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听到后大喜,钱没有白花,这个刘定真的把自己当成了自己人,这可是一个重要的棋子,能够打听到刘琨最隐秘的一些消息。楚云决定继续加强跟刘定的关系,这些暂且不提,刘定接下来的话让楚云瞠目结舌,他本来以为朝廷大肆封官是昏了头,这跟刘聪在平阳大肆封官的结果差不多,都是败坏了朝廷的制度和威信,但是没想到朝廷隐藏在封官之下的竟然是这么一个泼天计划。

    朝廷命令琅琊王司马睿率兵二十万直攻洛阳,命令刘琨统帅鲜卑人和楚云出兵攻击平阳,命令幽州王浚出兵牵制石勒,命令凉州出兵跟朝廷一起夹击平阳。

    楚云惊呆了,朝廷的野心之大,计划之缜密,完全超出了楚云的意外,如果各军能够配合,匈奴人说不准真的能够一举被击溃,朝廷恢复故土的可能性很大。楚云被这一计划深深折服了,就是不知道这计划是谁制定的,真是当时之大才,可惜刘定并不知道。

    但是楚云恢复过来一细想,就知道这个计划完全没有可行性,司马睿在南边清除异己扩展自己势力,他怎么可能听从朝廷的号令。他在南边比皇帝还舒服,一旦北伐成功,那么他的地位就没了,他可能干吗?

    幽州王浚和石勒现在眉来眼去,而且他连百官都任命了,他想着想当皇帝都想疯了,他肯听朝廷的命令才怪。

    西凉张轨不好说,但是人家西凉王当得好好的,帮着朝廷抵抗匈奴人,他们可能做,但是帮着朝廷击败匈奴人,还是洗洗睡吧,他们帮忙成功了,能有什么好处?

    至于刘琨可能会做,但是他有这个实力吗?就算是请来了鲜卑人,但是鲜卑人会出力气吗?匈奴人在前面顶着,他们才能捞到好处,匈奴人败了,那么下一个目标是谁?

    至于楚云,呵呵,他的伤还没有恢复。

    楚云虽然在并州任职,但是还是第一次来到晋阳城,晋阳这一座州城实在是让楚云大失所望,一路上太原郡的农人都面黄肌瘦,双眼麻木,来到了晋阳也不例外,与之相反的就是不少世家子弟鲜衣怒马的四处游荡,让楚云十分不爽。

    楚云也没有多少游玩的心思,他把手下安排在了城外,就跟着刘定前去拜见刘琨,这也是两个人一年多之后的第一次见面。

    晋阳刺史府改成了大将军府,当真是尽显高门大户的风范,刘定先去通报,楚云在偏厅足足等了半个时辰都没见刘定返回,跟着楚云一起来的郭勇大怒,但是楚云却不让他声张,郭勇也只能强忍了下去。

    又一刻钟的时间,楚云才被一个管家模样的人领着往正殿走去,这个管家一副高傲的样子,让郭勇的怒火更胜。

    “大将军和诸位大人都在里面,你自己进去吧,你这个下人就不用了。”管家指着郭勇说道。

    “这个不是下人,而是朝廷册封的校尉。”楚云声音一沉,郭勇面露感激。

    “穷当兵的而已,什么狗屁校尉。”谁知道管家嗤笑了一声,不在意的说道。

    “你说什么?立刻给我的人道歉,否则老子宰了你。”楚云大怒,浑身的煞气朝着这个管家涌了过去,管家只是个普通人,怎么能够抵达楚云杀人如麻的煞气,立刻瘫坐在了地上,竟然连尿都吓出来了,郭勇面带不屑的看着此人。

    外面的情况终于被屋内的人注意到了,一个满脸阴沉身着华丽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这个管家仿佛看到了救星,屁滚尿流的跑了过去,对着男子哭诉了起来,当然他只会说楚云无理在先,但是青年男子却面色不动。

    “这位就是楚郡守吧,下人没有规矩,让楚郡守见到了,来人给我把这个狗奴才拉出去重打二十棍子,然后赶出大将军府。”男子缘由都没有听,直接下达了命令,虽然这个管家不是个好东西,但是这样不问青红皂白的就下达了命令,这不是让楚云陷入了被动嘛?他就算是有理也说不清楚了,一个仗势欺人的名头起码跑不了了,楚云上下打探着此人,没有说话。

    “哦,忘了自我介绍了,在下刘群,家父正是楚郡守的上官刘大将军。”楚云心里冷笑一声,他算是明白了,这一切都是他们设定好的,这是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啊,自己跟刘定交好肯定让这个二公子不满意了,但是还是热情的和刘群互相认识了一下。

    楚云让郭勇在此等待,一会有人会带领他去该去的地方,而自己则跟着刘群走进了正殿,刘琨坐在正座上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他两侧几十个人同时看向楚云,这些人大部分楚云都不认识,有一些都是楚云从雒阳郡和河内郡扔给刘琨的世家族长,这些人看到楚云眼里都是憎恨,楚云却旁若无人的走向了刘琨,躬身行礼。

