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战楚云的确有更好的办法,但是楚云却用了最蠢也是最直接的办法,硬碰硬。结果就是铁血军三千余人死了一半,只剩下一千六百余人,还个个带伤,自己也受了重伤。铁血军的四位统率几百人的幢主也死的只剩下一个了,楚云拼了老命,其他的人全都疯了。铁血军的精气神上来了,现在他们浑身充满了自信,这种自信如果没有这场大战,那么就算是训练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生出来,这就值了。

    “诸位兄弟,你们都是跟我楚云出生入死的人,今天咱们大家伙一起击败了战无不胜的匈奴铁骑,大家伙心情如何啊?”楚云大声说道,众人全都兴奋的大喊了起来,楚云心情更好。

    “好,我现在要重赏你们,你们将会成为我铁血军历史上第一支,也可能是唯一的一支以铁血命名的部队,你们以后就叫铁血骑了,等我回去就给你们正式授予铁血战旗,我希望你们能够再接再厉,使铁血骑的大名享誉神州,让任何敌人闻风丧胆,我,楚云,将会亲自担任铁血骑的统帅,我永远会跟你们在一起。现在咱们就去享用我们的胜利果实,河内郡我们要定了!出发。”楚云说完,铁血骑的气势高昂到了极点。

    他们一人三骑,甚至一人四骑,带着战友的骨灰和无数的缴获,浩浩荡荡的跨过了黄河,朝着河内郡的郡城治怀城杀了过去,当公师豹的尸体和匈奴人的旗帜都扔在了治怀城前面,这一座被匈奴人依重的雄城心理防线彻底崩溃了,他们开城投降了,楚云大军进入,任何人看到这一支铁军都没有反抗的心思。楚云大肆屠杀匈奴人,并且大量的招兵,短短几天就招募了几千人。铁血骑四散而出,除了那些太偏远的县城,其余的纷纷投降,花费了半个月,楚云掳掠了多达二十几万的人口迁移向上党郡。

    这个时候已经是七月末了,离着楚云出兵司隶州已经两个月了。长安的战斗如火如荼,长安小朝廷一败再败,甚至被匈奴人攻破了长安的外城,叛将赵染带着几千人烧杀抢掠一番,然后扬长而去。长安的小皇帝被吓得在皇宫惶惶不可终日。在这种情况下,楚云攻下洛阳,掳掠两郡的事情才慢慢的扩散了出去。

    两个多月的传播,才有几个侥幸逃命的士卒来到了匈奴人控制的地盘,地方官听到之后大惊失色,他们八百里加急把消息传递给平阳,就这样八月中旬,距离最近的匈奴汉国第一个收到了消息。

    匈奴人一片哗然,匈奴伪皇刘聪气的大发雷霆,他在臣子的力劝之下,才没有发布命令撤回长安的部队,进攻并州。但是他暴怒下还是纠集出了数万大军,在太子刘粲的带领下支援洛阳。并且还派大将殷凯统帅两万部队顺着汾河峡谷进攻并州,并且给名义上的手下石勒下令从翼州进攻并州。

    当刘粲的大军抵达洛阳之后,时间已经到了八月末,三个月的时间,足够整个雒阳郡和河内郡被搬迁一空,刘粲勃然大怒,他率领大军在天井关抓住了铁血军的尾巴,可惜天井关被铁血军修筑的更加的雄伟。刘粲在天井关跟铁血军大战一月,死伤惨重之下,但是并没有攻破天井关,他们军粮不足,只能退军。

    而殷凯大军也在平金谷撞得头破血流,只能无奈班师回朝,石勒更是阳奉阴违,他在幽州跟王浚打的火热,只派了一支偏军进攻并州,还没到并州就遇到了刘演的部队,稍遇抵抗就撤了回去,匈奴人的三路大军全部失败,更是让刘聪大怒,他大怒之下,杀死了数十位晋朝降臣降将,平阳城人人自危。

    而长安的进攻也发生了变化,匈奴人先胜后败,刘曜在多次击败晋朝军队之后,骄狂自大,毕竟长安军队表现得太差了。但是他没想到,朝廷军队的首领曲允一直都是在骄敌,刘曜轻敌而被曲允偷袭大败,司隶校尉乔智明被杀,刘曜唯有撤兵回平阳。

