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驻扎在襄国城外,他一点都不着急,两路军队进展神速,郭勇的一路已经攻破了两个县,而鲁忠的一路也已经邯郸,邯郸县令已经准备投降。

    就在铁血军三路都顺风顺水的时候,驻扎在魏郡邺城的石虎知道了并州军入侵的消息,他不等请示,直接带着驻扎在邺城的大军杀向了鲁忠的骑三旅。

    石虎此人当真是天生的将才,他被刘琨送还给石勒的时候才十七岁,这家伙从小就表现的残忍得没有限度,军中都以他为祸患,石勒告诉母亲说:“这个小子凶暴无赖,假如军队的人把他杀了,有损声名,还不如自己来除掉他。”石勒的母亲说:“快捷的牛在牛犊时,大多都会把车弄坏。你稍微忍耐一下!”

    于是石勒没有杀了石虎,石虎随着石勒这区区一年多的时间就表现出了他的军事才能,石虎擅长射弓骑马,骁勇为当时第一。石勒任命他为征虏将军,石虎每攻下一座城池,就屠杀一座城邑,很少有遗留下来的人。但是驾驭部下却严厉而不繁琐,没有谁敢违反,指派他去攻战征讨,所向无敌,石勒于是宠信任用他。

    在去年四月,石勒派石虎攻打邺城,邺城溃败,刘演逃奔廪丘,三台的流民全部向石勒投降。石勒让桃豹担任魏郡太守进行管理。过了一段时间,又让石虎代替桃豹镇守邺城。

    石虎担任魏郡太守之后,依旧表现的异常残暴,但是因为石勒对他很看重,所以众人只能忍耐。但是他虽然为人残暴,但是统军却有方,石勒让石虎驻扎在邺城,主要就是为了防备匈奴汉国,别看石勒是接受刘聪的领导,而且面对刘聪也算是恭恭敬敬,但是不管是刘聪还是石勒都知道他们都想致对方于死亡。

    刘聪怎么可能不知道石勒又不臣之心,石勒可是把对他父亲和他自己忠心耿耿的青州刺史王弥给杀了。而石勒也知道刘聪不放心自己,只不过刘聪再跟长安朝廷打得火热,没时间管自己,甚至还要自己拖着他们来自北边和南边的威胁,而石勒的实力也没有大到挑战刘聪的地步。别看刘聪的匈奴汉国已经出现了颓势,但是依旧是现在天下最强大的势力。所以双方现在看似和谐,实际上都只是被迫妥协而已,而石虎驻扎在魏郡,就是防备匈奴人的第一道的防线。

    而对于并州,对于楚云,石勒是看不上眼的,他根本不相信并州有什么威胁,因此在并州和翼州交界线上他并没有任何防备,就算是武安城里的几千人手,也只是他收编的汉人部队,根本没有羯族人的身影,这也是楚云为什么有胆量进攻翼州的根本原因。但是石虎手下的人却有一只战斗力极其强大的本族骑兵。

    羯族人是晋朝周围少数民族中唯一的一支白种人的族群,他们深目、高鼻、多须,跟后世的欧美人长得很像,他们也的确是从中亚欧洲迁移过来的民族。他们身材比起汉人普遍高大,高大的身躯提供给他们更强的战斗力,这些人身披锁子甲,骑着高头大马,凶狠好斗,战斗力极其强大。石虎手下就有一支一千人左右的纯羯族骑兵,他们在石虎的怂恿下极其好斗,而这一次石虎支援邯郸,带的就是这一千人,别看他们人少,但是战功赫赫。而在这一千人身后,还跟着数千仆从骑兵,他们大都是投降的汉人军队和杂胡军队。

    骑三旅的鲁忠并不知道他迎来了这辈子最强大的对手,他正摩拳擦掌的准备拿下邯郸,邯郸虽然只是一个县城,但是在整个翼州却十分的有名的大城,邯郸曾经作为战国七雄之一的赵国的都城,在翼州很多人心里都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拿下邯郸,就是楚云给他的最终目标,楚云的监察司早就知道邺城有石虎驻扎,因此邯郸城就成了抵抗魏郡支援的桥头堡,他必须拿下邯郸,并且牢牢的钉在这里,等铁血军彻底搬空广平郡。

    这可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当年楚云搬空了洛阳和河内,是因为两地的军队都被消灭了,而广平显然不是,不说魏郡的部队,就是在广平郡的襄国城,也有上万的大军驻扎,不过就是因为石勒的家人和物资都集中在这里,因此让襄国的部队投鼠忌器不敢出城,但是一旦石勒下达了命令,襄国的军队绝对会让楚云十分难受。

    不过好在邯郸的县令已经送来了降书,而且赵虎的两千步兵也随后赶来,只要抢先拿下了邯郸,那么楚云的计划还是能够平稳进行。

    “还有多少里?”鲁忠从武安赶到邯郸也不算近,他连续赶路,因为顾及他们身后的步兵,所以并不是很快。邯郸并不属于广平,而是属于赵国郡,这个赵国可是历朝历代皇子皇孙的封地,远的不说,八王之乱的赵王伦的封地就在这一片,要不然怎么叫做赵王呢。

