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晋西河郡,治所离石城。(书=-屋*0小-}说-+网)领9县:离石、中阳、平周、蔺县、圜阳、圜阴、平定、广衍、美稷。其中平周因为地理原因,匈奴人和汉人经常交战,已经成为了一片白地,而且城池已经毁坏,百里无人烟,平金谷就是在西河郡平周县境内。

    离石县去年被铁血军占据,在铁血军第一次到来的时候,离石城的豪族毛家和林家就双双归顺,毛家跟着大军前往上党郡,现在毛家家主已经成为了骑兵预备旅的旅长,而林家自愿驻守离石城,离石城被林家全力修葺之下,已经恢复了坚城的风采。因为林家的驯服,楚云也看在眼里,他任命林家家主林俞为离石县县令,协助刘壁。刘壁理顺了离石城之后,在天寒地冻的正月,带着林家给予的向导和数千的大军,悄悄的出了离石城。

    在冰天雪地之中赶路对军队和指挥官的要求是极高的,稍有不慎就是全军覆没的下场,不要说是人,在零下一二十度的环境中,就算是动物都知道躲在自己的洞里瑟瑟发抖。但是偏偏,在西河郡就出现了一只特殊的队伍,这支队伍默然无声,仿佛一群傀儡一样默默地行进着,在洁白的天地间形成一道长长的黑线。这正是刘壁和骑一旅的旅长方大山带领下的二千骑兵和两千步兵。二千余骑兵牵着马默默地走在路上,马匹身上都挂满了白色的冰棱,在这种天气下,想要策马狂奔是不要命。而他们身后的二千步兵也都紧紧的背着兵器物资一步步的赶路,铁血军成军虽短,但是光着吃苦耐劳的特性,就不差于其他天下强军。

    而在离石城往南通往中阳县的道路上,步四旅的旅长房艾也带着一千余步兵默默的行军,他们比起刘壁他们这一支朝北行军的大军好多了,因为他们的目标只是在几十里外。房艾大骂着刘壁在这种天气下行军的脑残行为,丝毫没有一点世家子弟的气度,他虽然嘴上骂的恨,但是只是变相的给手下打气,他也知道稍有不慎,在这个鬼天气下就可能发生大灾难。不过好在他们的目标已经很近了,斥候在一个时辰之前就被放了出去,而且监察司也会帮忙,他们过不了多久就能在屋子里烤火取暖了。

    “旅长,斥候回来了。”虽然房艾他们这些旅长都被任命为了校尉,但是军中还是愿意称呼他们都督楚云为他们取得名字旅长,房艾眉毛上已经挂满了霜雪,他用袖子擦了一把脸朝远方看去,几个赤红色的身影出现在眼帘,他的嘴上挂满了笑容。

    中阳县中匈奴人任命的县令根本没有任何防备,中阳县就被攻陷了。因为中阳县的位置是西河郡最靠近平阳郡的,因为位置重要,所以匈奴汉国任命了一个校尉担任中阳县县令,他招募了几百人的胡人,在这里称王称霸。离石城两个汉人家族太强大,他不敢招惹,但是在中阳,他就是土皇帝,中阳县令一直认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匈奴人,得到这个地盘他洋洋得意,但是没想到眨眼之间自己就成了俘虏。

    房艾是世家子弟,他对胡人就是一个态度——杀,于是这个自认为的匈奴聪明人连房艾的面都没见上,就跟他的几百个手下一起去见了阎王。中阳县一夜之间就换了主人,因为距离离石城不算太远,两个城互为犄角,防御力大增。但是这一变故匈奴人还毫不知情。

    而相较于房艾的轻松,刘壁和方大山就艰苦多了,他们朝北进攻,不说距离更远,而且越往北环境越恶劣,再加上越往北城池内的胡人越多,相较于汉人的温顺,胡人就暴躁多了。

    当刘壁和方大山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蔺县城下之后,他们竟然被发现了。看着蔺县的城门关闭,两个人欲哭无泪,谁让他们目标更多,距离更远,更容易被发现呢。

