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楚云,就是那些从难民营出来跟随楚云最久老人也全部惊呆了,楚云当年可是花了大功夫寻找苏锦,几乎找遍了附近几百里花费了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都没有找到。那段时间楚云就跟活火山一样,时不时的爆发一次。

    “都督,这就是在下的义女,额。”如景还没说完,楚云就一脚把身前的桌子踢到了一边,他大步流星的走了下来,在苏锦的惊呼中楚云一把抱起苏锦,然后一转眼就消失了。

    “尼玛的,不会这么急色吧?”如景目瞪口呆,其他的文臣武官也都傻了,他们都督不是没见过女人的啊,他们也不是没给楚云送过女人,但是楚云也没接受过啊,这次是怎么了?

    如景还没反应过来,郭栓子等铁血军老人就围了上来,平时稳重的郭栓子一马当先,他竟然一手抓住了如景的衣服,其他的人也都面露凶相。

    “如景,原来是你抓了苏锦姑娘,害的都督难过了两年,我要替都督宰了你。”郭栓子说完,如景差点尿了,我真的是好心好意的,这关我毛事啊。

    “郭将军,谁是苏锦?我不认识啊。”如景大声地叫屈。

    “你不认识?你的义女根本就不叫如烟,她叫苏锦,你知不是他是都督大人的未婚妻,曾经跟都督大人生死相依,要不是苏姑娘,都督大人早就死了。当年苏锦姑娘失踪,都督大人寻找了很长时间,那段时间我每天都陪在大人身边,大人沉重的心情,让我们都感同身受。原来是你,是你把苏锦姑娘劫走了,我要杀了你给都督报仇。”郭栓子一把把如景推在了地上,他的武器虽然没带,但是他搬起了自己的桌子就朝着如景走了过去,饭菜洒了郭栓子一身,他也毫不在意。郭栓子把桌子狠狠地朝着如景砸了过去,如景双手捂着脑袋,桌子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身上,伴随着如景的惨叫,桌子都裂成了两半。众人看道郭栓子的样子,他竟然真的要下死手,殿内所有人都勃然变色。

    “郭栓子,你干嘛,你给我住手。”莫含走向前来,还是没来得及阻止郭栓子。他虽然不清楚这都是怎么了,但是他身为文官实际上的第一人,他不能让郭栓子砸死如景,否则楚云的名声还要不要?

    “莫郡丞,你走开,这老小子竟然害的都督伤心,我要给都督报仇。”老实人发火太可怕,郭栓子平时稳重,但是关乎到楚云,他就发狂了。这个时候年纪大腿脚慢的王廉、房卿都走了过来,他们虽然没见过苏锦,但是听过楚云跟苏锦的事情,他们知道郭栓子为什么这么生气,但是却不能不阻止。

    “郭将军,如景带来的女子真的是苏锦?是都督大人的未婚妻?你们不会看错了吧?”王廉开口问道,这事情也太奇怪了。

    “看错?二蛋、小虎、老牛你们说我忍没认错?当年都督大人的第一伙手下就剩下咱们四个了,你们说。”郭栓子对身后的三个人说道。

    “没错,的确就是苏锦姑娘,我们不可能看错。”改名为周斌的二蛋说道。

    “就是苏妹妹,我赵虎是绝不会看错的。”赵虎说完,老牛表示也没看错。

    “你们听到了吧,这个如景心怀叵测,竟然认都督大人的未婚妻为什么义女,你也配。”郭栓子冲着如景不屑的说道。

    “如主薄,你有什么说的?”王廉看向如景,他知道当年楚云因为苏锦的失踪多么的疯狂,那段时间,楚云对人严苛无比,动辄打骂,甚至让跟他一起投靠楚云的荀章不得不背叛,想起来心里都有戚戚然的感觉。如果当年苏锦的失踪真的是如景做的,那么楚云绝对能把如家灭亡,要没苏锦,当年楚云早就死了。