    匈奴汉国在这一年的攻势几乎全部失败,而伴随着铁血军楚云的名声响彻神州大地,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大将。

    在长安,当刘琨的奏折送往长安之后,晋愍帝司马邺和晋朝群臣第一次听到了楚云的名字,他们出于对刘琨的信任和匈奴人给他们的压力,他们也就认同了刘琨以大将军授予楚云的职位,但是却没有承认楚云为并州副都督且具有开府的权利,开玩笑呢,开府之后就相当于成为了半独立的小诸侯,楚云何德何能?

    而且四品的征虏将军将军也被替换成了五品下的破寇将军,征虏将军可是有自己决定是否出征的权利,破寇将军则差远了。但是处于拉拢,还是把楚云的西河郡代郡守的职位转正了。于是楚云的任命就成了破寇将军,督护并州军事、上党郡郡守并西河郡郡守、轻车都尉。

    这等于把刘琨给楚云的职位大大缩水了,但是等十月份楚云攻陷洛阳、大破五千匈奴铁骑的消息传到了长安之后,长安的君臣立刻傻眼了,他们没想到楚云不光出兵了,还收复了故都洛阳,虽然时间很短,但是这可是泼天之功,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能够凭借劣势兵力,击败优势的匈奴铁骑,这份战斗力就足够朝廷拉拢了。

    但是他们的命令已经发出去一个多月了,他们追不回来了,只能亡羊补牢,在小皇帝的坚持下,他们立刻派人再次派人下旨奖励,主要是小皇帝被匈奴人连续不断的攻击吓坏了,在他看来如果并州能够有人牵制住匈奴人,那么长安的安全就会大大提升。

    于是皇帝支持下,朝廷授予楚云并州副都督,持节,开府,都护并州、司隶州军事、征虏将军、上党郡郡守并西河郡郡守、武安乡候、散骑常侍,并且还闹了个笑话,封楚云的夫人为四品夫人。刘琨只说了楚云是邺城楚家家主,也没说他多大了,毕竟刘琨觉得实话实说,楚云的职位就悬了,于是就闹了这么大的误会。

    而刘琨听到楚云的事迹之后,默然许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这什么,只知道他立刻写了一封奏章,快马送往了长安。

    石勒听到楚云的事迹之后,有些不屑一顾,他还真有些瞧不上匈奴人的战斗力,他羯族人才是最强大的战士,他依旧命令手下跟王浚死战,只有他的心腹幕僚张宾听到之后,低着的头颅,露出了仇恨之色,但是却一闪而过。楚云的铁血军并没有掩盖,张宾有意的调查下,他怎么会调查不出来正是铁血军杀死了他的侄子。

    而幽州王浚现在自顾不暇,他除了骂了几句刘琨老小子好运之外,也顾不上其他了。

    而远在江南的琅琊王司马睿更晚听到,他跟几个支持他的世家家主商谈了许久,才派人带着大量的礼物前去恭贺楚云,只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思了。

    建兴元年,公元313年十一月,楚云回到了阔别半年之久的长子城,一回到长子城,楚云就卧床不起,这可把所有人吓坏了,楚云跟公师豹拼命,伤势一直没好,他的左肩可是有一个碗口大小的贯通伤,几个月咬牙坚持,让他身体实在是撑不住了。

    莫含、王廉等人立刻下令封锁了楚云重病的消息,并且大肆封赏全军,安定人心,也多亏是实力初创,他手下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能够统帅他手下的骄兵悍将,因此也没有任何人敢图谋不轨。在楚云卧床一个月后,楚云醒了过来,但是还是身体虚弱。

    这一个月的时间没有出现,铁血军早就开始怀疑了,不管是骑兵旅还是步兵旅全都一天三日派人询问楚云的消息,甚至有人传言是文官害死了楚云,要不是消息没有核实,任何人没有命令不得擅自调动军队,以及楚云手下王廉、房卿等老人的竭力安抚,铁血军早就造反了。现在楚云醒了过来,所有人都大松一口气,楚云再不醒过来,上党郡肯定大乱,谁也想象不出来,失控的铁血军会造成多大的破坏。