    蔺县不像是离石城汉人占了一大半,这里胡人为主,虽然不是匈奴人最多,但是不管是哪个民族的胡人对汉人都不是很友好,这里也是养马为主,几个胡人马场主管理着蔺县,他们聚集了上千人对抗刘壁的大军,这个天气,想要攻城简直就是儿戏。

    胡人派出人接触刘壁让他们离开,刘壁眼睛一转,就有了主意。刘壁就告诉蔺县的胡人,自己是奉刘琨刘大人的命令前往云中郡的军队,不过天寒地冻走错了方向,希望能够买一些粮食,城内的胡人虽然有些迟疑,但是也不想贸然跟正规军作战,他们拿出了一些食物,刘壁等人吃完竟然真的起军北上,胡人一直派人跟着他们,刘壁等人足足走出去了三十几里,城内的胡人才放下了心。

    当蔺县城门一开,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之后,刘壁藏在雪地里的三百人趁机杀出抢占了蔺县的东城门,胡人这才大呼上当。刘壁也不顾雪地骑马的危险,他命令方大山派骑兵支援。

    整整半天时间,三百人的突袭部队几乎伤亡殆尽,但是方大山的骑兵终于到来了,蔺县城迅速沦陷。蔺县的胡人几乎都觉得天塌了。虽也没想到没想到汉人这么狡猾,但是四门被汉人占据,他们想跑也没法跑,在他们看来,汉人肯定会进行血腥的报复。

    当刘壁率领其余的大军回来,这种担心到达了极点,而城内的汉人却都大喜过望,朝廷终于回来了。但是刘壁回来之后却没有大肆杀戮,他只是把六百多匈奴男女抓了起来,然后亲自宴请众多杂胡首领和汉人有威望的长者,他把所有的错都推到了匈奴人的头上,宣布所有人都是被他们蛊惑,此外不再追究,这让所有人大松一口气。

    他还任命胡人中有威望的一位羌族首领为县丞,并且在蔺县招兵,很快就招募了一千多人,这些人以胡人为主都精通骑射,刘壁以正规军的待遇对待他们,这一手让蔺县胡人迅速归心。

    他命令房艾手下一位步兵幢主带领六百人驻守蔺县,并且担任县尉,任命一位汉族长者为县令。然后他带领大军继续朝北进攻,蔺县的胡人纷纷请求为向导,而且为大军贡献了上千匹的马匹,刘壁的军队不管骑兵还是步兵几乎人人有马,而且他们人数不光没减少,反而增加了几百人,四千五百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向圜阳县。

    圜阳县没有多少警觉,半个月后刘壁大军突然杀将进圜阳,圜阳的人毫无反应,就被刘壁占据。刘壁留下一千大军驻守,马不停蹄杀向了圜阴县,不给圜阴县的人任何反应时间,短短三天之后圜阴县陷落。

    刘壁这才松了一口气,这里已经胡人占据了巨大多数,刘壁使用他在蔺县时候的老方法,利用怀柔的手段对付除了匈奴人之外的其他胡人,胡人迅速归心,他在当地招兵,因为只要他们有族人加入了铁血军,那么他们跟铁血军就成了一个利益集团,只能跟着铁血军共进退。刘壁大肆扩军,短时间方大山手下的骑一旅就扩张成为了六千人的超大规模,毕竟胡人没有不会骑马的,而他们参军可都是自己带着马匹。

    刘壁却没有招纳多少汉人,在这里汉人本来就少,招募过多,这些地方就全成了胡人,不利于他们的统治。

    刘壁在圜阳、圜阴两个县待了一个月,让胡人完全认可了铁血军,他们以后为铁血军圈养马匹,铁血军都会正常收购,这几个县很快就成为了不弱于上党郡马场的重要产马基地。

    当刘壁离开的时候,他留下了二千人分别驻扎在圜阳、圜阴两县,就是这样他手下的人比起出兵的时候还要更多,步兵全部留下了,方大山手下的骑兵却达到了六千五百多人。

    一个月过去了,虽然天气依旧寒冷,但是冰雪都融化了,他带着几千大军浩浩荡荡的杀向了这一战的最后一地平定县,平定县已经在长城附近了,汉人更少,他在平定县遇到了激烈的反抗。这些地方的胡人都野性未除,跟内地的胡人仰慕王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刘壁铁血的一面暴露了出来,他在平定大肆屠杀,几千大军几乎人人都陷入了疯狂,平定、广衍、美稷三个县的几万胡人被杀戮殆尽,铁血军的暴虐震惊了附近所有的胡人,胡人部落纷纷外迁草原,三县胡人几乎为之一空。

