兵的时候,斥候报告他们身后竟然还有一千五百人的骑兵,战场的争斗的时候都会留下预备队,楚云当然清楚,但是在楚云看来,对方的人数是自己人数的一倍,换成自己,为了保证自己的胜利,他肯定全军出动,跟自己来一场决战,绝不会用添油战术。

    虽然楚云没想清楚对方骑兵是因为高层争斗,才分裂形成的特殊情况。但是却挡住楚云想要趁此机会歼灭这一千五百余人的信心,既然对方敢分兵,那么他就敢分兵。楚云命令一千五百铁血骑在西南边待命,他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阻挡郭权带领的一千五百骑兵和后续的敌人,为他们全歼胡校尉这一支部队争取时间。

    楚云早就看出来了这一支是以羯族人为主的骑兵甚至很可能是全部的羯族骑兵,他们高大的身材和最优良的武器铠甲,无疑都暴露楚他们的身份。

    楚云对于羯族人的战斗力深有体会,要知道羯族人可是创造了历史的一个民族,虽然他们存在的时间不长,但是却迸发出了最耀眼的光芒。在五胡乱华着几百年的分裂时期,羯族骑兵绝对能排进前三的强悍军事集团,在几十年后曾经创造过差点灭绝鲜卑人和江南汉人的血腥事迹,当然最后因为他们的残暴,他们也消散在了历史长河中,不过谁也不能否认他们的实力。

    铁血骑击败过匈奴骑兵,只要再正面击败羯族骑兵和鲜卑骑兵、羌族铁骑,那么他们就会确立绝对的信心,让他们成为天下强军之一,而这一荣誉,只有战争才能获得。

    楚云宁可让铁血骑跟羯族骑兵拼的两败俱伤,哪怕这一千五百人几乎全军覆没,他都不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更何况铁血骑还有自己的帮忙,楚云早就观察过羯族骑兵,他们除了最前面一个壮硕凶狠的大汉是神力衍生者,其余的都是普通人而已,楚云准备擒贼擒王,先杀了对方最强悍的首领,给铁血骑制造更好的机会。

    骑兵交战没废话,一个字,就是——干。

    铁血骑还是锥子型阵型,楚云顶在最前端,羯族骑兵也不甘示弱,他们嗷嗷叫着冲了上来,不过他们在冲击过程中先来了一场箭雨,这跟匈奴人截然不同,跟汉化严重骑术退化的匈奴人不同,羯族骑兵保留着游牧民族最狂野的狼性。因此他们才能在两支骑兵交战的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射出箭矢,然后弃弓箭拿出武器,说实话这是铁血军做不到的。

    楚云拨飞了两支利箭,他对羯族骑兵算是服了,这真是一群疯子,一般的骑兵跟他们对决,光着一手就能把士气消耗大半,而且不光是士气的打击,因为他们在高速前进中遇到了箭矢,因此很多铁血骑躲都没法躲,就被射中掉下马了。虽然只有几十人,但是也让铁血骑的阵型大乱。

    楚云手里依旧是长槊,虽然他掌握了刀境,但是说实话,这个时候的冶铁工艺十分落后,三国里面那种关羽用的青龙偃月刀都是虚构的,这个时候的武将大都是用枪、槊、戟、斧、锤这几种,那种长柄朴刀也算是常见的,但是骑在马上长度太短,对楚云重量也太轻,楚云还是用以前得到的那把长槊,对付一般人足够了。

    楚云长槊不断地击杀着眼前看到的任何一个人,虽然羯族人悍不畏死,但是在楚云面前都不是一合之将。楚云很快就穿透了羯族人的阵型,但是当他调转马头,身后竟然只跟了几十个人,其余的人全都被羯族骑兵缠住了,楚云二话不说跳转马头杀了回去。

    在战场上什么头脑什么计谋都是扯淡,一旦打起来,就只剩下麻木的杀戮,楚云已经不知道杀死了多少人,二三百人是有了,但是放眼看去依旧到处都是敌人。战场上大部分人的马匹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他们几乎都成了步兵,铁血骑虽然精锐,但是比起这群专门为了杀戮的疯子还差一些,几乎每一个半人才能换掉一个羯族人,要不是楚云这个首领几乎如同天神下凡,说实话铁血骑都撑不住了。

    现在战斗已经进行了大半个时辰,铁血军死伤了六百多人了,当然羯族人也没讨到便宜,他们死的人更多几乎达到一半了,不过每个羯族战士都没有一丝的惧意,他们红着眼,疯狂的杀着每一个看到的铁血骑,他们无愧战斗疯子的称呼。

    “真他妈都是疯子。”楚云一朔横扫,三个羯族战士被扫飞了出去,眼看就是不活了,但是依旧有源源不断的羯族人杀向自己。楚云虽然是化劲高手,但是也不是无敌的,他的劲力也是会有耗尽的时候。突然一丝淡金色出现在他视野中,这引起了楚云的注意,楚云的铁血军穿的是暗红色的鱼鳞甲,而羯族人穿的是黑色的也有一些穿的是白色的。羯族骑兵的盔甲都是一等一的锁子甲,但是也有更好的,一些受宠的将领,会被赐予一些更高级的货色。

    这个时代的铠甲都是鱼鳞甲,也就是鱼鳞大小的铁片编缀而成的,而那个人外面虽然穿着鱼鳞甲,但是里面却套了一件金丝软甲,金丝软甲并不是金子制成的,而是指用细金属丝编织的背心,穿在身上可以起到保护作用。其实际上相当于欧洲的锁子甲的迷你版。用金属丝编织成甲胄,在古代非常困难,所以其价格极其昂贵,价格不低于同重量的白银,质量特别好的不亚于同重量的黄金。