    “各位,不好意思,在这个时候我倒下了,上党郡没出什么事吧?”楚云看着自己的几个最心腹的文臣,莫含、王廉、张彤、房卿、樊高、楚成林、李晋,其余的人没有楚云的命令,还不能进入他们这个圈子。

    “都督,你再不醒,我们都快撑不住了,那群骄兵悍将根本不听我们的,郭勇奉了我们的命令保护您,他每天衣不解带的保护你,甚至他哥哥问他,他都不透漏任何一点消息。几个旅长每天派人询问您,方大山旅长甚至抗命回到了长子城,非要见你,他扬言要带大军从高都杀回来,还怀疑是我们害了您。其余的旅团也都不安稳。”老好人房卿开口了,他为人很好,为了安慰各旅团,他没有少去沟通,但是刚开始还好,后来楚云消失的越久,他再去也越受委屈,甚至楚云的小舅子崔贞都把他绑了起来,要不是崔贞的师傅张彤前去解救,他都不知道怎么办。就算是张彤也快压不住崔宁了,崔贞视楚云为恩人,张彤又不能跟他明说,因此崔宁连张彤都怀疑。

    刘壁被楚云任命为平金谷守将,他处于大局的考虑安慰了一下崔贞,竟然被暴怒的崔贞囚禁了,扬言七天之内不见楚云,就杀回来。刘壁被囚禁惹恼了刘壁的叔叔刘海,刘海让崔贞把刘壁放出来,两者就差兵戎相见了。而方大山和周斌也在晋城集结部队,现在晋城驻扎的上万人随时可能兵出长子城。

    长子城内部也不稳,冯成家和黄凯也不知道楚云怎么了,他们又不敢渗透楚云身边,因此两个人的监察司竟然全面监视了所有文臣,众人毫不怀疑,两个人真的敢把他们秘密刺死,监察司可是也有秘密部队的。

    一众文臣内外都有天大的压力,他们简直就是度日如年,看到楚云醒过来,他们比起任何人都激动,他们简直怀疑,如果楚云真的死了,那么他们全部都会陪葬。所有人都见识了楚云对铁血军的掌控力。

    “混蛋,一群混蛋,诸位,他们都是粗人,我代他们向你们道歉了,来人去给我把驻扎在长子城的郭栓子、赵虎、房艾、牛根生、方勇叫过来,他们就是这么办事的?啊?郭栓子身为元老,这点魄力都没有?他说一句话,谁敢炸刺?”楚云大声说道,刚说完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众人连忙把楚云扶着坐下。

    “诸位你们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其他的方面怎么样了?”楚云再次问道。

    “都督,这一次我们收获可大了。都督从司隶州移民多达四十几万,我上党郡人口已经超过了五十五万,咱们可比一个州的人口都多。而且今年咱们遇到了旱灾,要不是都督抢回了这么多的粮食,咱们真的过不去。我们商量了一番给刘刺史送去了一些,刺史大人让大人有时间去一趟,不过您病了。而匈奴人进攻了我们并州几次,都被我们打回去了。现在咱们上党郡的形势一片大好。”王廉笑眯眯的说道,看起来心情很好。

    “不过也有很多问题,咱们上党郡耕地很少,这么多人没法安排,而且都督没有醒来,我们也不敢招兵。咱们必须扩大自己的地盘,否则现在粮食还算是充足,但是长久下去,我上党郡会被压垮。”莫含却泼了冷水,楚云点了点头,认定了莫含的说法。

    “张公,军事方面呢?”楚云问向张彤,他是郡尉负责军事。

    “因为都督受伤,所以咱们没敢大规模征兵,但是都督您在司隶州征集了步兵超过六千,我们的预备旅也在方勇(预备役首领从牛根生换成了方勇)的训练下成型了,这小子很不错,我们把预备役任命为了暂步六旅,不过没有旅长,而司隶州的人我把他们送到了预备役从新回炉,预备旅现在已经有七八千人了。因此现在我上党郡步兵有三万余人正规军,七千余人预备役。骑兵我们没敢动,铁血骑还是一千六百余人,其余的依旧分分别被方大山、刘壁、郭栓子统领,也还是那些人,不过因为刘壁被囚禁,平金谷乱成了一团。骑兵现在八千余人。不过马匹我们很多,大人带回来一些,而毛清督邮负责马场,也训练出了不少,马匹现在我们已经两万四千多匹,在赵虎的训练下,我们的骑兵缺少的人数随时可以补充,赵虎真的很负责。另外匈奴人的攻击都被我们挡了下来,这些家伙虽然不安分,但是没有敢耽误正事。”楚云听完点了点头。

