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军众人全都披挂整齐,三千余人骑着马安静的等待着。不得不说公师豹虽然急于报仇,但是却不莽撞,楚云发现了他的计划,那么他就不能突袭了。他的四千余骑兵不急不慢的朝着楚云的营地赶去。在他看来,楚云虽然也是骑兵,但是却肯定没有胆量跟他一战,只会凭借营寨工事防御,但是他携带了足够的粮草,就算是围困,也能把敌人耗的不得不跟他一战。

    但是他却完全想错了,楚云根本就没想过凭借防御击溃匈奴骑兵,而是打算正面的击溃他们,监察司对匈奴人有过很大程度的研究,匈奴人现在还有敌人,而且建国时间也不长,因此他们并没有完全腐化,但是战斗力下降这是不争的事实。

    很多匈奴骑兵,甚至胖的连盔甲都穿不了了,只能绑着几层丝绸衣服当做盔甲;还有一些匈奴人喜欢喝酒,在平时都喝的醉醺醺的,不节制的醉酒,让他们的身体大为退化;也有的喜欢女人,他们几乎无夜不欢,身体早就被掏空了。甚至很多匈奴人让自己的孩子都接触不到马匹,而是像汉人一样的读书写字,匈奴人的潜意识里,就觉得汉人都是好的,他们一方面杀着汉人,一方面想变成汉人,也不怪后来鲜卑族北魏汉化改革这么彻底,把鲜卑族都改成了汉族,这就是集中的体现,不过鲜卑人,匈奴人也向往变成汉人。

    而铁血军却是上升势头强劲的新兴势力,他们在楚云的指挥下,几乎每天都要训练,而且是有计划的训练,经过楚云的大半年的训练,他们的实力明显都高于了匈奴人,从技术上刀体力,除了经验各个方面都超越了,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现在缺少的是那种战无不胜的自信罢了,楚云这一战就要确立铁血军这种自信。匈奴人是从一次次的击败晋朝军队中取得的,而铁血军也一样,必须一次次击败对手,才能取得。

    当匈奴骑兵终于来到了铁血军阵前,他们千米外就停了下来,公师豹派斥候查看的时候还不相信,现在他看到对方并没有依靠工事对抗他,反而摆出了一副野战的样子,顿时觉得既惊讶又欣喜,在他看来,楚云就是脑子坏掉了,竟然敢跟他们野战。

    骑兵对骑兵,一般都不会向后世蒙古人那样使用弓箭,因为骑兵速度快,骑兵对决,你一箭没射出去,人家就到了你的面前。因此骑射只有在对战步兵的时候才会使用,当然也有一种情况会用,就是追击战。当然这也跟这个时代的胡人的马镫是布制的有关,在此之前,马镫是单脚马镫,只能方便上下马,而随着时间的发现,在近些年,匈奴人开始使用绷带、皮带或者用一种亚麻织成的腿带当成马镫,这东西的出现让战士在马上的灵活度和稳定度大为增加,所以到了永嘉之乱,胡人的骑兵才会如此的肆无忌惮,才会如此让人闻风丧胆。要知道在这之前汉人的步兵对胡人的骑兵有压倒性的优势,而骑兵只是速度快,是骑着马的步兵而已。但是即使是布制马镫的出现,想要在马上对异动的对手张弓搭箭也是笑话,所以这个时候的骑兵对决,是用的马刀和轻型武器。使用重武器的战将,只是很少的一部分,因为一般人根本控制不住。

    因此不管是楚云的铁血军还是匈奴人都没有使用弓箭的意思,公师豹当然看得出楚云所在的地势比起他所在的地方也高着不少,自己进攻算是仰攻,但是他也毫不畏惧。

    他摆了摆手,手下的骑兵就全部散开了,这是准备冲击的阵型,楚云也摆了摆手,他手下的人也纷纷散开。

    楚云抬起了手里的长槊,狠狠的朝着下斩了下去,铁血军嗷嗷直叫的冲了下去,公师豹也不耽误,他也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两方数千骑兵终于正式交战了。