    “王大人,我冤枉啊,那真的是我的义女啊,当年我去林县拜访好友,回来路上发现了如烟,她快死了,被我救了回来。我问她叫什么家住在哪里,她都不知道,我把她带了回去好吃好喝招待,还认她为义女,这次看到都督受伤,我就想找个人来照顾他,我真的不认识什么苏锦啊。”如景跪在王廉面前一把鼻子一把泪的说道。

    “冯成家。”王廉看向坐在角落里的冯成家,他身为监察司的首领,众人都不怎么愿意跟他们交往,他和黄凯也越来越孤僻,这简直就是恶性循环,但是这个时候王廉就算是不想跟他有交集也必须要他帮忙。

    “王大人。”冯成家走了过来,他一过来,一股阴冷的感觉笼罩在了大殿,监察司威名越强,他们的名声就越不好。

    “事关都督,虽然我没权利给你下达命令,但是我希望你好好调查一下如烟姑娘倒是是不是苏锦姑娘。”王廉郑重的说道。

    “不用你吩咐,事关都督我们就要查,黄凯咱们走。”冯成家一摆袖子带着黄凯当场离去。

    “王司马,你看冯成家竟然连你都不放在眼里。”一个县的县丞挑拨道。

    “不关你的事,除了站着的这些人,其余的人全部都回去吧,今天的事情不要乱说,否则你们知道监察司的厉害。”莫含怒斥了那个县丞一声,众人都缓缓的离开了,不过他们没一个敢说今天的事。

    就在外面大乱的时候,楚云抱着苏锦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崔宁本来看到楚云回来还很高兴,她上前殷勤的迎接楚云,但是没想到竟然看到楚云怀里抱了个女子,她的心里充满了失落,但是还是强颜欢笑的迎了上来。

    “你先回去,我现在有事。”看到崔宁楚云简单交代了一句,就抱着苏锦尽到了屋子里。

    楚云把苏锦放在床上,然后站在床边愣愣的看着她,楚云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些天在难民营的日子,自己每天无力的躺在床上,只希望尽快看到苏锦,因为苏锦来了,也就代表着有野菜吃了。长时间的等待,让苏锦深深的印在了楚云的心里,这也是为什么苏锦消失之后,楚云会有这么大脾气的原因。

    现在楚云再看到苏锦,他的心里一片喜悦,但是看着楚云的样子,床上的苏锦却害怕了,她浑身都有些颤抖,甚至不敢看楚云一眼,她的手紧紧地拉着自己的衣服。

    楚云怎么会看不出苏锦的异样,但是他却没工夫去想这些:“苏锦,你怎么这么狠心,一走就是两年多,难道你忘了吗?你是我楚家的媳妇,是我楚云的未婚妻,你为什么不会来找我?你知不知道当年我为了你把整个太行山翻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你。你现在玩够了,终于舍得回来了?”

    楚云走过去想要拉起苏锦的手,但是没想到这一个举动彻底让苏锦起了剧烈的反应,他从袖口拿出了一把匕首对着楚云,她还是很害怕,浑身都颤抖着,但是双目却依旧坚定:“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是有夫君的人,你想跟那些人一样得到我,那么我只有自杀,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

    看着苏锦疯狂的样子,楚云吓了一跳,他立刻摊着手往后退去,他虽然不知道苏锦到底怎么了,但是他知道现在不能刺激苏锦:“苏锦,是我啊,我是楚云你难道不记得我了?还是你嫁给了别人?我是不会碰你的,千万不要伤着自己,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楚云慢慢的推到了房门边上,苏锦才像用力过度一样的瘫在了床上。

    “我不知道我是谁?那个人说我叫如烟,是他的义女,我虽然记不清楚的,但是我知道他不是我的父亲,你们都是坏人,都想欺负我,我记得我有夫君,但是我却记不清楚我的夫君是谁了,我是谁,我是谁?”苏锦捂着脑袋大喊了起来,楚云脸色铁青了起来,有人欺负自己的女人?难道想死吗?如家的人!我让你们生不如死。