    当然这些都随着天下大乱而消失了,赵国郡和广平郡都被石勒划归到了魏郡的治下,因此在石虎看来,这是并州军打脸自己,他才会这么激动。不过楚云却依旧按照晋朝的划分,把这里看做赵国郡。当然这些都无伤大雅。

    “禀告旅长,还有三十里。”斥候立刻禀报,鲁忠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但是却不知道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邯郸县的县令已经投降,自己两千骑兵,身后还有两千步兵,足足四千大军是铁血军三路里面人数最多的,石勒领着大部分手下下去了翼州,因此鲁忠实在是想不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不过鲁忠还是准备提前前往邯郸,他也没必要跟步兵一起,三十里的路,如果速度快点,那么不出一天就能到达。

    当鲁忠决定加快速度的时候,邯郸县已经全部戒严了,邯郸县令叫做苏法是翼州大族苏家的子弟,这个苏家是典型的墙头草,谁来投谁,因为石勒当年来到翼州之后,苏家投诚的早,所以被任命为了邯郸县令。苏法虽然投降了石勒,但是其实心里是看不去石勒的,因此当并州军到来,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就又投降了。

    其实苏法并不知道,此并州军并非他认为的并州军,苏法认为是并州刺史刘琨刘大人,刘琨的名声在世家中非常的好,他待世家非常的宽容,而且对世家子弟非常看重,他看重手下的出身,这让身为世家一份子的苏法很有好感。而且刘琨官位极高,且跟朝廷关系密切,深受朝廷的看重,他推荐的人,朝廷几乎不会拒绝,因此这对年仅不惑之年且醉心权势的苏法很有吸引力。

    当然如果苏法知道这次来的并州军不是刘琨,而是楚云的话,他绝不会这么轻易的投诚。楚云在世家中的名声很一般,不光是因为他们楚家名声不显,更是因为楚云曾经以叛国的罪名,抄查了洛阳的十几个家族,楚云此举虽然有理,但是也让其余的世家心寒,世家之间通婚很多,他一次灭了十几个家族,起码能得罪几十个,推而广之,几乎天下所有世家对于楚云的态度极其冷漠。

    在白天的时候,苏法正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并州军打到来,按照约定他并没有关闭城门,只不过是戒严全城而已。但是突然一股骑兵在邯郸众人毫无反应中就杀进了邯郸,苏法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咯噔一声,他刚想出去看看,一队身材高大的骑兵就冲了过来,连说话的机会都没给,苏法就死在了弯刀下。

    随着苏法的死去,这一千余骑兵在邯郸城大肆杀戮,也多亏的东门没有敌人守卫,邯郸的民众逃出去了不少,但是更多的被这股骑兵杀戮殆尽。这股骑兵正是石虎带领的羯族骑兵,石虎带兵的特点就是每攻破一个城池就屠城,因此不需要他的命令,他的手下就行动了起来。

    石虎享受别人的惨叫,在如此血腥的屠城中,石虎却在邯郸县衙安静的吃着烤羊,县衙前院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尸体,但是县衙后院却安逸的很,这安逸的环境跟邯郸城民众面临的杀戮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他的几个贴身护卫小心翼翼的伺候着这一个二十岁都不到的小主子,他们几个对石虎发自内心的恐惧,因为石虎想一出是一出,本来石勒特意派给他的几个护卫,都因为没有完成石虎突然冒出来的命令和想法而被石虎杀死了,甚至那几个护卫的家人都没有放过。因此别人认为跟着石虎是个好差事,但是在他们眼里,却是随时在地狱门前打转。

    “将军,现在邯郸已经被彻底占据,不过因为这群小子杀过瘾了,东城门忘了关,跑出去了不少人。”一个校尉一脚把县衙前院当着自己路的一具尸体踢飞,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他叫石佛,自诩为石虎的心腹,因此说话大大咧咧的,石虎对他也很好,一路提拔到了校尉,在他看来不就是跑了几千贱民嘛,石虎应该不会难为自己。石虎把石佛任命为这一次行动的统领,而石佛自认为干得不错,一点小事,他并不认为自己会受到惩罚。

    石虎听完手里翻着烤羊的动作都没停下,他虽然只有二十岁不到,但是也稀稀拉拉的长起了胡须,他的双眼十分深邃,平常的玩世不恭,到了战场上就被收了起来,这也是他百战百胜的原因。他知道自己的叔叔石勒不喜欢自己,因为自己残暴好杀,但是这也是石虎改不了的,他从小父母就不在了,他经常被人欺负,于是就养成了悍勇好斗的性格,每当看到敌人的鲜血,石虎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当然这是一种心理疾病,但是在古代是没人会医治的,石虎也不需要别人医治,因为每当这个时候他都很兴奋很喜悦。

    这个叫做石佛的校尉看到石虎没责怪自己,于是像往常一样坐在了地上,看着架子上的烤羊,等待着石虎的赏赐。羯族人的名字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但是因为石勒他们这个首领,因此羯族人中很多人都跟着姓石,当然跟石勒没有一点关系。其实石虎在不犯病的时候对手下还是不错的,再加上石佛跟着石虎有半年时间了,石虎对自己都很温和,平时也没有什么尊卑,这也让石佛失去了一个下属对上司的敬畏,当然胡人都是这个性格,成吉思汗还经常和手下牧民载歌载舞呢。