    刘壁把广衍、美稷、平定的几千汉人都迁移到了长城之内,这里的汉人几乎不下于胡人的彪悍,他招纳了一千汉人加入铁血军,另外留下了一千大军,守卫平定县,然后赶着上万匹的良马和胡人以及居多的骑兵浩浩荡荡的南返。

    在平定县的杀戮,不光没有让胡人痛恨,反而让很多小部落臣服于铁血军,铁血军骑兵以及达到了七八千人,这还是他每攻下一个县都要留下上千好手之后的情况。而且这些胡人比起汉人更精通骑术,回去略加训练就是上好的士兵,这一次刘壁雪月进军取得了巨大无比的战果。

    刘壁用了一个冬天二个月的时间,就把西河郡除了西凉张氏掌控的黄河西边的一片西河郡的领土之外的地盘全部掌控到了铁血军的手中。

    另外因为刘壁和方大山屠杀了几万胡人,让北方的生胡大为震恐,扬名于草原,似的草原上的胡人数年不敢越过长城。刘壁显示出了自己的才干,楚云也没有看错人,刘壁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反叛迹象。

    就在刘壁占据西河郡的时候,天下其他诸侯也没闲着,幽州王浚称帝之心昭然若揭,石勒假装投靠王浚,不断地派人奉劝王浚称帝,王浚派遣手下大臣王子春去襄国石勒处刺探,石勒把他强壮的兵士、精锐的兵器都藏起来,用老弱残兵空虚的府帐给使者看,郑重地向北拜会使者接受王浚的信。王浚送给石勒标志风雅的麈尾,石勒假装不敢拿在手上,而把麈尾悬挂在墙壁上,早晨晚上都恭敬地向它叩拜,说:“我不能见到王公,见他所赐的物品,就像见到他一样。”又派遣手下董肇向王浚奉交奏表,约定三月中旬亲自到幽州尊奉王浚为帝。

    而王浚的使者王子春也出卖了王浚,他告诉石勒说:“幽州去年发大水,百姓无粮可吃,而王浚囤积了一百多万粟谷,却不赈济灾民,刑罚政令苛刻残酷,赋税劳役征发频繁,忠臣贤士从他身边离开,夷人、狄人也在外面叛离。人人都知道他将要灭亡,而王浚毫无察觉,若无其事,一点没有惧祸之意,刚刚又重新设置官署,安排文武百官,自以为汉高祖、魏武帝都无法与自己相比。”石勒按着几案笑着说:“王浚确实能够抓到了。”王浚派的使者返回蓟地,都说:“石勒目前兵力阵势孤独衰弱,忠诚而无二心。”王浚非常高兴,更加骄纵懈怠,不再安排防务。

    王浚的骄纵让他失去了警惕,石勒则磨刀霍霍的准备彻底吞并幽州。

    这个时候汉中发生大乱,氐族人和汉人相互攻讦,最终氐族人失败,其首领杨难敌被驱逐,而汉中被张咸把这块地盘送给也是氐族人的成国国主李雄。成国是占据益州的晋朝附庸,西晋末年,秦、雍二州连年荒旱,略阳、天水等六郡氐族和汉人等不得不流徙至梁、益地区就食。元康六年,氐首领李特率民入蜀。他们入蜀后,由于地方官吏的贪暴和政府限期迫令流民还乡,流民领袖、略阳氐族李特等利用流民的怨怒,于301年在绵竹聚众起义。303年李特称大将军,李特及其弟李流死后,特子李雄继领部众,攻下成都,据有益州,国号为成。

    不过他们还是依附于晋朝,晋朝这个时候自顾不暇,也只能咬着牙承认了他们,但是这一次成国,又占据了汉嘉、涪陵、汉中等地,实力大增,他们几乎全据了三国时期蜀国的地盘,这让他们野心膨胀,不知道还听不听朝廷的命令。