    “那么外面的消息呢?”楚云看向楚成林,这家伙是管理楚云所有文书的,跟着楚云在司隶州没少吃苦,但是也有很大的功劳,楚云昏迷之前就让他管着跟监察司的消息交接,这也是为什么监察司两位首领见不到楚云的原因,中间隔了一个楚成林。

    “大人,刘刺史好像是恢复了一些早年的精明,他穷尽所有组织了一支多达五千的大军,不过情况不是太好,他的粮草和器械都不够多,因此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不过刘刺史的励精图治不知道是不是防备我军。”楚成林说完小心翼翼的看向楚云,楚云跟刘琨的关系很微妙,没人知道楚云怎么想的,所有楚成林才这么小心。

    “继续说。”楚云依旧是没有露出任何一点想法。

    “刘刺史的侄子魏郡太守刘演大人被石勒击败了,去年刘演趁着石勒不注意从新夺回了邺城,但是今年四月,石勒派他的侄子石虎攻打邺城,邺城溃败,刘演逃奔廪丘,三台的流民全部向石勒投降。石勒实力大增,顺便说一句,这个石虎还是刘琨大人送还给的石勒,没想到石虎转眼就给了刘琨大人的侄子一个惊喜。”楚成林笑着说道。

    “哦,怎么回事,你说说。”楚云来了兴趣,楚成林就说了起来,原来在今年年初,刘琨找到了石勒在并州的母亲河侄子石虎,刘琨想要拉拢石勒归顺朝廷,于是就把石勒的母亲河侄子石虎送还给了石勒。但是石勒却没有答应刘琨,只不过派人送了些财务,刘琨是靠着这些财务才发展起来的五千军队。

    “混账,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先告诉我?监察司什么时候得到的消息?你就是这么给我办事的?”谁也不知道楚云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的脾气。楚云很崇拜武悼天王冉卓,怎么可能不知道石虎正是冉卓的干爷爷,十分的厉害,楚云实在没想到,这个石虎竟然是被刘琨送给石勒的,他早知道,肯定派人半路杀死石虎,这个石虎刚回去一年,就成了厉害的将领,这是一个天才人物啊,这群人谁也不知道石虎给汉民族造成了多大的伤害,也怪不得楚云这么生气。

    “好了,继续跟我说。”楚云也没法怪他们,毕竟他们谁也不跟自己一样知道石虎以后这么厉害。

    “石勒打败刘演大人之后,向东谋取青州把乞活军的首领、青州刺史李恽杀了。王浚派手下枣嵩督领各军在易水驻扎,召段氏鲜卑首领段疾陆眷,想与他一起攻打石勒,段疾陆眷不来。王浚发怒,用重金贿赂拓跋猗卢,并向慕容等人传发檄文,要共同讨伐段疾陆眷。王浚彻底跟段氏鲜卑翻脸了,现在段氏鲜卑跟石勒联合了。五月,石勒派孔苌攻打定陵,杀了田徽。被王浚任命为青州刺史的薄盛带领所属军队向石勒投降,崤山以东的各个郡县,相继被石勒占取。甚至乌桓人也叛离了王浚,暗中归附于石勒。现在石勒已经基本占据了翼州和青州,汉主刘聪任石勒为侍中、征东大将军。”楚成林说完,楚云暗骂了一句王浚蠢货,然后继续询问。

    “朝廷派来了信使,现在还在长子城,任命大人为。”楚成林看了楚云一眼,直到楚云催促才开口了。

    “任命大人为破寇将军,督护并州军事、上党郡郡守并西河郡郡守、轻车都尉。”楚成林小声说完,楚云直接气笑了。

    “这是当我乞儿?打发叫花子嘛?”楚云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