    金丝软甲的防御力其实很一般,对刀一类的挥砍类武器很有效,可以阻止刀砍入肢体,利用增大接触面的方式把刀的力道化为比较轻微的钝伤。不过这个作用是有一个限度的,对于斧头等重型挥砍类武器效用非常有限,这类武器可以直接把金丝软甲砍断。而且因为编织的网眼较为稀疏,弓箭、长矛等穿刺性武器很容易集中力道对某一狭小的点造成巨大的压强,进而破坏甲胄。所以金丝软甲对于穿刺性武器的作用很是有限。对于钝器,金丝软甲更是几乎完全没有防御能力。

    但是金丝软甲是地位的象征,楚云刚才看到的那个人十有八九就是这一支部队的首领,羯族骑兵再强悍,但是一旦首领被杀,那么也会军心大乱,这就给了楚云机会。

    就在楚云准备擒贼擒王的时候,赶到战场的郭权惊呆了,他一眼看去,胡校尉统领的羯族骑兵和铁血骑已经搅在了一起,而且起码打了不短的时间了。但是在他心里无敌的羯族骑兵竟然只能维持住均衡,两个军队穿的铠甲颜色不同,很明显就能看出来,双方剩余的人手几乎差不多。

    而且更让他震撼的是,在他们阵前,还有跟他们几乎持平的骑兵防备着他们,铁血骑秩序严苛,他们几乎横平竖直的列在他们面前,郭权很容易就能算出,这股防备他们的骑兵差不多也是一千五百人。

    要知道并州军三千的总人数早就被他们确定,现在防备他们的有一千五百人,岂不是说胡校尉一千五百人面对的是同样数量的并州骑兵?但是现在看来,双方几乎战成了平手,这是过去怎么也想不到的。

    郭权有些后悔了,一旦让石勒知道是自己挑拨胡校尉出营,那么别管他再得石勒信任,都会被石勒的怒火湮灭。

    “将军我们怎么办?”郭权的一个副将开口问道。

    这倒霉的家伙正好挑起了郭权的怒火,郭权一脚把这个副将拽下马去:“怎么办,什么怎么办?咱们只不过看到胡校尉带着人出来,想要跟出来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现在我发现我们竟然跟丢了,我们只能回去,这么简单的事情,还用我教给你?”

    郭权说完,他的手下全都惊呆了,他们跟着郭权好几年了,郭权是一个崇尚进攻的将领,他甚至敢带着几百个人进攻数千敌人,现在到底怎么了?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到千米之外的战斗,他竟然说跟丢了?很多憨直的军士看了看战场又看看郭权,来回看了几次,郭权看到这群手下的傻样,怒火又升了上来。

    他崛起的时间太晚,因此嫡系手下都是些别人挑剩下的货色,这也太蠢了。难道他们不长脑子?他们比得上胡校尉的手下嘛?没看见胡校尉手下的纯羯族骑兵都快顶不住了,他们冲上去岂不是送人头?他好容易赞了这点家底容易嘛?

    “我们走。”郭权没好气的说道,他不怕手下人出卖自己,因为这些家伙的家人都要靠自己吃饭,而且一旦他们背叛自己,那么在石勒手下就不用混了,羯族人最恨出卖主人的人。

    看着扬长而去的骑兵,随时准备拦截他们的一千五百铁血骑都愣住了,他们当然听不到郭权的话也不知道郭权的想法,但是他们一撤退显然就是示弱,能够把羯族人吓退这就是一种荣耀,这些铁血骑都狂嘘了起来。

    在不远处的胡校尉看到这一幕勃然大怒,他又不瞎,怎么会看不到郭权他们,他满本来心的感激,认为郭权是来帮自己的。说实话,他没想到这一支并州军如此的难缠,看着手下一个个倒下去,他虽然从来不知道绝望是什么意思,一个羯族勇士不允许绝望,但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在心底升起了悔恨的心思。他知道桃豹将军分析的没错,并州军这么点人就围困襄国城,的确是有他们的依仗,并州军强悍的战斗力就是依仗,他不应该听郭权挑拨,他只是个校尉,眼力差得远,要不然人家桃豹怎么是将军呢。

    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一些希望,这希望就是除了他们这一千五百人之外的三千五百骑兵,他不相信自己会被放弃,但是郭权的行为彻底摧毁了他的侥幸,如果现在郭权在他身边,那么他会毫不犹豫的宰了郭权。

    除了胡校尉,其余的羯族骑兵也都不是傻子,他们也从满怀希望掉到了绝望,这种大起大落的撞击,让他们士气迅速低落。但是与之相反的就是铁血军的士气大涨,这一涨一降对羯族人是致命的打击。

    胡校尉看到不远处虎视眈眈随时准备支援的一千五百预备军,他立刻就想下令撤退,如果再不离开,那么他很可能全军覆没。羯族人从没有一次被歼灭过超过千人的骑兵,他不希望成为第一个。

    不过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一个拿着长槊的男子,如同战场上的幽灵一样悄悄来到了他的身边,这个人正是利用八卦步杀出重围的楚云,楚云手里的长槊带着寒光朝着愁眉不展的胡校尉刺了过去,胡校尉根本没有发现。

    “校尉小心。”几声惊吼惊醒了沉思中的胡校尉,他的贴身亲兵却看到了楚云的长槊,他们全都拼了命的放弃了各自的敌人,朝着楚云杀了过去,但是很可惜已经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