    “苏锦,我就是你的夫君楚云,难道你忘了吗?”楚云往前走了一步又引起了苏锦的剧烈反抗,她把匕首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喊道:“你给我走,你们都说是我的夫君,都想得到我,我不是傻子,你们都骗我,你不走,我就自杀。”

    “好,好,我走,你不要死,不要伤害自己,我这就走。”楚云小心翼翼的推了出去,从苏锦的话里听出来的一些信息就让楚云暴怒了。

    “来人,给我派人好好保护这里,里面的人是你们的主母,有什么要求都要满足,千万别让她受到伤害。春夏秋冬你们四个给我照顾好夫人,如果出现问题,你们全都要死。”楚云吩咐完了,就大步流星的来到了大殿。

    他一眼就看到了几个人,除了莫含、房卿、王廉三个文臣,就是郭栓子等四个老兄弟,只不过如景也在,他正在哆哆嗦嗦的跟几个人说着什么,楚云的到来他都没有发现。

    楚云走了过去,一脚就把如景踢出去十几米远,剧烈的动作,让他的肩膀又疼了起来,但是楚云还是忍不住想去杀了如景。

    “都督,不要啊,您就算是要杀了如景也要说清楚,您不能无顾杀戮,这会让您的名声受损的。”郭栓子等人早就看如景不顺眼了他们看到楚云动手,都无动于衷,而王廉和房卿老迈了,只有莫含抱着楚云的肩膀不撒手。

    “莫先生,我尊重你,今天的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请您撒手。”楚云还有一点理智,他没有挣脱死死拉住自己的莫含,而是开口让他松手。

    “主公,您曾跟我说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难道您不知道您无缘无故杀死如景就会寒了天下人心,他今天来参加宴会,可以说人所共知,如果他在这里出了事情,那么对主公您的名声不利啊。主公您完全可以公布他的罪名,光明正大的逮捕他啊。”莫含不断地劝说着楚云,但是楚云怎么告诉莫含?他说自己的女人被如家的人欺负了?老子的脸往哪搁?

    “来人,把如家众人全部收监,我得到消息,如家有人私通匈奴人,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探监,所有人都不准跟如家人接触。这件事交给监察司负责,告诉冯成家和黄凯,办不好这件事就给我退位让贤。”楚云被莫含逼得只能下达了命令。但是这个命令一下莫含、王廉、房卿全都大惊失色,这如家到底做了什么,都督这是要致他们于死地啊,通敌卖国可是重罪。而莫含想得更多,监察司本来就无法无天了,现在又给了他们关押官员的权利,他们岂不是更加膨胀了?但是这不是劝诫的时候,楚云已经下了命令,而且正在气头上,他也没有办法。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监察司的秘密部队身穿纯黑的制服的监察卫大举而出,他们迅速把如家男女老少丫鬟仆人全部看押了起来,监察司对外宣称如家私通异族,因此他们的被捕反而引起了一片叫好声。倒是参加宴会的那些人都隐约知道如家可能得罪了楚云,但是他们也不会傻乎乎站出来往枪口上撞。

    楚云想尽了办法都没有得到苏锦的认可,不过苏锦倒是跟崔宁无意中成为了姐妹,崔宁十分的温柔,也正是因为这个性格,她得到了苏锦的亲切,因为崔宁,她见到楚云也就不跟以前一样赶楚云走了,起码楚云能和她说几句话,看得出来苏锦还是很怕自己,都怪如家那些混蛋。