    楚云的马是良驹,他们保持了锥子型的方针,而楚云就是最前端,铁血军自上而下进攻,马速达到了最快,一瞬间的功夫,双方人就碰面了。

    楚云长槊飞舞,匈奴人的弯刀还没砍在他的身上已经被他击飞,短短的一接触,楚云就霸王在世一样的击杀了几十人,在他身后的铁血军看到楚云的战果,全都兴奋起来,匈奴人也没什么可怕的。一盏茶的功夫铁血军凿穿了匈奴人的骑兵,都跟着楚云杀了出去,匈奴人也都纷纷跳转码头,等待第二次的攻击。

    楚云看了一下自己身后的骑兵,短短的一盏茶的功夫,铁血军就死亡了四百多人,但是匈奴人也没讨到好,他们扇形的阵型,被楚云的锥子型克制严重,他们死伤了一千余人。看到这一幕,匈奴人的阵地都骚动了起来,伤亡比可是二比一还多,什么时候匈奴人有过这么大的挫折,甚至很多人心里还对这场骑战有了阴影。

    公师豹当然看到了他们的伤亡,他心里也对铁血军的战斗力大为惊讶,他知道他刚才犯了错,他们匈奴交战最多的就是晋朝的步兵,因此他以打步兵的打法,骑兵对决竟然让对方抓住自己这个失误,利用骑兵最常用的锥子型战阵给自己来了一下狠得。但是他现在还是优势,自己还有三千人,对方也只有两千多人了,这一次他也准备用锥子型战阵,两者这可是针尖对麦芒了。

    楚云看到站在最前方的公师豹嘴角上挂上了冷笑,自己一方的气势已经打出来了,现在你怎么变阵都完了。你不就是一个神力衍生者嘛?区区人境四层的实力,根本不被楚云放在眼里。

    楚云继续要求用锥子型战阵,楚云还是在最前方,楚云眼里只剩下公师豹,而对方的眼里也只有楚云,楚云强大的实力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楚云一个人击杀了起码一百人,这战斗力如果还不被公师豹看重,那么他就不配称为一军之主了。

    “杀。”楚云没有废话长槊一指,第一个冲了起来。

    楚云的长槊可是借鉴了《奔雷槊法》,完整版他的身体没有内力用不出来,他只是借鉴而已,但是威力也是不低。双方一交手就知有没有,楚云的长槊和公师豹的长枪撞在了一起,楚云被一股巨大的力气撞下了马,枣红马双膝一跪,看起来也受了伤。而公师豹也没讨到便宜,他的马看起来没有楚云的好,他的马直接后蹄折断,把毫无准备的公师豹压在了身下,公师豹大喝一声,一把把自己的爱马掀飞,他紧紧的抓着自己的长枪,看着楚云,他的半边脸被划伤了,血顺着他的大胡子流到了铠甲之上,但是他好像完全不在意一样。

    “你是我在战场上遇到的最强的对手,我现在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你知道嘛,我这是兴奋。”公师豹一步步走了过来,一个铁血军想要从他背后偷袭,被他一枪捅了个透心凉,无主的战马看着地上主人的尸体哀鸣。

    楚云却没有跟他废话,他把长槊拖在地上,也一步一步的朝他走了过去,长槊在地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

    两个人站在十米之外看着对方,突然两个人同时跑了起来,楚云把劲力最大规模的附着在了长槊上,而且他的双臂上也布满了劲力,他非常的重视这个敌人,这还是他第一次用劲力面对内力武者,他觉得劲力虽然吃亏,但是也不会差太多,就是不知道实战中会不会如他所愿。

