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的心态起了变化,刚才只是用最简单的八卦步就轻而易举的躲过了公师豹的进攻,其实要不是他穿的铠甲太重,也太过惜命,让他的十成本事发挥不出五成,他也不至于被打成这个鬼样子。

    楚云不断地用八卦步和七星步躲着公师豹狂暴的攻击,而且时不时的用朴刀反击一下,当然这些反击对公师豹没什么威胁,只给公师豹造成一些小麻烦,只是这么一来却让公师豹焦躁起来,高手之间对决,对手的一点点失误,就能决定战局的胜负。

    楚云一点都不焦急,他的心态本来就很好,只不过是来到这个世界,内力不能使用,他的惜命无限放大了而已,现在经过生死危机,他的心境大为提升。而且铁血军在自己站起来之后士气大振,他们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匈奴人在不断的倒下,铁血军大肆收割着匈奴人的生命,一旦战局结束,到时候凭借人海战术,也能让公师豹插翅难飞。

    公师豹当然也知道这个后果,他招式大开大合,不断地想要攻击楚云,但是楚云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就像是一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公师豹越来越着急。

    “小子,是个爷们就正面跟我一战。”公师豹大喊一声。他根本没有想到楚云会应战,因为楚云场面上占着优势,换成他,他也会拖时间,让自己的部队先取胜,再围殴自己。但是他竟然想错了。

    “如你所愿。”楚云站在了他的面前,公师豹才不管楚云怎么想,他只知道楚云答应跟他一决高下,这就足够了。

    两个人一个手拿长枪,一个手拿长柄朴刀。公师豹的枪法勇猛激进,楚云早就领教过。但是楚云却用剑法融合在了朴刀中,如果有人精通剑术,就能看得出来,楚云是在用使剑的方法用刀。这种感觉非常的怪异,毕竟刀和剑是截然不同的武器,但偏偏楚云用出来了,而是还没有占据下风。

    楚云的剑法领悟了剑意,境界非常的高,他的剑法举重落轻,游刃有余,有时候千变万化让人眼花缭乱;有时候又古朴大气,干脆的让人难以抵抗。

    楚云古怪至极的用刀方法让公师豹很是难受,他的长枪连楚云的衣角都碰不到,但是楚云却轻易的在他的身上创造出越来越多的伤势,虽然他内力护身,楚云没有内力,无法短时间杀死他,但是他毕竟是人,随着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他的实力会愈加下降,他早晚都要败在楚云的手上。

    “我要你死。”公师豹知道自己必须改变了,他不知道要使什么绝招,他的身体四周土属性内力不断地凝聚,这个世界的天地灵气绝对做不到让灵气显行,但是楚云却感受得到,内力不断地朝他下方的大地聚集。

    让楚云诧异的是,楚云从公师豹身上竟然感受到了一些血属性的内力,楚云很是奇怪,难道这个公师豹拥有两种内力的使用方法?这太让楚云奇怪了,但是为什么他的血属性内力这么低?两种内里就像是敌人一样,反正看他运转内力,楚云总感觉他体内的血属性内力像是在给公师豹拖后腿。不管怎么样,楚云都要先应付过去公师豹的这个绝招。楚云有些好笑,以前他摆摆手就能让公师豹这种武者失去抵抗,现在竟然能够威胁到自己。

    突然大地震动了起来,楚云附近的地面剧烈的震动,楚云却站在地上,随着大地摇摆,像是个不倒翁一样,竟然不受其影响,公师豹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这是他的绝招,他从来没遇到过一个对手能够毫无影响,但是偏偏楚云却没事,楚云也不是个神石掌控者甚至都不是个神力衍生者,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人天赋异禀?反正公师豹想不明白。

    但是公师豹已经无路可退,他双脚猛踩了一下地面,整个人如同猎豹一样弹射而出,他的长枪快落闪电的点向楚云,他不相信楚云能够躲过这一招。但是就在他的长枪点到楚云身上,他准备化点为扎的时候,楚云动了,他的朴刀只是微微一撩,公师豹的长枪竟然带偏了,这并不是楚云力量远超他,只是楚云的经验太丰富,他知道哪里能用最少的力气,挡住公师豹的一击。公师豹已经收不住力,他的长枪狠狠的插在了地上,尘土飞扬,他的长枪竟然整个没入了地面,他一口气没上来,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但是楚云却没有趁这个机会攻击,公师豹大喝一声,把长枪硬生生拽了出来,他满身土屑狼狈不堪的面对着楚云,他心里已经惊惧到了极点,楚云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厉害了?他实在想不明白。