    而且成国的国主李雄虚心而喜欢贤能,按照人的才能安排他们职任,他让太傅李骧在内管理教化百姓,李凤在外招抚怀柔,刑法政令宽大简明,监狱中没有长期不定罪的囚犯。兴办学校,设置史官。成汉的赋税、百姓中成年男子每年每人交纳三斛谷,成年女子减半,病人再减半。每户的赋仅仅几丈绢,几两绵。事情少劳役很少征发,百姓大多很富裕,新归附的人都免除徭役。这一系列的举动,让成国国力蒸蒸日上。

    长安小朝廷因为楚云的动作有了喘息之地,他们也不甘心被忽略,拿出了正统的至高道义大肆封官,以西凉张轨为太尉、凉州牧,封西平郡公;王浚为大司马、都督幽、冀诸军事;荀组为司空、领尚书左仆射兼司隶校尉,行留台事;刘琨为大将军、司空,都督并州诸军事。朝廷以张轨老病,拜其子为副刺史。并且楚云也有封赏,楚云的五品破虏将军被提升为了三品的征虏将军,虽然也是杂号将军,但是级别却大为提升,其余像是刘演等人具有封赏。

    不过楚云却有些轻蔑朝廷的举动,西凉张轨虽然表现的忠心,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跟司马懿一样为子孙铺路?他的几个儿子却都野心勃勃,朝廷这一举措让张家父死子继,这岂不是养虎遗患,荀组和刘琨也还罢了,幽州王浚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竟然还有提升,这算不算自掘坟墓?

    更可笑的是长安朝廷封江南司马睿为丞相、大都督中外军事,这岂不是怂恿司马睿另立朝廷?在楚云养伤期间,司马睿得知了楚云的大名,曾经派人来跟楚云交好,司马睿的使者极力的表达了司马睿英明神武,想让楚云投靠,楚云没有表态打发了事,但是从这里楚云就能看得出来司马睿的野心。楚云也很为小皇帝悲哀,听说皇帝只有十几岁,身边都是一群老谋深算的野心家,这国家不亡才怪。

    刘琨极力推脱了司空之职,只领下了大将军,而张轨对太尉的职位也是推辞不受。谁都知道名号不是越高越好,就在楚云跟苏锦的关系慢慢缓和,他的伤势也慢慢康复的时候,刘琨派遣他的三子刘定亲自前来,让楚云前往晋阳,楚云实在想不清楚刘琨找自己干嘛,又不觉得刘琨要设下鸿门宴等待自己,于是就亲自率领三百人跟着刘定一起前往晋阳。

    楚云和刘定是老朋友了,当年要不是刘定和莫含亲自前往太行山密林招募自己,自己说不准现在还在那里晃悠,怎么有了今天的基业,因此两人关系很融洽。刘定在刘琨的儿子中很不起眼,刘琨一共有三个儿子,长子刘遵,在代王拓跋猗卢处为质子,听说很有刘琨的风范。二子刘群是刘琨的嫡长子,也很有才干。就是三子刘定几乎没有存在感,但是因为他招降了楚云,让他在刘琨面前大为露脸,因此刘琨也对他另眼相看。再加上楚云逢年过节,不光给刘琨送礼,而且还给刘定送礼,让他在晋阳过起了一掷千金的名家生活,所以刘定对楚云也很感激。

    “文渊兄,不知道这一次大将军招我前去所为何事?”楚云因为伤势未愈,所以跟刘定做的是马车。

    刘定掀开门帘让周围的护卫都离得远一些,然后靠近了楚云低声的说道:“楚贤弟,这一次朝廷不光封赏了各地的大将重臣,而且还送来了秘密旨意,约定天下诸侯共击匈奴,这件事几乎没几个人知道,我也没有资格,不过是恰巧偷听到的。”刘定说完楚云双眼一眯,这倒是个重要消息,看起来刘琨很重视啊,自己监察司竟然没有收到半点消息。

    “文渊兄,不知道具体计划兄可知否?”楚云再次问道。

    刘定笑了起来,神色有些得意的说道:“楚贤弟,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不会透漏,但是你不同,我跟你细说一下,你可不要告诉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