    公师豹枪出入龙,看起来虽然不是什么很高明的枪法,但是也是沙场上磨砺出来,招招攻人要害,全是同归于尽的招数。这让楚云难受了起来,他的槊法高明许多,但是被公师豹的同归于尽的招数弄得束手束脚,楚云最大的特点就是惜命。

    当然楚云也没有落在下风,两个人的战斗力非凡,不管是铁血军还是匈奴人在靠近他们五丈的范围都会被他们无差别打击,短时间两个人就造成了几十人伤亡,他们俩人战场十丈之内跟禁地一样,谁也不敢靠近了。

    铁血军的训练效果出来了,双方长时间的鏖战,铁血军都游刃有余,而匈奴骑兵却都气喘吁吁,看起来体力已经不行了,整个战场都朝着铁血军倾斜起来,但是最重要的战场却依旧是楚云和公师豹,两个人不管哪一个身死,那么他们的手下都会崩溃。

    楚云一时半会还奈何不了公师豹,楚云很少看人看错,但是这一次的确是错了,这个公师豹竟然不是神力衍生者,因为他的内力根本不是血属性内力和魔属性内力,而是土属性内力,这让楚云震惊。土属性内力以防御著称,而且内力醇厚,楚云这才真正感受到了。

    公师豹的气息绵长,战斗了半个时辰,丝毫没有内力耗尽的迹象,要知道在仙武大陆,人境四层的也绝没有这么强悍和悠长的内力。而且他的力量在土属性的支持下变得力大无穷,楚云短时间没有问题,但是长时间下去必败无疑。再加上公师豹的拼命招数,让楚云慢慢的落在了下风。楚云什么都好,就是有点惜命,这也让楚云不敢拼命,遇到比他弱的对手,他都是压倒性的胜利,但是遇到跟他不相上下的对手,楚云都会盘算再三,很多时候这会限制楚云的战斗力,不过楚云并没有细想过。

    楚云被公师豹压制,就是铁血军的人都看了出来,不断地有人想冲过来救楚云,但是都被公师豹轻而易举的杀死了,短短时间铁血军就死了三十多人,而铁血军也士气大降,被匈奴人反压着打。

    “都别过来。”楚云大喝一声,他知道他们过来没什么用。

    楚云要不是穿着两套铠甲,早就重伤失去战斗力了,但是即使是这样,公师豹也在楚云的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他的锁子甲已经破烂不堪,而内甲上也血迹斑斑。

    楚云的内劲已经做不到源源不断,他的劲力被公师豹凭借着悍不畏死,让楚云的节奏被破坏了,很多次为了自救强行使用自己极限的劲力,从而后续跟不上,楚云的实力大幅度下滑,没有连续劲力的支持,楚云发挥不出开始时候的力量。

    公师豹大笑一声,长枪朝着楚云的前胸插了过来,楚云长槊上挡,但是楚云现在已经挡不住公师豹了,公师豹的长枪把楚云的长槊拍在了地上,楚云虎口震裂,但是这一挡还是有效果的,本来扎向楚云心口的长枪稍微偏了一些,插在了楚云的肩膀上,长枪瞬间就插透了楚云的肩膀,楚云右手紧紧握着插向自己的长枪,他到现在还难以置信,他堂堂地阶后期的超级高手,竟然要死在这么一个小喽啰的手上?在仙武大陆,他手下人境四层之上的属下,不说一千万,但是几百万是有的。

    公师豹哪里会给楚云时间多想,他狂笑一声,双手紧紧的握住了长枪,把楚云挑飞了起来,楚云双手死死握住长枪,否则公师豹一甩之下,他的身体都会成为两半。但是即使是这样,楚云的身体也受了重伤,他的骨头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肩膀的伤口如同碗口一样大了,在这么下去,他光流血就能流死。

    公师豹终于玩够了,他把楚云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楚云一动不动了,鲜血奔涌而出,楚云眼看就不活了。