    监察司想问的事情,没有人可以藏得住,这个苏锦的确是如家家主如景捡来的,时间在几个月前,连一年时间都不到。楚云实在想不明白,苏锦怎么可能从太行山东边跑到了太行山西边的林县,这可有几百里地的啊。而且苏锦消失了两年了,如景捡到苏锦只有几个月时间,之前的一年多时间苏锦去了哪里?而且她被捡到之后,不管是衣服还是身体都十分整洁,这可不像是长途跋涉的人能够做到的。另外当年苏锦说是去寻找林森,林森这家伙去哪了?也没有半点消息,林森当年可是郭栓子、周斌他们的大哥,他是不是也没死,如果林森没死,突然回来,郭栓子、周斌他们还会不会像现在一样对自己忠诚?这些问题都让楚云十分的棘手。

    而且楚云还真是冤枉了如景,这个如景真的没有对苏锦有非分之想,他把苏锦当成了义女也算是真心的,想要许配给自己的儿子也不算是什么大错。但是错就错在,他的几个儿子都想娶苏锦,甚至有的还想用强,这也是为什么苏锦当时看到楚云这么剧烈反抗的原因。另外苏锦还很依恋如景,她多次提出让想见如景,楚云无奈,只能把如景从狱中提出来让苏锦见了几次,让如景劝劝苏锦,想帮她尽快的恢复记忆。如景也知道这是他立功的机会,因此全力配合,不过效果不是很大。楚云也只能留着如家,暂时还不能收拾他们。

    公元314年,甲戌年;西晋建兴二年;成国玉衡四年;前赵嘉平四年。正月初一有如日陨于地;又有三日相承,出西方而东行。

    天空中有一个如同太阳一样的东西掉在了大地上,这一天天上出现了三个太阳,从西边往东边运行,天下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国之将亡必有妖孽,有道士宣称:“天命陨落,三日同出;自西往东,不尊天序;魑魅魍魉,祸乱四方;潜龙蛰伏,天下大乱”的传言,时人惑之。

    正月初七,有流星从牵牛星处出来,进入紫徽星座,星光照亮了地面,后坠落在平阳以北,变成肉,长三十步,宽二十七步。汉主刘聪对此感到厌恶,就询问公卿大臣。汉赵大臣陈元达认为是“后宫女宠太多,亡国的征兆”。刘聪说:“这是天象日月运转的道理,与人事有什么相关?”刘聪的皇后刘氏很贤慧明达,刘聪做得不符合道理,刘氏每次都规劝让他改正。十九日,刘氏去世,谥号为武宣。从此刘聪的宠女爱姬竞相争先,后宫中失去了秩序。

    刘聪大肆寻找美女充实后宫,又大肆设置了丞相等七公;又设置辅汉等十六大将军,各配备二千兵士,让他的儿子们来担任;又设置左、右司隶,各辖领二十多万户,每万户设一个内史;又设置单于左右辅,各统领胡、羯、鲜卑、氐、羌、乌丸等六类共十万帐落,每一万帐落设一个都尉;设置左、右选曹尚书,共同负责选举事务。从司隶以下的六个官职,地位都仅次于仆射。让自己的儿子刘粲担任丞相、兼大将军、录尚书事,进封为晋王。以江都王刘延年担任录尚书六条事,让汝阴王刘景任太师,王育任太傅,任任太保,马景任大司徒,朱纪任大司空,中山王刘曜任大司马。

    刘聪彻底不理国事,政务都交给了儿子刘桀,刘粲担任相国之后,十分暴虐,百姓昼夜劳作,饥饿贫困,铤而走险,死亡相继,而刘粲不体恤他们,遭到国人的憎恶。赵汉的统治开始摇摇欲坠,本来楚云就给了他们一下狠得,而他们也不奋发图强,还在不断找死。

    就在赵汉不断作死之中,铁血军开始了他的扩张,正月天寒地冻,被派往西河郡离石城的刘壁看起来也很安分,这让西河郡其余的城池大松一口气,而且天开始下雪,其余城池的首领更是不防备,刘壁的大军却悄悄的出了离石城没有任何人发现,刘壁就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开始了他的名将之路。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