    “大将军,卑职上党郡郡守楚云拜见。”楚云也没有说自己的其他官职,只有上党郡郡守是刘琨赐予的,他这么说是在表达对刘琨的感激和亲近。果然听到楚云的话,刘琨笑着睁开了眼睛。

    “惟忠(刘琨给楚云起的字),一转眼已经一年多没见了,听到你的战绩,老夫很欣慰啊,如果天下多几个惟忠这样的人才,何愁天下不平啊。”刘琨感慨了一句。

    “大人,云不敢贪功,这都是大人的识人之明,朝廷有大人在,天下早晚承平。小子在河内郡一战身负重伤,因此现在才来拜见,实在是惭愧不已。不过今天见到大人风采依旧,云不胜喜悦。”楚云说完,刘琨哈哈大笑。

    “惟忠不必自谦,你也是为国尽忠,看你面色苍白脚步无力,应该是还未痊愈,就坐下说话吧。”刘琨指着他左下方空着的位置说道,古人以左为尊,这个位置就是最尊贵的一个位置了,楚云也不客气拱了拱手过去坐下了,这一幕让殿内的众人都嫉妒不已。

    “大将军,去年在您的指挥下,我并州军队收复故都,实在是大快人心,我们一起举杯为我并州取得的成就干一杯吧。”跟楚云不对付的原并州主薄,现在的大将军府右司马、晋阳令贾楠开口了。一开口就把楚云的功劳变成了并州刺史府的功劳,楚云看了一下众人也纷纷赞同,心里冷笑一声,也不说话,拿着筷子吃着桌子上的菜肴。

    刘琨扫了楚云一眼,也没有纠正,他端起酒杯跟众人喝了一杯,气氛热烈了起来,贾楠却没有放过楚云的意思。

    “楚郡守为什么不共饮此杯,难道刚才贾某说的话不对嘛?”谁都知道刚才贾楠说的话就是胡扯,功劳跟他们有个屁关系,但是所有人就像看着楚云出丑。楚云才多大了,他们都混了大半辈子了也没有楚云这么高的职位和功劳,再说楚云虽然是世家子弟,但是跟他们都不熟,他们也没把楚云当成他们的一份子。

    “在下有伤在身,不能饮酒。”楚云看都没看贾楠一眼,这让贾楠觉得受到了轻视。

    “大将军,既然如此,何不体谅一下楚郡守,让他来晋阳养伤?不过上党郡重地,不能不派人镇守,我觉得二公子才能卓绝,足堪重任,大将军觉得如何?”楚云恍然大悟,怪不得刘群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原来是看上了自己在上党郡的家底,让你们前去,你们就不想想能控制了局面嘛?听到其他人纷纷赞同,楚云怀疑这是刘琨的注意,楚云心里很愤怒,原来真的是鸿门宴,那好啊,你们这群垃圾我倒要看看还怎么玩,老子陪你们。

    楚云一点都不担心,大不了一拍两散,自己现在虽然没康复,但是刘琨亲自出手也别想击败自己,自己逃出去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城外有自己的三百骑兵,一旦出了城,自己就是天高任鸟飞。

    看到楚云根本不搭理自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贾楠不光没有愤怒,反而在心里窃喜,他觉得楚云这是认怂了。他准备趁热打铁,二公子不是说过,他能成功,就任命我为上党郡郡丞嘛?自己现在虽然是右司马看起来位置很高,但是手下没几个人啊,太原郡也就是几万人口,怎么比得上上党郡。

    “温司马你觉得如何?”贾楠看向他对面的温峤,别看他是右司马,但是两个自己也比不上一个温峤,何况温峤是左司马在他之上,而且听说温峤跟楚云有仇,这才想拉上温峤。

    温峤心里大骂,这真是无妄之灾啊,自己老老实实坐在这里怎么祸从天降,他对楚云害怕到了骨子里,他不想招惹楚云啊,贾楠这些人都没去过上党郡,以为楚云是运气好才能成功的,但是他却知道一些内幕,虽然也只能管中窥豹,但是已经让他很心惊了。

    温峤看了一眼自己不远处稳如泰山的楚云开口了:“上党郡是并州门户,也是牵制匈奴人的桥头堡,我觉得这个位置十分重要,二公子虽然才能高绝,但是似乎没有掌兵的经验。当然一切还要看大将军的意思。”温峤一推二五六把事情直接推给了刘琨。楚云看了温峤一眼,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偏袒了自己,虽然还是尽可能的平衡,但是也算是帮楚云说话了,果然听到温峤的话,刘群的脸色更加阴沉,贾楠等人也都面色不好。

    “温司马此言差矣,当时在河内的战斗我亲身经历,匈奴人虽然人数占据了优势,但是也是上党兵马好运,竟然正巧射杀了匈奴人的统领公师豹,他们这才能取胜,后来更是凭借城池防守而已,我并不觉得刘二公子就没有这种本事。”一个从河内郡迁移过来的世家家主站起来说道,他家的粮食被铁血军搜刮一空,又被铁血军强行迁移到了这里,他的宠妾因为长途跋涉,一尸两命,他对楚云憎恨的很,因此毫不犹豫的睁着眼说瞎话了,那场战役他能亲身经历?那么在双方斥候下他早就死了,他拿什么亲身经历。