    石虎看着羊羔烤成了金黄色,点了点头,然后抽出腰间的匕首割了一块扔给了早就垂涎三尺的石佛,自己也拽下一个烤羊腿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浑然不在乎油脂都滴在了自己的身上。

    “石佛你跟了我也有大半年了吧。”石虎一边吃着烤羊腿一边闲聊一样的问道。

    “是啊,将军,我爹跟着大将军出生入死十几年,他看我也不小了,就求大将军把我安排进将军的身边,到现在半年多了。”石佛一边大口大口的吃着羊肉,一边含糊的说道。

    “恩,我这些日子待你如何啊?”石虎问完,石佛就大声的说着石虎的好处,他倒是真心的,石虎待他真得是不错。

    “好,既然这样,那么我让你帮我个忙,你愿意嘛?”石虎撩起衣服擦了擦手,石佛也不疑有他,立刻答应。

    他正要问石虎需要自己做什么,就突然觉得自己飞了起来,然后就双眼一黑,彻底的死去了。看到石虎突然杀死了石佛,他手下的侍卫都大惊失色,但是每个人都深深地低着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石虎双眼变得通红,他有一种杀戮的快感,他想把自己身边的所有人都杀死,但是他最后的智商让他忍住了,他摆了摆手所有人都如遇大赦的走出了屋子,许久石虎的声音才传了出来。

    “把石佛的脑袋宣示全军,告诉这群小子,可以杀人可以抢女人,但是谁完成不了老子的命令,那么就是这个下场。另外告诉他们,谁也不准杀人了,把城里的人都赶回家里,把邯郸城打扫干净,另外传我命令,命令侯校尉带三百人出去把逃走的人往东边赶,不要让他们向北。”石虎下达完命令,立刻有人前去传命,两个护卫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把死不瞑目的石佛的首级拿了出去。看着石虎依旧在大口大口的吃着羊肉,两个人浑身发寒。

    鲁忠当然不知道邯郸城里的事情,因为石虎的缜密,他也没有遇到半个从邯郸城逃走的人,鲁忠觉得心里越来越紧张,就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他安排了五十多位斥候,全面勘查着前面的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他不知这种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换成楚云,他会立刻停下甚至掉头撤走,这就是后世常说的第六感,也是一些战场上的将军都会具有的,他们一旦遇到危险就可能是兵败身死,因此他们跟楚云这种把脑袋绑在裤腰带上的武者一样,都有一些特殊的感应。

    不过鲁忠却不敢回军,楚云制定的计划,他们奉为圣旨一样,就算是死,他们也不敢违背。楚云严令鲁忠必须牢牢占据邯郸,这关系到楚云的全局计划,鲁忠知道自己的任务的重要,因此前面是刀山火海,他也不会退缩。

    在襄国城外,楚云已经带着三千铁血军驻扎了快一周了,他耐心好的很,郭勇进展神速,顺着漳水连下好几个县,而张彤也指挥着大肆搬迁一切他们看到的,不管是物资还是人员,已经有几万人陆陆续续的开始朝着上党郡迁移,襄国人口众多有二十多万,但是并不代表哪个城池都有这么多人,楚云估计,他们攻占下来的几个县加起来也就是十万人左右,这里过去发生过多次大战,虽然石勒多次补充,但是也远不到全盛的时候,能有这么多楚云就很高兴了。

    石勒可是花费了好几年才让翼州慢慢地恢复,楚云直接釜底抽薪,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在紧挨着上党郡的广平郡制造一块人为的无人区,成为石勒跟自己的缓冲区,这样楚云就能够有时间掉头去对付凉州张家父子,楚云早就把黄凯派去了凉州,可见楚云对凉州的重视。楚云短时间想要击败匈奴汉国和石勒都不可能,因此他只能全力扩大自己的战略纵深和实力,凉州就是楚云从一开始就看上的地盘。

    在襄国总览朝政的夔安也得到了消息,铁血军跟蝗虫过境一样吞噬着他们见到的一切,夔安坐不住了,如果广平郡被搬空了,那么他这些个留守的人都没好果子吃,要知道石勒可是把这里当成他的腹地建设了好多年。一旦心血付之一炬,夔安实在不敢想象石勒会怎么对待自己。石勒虽然看起来心胸宽阔,从善如流,但是绝不是个妇人之仁的人,他们十八骑当年结义为兄弟,发誓同生共死,但是那几个当初背叛石勒的现在不都成了一堆枯骨了嘛?夔安打了个寒颤。

    “传我命令,让桃豹将军和郭权将军前来见我。”夔安虽然没有收到石勒的命令,但是却不得不有所行动了,夔安实在想不明白,并州军怎么可能在他们最虚落的时候攻击他们,张宾不是说并州不会轻举妄动嘛?但是现在他们为什么会进攻?不管怎么说,现在他都必须一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