    铁血军的挣扎着想冲过来,但是匈奴人怎么肯让他们如愿,他们拼命的拦住了铁血军,就算是没拦住的,也都成了公师豹的枪下之魂。

    公师豹看向楚云,他也没想到楚云这么强,说实话两个人几乎不相上下,但是他却敢于拼命,楚云就像是一个把自己双手绑起来的对手一样,总表现出束手束脚,公师豹怎么会看不出来。

    公师豹走的楚云身边,用他的长枪指着楚云的脑袋,然后感叹了一声:“小子,你很强,但是你却怕死,你要知道战场上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说完他的长枪就狠狠的扎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把大刀飞了过来,公师豹收回长枪磕飞了大刀,大刀就像是长了眼一样的倒飞了回去,铁血军近卫骑兵第一幢幢主鲁男倒了下去。

    这一个当年义释楚云的家将付义,在乌桓人中出了名的老实人鲁男为了楚云搭上了自己的姓名。

    “都督,在我心里你是不可战胜的。”鲁男说完就闭上了眼。鲁男的死让铁血军全都疯狂了,鲁男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不知道多少人受过他的恩惠,他在铁血军近卫骑兵中的威望甚至比起郭勇还高。

    短时间公师豹就击杀了几十人,死在他手下的铁血军已经超过了三百人,但是他却没有一点疲倦。

    就在他击杀了最后一个突破了匈奴人拦截的铁血军之后,他对铁血军有了很大的敬佩,这种不要命的勇士,作为敌人也打心底佩服。他把挑在长枪上的铁血军将士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汝等投降,我必善待你们,你们都是好样的,不应该没有意义的死在这里。”公师豹大声喊道,但是铁血军却没有一个人放下武器,公师豹遗憾的摇了摇头,在他看来楚云是铁血军的军胆,只要楚云死了,那么这些人才会投降,他转身向再去击杀楚云。

    但是一转头他竟然看见楚云站在他的身后,他被吓了一跳,后退了三步才站定。看到楚云站了起来,铁血军士气大涨,纷纷不要命的跟对手战斗了起来,匈奴人瞬间被压制了。看到这一幕公师豹,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只有楚云死了,铁血军才会真正的崩溃。但是他却毫不怀疑,楚云就算再活一次他也能再次杀死。因此他没有废话,不管楚云是不是回光返照,他都不会留手。

    公师豹不断地杀向楚云,楚云手里并没有武器,这更加让公师豹自信,但是十几招过去了,公师豹却没有碰到楚云一下,楚云有时轻轻的挪一下步子都能险之又险躲过自己的招数,这是什么功夫?公师豹惊疑不定的停了下来。

    “公师将军,我谢谢你,是你的话点醒了我,以前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我都想通了。这么算起来你就是我的恩人,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投降于我,那么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何?”楚云说完,公师豹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你放过我?你这是在逗我开心嘛?不要以为刚才侥幸活了下来,就以为我杀不死你,要不是你的一帮子手下,你早死了好几次了。老子最看不起说大话的人,战场之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吧。”公师豹说完,楚云对他抱了抱拳,然后脚一跳,一把朴刀落在了楚云的手里,这是一个死去的铁血军士兵的武器,这个小子叫做杜和,是一个流民,被铁血堡收留,楚云记得他还闹了个大笑话。有人问他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他红着脸说娶个老婆生几个娃,有人就拿他开玩笑告诉他不如娶个带孩子的寡妇,这样就什么都有了,然后他的愿望就改成了娶个寡妇,被众人调笑了许久,那一年他才十六岁,而现在他也才十八,现在竟然为了救自己死在了这里,楚云十分自责。

    “二和,你放心,以后我的孩子多的话,一定把一个孩子改性杜,你们老杜家也算是有了香火。”楚云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一把把身上破烂不堪的铠甲拽了下来,然后双手持刀,身上迸发出了强大的战意。公师豹也感觉得出来了,他的双眼也爆发出了强大的战意,单手持枪朝着楚云冲了过来。