    不过他作为“当事人”一番言语,让其他人纷纷的支持起来,殿内几十人除了寥寥几个,其余人竟然纷纷支持刘群接任楚云的位置。

    刘群也心思热烈了起来,本来他就觉得自己才华很高,只不过父亲为了避嫌才会压制自己,现在给了他独领一地的平台他肯定能够做好,本来他还只是让贾楠尝试一下,不行拉倒,现在看到这么多人支持自己,他的心膨胀了。

    “二哥,你这么做就不对了,上党郡本来就是父亲答应楚惟忠的,你们怎么能这样?”看不过眼的刘定小声说道。

    “混账,朝廷官员任命又不是固定的,朝廷根据事情变化,调整一下也很正常,楚惟忠身体不适,等他身体好了,朝廷自有新的任命,我们这也是为了他好。”看起来刘定很怕刘群,虽然满脸的不甘,但是也不敢再说话,他歉意的看了楚云一眼,埋头喝起了闷酒。众人不管出于什么心思,又纷纷开口支持,刘群更是觉得十拿九稳。

    “诸位,群虽不才,但是群却有信心,务必会统领好上党郡,让匈奴人不能越雷池一步。”一激动,刘群认为自己已经成为了上党郡郡守,但是他话没说完,刘琨就开口了。

    “住口,惟忠的才华岂是你能比肩的,既然你那么有才能,那么你就去虑虒担任县令吧。惟忠的功绩不是你们能抹杀的,他做了些什么,你们不清楚,我却知道。今天是为惟忠召开的庆功宴,大家不要偏题,惟忠我敬你一杯,你以水代酒就可以了。”刘琨一开口就训斥了刘群,这也让楚云明白,刚才的事情不是刘琨的主意,应该是刘群的,楚云也松了一口气,他不想跟刘琨闹翻了,他也很尊敬刘琨。虑虒县可是一个很偏僻的县,虽然在太原郡内,但是却是最靠北的县城,刘群去了之后,就没心思给自己找麻烦了。

    接下来宴会照常进行,不过刘群等人怨毒的眼光一直没离开楚云,楚云也毫不在意,刘琨爱好依旧没变,歌舞酒令什么的都来,楚云因为受伤,加上也不受待见,所以没人来搭理他,楚云也无所谓,足足三个时辰,众人才尽兴而去,而楚云则被留了下来。

    “大将军。”楚云在众人复杂的目光下留了下来,刘琨甚至连自己的几个亲信都没有留下,两个人来到了一处偏殿,刘琨让下人全部撤走,才跟楚云对面而坐,楚云给刘琨行了一礼,刘琨却没有说话,他看着楚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久刘琨才开口了:“惟忠,我到了现在不得不承认当年我看走了眼,当年我认为你只是一个凭借族荫的好运小子,虽然练兵有一些心得,但是我却不认为您能够做出什么成绩。但是没想到啊,你让我惊喜了,莫含是你的人吧?虽然他每个月都会给我送一些上党郡的消息,但是老夫这么多年不是白活的,在他离开晋阳之后,我就知道莫含早就成了你的人,他给我传递的消息都是偏袒你的,即使在表面上他依然表现出一副和你有仇的姿态,但是莫含我太熟悉了,我了解他,他不是小肚鸡肠的人。”

    刘琨说完楚云一愣,他倒是没想到刘琨看出了莫含跟自己的关系,平时楚云很注意掩饰的,但是在刘琨面前楚云也没有否认,当然也否认不了:“大人英明,莫先生的确是我的人,他写给大人的信,我都知道。”

    刘琨听到楚云承认神色更是复杂:“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他还是有些不甘,他没想到自己堂堂并州刺史、大将军,竟然不如楚云会笼络人心。

    “就在我们第二次见面,他前往太行山找我的时候。”楚云诚实的回答。刘琨闭着眼脸上带上了一丝悲哀,他这是为了自己悲哀,没想到,他很看好的莫含跟楚云第二次见面,还是奉了自己的命令去招纳楚云的时候,莫含就已经背叛了自己。

    “大人,莫先生并没有出卖大人的意思。”楚云刚想解释,刘琨就摇了摇头打断了。

    “不要说了,莫含我比你更了解,他有才华有野心也有眼光,事实证明他是对的,不是嘛?”刘琨自嘲地说道,楚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只能沉默不语。

    “惟忠,老夫不是生你的气,只是有些为自己悲哀,我奉命镇守并州十几年,屡战屡败,甚至要不是鲜卑人连老巢都丢了,最终还是在惟忠的帮忙下,晋阳恢复了一点生气,否则我还在阳曲苦苦挣扎。惟忠这辈子老夫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发现了你,每一个时代都有几个时代的宠儿,他们的光芒能够艳压群芳,而你就是其中之一,我已经上表朝廷,请求把自己的并州刺史的职位转赠给惟忠,老夫还是听听曲填填词足矣。能够拯救天下,再塑乾坤的非惟忠不可啊。”刘琨说完楚云吓了一跳。

    ps:感谢书友苏kaiwei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