    “剑乃百兵之皇,用剑就要堂堂正正,那些快剑、刁钻之剑等等都是小道,发挥不出剑的优势。而刀乃百兵之胆,有死无生,一往无前,没有这种心境,使用不出刀来的。我现在才明白,世界的不同,只是发挥出来的力量不同,但是境界却都是相似的。从来没有什么低武世界的武者境界低,高武世界的武者境界就高,不管哪个世界,都有境界高的武者,我以前着相了。公师豹谢谢你让我明白了这些,我以前是用剑的,但是现在我就让你领略一下我的刀法。”楚云说着公师豹不明白的话,但是不妨碍公师豹知道楚云要跟自己拼命了。他双手握枪,把长枪斜立在自己面前,他竟然准备防御,这是他开始绝想不到了,他的心里对楚云有了畏惧。

    楚云单手持刀,他慢慢的走向公师豹,公师豹双目圆睁,不放过楚云的一点点异动,但是楚云就是这么不紧不慢的走向自己。楚云的气势却在不断地攀升,就在他来到公师豹身前一丈的时候,公师豹已经忍受不住楚云的压力了,他直接率先发动了进攻。

    只见楚云一刀挥出,速度不快角度也不刁钻,但是公师豹就是觉得自己躲无可躲,也无奈之下收回了长枪防御,楚云的刀一刀刀的袭来,公师豹浑身的内力都被楚云看似没多少力量,也没多少花样的劈砍震的动荡。三刀之后,公师豹内力竟然全部被震散了,他的双臂已经抬不起来了,甚至双目都流出了鲜血,显然他被楚云的三刀震伤了。

    楚云没有再继续进攻,公师豹抬起了头,他的声音如同破旧的风箱:“这是什么刀法?”

    “这只是平常的劈砍而已。”楚云摇了摇头。

    “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量?”公师豹艰难的说道,鲜血从他嘴里一滴滴的滴在了地上,他不光双目,就是鼻子耳朵都开始流血。

    “这是刀境,是我刚刚领悟的刀境,什么刀法在这掌握了刀境的舞者面前都如同幼儿一样,这也是你刚才差点杀死我,让我从生死中领悟出来的,你是我的恩人,我本不想杀你。但是我深知你是一位铁血铮铮的真汉子,因此我才会让你完全领略一下我的刀境,其实我的刀境你一刀都接不住。我知道像你这样的真男人,我不出全力,就是对你的不尊重,沙场裹尸才是你最佳的归宿。”楚云收起了朴刀,真诚的看着公师豹。

    “哈哈哈哈,没想到在我临死之前还能遇到一个知己,谢谢。”公师豹巨大的身体颓然倒下,看到这一幕铁血军都欢呼了起来,匈奴人全都如丧考妣,纷纷丧失了抵抗力,他们不是转身逃走,就是跪地投降了。

    公师豹死了之后,身体迅速的萎缩起来,很快一块带着斑斑血丝的土黄色美玉就出现在地上,看着散发着剧烈灵气波动的美玉,楚云立刻就知道这是所谓的神石,就是不知道它上面为什么有一些红点。

    楚云对着公师豹消失的地方鞠了一躬,然后强忍着立刻使用的诱惑,捡起了地上的神石放在了胸前。楚云看都没看地上跪着的匈奴人转身走向了自己的枣红马,他声音冷冰冰的说道:“公师豹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他的死去需要有相匹配的陪葬品,这五千人就是最好的陪葬,我想想公师豹泉下有知,会很高兴的。一个不留,杀。”

    楚云下达了命令,铁血军对匈奴人展开了疯狂的杀戮,五千匈奴人除了寥寥几个跳河逃走的,剩余的全军覆没,当这一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战斗传播出去之后,楚云和他的铁血军就会成为这个时代最耀眼的弄潮儿,但是现在楚云却没工夫管他以后的名声,甚至也没工夫处理自己的伤势,他立刻下令全军杀向河内郡的郡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